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综影视温欢情长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菉颜 来源:晋江文学城

02

翌日傍晚华灯初上,坐落于京罗街的熹福会陆续迎来了一拨贵客。

这家中式宫廷风的私人会所向来是北城各界名流的销金窟。今晚,程家二房的小公子要在这里开生日趴。

这边熹福会刚热闹起来的时候,徐翘已经在会所隔壁的皮肤管理中心躺了好一会儿,敷在脸上的金箔倒是依然光辉无比,眼神却黯了下去。

今早八点才下夜班,回到市区酒店,刚睡几个小时,她就被小姐妹威逼利诱地哄来了这里。

来就来吧,可朱黎一刻不停地叨哔叨哔,搅得她想睡个美容觉都不能顺心。

同是纵横商场,朱黎纵横的是“商场如战场”的商场,徐翘纵横的却是“百货商场”的商场,所以朱黎倒的职场苦水,徐翘十句里只能听懂三句。

这无疑加剧了她的困意。

“小朱总……”徐翘奄奄一息地喃喃,“麻烦你让我清静会儿,我要再没个好觉,别说贴金器,就是贴核|武|器都救不回这张脸了……”

朱黎对职业名媛表示了尊重与理解,同情地看她一眼:“徐叔叔也真行,想锻炼你,怎么不让你到自家公司练手?好歹也是珠宝设计出身,到高速收费,那不大材小用吗?”

要是唠这个,那徐翘可就不困了。

她一骨碌从美容床爬起来:“是吧?说什么我毕业一年多了也没个正经工作,都是借口!他就是不爽我嫁不进程家,故意整我呢!”

朱黎点点头,觉得在理。

虽说徐爸爸这样“半路出家”的北漂富商,跟程家那种“老字号”豪门比不了,可徐家经营珠宝业这么多年,如今在北城怎么也算一块响当当的牌子。

徐家的千金还怕成无业游民?这事摆明了是徐爸爸在挫女儿的锐气。

朱黎瞄了眼墙上的挂钟:“你该去上班了。”

“不去了。”徐翘哼哼唧唧地躺了回去。

“不怕你爸扔你衣帽间的家当啦?”

徐翘用掌缘细细压了压脸,刚才生气时那股泼辣劲儿全没了,娇声细语地说:“我爸不就是想让我谈个恋爱嘛,我找着对象了。”

朱黎震惊地看了眼她这24K黄金都盖不住的少女怀春脸:“你不是刚和程烨掰了没多久吗?”

哦,她前男友原来叫这个名儿。

徐翘耸耸肩:“人家可比那个睡不到我就甩我的登徒子好多了!”

“谁啊?”

“这你就问到重点了。”

“?”

“我还不知道他是谁。”

“……”

徐翘把昨晚艳遇的经过讲了讲:“放心啦,我记了他车牌,已经托人去查了。等有了消息,我爸肯定让我好好粘着这位温柔多金的帕加尼先生,还会逼我收费吗?”

“你这胆识,跟我做风险投资的时候不相上下。”

徐翘美滋滋地接受了赞许,听见手机震动,一个“垂死病中惊坐起”接通电话:“查到了吗?”

“徐小姐,不好意思,这车主可能是个大人物,信息被保护得滴水不漏……”

徐翘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不是,再滴水不漏,北城有几号人在开帕加尼风神啊?排除法一算不也找出来了吗?”

“已知的那些都排除了,不是年纪相差太远,就是您原本认识的。也许对方不是土生土长的北城人,刚到这里,所以消息还没传开。”

徐翘一头栽回美容床:“说了半天,意思是我这风险投资失败了呗?”

徐爸爸这次是真下了狠心,不光切断她经济来源,连家门也不许她进,司机都不给她用了。

她现在住的酒店,一日三餐和出行的花销,多半靠朱黎接济。要是找不到老爷子满意的女婿,又丢了收费站的工作,那她衣帽间里的爱马仕稀有皮,香奈儿高定,卡地亚绿玉髓,宝诗龙红钻……

徐翘掐断电话,自言自语起来:“不,失去了太阳的月亮,怎么还会发光?我的宝石不可以离我而去……”

朱黎点头附和。

是啦,没了Bling Bling的衬托,再美的女人也难免逊色几分嘛。

不料徐翘接的是:“没有了光芒万丈的我,它们将在这世上的哪个角落黯然失色呢?”

朱黎苹果肌一抽:“那光芒万丈却身无分文的徐小姐现在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徐翘让人给她卸了脸,化了个清淡的妆,走到外边大街等朱黎的司机接她去杏林湾收费站。

夜幕里的街道车水马龙,红男绿女搭着伴东游西走,还是那个敞亮繁华的烟火人间,并没有因为少了谁失去颜色。

徐翘心有点凉,拢了拢身上的风衣。

正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在她附近响起:“徐翘?”

她循声扭头,这才发现对方并不是在叫她,而是在打电话。

那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背对着她,站在熹福会门前,用哄人的语气说:“你说她啊,我跟她真没干系了,那种暴发户养出来的女儿,绣花枕头烂稻草,当摆设都嫌占地儿。宝宝,我昨晚不都听你的,问她‘你哪位’了吗?”

徐翘鞋尖一转,歪着头打量起了这位男士。

北城可真小,小到她没想到,会在这里听见凌晨那条微信消息的幕后花絮,而她的前男友也没想到,在街边哄个现任还能被前任抓包。

程烨毫无所觉地滔滔不绝着:“乖了,宝宝,说好给我过生日的,我堂哥今晚好不容易赏脸肯来,我身边要没个女伴,脸都丢到……”

“呀,程哥哥——”

程烨讲到一半,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打断,转过眼,就见徐翘踩着八公分高的细高跟,噔噔噔地向他走来。

在他愣神的短短几个数间,她已经掐着嗓子,深情款款地念完了台词:“哎哟程哥哥,你干吗特意出来等人家家啦,人家家不是说了要晚点才到嘛!”

电话那头的女声立马炸了起来。

“不是……”程烨以一种诡异的防御姿态连连后退,“宝宝你听我说,这女人我不认识……哎宝宝!”

电话挂断了。

徐翘叹息着事了拂衣去。

程烨咬牙切齿地追上去拦住了人:“徐翘!”

“程小公子不是不认得我嘛?”她笑眯眯地问。

被这唇红齿白的笑容一晃眼,程烨铁青的脸色瞬间转霁。

不得不承认,即便踩一捧一地哄现任,他也只能非议徐翘的内在,而无法昧着良心攻击她的外表。

长了张明眸善睐的清纯无害初恋脸,却偏偏配了副婀娜有致的呛口小辣椒身材。这种女人,你说致命不致命?

说实话,就这级别的花瓶,即使占地方,他也愿意专门拿出八百平来供。

只要花瓶可以听话点。

程烨笑笑:“这么漂亮的前女友,哪能不认得?”又朝她身后看看,“一个人啊,要不要跟我走?”

“绣花枕头烂稻草的前女友,不合适吧?”

程烨一哽,被抓包的尴尬只持续了半秒,立刻露出“我懂”的表情,当着徐翘的面,给最近通话那个号码明明白白发了“分手”两个字,冲她晃晃手机:“变成现女友不就合适了?”

徐翘惊讶地看着这顿骚气冲天的操作,大概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收到分手短信了。

“程小公子,在家排行老三,出来也想当三儿啊?”

程烨脸色微变:“什么意思?那你昨晚……”

“发错人啦。”徐翘耸耸肩离开。

程烨一把拽住她手腕:“唬谁呢你?”

徐翘尝试着抽了抽手,抽不走,低头看了眼:“再不松手喊了啊。”

“有本事就喊,我倒要看看,你喊破喉咙会不会有人……啊——!”

徐翘抬起高跟鞋就是一脚,尖细的鞋跟正中程烨的脚趾头。

程烨抱着脚原地转圈嗷嗷直叫,眼睁睁看着徐翘扬长而去。

十月的凉风吹来她无情又无辜的声音:“我又没说是我喊,真是的。”

*

徐翘前脚刚坐上朱黎的车离开,一辆迈巴赫齐柏林缓缓停在了熹福会门廊前。

“不是每一台迈巴赫都叫齐柏林”的传言,让门廊下的侍应生们当即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一名提前得了风声的车童立刻上前,恭敬地为后座打开车门,弯身道:“晚上好,小程总。”

程浪抬脚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指往西装门襟一搭,轻轻扣住上方那枚纽扣。

从副驾匆匆绕过来的男助理及时将一件切斯特大衣笼在他肩上。

门内侍应生都开始偷偷往这边瞄。

在这熹福会见多了各行各业的贵人,温文尔雅的有之,粗野蛮横的有之,却少有像眼前这位的气度,说是放浪形骸,偏又内蓄着几分儒雅,说是蕴藉君子,偏又掩不住外放的锋芒。

“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这男人的眉眼,能让人读懂《红楼梦》。

程浪一路目不斜视走进电梯后,有女侍应开始小声议论:“这位是谁?看着有点面生啊。”

“听说是程家长房的独子,常年在国外的,前几天刚回北城。”

“程家?哪个程家?”

“当然是兰臣那个程家了!”

兰臣地产起家,由程家老太爷于上世纪一手创立,后逐步发展成为集地产、商业、金融等多产业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堪称中国商界的金字招牌之一。

十二年前,程家老太爷因病放权,程家两房人“分食”家业,最终二房暂理兰臣,长房则跟着远赴伦敦养病的老太爷一起搬去了欧洲。

如今十二年过去,虽说兰臣名义上的董事长仍是老太爷,实际的执行运营却早已花落二房。所以,对于长房独子突然以副总裁的身份空降集团的事,大家都有些看好戏的意思。

毕竟程浪随父母移居伦敦后,得程老太爷亲自教养长大,年纪轻轻就以不输父辈的经商手腕闻名商场——放在古代,大概就是百姓心目中有资质越过太子继承大统的皇太孙。

电梯里,高瑞也正与程浪说这事:“小程总,集团内部这两天流言不断,都在传您回国是为了争夺家业,说您这‘小程总’的‘小’字只是短暂过渡……”

“拥有这些嗅觉敏锐,目光长远的英才,倒是集团的福分。”程浪含笑点评。

“嗯——?”高瑞一个拟声词从陈述语调拖长成了疑问,摸不透这位在商场上“会友”是笑,“制敌”也是笑的主,此刻到底在赞扬还是反讽,“我的意思是,您看需不需要抓个典型处理一下?”

“他们哪里说错了吗?”

“这么说倒也没有……”

“那我敢做,又不让人说,岂不是太霸道了?”

高瑞点了点头,点到一半又顿住——可是光明正大宣告全世界自己要夺权,还无所谓观众闭不闭嘴的人,不是更霸道吗?

面对程浪“你似乎有什么意见要发表”的眼光,他干笑一声,赶着说些无关紧要的缓解气氛:“对了,刚才会所的侍应生看到小公子被人当街踩了一脚。”

程浪淡淡一笑:“女人?”

“是。”

电梯门“叮”一声移开,程烨正巧从隔壁那架电梯一瘸一拐地出来,一眼看到程浪,半是喜半是惊:“二哥,到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程浪走出电梯,看了眼他的脚:“家里是缺钱,还是缺势了?”

“啊?咱家要破产了吗?”

高瑞上前低声解释:“小公子,小程总是说,程家既不缺钱也不缺势,您挑对象未必考虑门当户对,漂亮的姑娘哪儿都有,您犯不着委屈自己,伺候那些高门大户的大小姐。”

程烨瘪瘪嘴:“二哥,你刚才都看见了啊?”

程浪笑着向雅间走去,朝后递个眼色,让高瑞把生日礼物交给程烨。

程烨接了礼物,屁颠屁颠跟上:“二哥,那丫头可不止是大小姐。看个电影,手被电影票划了一道,说自己快昏过去了,死活要打道回府。过个夜,又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咬着手绢睡的,没有就睡不着,死活要回家找手绢。求我复合,没有小心心么么哒就算了,态度二五八万似的……这种公主病,我看这辈子都嫁不出……”

“叫你找让你舒心的女人,”程浪轻飘飘瞥他一眼,“没叫你诋毁让你不舒心的女人。”

“哦,哦。”程烨吓停了脚步,扯了一把高瑞,等程浪走远后问他,“高特助,我哥刚回国,水土不服,心情不好啊?”

高瑞微笑:“怎么会?只是小程总对待女性向来有礼,不建议您说她们的不是而已。”

“那他今天没带女人?”

“没有。”

大家都没带,那就不丢脸了。程烨松了口气,又问:“哎,我哥说起情情爱爱来头头是道的,你知不知道,他一般在哪儿‘觅食’啊?给我参考参考呗。”

高瑞沉吟片刻:“‘世上并不缺少美,只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您也知道,小程总很少跟圈子里脾气比排面大的名媛来往,而擅长发掘隐藏在民间的美,三百六十行,行行出……”

“讲重点!我就问,他回国后都在哪儿找女人?”

高瑞歉然一笑:“小程总刚落脚没几天,倒是还没这些心思,非要说个地方的话……”他拿起随身携带的平板,看了眼程浪今晚零点后的行程安排,“哦,高速收费站?”

延伸阅读

[综]个性BGM,征服世界第一章  http://www.fouzhua.cn/sogn.shtml
“如果不去西西里,就像没有到过意大利:因为在西西里你才能找到意大利的美丽之源。”——

天之争锋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fouzhua.cn/uq0d.shtml
不得不说,这女人抽过的烟就是有味道,烟上面似乎还留着女人唇边的幽香,混合着淡淡的薄荷

[综英美]科技杀手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fouzhua.cn/b66o.shtml
在房间内,林皓坐在美妇身旁,“鹃姨,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手表,你可不可以还给我?”“小

[重生]江郎财不尽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fouzhua.cn/bcfa.shtml
杨木看着隔壁门口正在开门的少女,走了过去。心里想这个女生穿的是自己学校校服,自己刚搬

[兄弟战争]长姐如母李欣  http://www.fouzhua.cn/gm1w.shtml
“敏学啊,我知道这个结果会让你很难接受,但事实就是这样,对不起啊。我们今天会接走旭阳

歌后有神通[古穿今]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fouzhua.cn/xu26.shtml
叶魅看完,也不得不感叹,龙腾大陆之大,据说有过真龙降临而得名,地域辽阔,骇人听闻,生

海贼王:我能看到好感度传承之密  http://www.fouzhua.cn/gb2c.shtml
传承之地自成一片小世界,这里充满着危险与youhuo,每个人在这里都可以寻到属于自己

新阿拉德战记在线阅读我摊牌了!我有十亿!(1/4)  http://www.fouzhua.cn/xoam.shtml
就在房东大妈活动好筋骨,摆开架势准备倒地撒泼的时候。一辆银白色的宝马轿跑停在了路边!

我和我的他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fouzhua.cn/s1b8.shtml
喃喃过后,猫的瞳孔便忽然有些收缩,随后猛地加速,双手开始快速地点击起屏幕,将这附近所

美食系统之最弱天职丧尸出笼  http://www.fouzhua.cn/gtus.shtml
在雷恩得到背包并拿出密码箱时,反派男斯班斯其实已经开始模糊的回忆起了一点片段,尤其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别情况管理局之权力(又捉虫)

    自从弗莱明夫人怀孕以来,她就逐渐放松自我,变得骄纵而肆意。这种小小变化,自命风流倜傥的亨利二世为情所迷,当然能够容忍。然而,他的一妻一妾可不干了。凯瑟琳王后对于丈夫一往情深,忠心耿耿,也素来表现得贤良大度。但她站在正室的立场上,内里从来就厌憎着那些“非法”情人。瓦伦蒂努瓦夫人常年据有王后之实、外人奉

  • [网王]降临的王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秦吉利瘫在椅子上休息,看上去有些疲惫。另外他很紧张,之前他抽了风一样地协助一个恶鬼摆脱了组织的包围,而这件事显然已经被指挥部的老头子知晓了,或许那帮上了年纪的老不死已经在考虑把他遣送到哪座小岛的监狱。以组织的尿性估计也不会相信’他被恶鬼蛊惑’这套说辞,但事实上他也确实没被琴洛蛊惑,那一瞬间的行为与其

  • 万界怪物学院之只草斩星辰《草字剑诀》(7)

    新书求收藏求鲜花。。。。~~~~~~~~~~~~~~~~~~~~~~~~~~~~~~~~~~~~~~~~~~~~~~~~~~~~~~~~~~~~~~~~~~~~~~~~~~~~~~~~~~~~~~~~~~~~~~~~~~~~~~~~~~~~~~~~~~~~~~~~~~~~~~~~~~~~~~~~~~

  • 兴运第6章在线阅读

    系统本来还打算今晚在抓捕X的时候帮助一下沐杪,毕竟X可是一个身形健壮的男人。伊杪从小打架,还学过不少招式,常年混迹于各个小巷中,身手并不一般,而沐杪是一个养在深闺中的柔弱的小公主,手无缚鸡之力,系统还真有些担心沐杪被揍……系统刚提出这个想法,就被沐杪拒绝了。然后系统就看到了难忘的一幕。沐杪一招制服了

  • 青铜树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此次皇上要给几位皇子选伴读,祖父知道你一向与五皇子交好,但也要审时度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再选择未来的主子。”皇上年事已高,身体虽是硬朗,近两年来,却总是传召太医院的太医们,甚至还偏听偏信一些小人的谄媚之言,只因那些人寻访民间,找到了所谓能够长生不老的药方子。不过有忠心之人在朝堂之上,那些小人便不

  • 最强男二号灵气暴动

    五年的挤压使得王凌的基础十分雄厚!而雪雅阁灵气实在还浑厚了!圣天域的悟道地都差不了多少!!悟道地是什么层次的!要不是怕我受不了这等威压父亲都愿意天天让我进去。可惜肉体凡胎更本身受不了这种灵力对于凡人不是机缘而是自杀!可现在不同了,王凌一声怒吼体内四肢百骸仿佛打通了沉积了多年的灵脉!细细观察自身!王凌

  • 青梅竹马的日常第五章

    第二天是周六,但是姚媄人还是早早起床。她喝完牛奶后,就把做好的早餐装好,准备送到医院。昨晚舒陌留在了医院,想来他应该还没有吃早餐,而且她也担心老奶奶的身体,想去探望一下。“我给你带了早餐。”她走进病房,看见的是舒陌一脸疲倦,才睡醒的样子,把早餐放在桌面上,姚媄人轻声说道:“你趁热吃点吧。”舒陌刚睡醒

  • 小欢喜:不良学霸在线阅读觐见

    次日清晨,我刚把昨天那累赘的凤冠和锦衣穿着妥当,就有人来报太子殿下即将到了。又等了一个时辰,果然看到太子殿下到了。跟着殿下的公公一声“太子殿下驾到”,在场的,除了我,都跪迎太子大驾,我走上前,只是与太子见了平礼,太子说道:“都起来吧。”大家方才起身,太子走上前坐在正位上,我慢慢的移到偏位坐下。太子对

  • 我在红楼的那些年(综)在线阅读第1章

    马一天男二十五岁职业:前特种兵侦查员,现在自由职业者(就是无业游民),因为心结问题不再适合高强度任务,领了一笔专业金后回到了LY市。“太阳晒屁股了”房间外传来老妈的河东狮吼“还不赶快起床,”对于老妈的懿旨马一天可是从来不敢违背的,因为老妈的无敌唠叨神功已经到了SSS级,慢慢的穿衣服蹭出了房间“老妈,

  • 老中医和小摊贩露西

    004路尔与露西米拉用魔法印为金发少女的右手背上印上了妖精的尾巴的记号。“好了~~那么你就是妖精的尾巴的一员了~”米拉脸上挂着微笑,对着少女说道,而这个时候,金发少女走到鼻青脸肿的纳兹面前炫耀道。“纳兹!!看吧!!妖精的尾巴的记号已经画好了。”“太好了,路基!”“是露西啦!!!”金发少女露西对着纳兹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