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陆遇寄秋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深海与月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京城的世家之间没有秘密。秋宴方过的第二天,朝堂府邸便传遍了“谢琻以歌妓之名调笑沈梒,沈梒不堪其辱愤而唱杜诗反讽”的谣言,好好一场毂园秋宴变为了新科状元和榜眼的修罗场。

这事儿一出,京城的寒门都不禁大怒。有言官连上三道奏疏,弹劾谢琻行为无状、横行霸道,仗着世家的身份无所不为。洪武帝看了奏疏后,留中不发,这模棱两可的态度将谢父吓得六神无主,连夜进宫向洪武帝请罪。洪武帝这才笑着宽恕了这位三朝老臣,并意思性地罚了谢琻三个月的俸禄和一个月的禁足。谢父回去后也没手软,将谢琻打得皮开肉绽后,又逼他上门去给沈梒赔罪,这一篇才勉强揭过去。

虽然谢琻在毂园秋宴上的行径让大部分人不快,但还是戳中了少数京城纨绔子弟的心坎。没办法,沈梒长得太出众了,就算是个男人,也还是让不少人起了对他轻贱的心。

谢琻一月的禁足完了后,有不少酒肉朋友都忙着摆宴给他压惊。所有人都以为他挨打又上门给沈梒赔罪是迫不得已,席间有不少人为何迎合他,纷纷说着轻贱沈梒的话。谁成想,谢琻当场便掉了脸。不欢而散了好几次后,众人才明白,这两人是真的化干戈为玉帛了。

到了后来,沈梒谢琻二人甚至开始一同出去游湖吃酒,似乎已经成了密交好友,真是应了不打不相识的话。

等所有事情平复,天气已经彻底冷了起来。转过了年关,又到了新岁,洪武帝决定在太和殿大宴百官,恭庆新岁。本来此次只有四品以上官员有资格参宴,但洪武帝专门发了话,让新科的状元和榜眼一同入席。

洪武二十四年。正月初一。

沈梒自上京赶考就一直住在东交大街的一间寒舍里,中了状元后也没有搬。他本来没雇仆役,但最近逐渐事务繁忙,家里有些打理不过来,终于还是找了位年迈老仆,人虽寡言但却十分勤奋。

初一的一大早,沈梒穿戴罢朝服,那老仆为他捧来了收拾好了的大氅。昨夜刚下了一阵雪,外面实在冷峭得很,而沈梒唯有这一件大氅可以御寒,还是他上京赶考前家里专门赶制的。但沈梒家在南方,家里人又从未北上过,做的这件氅不过多了一个夹层,在京城刚下过雪的天气是挡不了多少寒的。

老仆帮沈梒穿上外袍,手摸过大氅的里侧,慢慢地道:“不知皇上在哪赐宴,若是露天,今天大人可要挨冻了。若是能在这里面缝一层毛料,也会好些……”

沈梒笑道:“毛料金贵,我哪儿买得起?无妨,宴上必定有酒,喝酒暖身子罢。”

穿戴完毕后他往外走,老仆跟在后面,追着问道:“大人怎么去?还是骑驴子么?昨儿个刚下过雪,西巷口路泥不好走,您得绕道了。”

沈梒还没回答,却忽听门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和车轱辘声,恰好停在了他的院口。沈梒笑道:“无妨,接我的人来了。”

老仆忙推开院门,却见门口泥泞的小路上停了辆高峻的马车,与这朴素的民巷着实格格不入。此时车帘一挑,一着七品官服、披锦绣大氅的英俊青年探出身来,跳下了车,毫不顾忌地上混着污泥的雪水会弄脏他干净的靴底和大氅的鹅绒边。

沈梒还未开口,便被谢琻一把着住了双手捂在掌心,皱眉问道:“怎么这么凉?”

老仆看得目瞪口呆。他知这位是谢家的小公子,京城最金贵的人,却没想到与自家大人这么熟稔,还如此得——亲昵。

沈梒也略有些尴尬,但自两人冰释前嫌后,谢琻便对他一直如此亲昵,经常伸手揽他肩膀或抓他手腕。他还想过,或许是因自己是江南人,故而不习惯北方人的热情爽利。

沈梒任他将自己拉上了马车,笑着解释道:“我没事。天凉而已。”

谢琻一摸他的大氅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敲了敲车身让马车上路后,他弯腰从座椅下抽出了一个箱子,示意沈梒打开,“来看看,我给你准备的。”

沈梒依言开箱一看,顿时就是一愣。箱子里躺的是一件崭新的大氅,外用鸦青锦缎做皮,还绣了精致的鹅羽花纹,里面则结结实实地缝了一层雪色狐狸毛。外面买的有些狐裘仅在脖颈处一圈用了狐毛,便已经价值不菲,更何况这种用了一整张狐狸皮还不止的大氅?

谢琻看沈梒慢慢皱起了眉,便解释道:“家里嫂子给我缝的,多做了一件,便带给你了。这种天气最容易感冒,你快穿上。”

沈梒叹了口气,将箱子又盖上了:“这我不能收。”

“为何?”谢琻装作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又打开了箱子盖道,“这种鬼天气,谁不在外面多套一件?没人看你的,快放心穿上吧。”

沈梒温言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如今很多翰林院的同僚们都只是穿了一层夹袄,我自己的大氅还勉强符合身份,但你这件狐狸毛的让我穿来却太僭越了。”

谢琻知道沈梒说的是实情。当今的洪武帝虽英明神武,却疑心病很重,朝野上下受他影响,文字狱、捕风捉影的事情屡屡不断。若沈梒今天真穿了这狐氅去了新岁宴,明天估计就要被言官们参一本。

他虽知道,却还是不快,“啪嗒”一声甩上了箱子盖。

沈梒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失笑。越与谢琻交往,他越觉得这位看起来桀骜风流的京城才子,不过是个被家里宠坏了的小公子罢了。二人关系近后,谢琻动不动便在他面前耍小脾气不开心,似乎有些喜怒无常。

沈梒正想再劝两句,却见谢琻又从座位底下掏出了个东西,塞进了他手里,“这东西你总能收了?”

入手暖烫,竟是个汤婆子。

沈梒含笑喟叹一声,将它藏入了袍袖之中。

————

能参与太和殿新岁宴虽听起来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其中辛苦却未有参席百官才能知道。于此寒冬腊月,宴席却设于太和殿的丹陛之上,露天吃饭的滋味实在不甚好受。唯有少数王公贵族,或内阁元老才能列席于殿内。而且为保证参宴百官的礼仪风范,桌上也只摆了瓜果和饽饽,以及温酒可用。

宴席开始后没多久,文武百官们便纷纷缩起了脖子,一个个被冻成了鹌鹑。

宴席皆以两人为桌,沈梒和谢琻均出自翰林院,品级又相近,恰好被分在了一桌。这穿堂的长风一吹,沈梒没忍住打了个哆嗦,立刻引来了谢琻的侧目。

“冷吗?”谢琻轻声问。

沈梒微微摇了摇头,又抿了一口杯中的酒。这酒虽甘醇,但入口偏甜,并不暖身子。他酒量一般,为免殿前失仪,也不敢多喝。

谢琻侧目看他被冻得青白的面色,和那微微下垂不住微颤的长睫,忍不住伸出手去探入他的袍袖,握住了他冰凉的手掌。

沈梒被他吓了一跳,赶紧想抽回手来,低声斥道:“你做什么?”

谢琻体热,纵然在这寒冬腊月之时手心也热乎乎的,沈梒的手被他一握顿时浑身便涌起一股暖意。然而哪怕再暖,当着这文武百官在御宴上偷偷拉手还是太过失礼了。沈梒有些羞恼,浑身都不自在,两人的朝服袍袖虽然都很宽敞,他却依然怕别人瞧见,用力抽了几下却没抽动,便皱眉瞪向谢琻。

“你不是冷吗?”谢琻扭头避开他的目光,平静地看向正前。

“但我们这样,成何体统?”沈梒压低了声音斥道,“你快放开……”

一语未必,却忽见一名内监朝他们走了过去。沈梒吓了一跳,用力一抽夺回了自己的手,谢琻也措不及防指甲在沈梒手背上留下了一道划痕。幸好那内监并未注意他二人的异常,只是传旨命他二人入殿面圣。

二人皆平复下心绪,一同起身,穿过丹陛后于殿陛前跪倒,先行三跪九叩大礼后,方才进入殿内,于正中再次拜倒。

除殿试和传胪,如沈梒一般的六品官是没有机会面见洪武帝的,但先前两次他也与洪武帝隔了很远的距离,所以这算是他真正意义上的首次面圣。

二人依次报过姓名及出身后,半晌寂静,随即听上方先传来了两声虚弱的咳嗽,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平身吧。走近前点来。”

洪武帝今年四十三岁,本应正是春秋鼎盛的年纪。但他常年体弱,人也消瘦,富丽的黄袍玉带穿于更衬得他瘦骨伶仃,面色蜡黄。他头戴翼善冠,因前额宽阔故而显得沉稳而睿智,然而双眼下垂颧骨略高,又时常给人一种沉郁阴鸷之感。

此时洪武帝居于御座之上,面带笑意,似乎心情正佳。见沈梒和谢琻二人走近,瞩目端详片刻后,侧头对一旁的近侍笑道:“唔,之前便知道谢让之是京城有名的美男子,这又从哪儿选来了个这么秀气的状元郎?旁人不知,还以为我朝需相貌俊美方能为官呢。”

那近侍连忙笑道:“皇上不知,他二人本也都是江南和京城有名的才子,人成为 ‘汀兰琅玉’呢。”

“汀兰琅玉。”洪武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名字。岸芷汀兰,琳琅金玉,像他们俩。”

说着,他转头看向谢琻,冲他笑道:“你个谢三郎,前阵子可没少胡闹,听说还曾于秋宴上欺侮过沈良青?闹得你姑母和年迈老父都来朕跟前求情。朕警告你,沈良青可是朕钦点的状元,容不得你糟践。”

若是换了别人,被洪武帝这不冷不热的软刀子一捅,早吓得汗如雨下了。但谢琻生于世家,最清楚这位圣上的喜好和忌讳,知道此时越是虚与委蛇越是会惹猜忌,有话不如直说。当即笑道:“都是臣该死。之前一早就听说了良青的才名,殿试又被他压了一头,故而之前有点不甘心。但如今已是心服口服。”

沈梒也含笑道:“回圣上,让之与臣皆是文人。有了分歧,不辨不明。经此一事后,反而愈发要好了。”

洪武帝哈哈大笑,抚掌道:“好一个不辨不明。嗯,沈良青,朕看了你为新岁写的青词,辞藻瑰丽笔体灵动,实是上佳啊。”

谢琻浑身蓦地一紧,瞳孔一缩,强行按捺住了自己,才没有扭头去看旁边的沈梒。

沈梒躬身谢洪武帝嘉奖。

却听洪武帝含笑道:“都是国之栋梁,朕心甚慰。来人啊,赏罢。”

二人受过赏赐,再次三跪九叩谢恩,这才徐徐退出了殿外。

回到宴席上后刚刚坐定,谢琻便拉住沈梒低声问道:“你为皇上写了青词?”

沈梒沉默半晌,方叹息了下轻声道:“是老师的意思。”

李陈辅……

谢琻不禁捏紧了膝头的锦袖,虽压低了声音,但仍旧有些控制不住地道:“你我皆乃良才,正是为国献策的时候。你为应和皇上喜好,撰写青词,实在是荒废——”

沈梒蓦地扭头,低声断喝道:“慎言!”

谢琻猛地住了口,胸口起伏了下。沈梒皱眉四下一看,见无人留意他二人的神情,这才再次偏过头来,轻声道:“我亦知道。只是如今奸——强臣当道,把控朝纲,在如此形势之下,如若贸然进言,反而会适得其反。老师他——也自有他的考量。”

谢琻紧皱起眉头,心头愈发涌起不安。正想再说两句,却忽见沈梒抬头望向了天空,微笑着伸出了手去:“让之你看,下雪了。”

谢琻一愣,忽觉眼下一凉,抬手一摸,果是一片雪落在了脸上。

天色墨蓝澄澈,太和殿灯火恢弘,长风裹挟着飞雪穿过朱门涌向京城的千门万户。

瑞雪兆丰年,这是最吉祥的预兆。

然而在这漫天的晶莹之中,谢琻怔怔看着沈梒含笑的侧脸,心头升起的却是此起彼伏的复杂与不安。

延伸阅读

少亚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xorg.shtml
少亚包装盒总部产品开发以设计新颖、做工精致而著称,销量节节高各地各地及国内外各领域。

嘿麻辣斗小面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bq5f.shtml
嘿(麻辣斗)小面是重庆索旺餐饮文化有限公司继火锅连锁品牌“Y火锅”和中餐品牌“巴人味

巧艺坊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dk4k.shtml
巧艺坊十字绣是一家经营有6年的经营各种品牌十字绣的代理公司。办公地点位于合肥市潜山北

纽素乐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n2su.shtml
纽素乐营养品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促进人类及动物的健康。公司根据中国快速发展和对

华鹰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xfb1.shtml
华鹰机械设备是国内早将玻璃钢技术应用到风机上的厂家。所生产的产品包括消防排烟风机系列

圣海颐方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gktc.shtml
海参市场自古至今被定位为精心打造滋补品,一直延续着以礼品形式销售为主,近年来随着人们

洗衣邦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j2v.shtml
现代人对干洗服务的需求还是很大的,干洗的出现让人们生活也变得方便起来,省去了很多麻烦

艺典门窗阳光房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0ke.shtml
艺典窗业,高端门窗专业服务商,我们一直致力于人们喜爱的家居产品,一个从事系统门窗、仿

逸林酒店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a691.shtml
Doubletree为希尔顿集团所属又一精心打造酒店品牌,目前在国内外共有180多家

美光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todosapostamos.com/hx0.shtml
一个汽车美容品牌,在人们生活条件不断好转的今天,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美光汽车美容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农门有匪之第一章(1)

    城南深巷有小肆,烹以灵魂,佐以岁月,凡所愿,无不得。一腊月,天寒地冻。冬季的日头短,才过午后,那阴冷透骨的寒意便驱散了日光带来的一点点暖意,天空中云层也厚了起来。衣衫单薄的年轻人搓着手,在冻土路上来来回回地走,试图抵挡住那无处不在的寒风。走了许久,他猛然一抬头,透过城南破落的建筑物,他看见太阳终于隐

  • 养夫之传功整个人族

    想到这里,雷任立时便将自己的想法分享给了燧人氏与有巢氏,他二人听后皆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燧人氏惊讶的问道:“这可行吗?”有巢氏随即也说道:“这功法在四弟手中有如此威力,怕是与那天雷有莫大关系,吾等平凡体质怕是学不了啊。”“试也不试,二哥怎能如此笃定?”雷任却没有有巢氏想的那么多,是骡子是马,拉出

  • 国剧从激荡开始之给我买件衣服来

    楚风在冰箱里翻找起食物,牛肉,蔬菜水果,还有鱼,但量都不多。看到有鱼,楚风拿出来扔给腓腓,可腓腓凑上前闻了闻,一脸嫌弃样。楚风安慰腓腓:“将就下吧,我知道你喜欢吃新鲜的,明天叫她们买给你。”说起来,楚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亲自下厨了,以前都有人伺候的,时间到了,他喜欢的饭菜就会送到面前。当然那种活法他也

  • 国民女神之重生王牌千金第1章在线阅读

    正是冬月间,北风如斧剑,凛冽地刮在人的头颅上,行人莫不如似头颅被劈,脑浆要溢出一般。雪已经下了两天两夜了,这时也没有停下的意思,片片鹅毛一样的雪花继续盖在村道、官道上,整个路径早已没有痕迹,连那茂密的林木间的飞鸟的叫声也听不到了,四野极为静谧。坐在青州南麓刚刚创派不久的泰山派却异常喧嚣热闹,只听得兵

  • 80岁觉醒了极限运动系统在线阅读第二节

    出于求生的本能驱使,我不再停留,双眼警惕地盯着树林中疑似笑声传来的方向,一步步小心地往后退。好在这个后退的过程中,除了身上被汗水湿透和裤裆里传来一阵阵骚气外,并没有发生什么要命的事情。好不容易平安远离了那片让我恐惧的树林,退到了刚刚我藏身的草丛处,长舒了一口气,准备扭头就往山下跑。可是当我视线离开树

  • 龙猫(BL)第六章在线阅读

    在开始《古剑奇谭》的拍摄之前,他要率先进行一期《我们相爱吧》的录制,录制地点自然是在荔枝卫视的大本营南京。说起来也巧,邱俊轩小时候还是在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不过节目组为了保持节目的悬念,并没有告诉他妻子的身份到底是谁,也让他有些疑惑。从酒店出来,根据节目组PD的指引,邱俊轩登上了48路公交车,去见

  • 安陵容重生之幸福在线阅读第三节

    陈羽走到白衣女子的身边,将她扶坐起来,轻轻探了探鼻息,发现她竟然没有死去,不由大喜过望,连忙为她运功疗伤。“一定要撑下去!”陈羽开始运转淬体诀,周围的灵子开始慢慢靠拢。“水、木灵子对治疗伤势效果最佳,只吸收这两种灵子”陈羽如此想着,运转目力,调动两种灵子进入白衣女子的身体之中。虽然治疗效果缓慢,但是

  • 炼金科学家第3章在线阅读

    正午。慕容二夫人左手扶着个丫头,右边又跟着一行人的浩浩荡荡的队伍,总算是过来了。“琼儿,你这孩子,实在是太好性子了。那红玛瑙手串怎么可以轻易的给了瑶儿,可毕竟是……”“叔母。”慕容琼转过身来轻轻的跪在地上,又磕了一个响头。“琼儿只听说过这红玛瑙手串乃是当年赫连将军为了自己的嫡子惊鸿公子,与慕容府唯一

  • 大佬跟我有仇之发烧?(5)

    “尘哥哥,你跟妈妈一样,就会讲一些大道理。难道谈朋友就不能好好学习了,我有好多同学,人家也谈朋友,但是成绩也很好。尘哥哥,你就做我的男朋友吧,只要你做我的男朋友,我保证一定会好好学习,而且你说什么,我都会听。”赵莉莹哀求似地道。“可是……”杨尘差点就一口答应了,不过一想到外面的赵娅芷,他又连忙悬崖勒

  • 浓青如墨第六章在线阅读

    清风冷眼看着明月穿梭在人群中,目光又移向了茶楼台上的那个抚琴的女衣女子身上,眉头不免蹙紧。小姐自小对武极有天赋,虽然不至于女红之类样样不会,但也绝对不是个琴棋书画方面的高手,可是……为何小姐的琴抚的如此动听,曲子更是从未曾听过的优美。目光又扫向茶楼里“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身上,心里对于小姐开茶楼后悔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