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在异界开医院之第一章

作者:泡泡茶小妹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想往哪里走?东西北都随便你,但是往南不行。往南只有山山水水,兜兜转转一圈还得回到这里。谁喜欢这里?谁也不喜欢。往东走没有婆婆挑着红线串的缅桂花沿街卖,而且你吃不惯那边的水产。螃蟹,龙虾,都是鲜鲜的,从真正的海水里捞出来,带着盐的味道,长着小刺的腿上挂着海里来的螺壳,滴下来的水能变成一把白盐。你很少吃海鲜,别说活生生的,就是冻死在碗里的那种,你都不爱它们咸腥的死味儿。你吃什么?你喜欢吃白的饵块,对不对?鸡蛋啊,韭菜啊,乱七八糟的,一锅炒上,你不是每次都能吃大盘?那你往北走吧。北方吃面食,花卷馒头,面条馍馍,应有尽有,和米食差不了太多。但我先告诉你,那边的糖没这儿甜。你把糖罐子全扔豆浆里,没味儿,不骗你。所以北边和东边,你不会爱的。西边?西边是山是雪,是藏族朝圣的天堂。你没见过铺天盖地的雪,因为云南确实没有大雪,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几次,何况是你呢?西边不好,你不要去。我是真心的。”

程兰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一点皱,像一尾黑鱼,抽出一点细长的鳃,软软地搭在眼尾。他说:“你往南走不通,南边只有我了。”

乔越腾第五次离家出走,翻过墙头恰好落在雨水里。昨天下过雨,桂花全部都打湿在地上,生着一小层青苔,泛着白绿的香,恰好让乔越腾摔了一跤。石板有一层冰凉的光,被他一屁股砸碎了,乔越腾杀猪的叫声惊醒一方晨鸟。等他揉着屁股爬起来的时候,看见程兰坐在门口,坐着一只小板凳,老神在在地看他。

乔越腾小朋友昨天被押着去理了个其丑无比的寸头,活像劳改犯出狱。理发的先生年纪大了,拖着白胡子给他一根一根地剃,剃完了还要装模作样地唱一嗓子,活像唱丧,剃刀是锃亮的,他一开口就会发抖,刀光在脸上胡乱地挥,乔越腾毛骨悚然,总觉得下一秒就要被人砍头。程兰坐在后面鼓掌,夸老先生唱得好,活像老百姓看鬼子掉头,一刀一声好。

乔越腾硬着头皮看镜子,镜子是一大面的,糊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口红发胶稀豆粉,都看不清他还剩几根头发,只看见一个干干净净的大额头。他照镜子的时候,程兰坐在后面拍老先生马屁,东拉西扯地打听家事儿,夸夸人家女儿嫁得好,老年生活有滋有味,下一步就是讲价,八块讲成五块,五块夸成三块,越夸大爷越开心,大有招呼他一起剪头发第二个半价的意思。程兰摆摆手,一边数那几张发毛的钱一边夸好看,乔越腾快哭了,左看右看都觉得自己还不如砍头,他吼程兰从不分时间地点,开口是带着哭腔的骂:“好看个头!你来剪一个试试看!”

乔越腾被程兰夹在胳膊底下回家,越想越觉得悲从中来。自他被捡过去养,好像就没什么顺心事儿,穿鞋不合脚,剪头像王八,隔三差五吃不到饵块,还要被程兰按着骂,为什么没考第一,为什么逃课。他不是儿子,又不是弟弟。乔越腾摸着自己接近光亮的脑袋,连夜赶了一封离家出走的信,第二天天不亮就出发。这是乔越腾第五次离家出走,这次是因为一个脑袋。乔越腾恨程兰的理由非常单纯,谁让他吃不好他恨谁,谁让他没面子他恨谁。程兰其人,没眼力又没理想,种点花花草草差点不会跟人说话,把乔越腾捡回来养,和捡一盆兰花回来没什么区别,一样地随便浇浇水,施施肥,想起来了就抱去看看太阳,想不起来了就自己煮东西吃完早点睡。

乔越腾小朋友离家出走,出师不利,死在自家大门口,被程兰悠哉悠哉扛回去,扒了裤子胖揍,左邻右舍都能听见乔越腾惨叫。你要往哪走?程兰慢条斯理问他,揍人的时候不忘把手指上的玉摘下来,露出一截苍白的指,骨头硌得乔越腾屁股疼。程兰的眼睛泛一点凉凉的灰,眉毛是兰花叶子长出来的,瞪人的时候看起来不凶,笑起来好看,程兰一边笑一边揍他,像亲爹打不孝子,左邻右舍围在门口看,嗑着瓜子的,喝着早茶的,没人劝架。程老板有分寸的,教训孩子而已。乔越腾趴在他膝盖头,光溜溜的脑袋埋在程兰怀里,眼泪晕开一小片衣裳。程兰打够了,消气了,把人裤子套好,出去好声好气哄邻里开心,这家孩子给颗糖,那家姑娘夸一夸辫子好看,热闹凑够,主人嘴甜,该散就散。乔越腾趴在小板凳上,手指甲扣着板凳上一小块霉烂的地方。昨天下过雨,水汽泡软了,木头都能用指甲扣开,冒出发黑的里子,小朋友的怒气全撒在椅子上。程兰看着好笑,一只手揪着领子把人提起来,他说:“走,今天吃撒撇。”

程兰酷爱打一巴掌再给糖。可惜乔越腾不吃。

撒撇在门口的摊子买,摊子是傣族姑娘摆的,柠檬水加的很够,隔着老远能闻出酸味儿。苦撒是老人爱吃的,柠檬得天天摘来做,光是闻酸苦都醉,谁都嘴馋。干巴撕好了,大半堆在乔越腾碗里,程兰把饭乘好推给他,瓷白的碗,乱七八糟地堆着干巴豆豉,面前摆着一袋柠檬撒。乔越腾抱着手不看他,也不拿筷子,死心杠到底。程兰坐在他对面,戴小指上的玉,斜着鱼一样的眼睛看他,嘴边扯着一点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在笑。

“你离家出走,你有出息啊。”程兰问他话,不答,于是自己往下讲:“我刚才跟你说的,你听见没听见?要去外地,要买火车票,你知道哪里买火车票吗?火车啊,一个箱子,厕所很小,屎尿粪堆在一起,苍蝇啊,鸟,牛羊猪狗,挤着一堆人,你受得住吗你。”

乔越腾在偷看那袋撒撇,很不争气地指尖发抖。程兰想笑,愉快地把撒撇往前推一推,“你吃不吃?”

乔越腾瓮声瓮气:“我不吃。”

“不吃好。昨天下过雨,天凉啊,吃了肚子又不舒服。”

“我不吃。”

“我没问你。”

程兰提着那袋子往院里走,柠檬的苦香,白腻的粉丝,全都绞在一起,只有程兰手指上的玉沉稳地润着。乔越腾情不自禁伸长脖子看他干什么,看见程兰把那袋挺正宗的撒撇倒进了喂鸡的槽里。领头的那只公鸡围着绕了几圈,看着玉米面埋没在柠檬水里,漏出古怪的黄,百思不得其解地咕咕。

程老板是王八蛋。生意人这么骂,乔越腾也这么骂。程兰站在院子里回头看他,边笑边看,眉毛挑的像兰花叶子,眼睛是一尾黑鱼,指上白玉不动声色地透亮。乔越腾低头扒饭,边哭边打嗝,程兰坐在他对面看他吃饭,笑得要喘不过气。

程兰是卖玉,也是雕玉的。嘴上说只卖玉,实际上金银珠宝什么都卖。缅甸翡翠玛瑙,程老板一手进货,信得过的交钱,信不过就滚,程老板哪里来的狗脾气给人撒野。他做生意的时候,乔越腾要么在家写作业,要么就跟出去见见世面。他个子不高,刚到展览台往上一点点,低头就是一大堆晃眼睛的白玉铂金,金光灿灿,晃得脑袋眼睛都疼。程老板坐在梨花木太师椅上装模作样地喝茶,茶里掺了傣族姑娘摊子上的柠檬水和白糖,本质就是一杯柠檬茶,闻着味道香,实际上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小甜品。程老板一边做生意,一边摸乔越腾光溜溜的脑袋,像是摸爱犬。对面的主问起来,程兰面不改色地笑,笑到整个院子的兰花都开,就说是儿子。

“我不是他儿子!”乔越腾恼怒。

“调皮。”程兰拍他屁股,“滚去后面吃你的点心。”他接着笑,这次是对着客人,“亲儿子,捣蛋。”

借此推掉几门亲事。程老板果然明智。

程兰其人,无论是台面上,还是暗地里,叫他王八蛋的人不在少数。王八蛋爱好不多,吃喝玩乐养花,几只鸡都是邻居帮忙照料,院子里母鸡公鸡七八只,养了两三年,鸡饲料有哪些,程兰还说不清楚。早些年在南边的小镇子捡了一个便宜儿子回来,当宠物一样散养,小学报名都差点没赶上。程兰什么都不会,程兰做什么都不合适,除了雕玉。

乔越腾没怎么见他雕玉,大概是避着他的。技艺不传外人,何况只是捡来养的玩意儿。有时候程兰进玉房了,折腾一天两天出来吃饭,也不少见。乔越腾自觉地把饭菜热好,砸到他门口,敲门敲得震天响,潇洒地拍屁股走人,意思很明显:你爱吃就吃,不吃饿死。继承的好一个混球性格,耳濡目染都变成小王八蛋。大小两个王八蛋住在一个屋子里,相处好的时候不是没有,只是太少。程兰没把他抱在怀里,像个哥或者爹一样哄他。

刚捡回来时跟只野狗一样倔,程老板脾气比天大,温言软语劝人是没有的,三天两头小野狗死要面子不吃东西,程老板买了一袋子零食,米花糖炸洋芋糯包谷烤山药,摆成一排,把乔越腾抱过来看一圈,看够了,提着吃的扔给门外流浪狗。乔越腾刚捡回来,没见识过王八蛋的丑恶嘴脸,眼圈红了,咬着牙不哭,死瞪着程兰,像不认人的狗。程老板的态度很硬,给你吃的你不要,给狗吃都不给你。混生意的,果然都不是和事佬,乔越腾从此有所意识,活在程兰手下吃的不趁早吃,狗嘴里都抢不过来。大小两个王八蛋,谁看谁都不顺眼,小的犟大的混账,都不是好东西,非要生在一块地,遭殃的就是鸡狗牛羊。

吃晚饭的时候,程兰分外亲切地摸着乔越腾那颗可怜兮兮的脑袋,“你叫我一声爹,有什么不好的。”乔越腾在喝汤,隔着一小片黄昏冷冷地瞪他捡来的爹,擦完嘴,收拾好碗筷,回房写作业,屁都不给老板留一个。程老板脸皮很厚,程老板根本没脸皮,怕小孩子太犟?根本不在怕的。生意场上打滚十几年,要脸皮有什么用?亏得他长得好看,叫处世玲珑。长得难看就叫黑心了。程兰坐在灯下,借着一水昏黄的灯,盯着桌子边角的霉,发现乔越腾在上面刻过字,用程兰雕玉的小刀,他看得出来。上面写着程兰王八蛋。

王八蛋乐了,回头就去揍乔越腾。指上的玉扒下来收好,露出纸片一样的手腕,乔越腾的哭骂声震天响。程兰的脸像一整朵兰花,吐着不怀好意的芯子,眉眼还是漂亮的,下手重,打累了,歇一会儿。乔越腾都哭累了,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好,睡得昏天黑地,口水稀里哗啦泼在程兰袖子上。程老板想了想,没把人摇醒,哼着曲子把人往被子里一裹,算是盖好了,自己躺在灯下,沉默地数天上的星星,最南的河。

延伸阅读

二次元突变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r7828.cn/gb5n.shtml
正当我摆出一脸,啊不,半脸诱拐小孩子的表情……呸,什么诱拐小孩子,明明是摆出真挚动人

朋友,交往吗?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r7828.cn/aoxw.shtml
楚衡阳的好学(出众的容貌)打动了那位年轻的女牧师,他拉到的好感值为他换到了一份厚厚的

大秦姬无夜之令人震惊的小店  http://www.r7828.cn/ufnv.shtml
众人在刘宇的带领下进入了小店。古色古香,整体都用木质结构打造,看上去典雅舒适。"小宇

升龙天下胖迪带着《声临其境》节目来了  http://www.r7828.cn/ywmu.shtml
刘书豪张嘴,迪里热吧就扔了一片橘子进去。“甜吧?”迪里热吧问。“嗯。”刘书豪点点头,

死心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r7828.cn/6cii.shtml
思无恨望望趴在地上如同一条蜈蚣的虎啸,仰天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时而如同狂风暴雨,时而如

离婚后嫁入天价豪门吕布之死  http://www.r7828.cn/x4kt.shtml
却说吕布偷袭下邳不成,反被陈登用偷梁换柱之计给困在城中,无奈之下只得答应杨恒的要求,

反派嫌我太可爱[快穿]紫云晶  http://www.r7828.cn/usw7.shtml
秋时明见徐川没有回答,接着道:“自从你二哥又被鉴定出没有修炼元气的资质,你大哥又在一

快穿之失忆老攻有点糟作死式装逼(新手拜托求点支持)  http://www.r7828.cn/6d2e.shtml
“给我抓住他,快,都给我上。”王龙大喝一声,尼玛本来叫叶天来是想羞辱他一番,没想到被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长大了  http://www.r7828.cn/hm.shtml
“妈,你别忙了,我们来做就行了。”刘岚看见王氏在帮忙提车上的行李后急忙的说。王氏笑着

炼金术士的养成之第四章(4)  http://www.r7828.cn/ul53.shtml
日落黄昏。当天色慢慢变暗,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变得人烟稀少,连小贩纷纷都开始收拾摊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师成龙之新旧(7)

    罪坐在青石铺的后院中看着白冥问道:“这份新天地怎么样?”白冥摇了摇露脑袋开口说道:“天地变了,但太虚山并没有变再过几旬我便可受到太虚山的反哺化**形。”陈老头躺在躺椅上轻轻摇摆吐出一口烟雾说道:“这份天地灵气变的充裕但却缺少这契机,太虚山在这份新天地中也存不了太久很快太虚山就会变成普通的山,旧的不去

  • 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在线阅读第5章

    颜彦正在闭着眼睛分析这次事件的种种可能时,外面的颜彧和颜彤等不及了,站在了净房门口。“二小姐,三小姐,你们。。。”青苗先发现了二人的存在,看了一下仍闭着眼睛的颜彦,小心问道。“没事的,我们听说大姐活过来了,等不及来看看她,自家姐妹,没有这些讲究的,是不是啊,大姐?”颜彧一边说一边往里走。颜彦在青苗开

  • [综英美]安吉拉今天拯救世界了吗在线阅读第六章

    日和戴着防毒面具穿着隔离服站在一片废墟中,她的周围堆放着小山那么高的黑色状块物体,一些还散发着淡紫色颜色的瘴气。这些都是最近市民向上面提供的不明物体。有些物体还能用肉眼看出来是之前梦比优斯第一次来到地球战斗的时候,鸟山辅佐官没有全部回收完毕的怪兽尸体。这些尸体因为没有及时回收,大大咧咧的暴露在空气中

  • 玄幻都市之我是大领主之第四章

    其实云伯淮倒是想禁止周言川探视云锦。他想禁止周言川插手任何有关云锦和云家的事。但周家权势更大,那天云心恵撞人的一幕周言川又全程目睹,所以他根本不敢跟周言川硬着来。周言川进门之后看到云伯淮和陈秀宜面色淡漠,并没什么变化,冲他们略一点头后就绕过了他们向病床走去。显然他并没有什么和云伯淮他们交谈的欲望。陈

  • 万界代价系统之开学第一天(1)

    “言言,言言,快点,要迟到了。”门外响起了母亲的催促声。卫生间里的温舒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瓜子脸,淡黄肤色,细眉小眼,身量娇小,曲线未足,顶格了也只能算小家碧玉。小到什么程度呢?小到只有她自己这么认为。“温舒言,还要多久啊,到时候让大家都等你一个人么?”温母急促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打断了她的幻想。

  • 我的悟性值99999第二章在线阅读

    小圆?赵小语有点郁闷,难道关弥觉得她很圆很胖吗?怎么能给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士取名为“圆”呢?而且这名字也取得太不走心了吧?好吧,虽然她自己原来的名字也没有多高大上。赵小语为了关弥给她取的名字,郁闷地咬了好一会被子。可是直到她痊愈,关弥都没有再来看她。她知道关弥还在这里,她从白奶奶口中得知,他最近没有通

  • 监受自盗在线阅读第七节

    城外的陈家村的一户人家,一个女人正在扫院子。这个人是姗姗的母亲,她扫地的动作很慢,脸色也不大好,很疲劳的神情。姗姗走了进来,若相依跟着进来。“这里就是我家。”姗姗给若相依介绍说。“哦。”若相依眼睛看着四周,普通的旧房子,虽然陈旧但却整洁,看的出来主人保养得很用心。虽贫但非寒,虽穷但不烂。女人听到熟悉

  • 孽或缘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又没有分家,二姑娘的嫁妆自然该是公中出的。”邢夫人犹自不甘心地嘟囔着,听的贾赦直想闪她一个大耳括子才好。“闭嘴!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了!”贾赦恶狠狠地低喝到,“小心我回去揍你!”邢夫人缩头缩脑拢了拢袖子,低下头偷眼瞪着贾赦,心里恨恨地:人人都说自己好福气,小门小户嫁进来国公府,又是长子长媳,可是又有

  • 我英请不要大意的攻略咔酱吧第九章在线阅读

    “兄弟,没想到你真的没死啊。我以为他们骗我的,兄弟……”逍遥一打开屋门,一团东西就堵在门口。这哭丧样怎么感觉好笑呢。“清风兄,不必这样,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逍遥憋住笑意,这清风看起来还算顺眼,就是胖的碍眼。“快跟我讲讲你是怎么逃脱重围的。”清风硬拉着逍遥,但他怎么可能说出这件秘密呢,随便找个

  • 都市巨豪第4章在线阅读

    阿尔瓦抬起头,翡翠绿的猫眼里写满了惊诧:“不是只有一夜吗?”提摩西沉默起身,很快穿戴整齐,准备离开。把脚塞进靴子的时候,他突然开口:“明天中午之前,到军情处来接受正式问询。”“你们要审判我吗?”阿尔瓦垂下眼睑,怔怔地看着床铺上的狼藉。“只是普通地做个笔录罢了。”提摩西快步走向房门,一点脚步声都没有。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