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田园空间之农门贵女在线阅读相亲求帮忙

作者:常常久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吕燊接到马翠兰电话的时候,他当时在医院查房,整个人木掉了。

该来的逃不过,最近的事情有点多,吕燊都把马翠兰上次来家里反复念叨的事情给忘到九霄云外了。

“喂,明天中午有空吗?请你和你儿子吃饭啊。”吕燊计上心头,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去。”顾佳期在游乐园门口陪杨小天玩儿,准备挂电话。

“别挂电话,等一下。我为上次的事情赔罪,你给个机会怎么样?去南都市最高的旋转餐厅吃自助去,888一位呢,不去白不去,你说对吧?”吕燊决定下血本。

“铁公鸡什么时候舍得拔毛了?我头一回见啊,不得了。行,那大姐我给你这个面子,让你好好效忠我们母子。”顾佳期见吕燊非求着她,她想着省的做饭了,就答应了。她哪里知道吕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样吧,我们现在在游乐园呢,5点钟,你来这个游乐园门口接我们。这事儿就看你的诚意了,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顾佳期得让吕燊好好出血,吕燊越抠门,她越要宰他,以解她心头之恨。

“行,没问题,我一会儿马上过去。”吕燊答应地很快,顾佳期越觉得不对劲,她又不知道吕燊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只能晚上问问了。

吕燊结束了工作,开着车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接顾佳期了。

“佳期,上车。”吕燊摇下车窗,看着她们。

“来,小天,跟我一起坐在后边。”顾佳期不放心把小天一个人放在后边。

“你还挺细心的啊。”吕燊透过后视镜看着顾佳期,“小天,你好啊,还记得我吗?”

“哼”小天不搭理吕燊,脑袋别过去。

“你看,小孩儿都不待见你。”顾佳期心想,好小子。

“叔叔,明天带你和你妈妈去吃饭,你也去怎么样?”吕燊问。

“傅叔叔说过了,要小心除了他和舅舅以外的男人,你是男人吗?”小天抱着胳膊。

“我当然是男人啊,你看看叔叔的胡子。傅叔叔是谁?你傅叔叔说的对,不过叔叔不是别人,是你妈妈的邻居,不是坏人。”吕燊一脸无奈,他得跟这个小孩搞好关系,因为没他不行。

“傅叔叔就是傅叔叔,妈妈,她是坏人吗?”顾佳期被小孩问住了。

“暂时不是。不过明天我们吃完饭之后,就不好说了。”顾佳期只好这么回答。

“嗯,那好吧,那我和你可以做朋友,但是过了明天中午,我们就不是朋友了。”杨小天拄着脑袋想了想,“这个主意怎么样?”说完扭头看看顾佳期,想问自己说的对不对。

顾佳期还没说话,吕燊马上开口了,“可以,我同意。”

开了一路终于到了家门口,吕燊对着孩子招了招手,“小天,过来一下,又悄悄话跟你说,但是你不能告诉你妈妈,知道吗?”

小天点了点头,吕燊跟孩子拉了勾,如果违反了约定就会一觉醒来长出猪鼻子。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也不让顾佳期听,她一脸无奈。

等回到了屋里,顾佳期问杨小天,吕燊和他说什么了。小天一副神秘的样子,说怕自己一觉醒来变样子,顾佳期说那是假的,可是孩子不信。

第二天醒来,杨小天不穿拖鞋就跑到卫生间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长出了猪鼻子,他害怕自己半夜说梦话说出了吕燊的秘密,头天晚上顾佳期睡得比孩子还死,就算说了什么,她也没听见,所以看到杨小天的样子哭笑不得。

两个人在屋子里做了一回儿**,顾佳期就累了,让小天去看电视了。自己打开了电脑,看了会儿电影,《失孤》已经在网上可以看了,看完之后觉得一般。说不出哪里不好,刘德华倒是很敬业,其它的东西就觉得一般,但是顾佳期还是哭了,毕竟成年人的眼泪说流就流,控制不住。

等到了中午,吕燊敲门,顾佳期抱着小天往外边走。

说了预约的桌子的号码,他安排顾佳期先去夹菜,他送小天先上个厕所。两个人鬼鬼祟祟地坐到了预约的桌子上,一本正经。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吕医生吗?”一个戴着大框近视镜的女人试探性地问道。

“我是吕燊,你好。”吕燊此时站了起来,想和她握手,她刚伸出了手,看到了小天,就把手收了回去,“我看咱还是先不握手了吧”自己径直坐在了凳子上。

“我倒是第一次见相亲还带着孩子,闻所未闻。”吕燊刚想说什么,那女人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不过,翠兰阿姨跟我爸说,你不是没结婚嘛,没结婚哪里来的孩子?”

“我是没结婚,但是……”

“别说,让我想想。未婚先孕,儿子都这么大了,不敢让家里人知道?”

“爸爸”杨小天此时特别应景地喊了一句。

“他叫你爸爸?!你们这是想让我当免费的妈啊,不知道翠兰阿姨跟您说了吗?我爸是银行行长,每天请我爸吃饭的人排着队,要不是看你是个医生,我来都不来。我觉得吧,男人做三个职业就蛮好的,要么是老师,可以辅导孩子作业,要么是商人,有钱,当然我也不需要,最后一种是医生,这样我爸要是喝多了,喝出毛病来,可以方便找你看病。你是哪个科室的啊?阿姨也没和我说。”

“精神科。”面前的女博士成功膈应到了吕燊,但是为了保持风度也不好发作。

“什么?精神科?你是在搞笑吗?算了精神科就精神科吧,我知道您父亲是骨科的,还是院里的领导,这样也行。您看起来有点近视眼啊,多少度啊,会不会遗产给后代。”

“你看他眼睛有毛病吗?”吕燊指了指杨小天。

“那可说不好,我已经是近视眼了,担心孩子以后视力问题。”吕燊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然后看了看这位女博士的厚厚的眼镜片,他目测至少800度。

“我听说,你是做在化学实验室做研究的?”吕燊注意到她前面稀疏的刘海。

“对啊,我们做起实验来没白天没黑夜,跟你们医生差不多。为人类做贡献这一点,我们倒是很有共同点的,其实,要不是你有个儿子,我也可以考虑考虑你的。毕竟你外形还可以,你身高多少?低于185的男生,我不是很喜欢。麻烦您站起来,我想看看。”

吕燊慢悠悠地放下了杯子,站了起来,“本人不才,不太符合您的要求。1米70。我想问您一句,既然您是做化学实验的,那您有没有查过您的卵子质量,会不会已经受到了辐射?生不出孩子了?”吕燊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博士1米60的小个儿。

女博士蹭的就站了起来,还没说话,顾佳期端着三个自助餐的盘子就过来了,“小天,你看看你想吃什么?我和你一起去拿点儿。吕燊你也不动一动,我可拿不了这么多东西。”

小天看到顾佳期来了,马上喊了一句,“妈妈”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女博士听了进去。“孩子他妈也来了?”女博士指着顾佳期,顾佳期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出一个女的来,“您好,您贵姓?”端着盘子也不动。

“我姓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拿起桌子上的水就泼到了吕燊的脸上,扭头就走。“太不靠谱了,这都是什么人啊。”

杨小天赶紧拿了餐巾纸给吕燊擦脸,顾佳期把三个盘子放在了桌子上。“什么情况?”坐在凳子上,夹了一片生鱼片,“一会儿不见,世界大战了?”

“我妈介绍给我相亲的,不过我应该庆幸,这水不是烫水,要不我今天得毁容了。”吕燊又从桌子上拿了一张纸擦了擦衣服,“没事儿,这都是小场面,哥还应付的了。”

“活该,你就吹吧”顾佳期落井下石。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相亲失败了,你还不说点好听的。”吕燊开始觉得顾佳期没良心,自己下血本请她吃饭,还奚落。

“谁让你不告诉我你是来相亲的?你如果说你是来相亲的,我指定不来。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顾佳期给小天夹了一块儿羊肉。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们两人都没结婚,破婚更是无稽之谈了。”

“吕叔叔说的对,妈妈。”杨小天也跟着附和,果然曾经在一个战壕里出来的兄弟就是不一样,互相罩着点。

“走,叔叔带你去倒果汁喝。”吕燊得意地拉着杨小天走了。

“切,德行。”顾佳期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两人端了一堆吃的,回来了。

“你怎么给他端了这么多甜品啊,他还小不能吃这么多甜的,要不然该长蛀牙了。你还是医生呢,你怎么回事啊?”顾佳期看到各种各样的小甜品,数落吕燊。

“今天不是高兴嘛,小孩子嘛,偶尔吃一次没关系的。”吕燊说着自己拿起一块尝了一口,“味道不错,你尝尝。”

“我不尝,你也是心大。把人家那姑娘气走了,自己在这里大吃大喝起来,内心一点都没见愧疚哦。”顾佳期喝了口汤。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想开点吧,我们本来就不合适,我妈硬要给我们凑成一对儿。你想想吧,我家就是一普通的中产阶级,可不敢沾人家的光。人家爹是银行行长呢,不敢随便攀亲戚的,万一哪天进去了,我们都脱不了干系。”吕燊尝了口牛排。

“你也是够歹毒的,约会不成,还咒人家爸爸进去。真可怕,谁要是嫁给你了,得防着你点儿,要不被你卖了。”顾佳期叹了口气。

“我可没胡说八道,你问问小天,那女的自己说的,请他爸吃饭的都得排队,各种酒局。”说完冲着小天扬了下下巴。

小天马上说,“妈妈,吕叔叔没说谎,那个阿姨真的这么说了。”

“你看,正常人都不傻对吧,人家不会平白无故请吃饭的,都是有所求。”吕燊喝了一口红酒。

“你怎么喝酒了?你忘了开车不能喝酒吗?”顾佳期看到那红酒一开始没在意。

“没事儿,一会儿叫个代驾。来,也给你倒点。”

“你这时候倒是不抠门了。”顾佳期举着杯子,看着吕燊倒酒。

结果,吕燊是越喝越多,“你干嘛喝这么多酒?自己都站不稳了。”顾佳期扶着吕燊,牵着小天,“我叫代驾吧。”

开了防盗门,顾佳期先让小天回去了。自己再搀扶着吕燊回他家里,才给放到沙发上,吕燊闭着眼睛嘴里就念叨着,“佳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母子白白帮我的忙。”

“是吗?那您不如说说怎么报答我们母子。”顾佳期想听听吕燊还能蹦出什么胡言乱语,就拿出手机录像。

“我呀,认识你那天在茶几上放着的那本书的作者,我可以给你要到签名。”

“真的假的?你认识蚁叔?我不信,你就吹牛吧。”顾佳期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我说的是真的,我们亲如兄弟,形影不离。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他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傻呵呵地笑了出来。

“你这么厉害,那还要什么签名啊,不如安排我们见一面好了。我特别想看下他是不是跟我想象的一样胡子拉碴,这样也能满足一下我这种小粉丝的心愿。”

“那不行,他白天有正经的工作,只有晚上才能写作。不能曝光自己的脸,要是被单位知道了,要受到处分的。”吕燊摆了摆手。

“我不说我是他粉丝不就行了吗?你就当给他介绍女朋友一样,反正我又不真的相亲,你看怎么样?”

“还是不行,他已经结婚了。哈哈哈哈哈。”吕燊说完心满意足地笑了。

“哎,那好吧。那你帮我要个签名吧,毕竟有些偶像只能远观,不能近距离接触。我听说有些作家性格很古怪的,搞不好背地里还抠脚呢。”

“行,没问题。我答应你,小意思。”

“行,不怕你不承认,我已经录了视频。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放到网上让蚁叔的粉丝攻击你蹭热度,到时候你要是收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快递我就不敢保证了。”想到狂粉的厉害,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延伸阅读

跟死对头的婚后生活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zfvuf.cn/e6l.shtml
燕京市第三中学。其他班级都下课了,可629班还没有下课,英语老师王晗正站在讲台上说着

掘墓成神从风语咒开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zfvuf.cn/xefd.shtml
2020年12月31日,夜,11:50,我关上手机,拿起放在身边的**头盔,头盔上龙

诸神问[探险盗墓]之第七章(7)  http://www.zfvuf.cn/pszg.shtml
暴雨过后。海岛的晚霞被落日余晖染出一片金粉之色,整个天空满是魔幻绚丽。仿佛二次元破壁

直播之神级主播之以江为尊  http://www.zfvuf.cn/u8ux.shtml
张丰脸色阴晴不定,方奕芝一旁看的心惊肉跳,又有些疑惑,江云庭与她都是高一的学生,虽然

[综]太宰先生今天也想自杀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zfvuf.cn/p6lp.shtml
郑宽端着咖啡苦笑,轻描淡写:“有劳了。”楚梓看着端咖啡苦笑的郑宽,无奈:“你知道的,

未了剑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zfvuf.cn/xr5o.shtml
“啪—啪—啪”一连串的掌声。在雷豹的带领下,所有人都激动地鼓掌。许多人都用火热的眼睛

女配的花式自黑[快穿]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zfvuf.cn/608f.shtml
第二天来到公司,李奇伟在早会上继续强调了公司接下来的目标。并且告诉了大家一个新消息,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zfvuf.cn/y2ux.shtml
“是吗?真希望今天我们也能感动佛祖,让他老人家显灵。”“都别说话,正式开始祈愿祷告。

跑男之魔术天王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fvuf.cn/gtw3.shtml
第六章:妄想听了卢老太太的话,孟青不由苦笑道:“承蒙您老人家的关心,只是这几年来匈奴

寻凶策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zfvuf.cn/gw9x.shtml
“问这多干嘛,还想不想拜师了?”药老催促道。“老师在上,请受徒儿萧炎一拜。”萧炎连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外天楼外楼之深陷尸群(9)

    最后还是余木主动打破了沉寂,把鲨齿递给毒岛冴子,点点头,示意她可以拔出来看看。毒岛冴子犹豫了一会儿,随后用双手郑重的接过剑,心里很是兴奋。锵。剑出鞘,虽没有传说中的剑气如虹,但也寒光凌冽,气势逼人。好剑!毒岛冴子用手轻抚着剑身,冰凉,质感十足。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恋恋不舍的把剑回鞘,给回了余木,“这剑

  • 【守护甜心】True me替天行道⑦

    歌舞升平,笙箫奏乐。气氛很和谐。当然,和谐这个词是相对的,对于叶孤城和戚竹来说,一个专心打拍,一个专心欣赏剑气的变化;对于流骁来说,一门心思全部扑在花满楼身上,一副其他凡物皆不能入他眼的拽样;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慢二拍的舞蹈就显得诡异了。若是之前叶孤城没有说话,他们还能讽刺几句戚竹,但现在人家白云城

  • 守寡失败以后在线阅读天书

    拖着伤躯,他缓步走着。乱葬岗就是犄角疙瘩碎骨碎石碎残骸的聚集地。细雨纷纷,这本就窄小的路变的更泥泞难走了。此刻的黄决,并不知道前方还有份“大礼“等着他。走在这小路上,不过片刻,双眼微眯,脸颊如霜白,如竹竿般,立在那儿不动了。这次倒不是伤势积重难返。而是,冥冥中,脑海里好像有个声音陡然炸开,在勾起他回

  • 开局领取女总裁在线阅读第一章

    啸——苍茫的天空掠过一只鹰,声音长而尖锐。风轻轻裹起海浪,只落下一地白花……乌黑的礁石后,露出一条赤红尾巴,尾上鳞片熠熠生光。倏尔,轻轻拍打水面,溅起的水珠不知落在谁的脸上,引发一串笑声……温黎从梦中醒来,脑中回荡着梦中的潮汐——“少爷,又做那个梦了?”***孙老头,年轻时作为一个镖师,也曾到处闯荡

  • 和前男友炒CP的日子二木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周一得知了纳戒的事,心里暗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假小翠收好了箱子,转身要走。周一觉得自己要被踹,他突然说道:“那个~美女,你叫什么?就这么走了么?”假小翠一愣,怎么无缘无故问自己名字,还什么美女的,好轻浮啊,但是听有人叫自己美女心里还是美美的。古代谁敢大庭广众的叫女孩美女啊,女孩听都没听过,能不心里

  • 大城市中的小人物在线阅读第6节

    “嘣嘣嘣……”一陣王动根本听不到的微弱声响,传入李真武的耳中。看着那一根根头毛接连崩断,就那样提着王动,李真武觉得很有意思,十分有意思。他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残虐敢于跟他作对的任何人。嘭!王动坐到地上,脑门芯子那一块的头毛,全部断裂扯出,看着那发根处一颗颗白色的发囊,王动欲哭无泪。“喂!你有没有相机

  • 反派过分正义第2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是什么,在召唤着我?仿佛从那遥远的星际传来,那不知名的邀请,却带着温暖的,熟悉的感觉。在一种不可预知的力量的推动下,我缓缓睁开了眼睛。“阿娜答,你看你看,她终于睁开眼睛了!你看她的眼睛是多么漂亮啊,是纯净清澈的蓝色呢。”看到我睁开了眼睛,一名英俊的男子欣喜地对他身旁那名美丽的女子说到。“宝贝,

  • [综]魔术师冥钞买的命【求收藏】

    “帆哥,你怎么了。”小李上来扶住张帆手,一脸惊恐叫道,怎么突然流那么多血。还有这冥钞怎么回事,张帆该不会遇到鬼了吧。小李顿时感觉自己有些凉飕飕的,一下变得非常敏.感,总感觉身后有一道暴戾的眼睛再盯着他们。平时生性胆小的他,都要哭了。“带我去医院,我肚子好痛。”张帆满额头冷汗咬牙颤字抖索道,他痛得都要

  • 罪人莉莉丝的救赎重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沈小蛮也未必就非要进去看一眼,只是他这么一问,反而让她生出几分不看都对不起自己变态窥视欲的心情。苏叔叔这是金屋藏了娇?“家里有人,不方便让我参观?”其实不进去也没关系,主要是以后还有很多合作,抬头不见低头见,又是她家大粉,苏芩池的小号微博粉比她后援会粉丝数量还高呢,倒不是担心他卖号反黑她,苏叔叔不是

  • 末世之黄金农场贪狼天殇功

    “你要拜我为师?”岳震神色一怔。李弋决心已定:“是的,我想请先生教我习练武功。”大秦帝国文武并重,武学和儒学同样昌隆。但是对李弋来说,由于他父亲和祖父都是文士出生,进入官学成为士子,然后通过考取功名入仕,成为他人生的首选。而从另一个层面上讲,李弋出生显贵,乃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官宦子弟,从来没有受到过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