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守卫之初露锋芒(5)

作者:小土堆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马车驶入玉树胡同时,楚家大院已经是华灯初上。

楚棠自普陀寺离开,并没有马上回府,而是在京城最为繁华的地段,挨着各色铺子转了一遭,米行,玉器铺,成衣店,当铺,脂粉铺子…….但凡人头攒动的商户,她都光顾了一二。

母亲是金陵沈家富甲大户的嫡女,出嫁的时候带了足足八十担的嫁妆,这些东西原本都是母亲自己打理,她死后就暂且被祖母操持着。

不过,楚棠知道母亲给她留下的这些东西,不久之后就会被傅姨娘尽数占了去,留给了她自己的两个女儿做嫁妆。

楚棠撩开马车帘子,瞥了一角尚且钟鸣鼎食的楚家,小小年纪,却是笑出了几分冷意:这一世,我倒要看看傅姨娘还能翻腾出什么花样出来!

墨隋儿忧心忡忡的拉开马车帘子,扶着自家小姐下车,楚棠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稚嫩的嗓音淡淡道了句:“别怕,从今往后,我海棠斎的人,任谁也欺负不得!”

不知为何,墨隋儿总觉得小姐哪里不太一样了,还是那张出众粉嫩的脸蛋儿,可内里的气质与言行举止却是与以往大不相同,尤其是小姐的眼神,以往是清透明亮,如今却平添了一种看穿事实的透彻。

墨隋儿努了努嘴,到底还是不太相信十岁的小姐当真能抵抗的了傅姨娘和楚二爷和威压。

果不其然,刚下马车,就有婆子上前,道:“大小姐,二爷让您过去一趟!”

这婆子原本是厨房的粗实仆人,因着拍了傅姨娘的马屁,就得了傅姨娘的提拔,捞了琼玉斋的跑腿的活计。

楚棠冷笑了一声,无视那婆子一副看好戏的架势,小巧的身段愣是摆出了清冷的气质,端端正正的步入了厅堂。

楚二爷坐在上首,傅姨娘就站在他身侧伺候着他品茗,远远看去,还当真是郎情妾意。

说起这傅姨娘也是算个人物,当年楚二爷去了一趟扬州,回来时就带了这么一个所谓的落魄人家的女儿回来,其实说白了就是瘦马,楚二爷被傅姨娘的美色和柔情迷得神魂颠倒,不顾楚老太太反对,硬是纳了她做妾。当初楚棠已经一岁了,而傅姨娘腹中正怀着楚娇--------楚家二房的庶女。

这傅姨娘的相貌是那种典型的江南水乡的小女子,温婉,怡人,一把嗓子更是往人骨子里钻,怎么叫楚二爷不喜欢?

只可惜,楚娇的容色却是寻常,是那种丢入人群就分不出来的普通,楚棠记得上辈子,傅姨娘用了母亲给她留下的嫁妆,给楚娇物色了一个好人家的嫡子,进门后还连得两男,一辈子好不舒坦荣耀!

而楚棠自己则是在定北侯府过着如同笼中之鸟的凄风苦雨的日子!

楚棠站定后,又是淡淡的冷笑,这一世,她要让所有伤害过她的人不得善终!

“父亲在等女儿?”楚棠娇滴滴的道,一双大眼水汪汪的看着楚二爷,突然神色一转,又道:“父亲怎么能喝茶呢?您不是前阵子心肺不畅,让大夫给您开了两个月的药好生调理么?这茶水是去药效的,姨娘,你是怎么伺候父亲的?这点道理都不懂么?要是做不来,就来柳姨娘来伺候!”

楚二爷还没发话,傅姨娘更没来得及挑拨离间,楚棠就先将傅姨娘伺候不周,给狠狠数落了一顿。

柳姨娘是前些年才进门的,论年纪还比傅姨娘小了几岁,却是不及傅姨娘骨子里的娇柔,在楚二爷面前一直不怎么得宠。

傅姨娘娇好的面容一僵,楚棠是嫡长女,她就是个妾室,根本没资格在嫡女面前叫嚣,立马双眸委屈的望向了楚二爷。

这一招对楚二爷最是受用,他在仕途上不顺,就将男子的强刚用在了女子身上,只有听话顺从,小鸟依人的女子才能满足他内心的虚伪。

楚二爷弃了手里的茶盏,脸色一沉,喝道:“混账东西!我还没问你这么晚去哪儿了,你说说看,是不是又去墓林了?我这个父亲说的话,你是当做耳旁风了是吧!女儿家该有女儿家的样子,你这个做姐姐的就连娇姐儿也抵不过!”楚二爷狠厉凶悍,丝毫没有对待女儿时,父亲该有的慈爱,他对楚娇却是疼爱有加。

楚棠知道,楚二爷一直没将她当做女儿,他恨母亲,所以也连带恨着她。

那些陈年往事,楚棠尚且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她不能直接替母亲伸冤,憋下所有怨气,楚棠面露哀色,道:“父亲,女儿绝对不会诓骗您,女儿的确去给母亲扫墓去了,那日母亲忌日,您强行将女儿带回府,女儿都没能跟母亲好好说说话,故而今日又去了一躺,因着女儿思念母亲,就在普陀寺多留了一会,怎么?女儿这点权利都没有么!”

烛火下,楚棠瞥见傅姨娘微微扬起的红唇,她似乎在为自己的坦白而高兴,此刻应该在嘲笑自己的愚蠢吧!

呵-----且等着,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太愚蠢呢!

楚棠知道她的话无疑激怒了父亲,这些年母亲就是父亲心头的刺,是谁也不能提及的人。

他越是禁止自己忘记母亲,她就越要让他也记住,最好是时时刻刻都记住!

楚二爷虎须气的发颤,一掌打在了桌案上,震的茶盏与茶盖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傅姨娘这时趁机站出来做好人,手里的香帕掖入怀里,抬手轻扶着楚二爷的后背,给他顺气,柔声劝道:“二爷,您这又是何必!棠姐儿还小,不知道夫人当年做过的事,您千万别因此气坏了身子,那就是不值当了。”

楚棠立在那里,一字一句听完傅姨娘的说辞,恨意浪涌一样冲了上来,恨不能撕开傅姨娘这张伪善的脸。

听起来句句宽慰楚二爷,实则又无形中污蔑了沈氏一番。

什么叫“夫人当年做过的事”?!楚棠就知道傅姨娘会抓住任何诋毁母亲的机会,就算母亲已经含恨九泉,她还是咄咄逼人!

楚二爷一手指着楚棠的鼻子,再度爆喝:“不孝的东西,你再不认错,休怪我家法处置!”

真是好笑!

给母亲上香还要挨上家法!?

楚棠脸色没有畏色,往前迈了一步,无视楚二爷的威逼,水眸幽冷的盯着傅姨娘,稚嫩的嗓音却是带着狠厉:“傅姨娘,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妄议正室!我母亲就算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但还是父亲的妻子,二房的正经夫人,我母亲生前做过什么事岂是你能随意杜撰的?傅姨娘,你一个妾这般言辞凿凿谈及已故正妻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

楚棠步步紧逼,傅姨娘的花容月貌此事一时白,一时红,沈氏生前的事,她的确没有资格妄议,此刻她美眸疑惑的看着楚棠,没想到一直以来都是唯唯诺诺的嫡女,现在开始厉害起来了!

楚二爷亦是失语,但他对沈氏的恨意绝非一朝一日积压出来的,他腾的起身,眼看就要亲自对楚棠施以家法,楚棠却立马朗声问道:“父亲,女儿敢问我朝哪一条律例规定不能给自己母亲上香扫墓的?就算父亲您宠妾灭妻,也阻碍不了女儿尽孝!倘若父亲一意孤行,女儿倒也不会退缩,不过女儿却很想去敲响登闻鼓,让全天下人也听听,父亲是如何荒唐,光是听了某些卑贱之人的枕边风,就随意污蔑了已逝正妻的名声!”

楚二爷彻底失语!

楚大爷官至户部侍郎,眼下正是提升的关键时候,虽说楚大爷在京城另有宅院,与二房早年就分了家,但是一荣共荣这个道理偏不了,要是有言官去皇帝面前参他一本,别说是楚二爷的芝麻官保不住,就是楚大爷也会受牵连。

楚棠很满意楚二爷气的一口气顺不上来,却又不能拿她怎么样的愤怒之态,她转尔望向了傅姨娘:“姨娘,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该想的休要奢望!野鸡/掉进了凤凰窝里,沾染上了一身的凤毛,她也只是一只鸡,永远也别妄想成为凤凰!”

延伸阅读

宜脊轩加盟  http://www.bsknife.com/d2ku.shtml
宜脊轩正脊养生项目介绍:武汉佳美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宜脊轩是一家集养生保健店面

汇足美加盟  http://www.bsknife.com/ybkd.shtml
汇足美女鞋是手工擦色女鞋、头层牛皮女鞋、汇足美女鞋、复古文艺女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八方矿山电气.设备加盟  http://www.bsknife.com/xoaa.shtml
八方矿山机械有限公司位于山东省济宁市机电工业园,与多家煤炭科学设计院、冶金设计院、煤

WELSON加盟  http://www.bsknife.com/azun.shtml
WELSON渔具位于中国的渔具生产基地--山东威海,是一家专营各类渔竿渔轮,鱼饵等渔

资格吊顶加盟  http://www.bsknife.com/nutb.shtml
21世纪初期,随着长江三角洲民营经济的迅猛发展,坐落于江南腹地的“嘉兴市联创电器有限

觅鱼鸟加盟  http://www.bsknife.com/aey8.shtml
觅鱼鸟渔具经销批发的其他垂钓用品、太空豆、抄网、折叠鱼饵盆、漂管、渔具包、钓鱼配件、

蒙特梭瑞加盟  http://www.bsknife.com/gb89.shtml
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网络幼儿幼儿幼儿

奥之纯加盟  http://www.bsknife.com/pcmi.shtml
奥之纯化妆品于1999年成立于美丽的东方之珠——香港。公司实力雄厚,具有强大的科研导

巾市丽人毛巾清洗消毒工厂加盟  http://www.bsknife.com/gapw.shtml
纵观各省市的美容店、美发店、美体店、足疗城、桑拿、温泉、浴场、会所、按摩、推拿店、女

淘气堡加盟  http://www.bsknife.com/s4qp.shtml
我开淘气堡收益吗?让我实在是苦笑不得,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我想了想从以下几个方面回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还珠之太后金安在线阅读第1节

    “小明,才回来啊?工作找得咋样啊?”一进宿舍,萧明就听到大家关心的问题。“别提了,真特么难找!走一步算一步吧。换个话题啊,一提工作我就伤心。”说到这个,萧明满脸的愁苦。也是,换了谁也愁啊,已经大四了,连个差不多的工作都签不了,总不能啃老吧,况且,家里的条件也不允许啊。“明哥,没事,想开点,你看咱们哥

  • [猎人]大厨之路的牺牲品在线阅读第2章

    沈峰下山之后,不知走了多少里路,来到一棵大树下想歇歇脚。这时远处来了一位打柴的中年大汉,挑着一担树枝也来到了这棵大树下,然后把柴物往地上一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位打柴汉身穿灰色大褂,腰里系着粗布腰带,黄色粗布褂子上有好几个大补丁,头戴一顶竹编破帽,帽沿上漏着一个窟窿,脚穿麻布大鞋,鞋尖上漏着脚指盖

  • HP细水长流第一章在线阅读

    元鼎三十八年,锦州,南城寺外,一处青山。一道道声音在山峦间回响,惊醒了林间的鸟雀。“雷州雷王请于南子先生出山,雷州愿拜于南子先生逍遥侯,封十万户……”“孟州孟一愚请于南子先生出山,愿将书圣齐印借与先生十载……”“云州云王请于南子先生出山……”“郑州郑伯乐请于南子先生出山……”“苍州……”……深山中,

  • 绯闻影后,官宣吧!第3章在线阅读

    黄沙隘口的士兵一个个听的入神,他们都是近几年来发配过来的黄沙隘口新兵,再来就是这几年来夏族的实力倍增北方蛮族也没有十年之前那么放肆。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没有见过北方蛮族更别说与其交手。那后来呢?黄慈神情漠然,那一战因为一名新来的黄沙隘口囚犯而彻底改变了局势,那名叫林决的年轻人单凭一人一马双剑单枪杀退了

  • 定时之恋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样了?”“除了几个铁了心要去救援齐老虎的山寨老人,其他人都安抚下来了。”眼见齐老虎遇险,寨子剩下的人中有几个叫嚣着去支援,意图夺权。三当家王弛当机立断,下令心腹将几人斩杀,迅速控制下局势。剩下的,大都是完全信服自己,和少量没有明显站队的中立派。毕竟,若是大当家、二当家的心腹,免不得要紧跟着下山

  • 三国:开局娶二乔第三章在线阅读

    转过身,义父林振南一脸严肃地站在走廊边上。看到林飞如此勤奋刻苦,他心里欣慰的同时,不免又有些心疼。一个七岁的孩子而已,这样的修炼,哪怕是成年人也扛不住,他担心林飞会出问题,所以这才开口阻止。“义父,这么晚了您还没休息吗?”林飞知道对方是好意,挠头笑道。林振南闻言眼珠子一瞪:“你小子还知道很晚了?需知

  • 末世生存笔记南离歌与南离欢

    眼前的就是缘来缘往客栈了,再差几步就要入门去了。吴梦的前脚就要踏进去,忽然一辆马车从街头横冲直撞而来,行人左右躲避不及,那马夫不但一点儿不急,脸上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到他的笑,似乎有点得意。马声嘶鸣,那马已经飞快奔到客栈前,赶马之人瞄了一眼写着“缘来缘往阁”五字的大匾,这时,他使力的拉住缰绳,那马也是不

  • 航海直至世界尽头第6章在线阅读

    (三十一)江繁在兰洲有了第一个朋友——他与霍伊尔开始形影不离。热身也在一起,训练也在一起,吃饭也在一起,出门也在一起,洗澡也在一起,回家也是一起,来俱乐部也是约好了一起,更衣室的柜门也换到了一起,所以换衣服也是一起。队友们起哄的评价说:“就跟女孩子上厕所也要牵着手去一样。”霍伊尔以前在队内就有个绰号

  • 我眼中的平凡在线阅读第十节

    “喂,楚默你究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喂,我都已经原谅你之前做的那些禽兽事了!”“楚默,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你告诉我好不好……”“哥哥!”夜晚,卧室,楚默一脸黑线加无语的看着面前原本还对他冷脸相对的便宜妹妹,如今竟是对他异常的粘腻!对于楚默来说这就有些甜蜜的痛苦了。小胸脯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胳膊都不

  • 鉴冤状之未知的世界

    天京大福小区一栋小公寓楼,陆飞背着一扇门气喘嘘嘘地沿着楼道走上三楼,打开了自家的门,将门搬入了客厅。“真累啊,把你从海边捡回来,我腰都快断了,你可给我争点气,一定要是一个文物啊……”陆飞担忧地拍拍门,这扇门有两米高,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灰乎乎的,门框和门板上绘着无数深褐色的奇异符文。“希望是个文物,能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