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情凝晟夏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陌枭柒 来源:小说阅读网

第七章 魔法与剑

皮归皮,工作归工作。

就算伦德伯爵当了一下捧哏,甚至精神力晋升瓶颈真的在祖安粗口下开始松动,幼训的课程还是当下最重要的事。

于是他对还在表演宗师风范的彼得歉意一笑,彼得就再一次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西登斯年纪比大家都要小,没有经过家族礼仪的训练,所以并没有做出正确的、贵族的自我介绍。但没有关系彼得,不用着急。我们先来听听别的同学是如何进行自我介绍的,好吗?”

好……个给巴好啊!怎么又是这个法术?快把朕的主角光环呈上来啊,我要用来勒死这个混蛋。

好在这次好像禁锢的没有那么严实,居然可以稍微转动一下头和身子。大概是上面的幼儿园男老师让他可以观察学习其他小朋友。

把彼得小朋友仇视的目光放在了一边,伦德直接点起了左边第一排第一位的小公主。

这位小公主穿的像一盒加了荧光剂的榴莲千层。

小公主刷的一下站起来,用力地吸了一下鼻涕:“我是埃尔瓦·海洛麦奈德公爵家的次女,玫兰莎·海洛,今年芳龄五岁。拥有龙和精灵的血脉。我家……我海洛家世世代代都是帝国最锋利的刀剑……我海洛家为帝国流过……血流过……汗……我海洛家代代精英满门忠烈……”

小姑娘越说越小声,头也慢慢低了下来。

伦德赶紧安抚:“玫兰莎的自我介绍非常出色,相信将来一定是公爵家新一代的精英成员。当然后面的同学注意一下,不要在自我介绍里说明自己的血的血统组成,这是每个人的重要秘密和隐私。大家要保护自己的隐私。”

这还非常出色啊,不要以为我小就没学过帝国语啊!

“下一位。”

“我名为花儿·阿里带奥斯。今年七岁。是本森·阿里带奥斯,的长女。我刚刚成为子爵,我会继承爸爸的,遗志。我要成为像爸爸……父亲一样的英雄,效忠帝国,奉献牺牲……”肩膀都开始抖了,脸还皱成一团顶着眼泪。

伦德走近她,标准的行了半鞠躬的礼节:“本森子爵是整个罗格的骄傲,我为曾经与他交谈过而感到自豪。你的父亲将会记录在帝国史中,被每一位贵族赞扬。”

伦德蹲下身,直视名叫花儿的女孩的眼睛:“你是你爸爸的女儿,也是整个里格斯的女儿,整个罗格的女儿。”

他递出一块方巾,“罗格人的眼泪极为珍贵,把眼泪当作你爸爸留给你珍珠。收好它,花儿子爵。”

七岁的子爵点点头,坐下擦眼泪。

看你这么可怜,就不吐槽你的名字和裙子啦。

“下一位。”

伦德回到最前方,冬日末尾的阳光透过玻璃晒在他的一身白衣上。

话说你们已经有玻璃了嘛。

刷一下身边突然矗立起一座小山,遮出一大片阴影,打断了彼得的致富思路。

“我是萨卡伯爵的女儿,卡莱斯家的莎莎·卡莱斯,七岁。”

哇小姐姐声音很甜哦,但你真的是小姐姐吗?不,你真的是七岁的孩子吗?你这一米六乘一米六乘一米六的卡比兽,都直接帮我挡出一片天啦亲。

欸话说伦德老哥你让我错过了什么啊,一路进来就没察觉到身边有这么可爱的宝贝欸。小姐姐不会真的是神奇宝贝吧,是被谁揣在精灵球里带进来的吧。

“我和卡卡·卡莱斯是双胞胎兄妹,希望大家能和我们成为朋友。”

莎莎小姐姐晃了一下身子,居然还颇为轻灵地坐回了花盆课桌里。

我去小姐姐你站稳啊你不要靠过来啊……还行,这盆能塞下你也是质量过硬。等下你说你是双胞胎?彼得马上开始左看右看,找第二座肉山。双胞胎可还行,真是为难你们母亲了,母爱真的伟大。

彼得心中的吐槽机关枪哒哒哒个不停。

伦德看着刚刚坐下的莎莎微笑:“莎莎小姐是亚龙血脉占比偏高的武道天才,是与大家一样的高贵的帝国贵族,相信一定可以和大家成为很好的朋友。”

武道天才都这样的吗?是肉蛋战车的武道还是洋葱骑士的武道啊?这是绝我武道之路啊米娜桑。

吐槽根本停不下来。

之后一位又一位的起立自我介绍,包括坐在彼得正后方的斯派克·金·阿尔科斯,瘦小到可以跟彼得相比的卡卡·卡莱斯。小阿尔科斯的自我介绍被老师评价为完美的范例,让小西登斯好好学学。

切。

然后里格斯皇家幼儿园的第一节课程正式开始:拼音的发音。

早就自学了帝国语的彼得百无聊赖。

——————————————————————————————

拉图伯爵自从前线轮休归来,便顶了一个帝国北部税收审查的闲职。这本不是什么闲职,是需要一组文职人员全职的,遇到秋收赋税时更是要向学院借调人手。但一个大法师来做这种工作那就是融核火球打苍蝇。

曾经帝国学院的一位院长试图量化精神力,当然那项行动举步维艰。他曾经认为量化精神力中的计算力是最简单的,用同一时间内的基础魔法公式计算量来作为基础单位。但每一位参与实验的大法师在惊人的基础运算速度之外,都潜意识地、难以克制地用不同的思维方式来简化大批量的同类型计算,尽管这些计算无一重复。最终结论是再多的人协作计算,也比不上大法师的计算力,无法精准计量。

所以虽然拉图在前线报伤用的是精神力受损,但皇帝给他这个职位是真的让他静心养伤,才不是为了什么省下一组文官的薪水呢。

那有多闲呢?慢悠悠地用五分钟做完了这一整个季度的审查工作,拉图真的开始用一个超微型火球去追杀一只刚刚冬眠醒来的苍蝇了。

他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敲击扶手,看着可怜的苍蝇东躲西藏。

苍蝇在拉图的调教下飞的越来越流畅,但也慢慢被逼到精疲力竭。

就在拉图准备放它一马时,吧唧,苍蝇在一团凭空出现的黑火焰中结束了它的生命旅程。

“啧。怎么?”

拉图停下手,抬起头,看着坐在窗户沿上的妹妹。

唐娜·西登斯还是一身灰袍斗篷,身体曲线玲珑,好像生育这种女人人生转折的大事,都无法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拉图看了妹妹一会儿,还是深吸一口气,开口:

“唐娜,我是真的不愿意看到我的亲妹妹,如同一只不断发情的母猫,在人族各大城市的街道上房屋间上蹿下跳。”拉图停顿了一下,嫌弃地眯起了眼睛,“还一年四季穿着同一件脏衣服。”

“先说后者,我就算这件袍子也有二十件一模一样的,更别说里面还有衣服。再说前者,”唐娜伸手梳理了一下暗红的头发,放下手时手心托起一个黑红色的火球,火球中间还有蓝色星光点点,“冬天还没有结束,就和嫂子一起去睡在伯爵府的废墟里,不太好吧,亲爱的兄长大人?”

“没事,正好让我的两个儿子一起经受一下挫折,这样有利于他们的成长。”

唐娜一把将火球打散成一蓬火星,随后一巴掌拍在窗台上,“你真的想打架啊,拉图!”

拉图也是一声冷笑:“你还知道关心你儿子?你现在来找我是干什么?要走了吧?又觉得里格斯呆不下去了是吧?你要是能说是为了别的事才来找的我,今天房子送给你烧。”

唐娜一下语塞,沉默一会儿,又轻声说:“这次不一样,拉图。”

“什么不一样?”

唐娜转头望向南边:“你们只知道我一人在外躲避追杀,又顺产之后母子平安地回到了里格斯。但离开旺希预备路线后的情况,想必并没有中间的详细情报,甚至连大至路线都不清楚。这片情报空白,我这一年也没有给你们补上。”

拉图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有意外?”

唐娜笑了一下:“报恩,先天精神衰竭,当时还有两年时间,现在剩半年。”

拉图轻轻松了口气:“对方是一个平民,没有至纯魔晶也没有大师会给他出手治疗。所以你要亲自去。把地址告诉我,我代替你去。”

唐娜平淡地维持微笑:“不行,你不适合。从小到大捉迷藏就没有赢过我。”

拉图猛地站起,一挥手就用魔法隔绝了房间。

“现在别和我开玩笑!名字,地址!”

唐娜坐在窗沿上动也不动:“我没有开玩笑。前线战场上你是我们西登斯的太阳,但你要是去敌后潜伏,整个旺希和联邦都会在睡梦中笑醒过来。”

“那一起去吧。”

“哦呵呵这个笑话真好笑。”

拉图踱步转了一圈:“一定要去?”

“要。”

拉图再转了两圈,决定用别的方法劝下妹妹:“唐娜,你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吧?”

唐娜垂下眼帘:“知道。西登斯家这一辈第二位大师,帝国唯一一位是大法师的一线谍探,和那负心人……帝国皇帝的唯一情人。”

拉图把手抵在那修剪得体的红色胡须上:“那你知道,这每一个身份、和它们加起来的含义吧?”

唐娜回头看向窗外,摆摆手撤去了身边这一片的结界,让雪化之时的寒风得以畅快地吹在脸上。然后她回头:

“知道。只要有机会,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该调集最大力量来围杀我。如果帝国不派遣人来救援我,则只需要三位大师级战力,就可以无死亡的击杀我。从此帝国失去一位大师战力,失去接近四分之一的情报侦察能力。如果帝国救援,则一来暴露帝国腹地轮休或隐藏的大师具体情报;二来中断整个前线后方高端战力的轮换体系,失去前线持续了两百年的蚕食压迫,使得旺希人可以好好地缓一口气;三来整个内地的完美布防将不再完美,无数的探子会顺着漏洞钻进来,刺探和刺杀,总能得手一些。”

拉图点了点头:“你倒是一清二楚。还算是没有被传笑整个艾森的恋情给整没了脑子。”

拉图沉默了一会儿,又点了点头,重复到:“你倒是一清二楚。”

拉图梳理整齐的红发徒然凌乱,飞舞,如同在大风中摆动。红色与金色精神力飞速延申全身,念头一转结界修复如初。伯爵如同鬃毛金红的雄狮,怒吼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走?!”

“你知道的,哥哥。”

唐娜依然不动声色:“我回来的路上绕路一千四百里,躲过一百零五个联邦的暗哨明岗。回到罗格后去了学院找到钱宁做了一个月的追踪术和咒术排查,才辗转去了南瓜村,然后拉着大家演了一出好戏。你看嫂子的演技真的不错。”

“这还演技不错?”拉图被气笑了,精神力慢慢回落,“凯曦演的过于浮夸,你演的连最不愿动脑子的克里都看不下去,这是一出好戏?”

“所以说哥哥你不适合勾心斗角的事情。”唐娜从窗台上跳下来,“那种程度的假戏,你说那些探子,是信还是不信?越是聪明,越不肯确定。最后事实只会在他们一层又一层的猜疑和联想中越埋越深。”

拉图无语,彻底收回了精神力。面对这个妹妹,怎么凶都是装样子了。

唐娜伸展腰肢,“一年了,我还是不确定是否还有人的眼睛落在我身上,但可能性真的不高了。南边的无尽雨林还有人在等我救命,我没有更多时间来确保隐秘性和安全性。”

拉图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倒回了椅子里,伸手搓了搓脸:“你可以不考虑那个混蛋可能的丧妻之痛,但你的孩子怎么办?就为了一个一面之缘的平民……”

“是救命之恩的朋友。儿子怎么办,嗯哼,从他那里学来的词,凉拌!”

唐娜语气轻快,已经完全下定了决心,转身走向窗户。

“娜娜,你没有边界的善良,会毁了你的!”

“哥哥,我善良的边界只是比你们宽了一些而已。”

拉图半垮在椅子里,任由唐娜的声音消散在吹进来的寒风中。

日头渐渐高,从伯爵府外面往窗子里面看,拉图还陷在椅子里吹着冷风,似乎还再为妹妹的任性而烦恼。

而实际上伯爵的房间温暖如春,空气,光都被隔绝在窗沿外面,精神力触碰到这敞开的窗口反馈回的信息也是一片真实的空间,拉图·西登斯坐在里面发呆。而在一片黯淡,靠着壁炉才能视物的伯爵房间内,拉图面无表情地走到双人大床边,面无表情地踢了踢床腿。然后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帝国皇帝悉悉索索地床底下爬出来,抱住自己的小腿。

“拉图爱卿啊,你妹妹的腿,是真的漂亮。”

拉图面无表情的抬起手,一下一下地推着越来越上来的脑袋。

“欸拉图你不知道,我在床底下刚刚好看到她那双小腿,就像月亮一样,我看了根本忍不住,就在你家床底下来了一发。没关系的吧拉图,凯曦不会骂我的吧拉图,你会保护我的吧拉图……”

拉图面无表情地用精神力包裹手掌,用从草草那学来的血龙掌落雷式拍击着皇帝已经蹭到他胸口的金发脑袋。

“呀……呀……呀,痛痛……痛痛痛。”

这位罗格之主终于站直了身子,伸手揉了揉脸蛋。

“不过娜娜说的真没错,你不适合勾心斗角啊,演的太过火啦。”

拉图一点点地整理被拉皱的衣服:“不,刚刚好。只要唐娜来了,就没有区别。”

“嘶,我想想。”皇帝开始挠头皮,转圈。

拉图不看这个混球浮夸的演技,不想理他,一点都不想。

“哦!”皇帝嘴巴张的有亚龙雁蛋那么大,然后又靠过来,拉长声音,“有意思!”

“晚上你去我去?”拉图最后整理好了发型,一把推开自己宣誓效忠的君主。

“你猜?”

“那就我去,你不心疼她,我心疼。”拉图转身向门口走去。

“欸别别别,我去啊,我去啊……”皇帝挂在拉图身上,一起出了卧室。

从外面看进卧室的窗口,拉图伯爵终于起身,离开卧室。

拉图·西登斯和唐娜·西登斯从七岁到十六岁,期间玩了大大小小一千多次捉迷藏,拉图从来没有赢过,唐娜从来没有扫兴过。

兄妹情深,莫过于此。

——————————————————————————

彼得听着伦德在台上讲课。

伦德来回踱步,讲课慢条斯理。他还作板书,就以空气为板,手指划过,就会留下凝聚不散的白色轨迹,微微放光,甚是新奇。

但新奇也不能维持长久的吸引力。彼得被这一手震了一下,但看着周围小伙伴的脸色就没有人惊奇的,想来之前一个个不知道见过多少回类似的。他津津有味地看了五六分钟,就开始进入昏昏欲睡和神游天外的混合状态,简称白日梦。

彼得愣愣地看着闪闪发光的空气板书,想着高中那会老师要是会这一手,就不用一遍一遍的擦黑板了。坐在最前面的同学也不用吃那么多粉笔灰。但坏处是大概板书会多到塞满整个教室,老师为了更多板书空间也会走到教室后面来。那他藏在书山后面的手机就可能保不住了。玩不了手机,干嘛呢?大概也像现在这样,看着黑板发着呆,等中午吃饭的那一声铃响。到时候拔腿就要跑,高考难争,热乎乎的饭菜还是可以争一争的。刚刚出锅的荤菜总是被一早上的粉笔灰衬托得十分诱人,在大妈们的不锈钢勺子上油汪汪地乱抖。

妈蛋一想到这里就想起一年前那个老不羞叉给他的肉排,老家伙和肉排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个也不会放过。

啧,老家伙难搞,肉排今天晚上就可以安排一下嘛。

“下课。接下去大家好好休息,有需要可以和站在后面的侍女说,比如想喝水或者想上厕所。互相之间好好认识认识。”伦德做了一个手势,也解开了彼得身上的束缚。

彼得一下子反应过来,转身就往桌子下跳。他吧唧一下摔了个狗吃屎,又马上爬起来,啪啪啪啪小腿迈得飞快,就往外面跑。

才刚刚跑出门口,就被一把提起来了。

彼得对着伦德的大脸就是一顿王八拳:“放开老子,老子要尿啦!”

伦德看着手上这个张牙舞爪的小屁孩:“你这年纪要尿肯定自己控制不住啊。这会儿早就湿光了。是有什么特殊血脉让你可以多憋一会嘛?”

彼得停止挣扎,对着伦德比了个中指:“你上的课我都知道啦,放我回家行不?早知道这么无聊我就呆在家里看书啦。”

“哟,说话比那些大你五六岁的孩子还要有条理,真的和传闻一样啊。”伦德提着彼得,举到自己面前近一点的地方。

“那行行好,放我走吧。我明天不会来添麻烦啦。”

“原本我还真的想和拉图伯爵反映,你这么小就该在家里好好养着,来幼训学不到东西还净添麻烦。但早上看你又跑又跳身体素质超乎寻常,今天又能和我如同**般正常交流,我倒是明白了拉图把你送过来的意思。现在,你应该知道有老师和没有老师自学的区别吧,真的就没有想学的知识,没有想问问的问题?”伦德把小彼得放到了地上,蹲下身看着他。

“哦?你什么都能教?”彼得表现的将信将疑,其实也明白了伯爵要他来这里的意思。

伦德点点头,“我恰好什么都懂一点点。”

彼得切了一身,“这话可大了,什么都懂一点点的哪会来当个带孩子的。”

伦德不以为意,“我是伯爵,你可能还不明白一个帝国伯爵的具体含义,但没关系,你想想自己的父亲,也是一位伯爵。我来主持幼训的原因有不少,能拿出来说的,很大原因是我受了伤,无法再上前线也无法加入学院研究,这个工作是陛下给的一份优待,算是荣养。你听懂吗?”

彼得点点头:“懂。”

伦德示意彼得去走道边的长椅上,原本坐那儿待命的女仆赶忙起身鞠躬。

“你早慧到像是一位成熟智慧体的寄生,但又对这个世界完全不知,这是你父亲告诉我的基本情况。而我,原本就很擅长世界认知的基础教育,里格斯不会有比我更适合陪你度过最困惑时期的人了。既然有人打过了招呼,我也认为你确实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可以当作**来看待,那你之前见闻的任何疑惑,都可以从我这里得到答案,不好吗?”

彼得爬上长椅,坐到伦德身边,“行,那我就先挑一些问题问问你。”

伦德微笑点头。

“魔法,是什么东西?”

延伸阅读

战争之潮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pinhang.cn/bgyy.shtml
第二章众人的惊讶适应自己身上的变化之后,千手凡便走出了后院,去找纲手了。对于自己的这

我家皇帝好南风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lipinhang.cn/be1z.shtml
5楼大萧在机舱里环视一圈都没有看见洛衍的影子。难道是在其他机舱么?还是忘记了时间?他

别怪师傅不是人之第四章(4)  http://www.lipinhang.cn/une5.shtml
第二天,收到钱到账的短信后,许杏去了趟银行。先给爷爷的卡转了一百万。许杏不是第一次给

剑三+斗罗媳妇一直转圈圈怎么办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lipinhang.cn/61kd.shtml
李从璟默默走在大营中,皓月下大营灯火通明,人影幢幢,不时有巡逻军士从他身边经过,而他

我想和触手离婚[穿书]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lipinhang.cn/angh.shtml
诺伯在伦敦的住所位于东区。这里临近港口,居民大多是卖苦力出身的穷人和外来移民,而一心

红尘不老仙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lipinhang.cn/yzuo.shtml
季礼秦这次的目的是带叶沫体验一下操纵机甲是什么感受,所以并没有做什么高难度动作,都是

万界大逃亡点绛唇·其一  http://www.lipinhang.cn/y2lv.shtml
时值早春,万物复苏,天还未亮,云三郎便已下床洗漱了。云三郎名为三郎,上头自是有兄长俩

高冷大佬总对我撒娇之姐妹情深戏(4)  http://www.lipinhang.cn/garo.shtml
金元宝作为一个合格的网瘾少年,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做的第一件事情都是上微博。这天早上,他

魔灭星空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pinhang.cn/yci0.shtml
君轻寒完全震惊,震惊与于孤抱寒的气质、气势!那种君临天下,指点江山的气质。一举手,可

我把世界改造了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lipinhang.cn/kx2.shtml
“龙叔叔,我们要去哪呀?”纪冥望着飞速转换的景色,不禁好奇问道。龙傲天并未答复,依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无上宗师第10章在线阅读

    “那么这几枚原料就这样送个兄弟吧,一切就此揭过,如何。这样你能有着好几十万的收入了。”安老七已经出了自己的底价了,已经不可能再退了。他看着赵泰的脸企求在赵泰眼中看到一丝的贪.婪和渴求。人都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贪.婪的,自己已经面对无数的人肯定是能够完全gao定这样的年轻人。不过他震惊了,这是怎样的

  • 血印神荒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真正的男人两个价是什么鬼?按说李然也跟在秦八指的屁股后面混了这么长时间了,大大小小的也见过一些老板出价的场面,可这一口喊出俩价位的,他今天还是头一次见,他只恨自己的神瞳系统透视不了人心,寻思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媚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看着李然疑神疑鬼的样子,媚姐没有继续卖关子,而是诚恳地看着李

  • 自创神话世界之会员升级(6)

    老青牛来到吴根的面前,低头嗅了嗅,清香入鼻,双眼顿时间一亮。这味道哟……“吧嗒!”一滴口水落到了吴根的草叶上。吴根使劲把根须往地里面扎,只求牛嘴一口咬不尽,来年又一株。马上,吴根就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一片草叶被炙热包裹住了。看着那巨大的牛嘴,吴根想哭。咔嚓一下,两排锋利的牙齿,就将吴根的草叶切割了下来

  • 战神联盟之黑色亡夜曲危机

    洞庭湖战云密布。此时尊信门已经攻至怒蛟殿,而且赤尊信坐下的高手只剩下六大杀神。这怒蛟殿利守不利攻,若非尊信门有高手若“蛇神”袁指柔、“怒杖”程庭、“透心刺”方横海、“大力神”褚期等六大杀神。恐怕谁占优势还是两说。戚长征等人回首,见六大杀神已至阶顶,心中狂怒,当下力由心生,奋力横劈直砍身边红巾盗。冲上

  • 超时空建筑师在线阅读第6节

    李夜秋将颜落安置在秋嬅院,那里是他平时闭眼小息的地方,一进院落便闻见了淡淡的沉香味。院内的两个丫鬟正在清扫枯叶,见李夜秋入院便低首福了福身:“王爷。”颜落被抱坐在椅子上,因椅子高,显得她小小一只。李夜秋把裹在颜落身上的斗篷解开,水玉上前接过后又退在了一旁静静站着,耳边传来院外丫鬟的轻呼声,水玉偏头,

  • 法师剑神在线阅读第4节

    吃完饭回到装备商店,南溪监督着云州开始用冶金炉锻造装备。一批原材料下去,四件绿色品质装备和一件蓝色品质装备出炉。南溪在一旁扬眉:“出蓝色品质了?不错。”云州默不作声,要是在从前,锻造出蓝色品质装备他能高兴半天,可在南溪面前,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小垃.圾。消耗掉总量三分之一的原材料,做的东西不及人家的十分

  • 洪荒:从羲和选择开始第四章

    楼玉衡眼见着一支花从他眼前飘落,随即就听见了一道清朗带笑的声音。他下意识眉头一皱,抬眼望去,看到席云斐时,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心里道:果然是这浑世子。席云斐走下来,伸手勾搭在楼玉衡肩上,一副“咱们俩就是好哥们儿”的样子,朗声笑道:“小将军今日来,正巧遇见了,不如我们二人先喝两杯?”楼玉衡闷声道:“跟你

  • 袭袭犹相仿如梦第1章在线阅读

    “哇…哇……”一声高过一声的嘹亮哭声干净的盘旋在徐家大院上方,随着婴儿啼哭开始,大院上空无端飘散的七彩花瓣落雨,届时华丽无声。七界宝华,摩诃曼殊沙华、曼陀罗华,无忧花,又见喜见至纯白莲,文殊兰……片片祥瑞如雨普撒。光华璀璨流光吉羽,云端隐没,苍穹甚闻彩凤清明,直荡九霄。“是个女孩呀?恭喜徐老爷子,贺

  • 都市之仙界红包群之第四章

    搬到宣城后,乔用之对乔景管教松散,即使她化装成平常人家的姑娘,隔三差五地出门闲逛,也不过是叮嘱跟着她的人警醒些。自广教寺偶然见到裴舜钦,乔景有意无意中裴家的消息留意了三分。其实以裴舜钦在宣城的威名,不必她主动打听,轻松就能听到一大堆议论。裴二公子昨夜在绣春阁一掷千金啦,喝醉了在文鼎路向路人找碴啦,被

  • 万物主神在线阅读焰环

    狐炩正在迷迷瞪瞪地窝在草垛上,原先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不见,只剩下一头狗啃似的碎发。“多好的头发啊……唉……”狐母掩面而泣。“哈哈,短发好啊,我喜欢短发。”狐炩挠了挠头皮,从未有过的手感,有点上瘾。“唉,这些年,苦了你们娘俩了。”看到这一幕,茹婶感觉眼睛也有点酸酸的。“哈哈哈,没事没事。”狐炩笑着。“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