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化身为龙第九章

作者:中兴王族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罗梓文的注意力立马就被那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吸引了。

喵喵喵星球的猫狗都十分巨大,就算是个脑袋也比她的脑袋都要大上一圈,她见到这两只小脑袋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那两个毛茸茸的脑袋从杜宾身后窜了出来,绕着杜宾啊啊叫了两声,小狗和大狗不一样,各方面还没发育完全,叫得时候也大都含糊不清,听起来像是汪又像是啊的尖叫,身上的毛也是蓬松的,看起来就像一个毛蓬蓬的小毛球一样。

两个小脑袋在杜宾身上蹭了一圈,随即就像摆钟一样,齐齐像她这边摆了过来,两双眼睛水汪汪的就像是会发光一样。

“啊汪、啊汪、啊汪!”

罗梓文被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盯着心脏都是一颤,然后就看到两个毛球向她扑了过来,小爪子在地上扒拉的刺啦作响。

她下意识的张开手,然而……她太小瞧了喵喵喵星球狗狗的破坏力。

犹如两枚炮弹入体,罗梓文眼前一花,只听到一阵‘噼哩哗啦’的响声,她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她捂住被撞痛的腹部,抽着气的从地上爬起来,喘了好几口才缓过气,结果又听到几声啊汪啊汪的叫声,然后她再一次的飞了出去。

罗梓文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皮球,眼前一阵黄一阵白,不停有毛茸茸的尾巴在她的脸上扫来扫去,背后不停的有小爪子踩来踩去混着哈嗤哈嗤的喘气声,她被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脸上都是被舔的湿漉漉的沾满了各种狗毛。

我靠,我靠,我靠……

罗梓文在地上滚得头晕脑花,满脑子的就只有我靠这两个字,她尝试着挣扎了一下,很快就被两只小狗给按压了下去,又被拱着滚了一圈。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到后劲一紧,被提溜着拉了出来,迷迷糊糊的就看到一黄一白两个狗脑袋吐着舌头望着她,眼看着又要扑上来。

“汪!”

杜宾从天而降,落在罗梓文的面前,压低了前肢,龇牙呜呜的对着两只小狗低吼了一阵,两只小狗哼哼了几声,夹着尾巴缩到了一边。

罗梓文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许久都没缓过来。

杜宾绕着她舔了好几下,呜呜呜的围着她转,直到罗梓文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靠在杜宾身上,慢悠悠的被拱到垫子旁坐下来,喝了一杯水,才缓过神来。

她靠在杜宾的肚皮上喘气,撩起眼皮就看到不远处两只小狗贴在一起,看到她看过来后,两双眼睛就是一亮,屁-股后面的尾巴摇得飞快,扬起头就对她啊汪啊汪的叫唤。

罗梓文刚才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没仔细看,其实那两只狗也不能被称作小狗,如果按照地球上的猫狗体型对比,它们的体型可以称作是中小型犬。

种类也不是小型犬,一只金毛、一只萨摩耶。

不过对比喵喵喵星球的猫狗,看外观和体型,这两只狗似乎还是幼崽?

罗梓文躺在杜宾的肚皮上,不停的听着杜宾呜呜的吼,只要它一吼,那边咬墙咬地毯的金毛和萨摩耶才会安静一会儿。

看来,换个星球也避免不了熊孩子的问题。

在地球上的时候,罗梓文看到熊孩子‘迫害’猫狗的视频还能义愤填膺的骂上几句,这事真轮自己身上,那就是如丧考妣。

杜鲁特也很烦恼两个侄子的事情,它没想到这俩孩子会这么熊,一进门就直奔它家佳佳,把人都撸秃层皮。

佳佳到现在都还缩在它的怀里不愿意出来。

“舅舅舅舅!”金特跑了过来,它摇了摇自己金色的小脑袋,小爪子不停的伸着试图去扒拉杜鲁特怀里的佳佳,杜鲁特直接抬起爪子打掉了它的小爪子。

“让我抱抱嘛,舅舅!”金特靠在它的身侧,不停的蹭来蹭去。

“我也要,我也要!”萨尔原地跳了好几下,撞了过来,直接挤开了金特,对着杜鲁特蹭了起来,身上的白毛都在杜鲁特身上蹭出了球,“给我抱抱嘛。”

杜鲁特被叽叽喳喳叫得头疼,可还是一动不动,无动于衷。

金特和萨尔绕着杜鲁特,两只小爪爪在它的身上扒来扒去,看到杜鲁特没有反应后,金特张开嘴。

杜鲁特看得它这个样子,立马就意识到不妙,还没等它制止,金特就尖叫起来。

罗梓文正偷偷抱着杜宾肚子猛吸,猛然就听到一阵汪呜的尖叫,小狗的声音可比成年犬尖细多了,这样压着嗓子的叫,非常的刺耳。

她从杜宾的肚子上抬起头,金毛仰头嗷嗷的叫唤,这还没玩,一旁的萨摩耶也跟着抬头叫了起来,两相结合,听得罗梓文都是耳朵嗡嗡作响。

杜宾站了起来,两爪子把金毛和萨摩耶打翻,也不知道一大两小交流了什么,杜宾抖了下身体,把抱在它肚子上的罗梓文抖了下来。

等在一旁的两只小狗马上就凑了上来,罗梓文还记得刚才被按在地上摩擦摩擦,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这一次,它们倒收敛不少。

金毛先走到她的身边,抬起一只爪爪在她的腿上按了一下,像是试探,看了她一会儿,紧接着两只爪爪搭在她的腿上,脑袋靠了过来,慢慢的在她脸上舔了一下。

罗梓文放松下来,伸手摸了一下它的脑袋。

这一下,金毛直接扑了上来,不过收敛了力道,只是冲得她微微向后一仰,就被背后的萨摩耶顶住后背,两只小狗就这么将她包围了起来。

杜宾应该是和它们说了些什么,罗梓文一手抱着一只狗,它们侧过身把肚皮这一面对着她。

罗梓文左怀右抱,一会儿埋头在左边肚皮上吸一口,一会儿又扭头在右边吸一口,好不快活。

小狗就是不一样,嫩的很,身上毛都是毛蓬蓬的软的,这一脸下去就像是埋在棉花糖里,吸一口都是毛软软的细毛,软的都要融化一般。

“真香……”

小狗身上还挺香,也许是断奶不久,身上热乎乎的飘着股奶香,根本就停不下来。

“为什么会这么软?”吸肚皮的同时,罗梓文还腾出一只手,捏住了两只小狗的爪爪。

和成年狗狗的爪爪不同,它们爪爪都还是分红的,摸上去都是滑滑的,不像杜宾的爪垫,还有老茧,Q弹到不行,就是有几搓jio毛没有修剪干净从肉垫里冒出点尖,但也是十分的可爱。

罗梓文一个没控制住,捏起它的爪爪按在嘴巴上亲了一口,这一亲就完全停不下来了。

她连亲几口,忽得一只黑色肉垫的爪爪从头顶伸了下来,放到她的面前。

罗梓文抬起头,杜宾坐在她的身侧,狗头低着俯视着她,在她看过来的时候,一爪蹬开她手中的小爪爪,把自己的爪子塞进她的手里,无声的看着她。

罗梓文:“……”

她其实也亲过杜宾的爪子,只不过‘口感’不怎么好,都是茧,感觉就像亲石头,这么一对比,罗梓文还真有点不想下嘴。

杜宾像是看出她的想法,直接抬起爪子又往前伸了伸,罗梓文叹了口气,捏了捏它的爪子亲了一口,杜宾这才满意的收回了爪子。

罗梓文见把杜宾打发走了,才继续捏金毛的爪子。

只不过她没捏多久,金毛和萨摩耶就被杜宾叼到了一边,三只狗汪汪汪的叫了半天,也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杜鲁特:“你们该做作业了,我去做饭,不要骚扰我的佳佳,不然我告诉你们的妈妈。”

金特:“舅舅,佳佳身上好香,她捏我捏的好舒服。”

萨尔:“我可以抱着佳佳做作业吗?她好像很喜欢我的肚子。”

罗梓文就看着几只狗汪汪汪挤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杜宾舔了她一下,就打开一扇门走了进去,那两只小狗猛得甩头盯着罗梓文,尾巴摇得飞快小爪子在地上扒拉了几下,就小跑过来,一左一右的把她夹在中间。

罗梓文就被两只小狗簇拥着挤到了垫子上。

她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金毛和萨摩耶左右夹击把她一顿狠舔,直把她都舔懵了才抬起爪子挥了一下,面前浮现出块蓝色的屏幕。

罗梓文蓝色屏幕见多了,她猜那估计是‘手机’。

她好久没碰手机,实在想念,下意识的就伸手勾了一下蓝屏,屏幕就犹如一道蓝雾从她的手指中穿了过去。

罗梓文往后坐了一点,开始观察屏幕上的‘字’。

不过,她字一个都看不懂,喵喵喵星球的文字和汉字或者英语完全不同,已经脱离了人类文体的范畴,一眼看过去就像是大大小小的蝌蚪挤在一起,她也看不出什么规律,更别提学习了。

萨摩耶和金毛就扭头看她动作,时不时的舔她一下。

罗梓文动了动,抬起脚放到萨摩耶的肚子上,又倒下来上-半-身缩进金毛的怀里,抖着腿一搭没一搭的扫着它们面前的屏幕。

小狗不像杜宾能够一只就能把她包在肚皮上,不过她被金毛和萨摩耶夹在中间,能够享受两个肉乎乎的肚皮也是极好的。

萨摩耶缩起了身体,用整个肚皮将她的脚给包住,随后罗梓文就看到它们的爪爪在屏幕上点了一排字,整个屏幕闪了闪,弹出一个新的页面。

是一张金发碧眼的漂亮小哥照片。

罗梓文一愣,萨摩耶挥了挥爪子,整个画面往下移,转移到小哥的八块腹-肌上,它的爪子轻轻一推,屏幕就飞到罗梓文的面前。

罗梓文:“???”

延伸阅读

多拉漆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s3z0.shtml
多拉漆DalekPaint,新加坡品牌。在中国运作的苏州德达特种涂料有限公司于199

爱杰仕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g1w9.shtml
HERJAS爱杰仕品护理是伟帮皮具应中国品市场发展趋势而重装打造的品护理连锁品牌,爱

新支点教育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gs4m.shtml
新支点教育创办于2006年,是一家专注于教育综合产品开发、研究、培训于一体的中小学培

今世自动化机械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p99z.shtml
今世自动化机械持续的深层研究和发展计划使得产品质量稳定,技术出众,并享誉业界,我们的

黑马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dd7l.shtml
本溪黑马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是生产食品添加剂??苯甲酸钠系列产品的厂家,它位于山峦起伏,

斗城老妈砂锅串串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bsoe.shtml
斗城老妈砂锅串串颠覆传统串串香行业开店模式,将进行一次革命性的创新,引领新一轮烘焙行

东泰宝石机械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gw2u.shtml
东泰很声波宝石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现坐落于“中国玉器之乡”四会市。经过十多

晓园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xnos.shtml
晓园渔具总部是台钓竿、海竿、溪流竿、伐竿、中长竿、路亚竿、抄网、支架、网头、渔具配件

乐高积木玩具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67bh.shtml
乐高积木玩具是儿童喜爱的玩具。这种塑胶积木一头有凸粒,另一头有可嵌入凸粒的孔,形状有

德国邦尼加盟  http://www.kathrynmatthews.com/xqkg.shtml
德国邦尼洗涤连锁隶属于上海晶尚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公司创始於1996年,服务至今己很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明也要谈恋爱[综]第六章

    “小姐,小姐!和菱歌回到桃花苑以后,菱歌就一直看着窗外,不说话也不哭。菱歌听到露儿的招呼,回头示意她不要吵,随后菱歌拿出手镯里面关着的药丸,这颗药丸是花母在她们**形那天赏赐给她们的。“露儿,给我倒杯水。”菱歌平静的吩咐着,随着药丸的入喉,也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菱歌想起花母说的话,“如果遇到你

  • 林黛玉和北静王在线阅读第10章

    杨天赐道“真有此事?”那人道“从开始立香主到现在你就是最后一个香主了,也就是第十个,刚开始以为是中了邪呢,请道士来看,道士说香主住的屋子有问题,所以又改了屋子,可是一连改了好多地方,依然于事无补。前九位香主,无一幸免,都没有活过一个月的,就这样有一段时间这香主之位一直空着,教里的人人心惶惶,没有一人

  • 星辰如你之章清晰的记忆(求鲜花求评价)(8)

    直播间即将关闭之际,平行的弹幕突然出现了异常,引起了水友们的注意。华安站总部通过特殊权力,向直播间发出了这样的一段公告。“死亡审判者拥有极其敏锐的判断力,并且知道如何通过各种灯效来摧毁人物心理防线,以至最后的结果出现!”“拥有一般警察都没有的侦察水准,对机械装置研究水平之高,通过对攻击目标休息时间发

  • 套路你怎么滴第九章

    第九章备礼访贤,有惊无险。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绮冰也不好拒绝,她思索片刻,便说道:“这样吧,我与令孙也算是有缘,不如就替他起个小名,至于族名,还是得陈老板你自己来。”陈晋林一听,也知道适可而止,连连道:“多谢赵先生。”赵绮冰想了想,说道:“常言道:君子上善若水,水能利万物而不争。而我与令媳相遇之时

  • 韩信宠妻日常在线阅读第4章

    洛瑞再度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了。窗外的街道,恢复了原来的热闹。但,似乎已经过了一天了。洛瑞看了看手上的针孔,他努力地回想着昨天发生了什么。感觉一切都不是真的。只记得,最后昏倒在麦田里了。“你醒了啊,瑞哥。”杰涵走了进来,“你昨天到桌游店房间的时候,突然就晕倒了,你也太猛了,这么大的雨,都能冲得过来。

  • 余生悲欢皆为你在线阅读第十节

    魏无渊:我说话不说第二遍,你们马上离开这里,魔族地界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你们还是快走吧!不然……嘘,别动!”魔兵:四处搜一搜,魔界既然会有凡人,你们四处好好找找,定不能让他跑了出去了!”魏无渊:你们赶紧离开这里,魔族现在不是我做主,他们抓到了你们,我保不了你们,你们回去之后告诉他让他尽快来找我。一定

  • 正始十一年江秋之死

    落日深渊,据说是深不见底的一个大深渊。因此也没有人曾到达到过深渊的底部,或许有人曾来过渊底,不过来过的人都死了,据说是死在深渊里的。前面就是落日深渊了,向背后望去,高低起伏的qun山已是到了尽头,高大翠绿的森林也不在出现,远远望去,尽是一片无垠低矮的绿草,其中有大片已经枯黄了。走进这片草丛中心中有一

  • 我爱学习第七章在线阅读

    小洛走了进去,坐在位子上。看了看女医生,还和漂亮的女医生打了个招呼。“嗯。你叫小洛是吗?让来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口。”女医生说。小洛伸手出来。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检查之后,女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包扎一下伤口就好了。不过要抽取一些血样再观察一下有没有感染,所以还要再调查一下。小洛有些怀疑:检查身体还要抽血

  • 劝君改邪归我之工作(1)

    布凡,岩市破烽学校的一名大四的学生,二十二周岁。他名叫布凡,但是人生轨迹却十分平凡,从小到大除了颜值高一点之外,其他的都很普通,家庭普通,实力普通,学习也很普通。他能从平凡学校转学进入异能学校上学的原因,是去年他因打哈欠快要窒息的时候,突然觉醒了异能,异能为精算,精算这个能力很普通,就是比普通人更容

  • 爱情公寓之我只想赢你一次在线阅读第1章

    唇红齿白,肤白发黑,一双漆黑的眼珠虽然带了些傻气,却依旧很好看,陆锦在心里赞叹了一声上方压着她的傻子夫君,决定先欣赏一下这人的美貌再做正事。于是她转了转眼珠子看着正要拉开她衣服的叶子琛说:“子琛,你这是要干嘛?”压在她上方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又恢复了傻气,拽着她的衣角似撒娇般道:“小瑜、小瑜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