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九州封天记之上门找茬(4)

作者:道无间 来源:纵横中文网

风以初轻柔的抚着慕启寒的额头,嘴角含着一抹坏笑。

心理还在不停地念叨着:,“摸一摸,傻气少一点,摸一摸,挡天灾,摸一摸,长寿富贵随身旁……”

她不停地抚摸着慕启的额头,一丝丝旁人看不见的气流流入到她的手心。

师父曾经说过,接近天傻的人,可以消减她因为天慧带来的弊端。

感受到身体周围一层层污浊的气息,风以初开心得不得了,她身体周围从来就没有过这么多的愚蠢气息。

以后,就算她想要学习什么,也不怕因为太过智慧,而惹来别人的嫉妒。

摸着摸着,手底下的人已经睡了过去。

风以初收了手,认真端详着自己这个青梅竹马,长得倒是不错。

“以后,姐罩着你哦!”风以初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手下滑嫩的肌肤。

既然,上天让她重生一次,还配了一个天生痴傻的小相公,那么,她就当做好事,将他带在身边,当个辟邪除灾的吉祥物就好了!

风以初双眼扫过屋子里的摆设,再结合这具身体的记忆,大概就看出了这个小傻子相公在这个庄院里过得并不好。

她拍拍双手,从床上坐了起来,弯着腰小心的掀起慕启寒后脑勺的纱布看了看。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他的伤口已经结了疤,且淤肿也消退不少。

按照这个速度,明天这小子就能活蹦乱跳起来。

放下心来的风以初,起身向外面走去。

她这边好了,可是害他们两个的罪魁祸首还逍遥法外呢!

姐从来都是小气的人,认识她的人都知道!

所以,慕府的大公子——玉枫哥哥,你准备好接受小弟妹的礼物了嘛!

她脸上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来,整个人仿佛镀着一层光亮……

慕启寒在孙婆婆的叫声中醒了过来。

他一睁眼,便紧张的四处张望,没有发现那个可恶的青梅竹马的身影,他才松下一口气来。

曾经的他,刚刚清明之时,连千军万马都不曾怕过。

不知道为何,却在风以初靠近的瞬间,怂了!

面对自己的仇人,他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太过窝囊!

可是,他确实怕旁人知道他已经恢复了清明。

从军之时,碰见的一个世外高人曾点拨过他:他这痴傻,乃是天生,而且,还有人在暗地里日复一日的下毒,断没有康复的可能。可是,却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让他清醒了过来。

可是,他这命,上下无人庇护,左右无从依靠,却是经受不住,一个不好,便会早亡。

此时的慕启寒忍不住嗤笑:生无父母疼爱,左右无兄弟姐妹齐心,上下更是无人可依,难怪他一重生,便差点溺水而亡!

真是上天都不要他好过,他偏偏要过好这一辈子,看谁敢欺辱他!

孙婆婆捧着药碗,不知道小少爷又是怎么了,关切的询问:“小少爷,可是疼得厉害,婆婆这里有糖,吃了就不疼了啊!”

她转身,从旁边的岸桌上拿过一个精致的兰草碟子,上面装着几块糖。

“婆婆,小媳妇~”慕启寒呆萌的眨了眨眼,颇有点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被人责怪。

“呵,少爷想风小姐了,这真是天生的缘分,少爷今天才刚刚见风小姐,就已经不要老婆子了~”孙婆婆捏了一块糖,放进慕启寒的嘴里,脸上却是笑呵呵的打趣道。

姜丝糖一入口,便是一股辛辣的味道。

慕启寒偏过头,小眉毛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心里却是疑惑:‘自己小时候,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味道?’

待嘴巴里的辛辣味消去不少,慕启寒才转过了头。

心里却不由的反驳:‘我同她,天生的孽缘还差不多!’

“来,小少爷先把药喝了~”孙婆婆将姜丝糖放了回去,转身就将凉得差不多的药端了过来。

“小少爷乖乖喝药,待会婆婆就去找风小姐回来~”孙婆婆怕慕启寒闹小脾气不喝药,又开口承诺。

“好~”慕启寒睁着眼,犹豫了一会,装作怕苦,但是我又很乖的样子,就这孙婆婆的手,小口小口喝着药。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难喝的东西,堪比毒药!’慕启寒小脸皱成了一团。

就算前辈子喝了毒药,感觉也没有这样苦。

他暗暗的在心里发誓:‘下次再也不受伤,这样他就不用喝这么难喝的东西~’

喝完了一碗药,慕启寒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嘴巴在哪里了,只感觉喉咙以上都是苦的,苦得他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婆婆,我跟你一起去找小媳妇~”慕启寒喝完了药,伸手用衣袖擦了擦嘴巴,有点大嘴巴的说道。

“嗯,好。”孙婆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少爷好像聪明了不少,而且在说‘小媳妇’三个字的时候,似乎有点咬牙切齿。

难道,是少爷平时缺少玩伴,这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所以开窍了。

一想到这里,孙婆婆全身都有了力气。

再加上太夫已经说过,他后脑勺的伤,并不严重,这才放心的替慕启寒穿好衣服,还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定靛蓝色的小帽子出来,戴在了小少爷的头上。

然后,才一手拉着慕启寒的手说道:“小少爷我们走吧,刚才丫鬟说风小姐好像往大少爷的院子里去了。”

“婆婆,自己走~”慕启寒咬着手指头,嘴角似乎有可疑的液体流下来。可是心里却恨不得将风以初这个女人大卸八块。

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懂得勾搭上慕玉枫,难怪前世自己会被绿成花……

他抬着一双纯粹的大眼睛,傻傻的看着孙婆婆。

“乖少爷,不吃手指了哦,我们少爷可是有小媳妇的人了~”孙婆婆看着小少爷这个样子,一个心酸,便蹲下身来,将慕启寒小嘴巴里的手指给拿了出来,细心的教导。

“哦,小媳妇,不吃!”慕启寒装作好像发现什么新奇东西的样子,拿开了手指,裂开嘴角呵呵傻笑。

这一笑,嘴角的口水便直接滑了下来。

孙婆婆急忙拿出手绢,抹掉小少爷嘴角的口水,又帮着他把手指给擦拭干净。

“婆婆走,寒儿跟~”慕启寒抬起大眼睛,一字一句的努力说着。

“哎,婆婆走,寒儿跟~”孙婆婆今天接连受到不少的惊喜惊吓。却都在慕启寒的一句婆婆中,全数柔化。

小姐若是在天有灵,一定会欣慰,小少爷如今越来越好!

孙婆婆脸上的笑,怎么也合不上,她缓步走在前面,却是在时时注意身后跟着的小少爷。

怕他待会若是分心。便一不小心跟丢了。

结果令她欣喜的是:小少爷今天居然一点也没有出错。

慕玉枫的娘亲是定北侯爷娶夫人前抬进来的一房姨娘。

谁知这糊里糊涂便有了孩子。

定北侯老夫人舍不得孙子,这才将孩子留了下来。

所以,才有了长子比嫡长子还大的一出笑话来~

不过,这定北侯夫人去世后,定北侯府便再也没有孩子出生,再加上嫡长子又是一个傻的,这慕玉枫自然就受到了万千宠爱。

他住的院子是庄院上最大最好的红枫院,整体比慕启寒的霜寒院大了一倍。

且匠心独运,浑然天成,处处奢华富贵,珍奇异草点缀,无一不是彰显他在定北侯的地位。

风以初不认识慕玉枫的院子,便随便抓来一个扫地的丫鬟带路。

一看这玉枫院居然比霜寒院还要大气富贵,心里便替自家便宜的傻相公打抱不平。

向来只有她欺人,何曾别人敢来欺负她?

“你去敲门,就说风以初有事登门拜访。”风以初对旁边的丫鬟说道。

在她的记忆之中,慕玉枫可是经常挑拨离间她和慕启寒。

更是时常撩拨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弟妹。

不知道,待会她面对自己,又如何巧舌如簧。

丫鬟扣响了红枫院的院门,前来开门的是慕玉枫的小厮王小二。

“你是何人,敲我红枫院门,可是有什么要事?”王小二脸朝鼻孔,鼻朝天的问道,一双色溜溜的眼睛却是将丫鬟浑身上下看了一个遍。

“二哥,这是风姑娘,有事找大爷,还请二哥开门通报一声。”丫鬟被王小二的眼神看得羞恼,却又不敢发作,只得将头低了下来,偏向一边。

这王小二仗着大爷的面子,平日里可是没少调戏她们这底下的丫头,遂,丫鬟见了他,都得绕路三圈。

“等着。”王小二的目光在丫鬟身上溜了一圈,才收回眼神,转身向红枫院内走去。

王小二将话带给了守在慕玉枫门外的贴身丫鬟。

丫鬟敲了敲门,没听到什么动静,这才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却发现大少爷坐在床榻之上,双手抱着被子,衣衫完整,却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

丫鬟走了过去,行了一个福礼,才开口道“大爷,外边风姑娘登门拜访~”这一开口,却是声若黄鹂,婉转啼,瞬间动人心。

“风姑娘?”慕玉枫失神的面容在这一瞬间回神。

“快请~”慕玉枫掀开被子,立马站起身来。

这小傻子说话,旁人倒是不会在意,如果再加上一个刚到庄院的风姑娘,这就难说了。

他现在必须稳住这个未来的小弟妹才行。

慕玉枫像是想通了什么,刚才的颓废之气一扫而光。

他站起身,少年的身姿,已经初见挺拔。

溶月有点心跳加速的别过了脸,这少爷真是越来越有男子的风骨。

想当初,她的名字还是少爷取的: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否时常呆在少爷身旁?

这个风姑娘又是谁?

她,从来没有见过少爷如此急切过~

慕玉枫的心,此刻全放在风以初的身上,哪里还有心情去看这贴身丫鬟的心思。

他整理好衣服,不待下人出去开门,自己便脚下虎虎生风的走了出去……

延伸阅读

英传教育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u8zb.shtml
英传培训学校始创于2002年,前身为“快乐英语”,几经资源整合,联合全国多家优秀教育

江洋国际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g0v7.shtml

醉为应该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apiw.shtml
醉为应该啤酒经销批发的啤酒、酒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吴方记肉骨茶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uo93.shtml
吴方记肉骨茶加盟。马来西亚(肉骨茶)的美食文化,所谓《肉骨茶》乃是马来西亚当地知名美

新乡市豫北镀锌厂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g0s7.shtml
暂无

Tinshine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psml.shtml
东莞市铁生辉制罐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平面设计、马口铁印刷、模具设计及开发制造和马口铁制罐

Inovital奶粉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gck0.shtml
法国有机奶粉,法国原装进口,香港总代理,各省市招商代理。许多妈妈因为种种原因,或是出

卡丽斯干洗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gyua.shtml
英国卡丽斯贵族洗衣连锁是专职洗涤设备生产以及洗衣店连锁事业加盟的企业集团。总部位于英

亚一珠宝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6bgk.shtml
亚一珠宝,作为豫园黄金珠宝集团下属子品牌,将时尚、快乐、色彩、个性融入每一件美饰,让

好妈咪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cakkanuraga.com/6q2v.shtml
好妈咪孕婴来源好妈咪是一家从事一次性婴幼儿健康护理用品—纸尿裤、纸尿片的专业生产厂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之养儿不容易第一章在线阅读

    “卫儿?卫儿?”朦胧中,夏卫缓缓睁开眼睛,可周围的光亮却又让他不由得把眼睛眯起来。“咳咳。”身体上的疼痛让夏卫不由得轻咳几声。夏卫望了望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旁边是为自己急的满头大汗的母亲,露尼。“妈,我怎么了?”“哎,你昨天......”“哼,自身学业未成便去学人争斗,不自量力。”

  • 戏精的职业素养[快穿]在线阅读第2节

    “轩哥,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杨晓菲说道。“没关系,很快你就会明白了,不管一会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慌张,给我打电话就好。”林轩笑着说道。“打电话?好的,我记住了,那现在该做些什么?”杨晓菲问道。“加点热水吧,帮我做个足疗。”林轩说道。“好的轩哥,你等我下!”杨晓菲笑着说道。虽然没明白说的是什么,但是

  • [火影]千手扉间他有丝分裂了之第四章

    夜曲跟刘玮华走出了教室,往楼下走去。她看了眼旁边的男孩儿,发现他看着比班上的任一男生都还要稚嫩。她本着跟所有人交好的态度,开启了话题:“班长,你长得好年轻。”刘玮华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连跳了两级,比班上同学都小。”夜曲笑:“你好厉害啊。”“没有的。我……就是我妈妈想让我跳级。”夜曲继续称赞:“还

  • 天荒之帝第四章

    「海云,海云,快看!是不是超级棒的!冷酷的红黑配色和萌萌的兔子耳朵简直搭配得天衣无缝!」「诶?不、不是模仿欧尔麦特哦!是……好吧,是想要有欧尔麦特的感觉,但是海云穿上一定会很可爱的!不要嫌弃嘛,我超想和海云穿同款式的英雄服啊!」「不过海云和兔子,海(yumi)和长耳朵——噗,不就是海蛞蝓(海兔)了吗

  • 孟医生他总想结婚第三章在线阅读

    姜姝越想越害怕。她狼吞虎咽的吃完包子,匆匆往楼上跑。她坚信,顾宸的房间,肯定有什么秘密。等她走到顾宸门口正要推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门竟然被锁上了。顾宸出门前居然将卧室的门锁了!整栋别墅就他同自己两个人,顾宸锁门为了防谁,不言而喻。姜姝的心沉下来。顾宸越是这样,越能证明他有问题。姜姝抿了抿嘴,转身下楼

  • 重生之帝君归来在线阅读祖陵黑龙,霸体觉醒!

    咸阳城,热闹非凡,街头酒肆都在谈论公子入祖陵之事。祖陵乃整个大秦帝国的根基所在,有护国神兽黑龙盘踞,是秦国最重要,也是最恐怖的地方。旁人入大秦祖陵,十死无生,而王室子弟则不然。历来,只要王室弟子不太废,都能得到护国神兽黑龙的认可,平安无事地走出祖陵。关键在于血脉!虽然嬴政不是原来的那个嬴政了,但嬴政

  • 重活一世为哪般树林

    在调转了方向之后,西奥不敢做任何的停留,猛踩油门向他们来时的方向驶去。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老乔伊和杰罗姆震惊和愤怒的样子,他一点都不怀疑如果杰罗姆抓到他的话一定会把他立刻丢进装满野兽的笼子里!西奥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现在认真想想他根本不知道该把车开去哪里,而且他还需要时间把那条人鱼从水箱里弄出来,总不

  • 古穿今之重生八零甜蜜如霜一级团

    第五章一级团几分钟前,在华夏首都,位于帝都中心繁华阶段的紫玉山庄别墅群内。环抱千亩翠绿,既占地利,又享地灵,是帝都城市中心的桃花源,而这个桃花源说的就是紫玉山庄。住在此地不是达官贵人,便是身家显赫富豪,要不就是**圈知名人士。此时一栋别墅内,二楼卧房,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坐在电脑前,嘟着嘴气恼道:“怎

  • 混沌之第二世界在线阅读第6章

    将楚天羽引进一座后花园后,赵进吩咐所有下人下去,只留下他和那名白色长裙少女还有楚天羽。“听说今日是赵小姐邀请本殿下来赵府,不知所谓何事?”在花园中一处凉亭内坐下后,楚天羽开口问道。“呵呵,其实主要是小女仰慕殿下的才华,想与殿下交流一番。”赵进面带微笑道。“不错,之前听别说人,殿下文武都不行,妾身一直

  • 宝可梦地球在线阅读第5章

    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红酒味儿,女人们身上的珠宝,折射着耀眼的灯光。“这好像是林美丽的声音。”“有些不清晰,可是林美丽的语气,确实是这样的。”不少人交头接耳,刚才大堂经理的话,已经说明这场晚宴并非林美丽请客,而是其貌不扬的方圆,而这段恶毒的侮辱人的录音,则更让众人对林美丽投去疑惑、甚至冰冷的目光。——滴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