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王同人 喜欢就好之再来一碟茴香豆(1)

作者:懒惰的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入了冬的关内,寒风阵阵呼啸,小酒馆外的旅者低着头赶路,仿佛一抬头便会被冬风收走仅存的温暖。

与小酒馆外的顶风旅者相比较,小酒馆内的客人们惬意无比......

“嘿,听说了吗?”

坐在火炉边的酒客啄了一口陶碗里仅剩的温酒,惬意的长呼一口气,抬起头八卦十足的说道:

“据说今年陛下旨意,边塞停战了。”

“唉,年年打仗,年年停战,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有什么可聊的......”

另外一侧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端起酒杯不屑的说道,入眼望去,满脸的忧国忧民,而放在他另外一只手边的,却是与小酒馆氛围完全不搭的,一本翻烂的《论语》。

“不过我倒是听说,今年陛下恩准,太史监扩招官员。”

书生饮了一杯酒有些酸溜溜的说道:“太史监的那些个大人们,哪一个不是意气风发,哪一个不是寿与天齐的活神仙?不说别的,单单是这每年的俸禄,不知道能买下多少家小酒馆,想想就让你羡慕啊......”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谈论的内容不过与那闻名遐迩的太史监相联系,那高高在上的,如同神祗一般的衙门,对于他们来说过于遥远,但作为酒桌上的谈资,没有什么比太史监的奇闻异事更吸引人。

在芸芸众生中,一个年轻人坐在离火炉很远的位置,他面前只摆着一壶酒家的浑浊自酿酒,而下酒的不是烧肉花生,而是带着点点青色的豆子。

一碗浊酒下肚,顺手挑起最后一颗豆子入肚,年轻人转过头伸出手高高招呼忙碌的老板娘一声道:

“祥嫂,再来一碟茴香豆!”

“你小子,你爷爷今日不管你了?”

“他哪有功夫管我,每天关在屋子里不知道折腾些什么......”

风韵犹存的祥嫂端着一碟散发着些许热气的茴香豆,穿过层层酒客,放下手中的盘子,顺手收走了空盘,接着用另外一只手戳了戳年轻男子的额头道:

“也不知道你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大的酒瘾,每日都要饮上几杯......不过你说的这茴香豆倒是好吃,你看看,这店里的客官那个桌上没有一碟,这店里的生意好了不止一倍。”

“祥嫂若是这么说,是不是要分我些红利,毕竟,这茴香豆可是我千辛万苦,绞尽脑汁......哎呦,疼!”

年轻人本来弯着腰听闻“不止一倍”二字猛然直挺了起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祥嫂轻轻一巴掌扇在后脑勺上,紧接着便听到祥嫂怒声道:

“于欢林!你简直和你爷爷一模一样,不,你比你爷爷还要让人生气!”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扭动于欢林的耳朵道,“你爷爷顶多听到铜钱响就走不动道,而你连和钱有关的都听不得,怎么不见你平日里干活不似这会利索?”

“哎呦喂,若不是祥嫂美若天仙,烧菜酿酒的手艺远近闻名,哪来这么多的酒鬼骚客,我这一碟茴香豆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哪有什么功劳,功劳都是您的,都是您的!”

于欢林一边吃痛,一边讪笑一声连连说好话求饶,不多时原本满脸恨铁不成钢的祥嫂,怒气尽去道:“也不知道你小子从哪学来的甜言蜜语,不知多少女孩子要被你骗了。”

“周围人都知道,我这人最老实了!”

于欢林一只耳朵通红,脸上因为酒意上头有些发红,义正言辞的说道,引得周围酒客一阵哄笑,可这只不过是酒馆之中的小小片段,于欢林生活之中点点美好记忆。

待祥嫂走远,周围的酒客又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酒碗中的浑浊酒液时,于欢林满脸沧桑长叹一声,一仰脖将碗中酒液一饮而尽,苦笑一声道:

“有了茴香豆,有了九文钱,不知道这个世界会不会有孔先生......”

“也只有这两样东西,能让我记住,我不是这地界的人......”

是的,于欢林同学并不完全是这地界的人,为什么说“不完全是”,这就要人和宇宙的关系说起了......

这天地初开,万物生长以来,人就由身体和灵魂两部分组成,而人死灯灭魂飞魄散,除了留下一块墓碑表示你曾经来过这操蛋的世界外,再也没有你的任何痕迹。

而自从科学技术发展以来,灵魂逐渐退居七八线,来生好报就更不用提,除了一些虔诚的信徒外,现代人谁还信这玩意,所以死了就是死了,灵魂那些玄之又玄的玩意根本提都不提,慢慢的这就成了共识。

当然了有共识便有特殊情况,一些活着不安分的家伙,死了也不安生,他们的灵魂闲着没事干就瞎逛,有的穿越到另外的世界,有的稀里糊涂的回到了死之前好几年。

这样的情况一般统称为穿越。

而穿越者就是那些死了又活过来的人,而穿越者基本上要满足两个条件:

一,死了又活;

二,并不活在原本的世界。

如你所想,上述一大段乱七八糟的废话,就是为了点明一点,于欢林这货,是个死了又活的,而他“活”的时代好像很久远的样子,所以他们满足了上述两个条件。

说起来于欢林也是个悲催的,上一辈子作为一个半吊子自由职业,经常通宵不睡觉,白天咖啡来续命,闲着没事干还为福利事业做出贡献,虽然每次只“捐”两块钱......

在连续熬夜一周,并且第349次购买彩票后,他惊喜的发现,原本即将包起没味口香糖的两元回收纸,与网页上的数字近乎一模一样,而那一期的奖金是——500万红票票。

巨大的惊喜让他喜出望外,认为就此发家致富奔小康,成功迎娶白美的时刻到了,但长期的熬夜让他的心脏没有办法承受巨大的惊喜。

正所谓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

他嗝屁了......

在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三步不见路灯,野外还能看见野狼的世界......

最悲催的是他是以一种常见的穿越者身份重生的——丢在庙门口的婴儿......

所以,当痛失五百万痛苦,以及重生新世界的彷徨积累在一起时......那一夜长安城外道观门口的哭声真的是闻者落泪,听者泪目。

后续的剧情走向就比较正常了,被老爷子捡到,带回村子里养大,接着学一些不明觉厉的知识,一路过着吃饱穿不暖,吃不饱穿暖的生活,到了今天。

今天,是他来这个世界第十八年,而他正好十八岁。

“如果要重来,我一定不会熬夜......”

再一次响起往事的于欢林,内(泪)流满面饮下最后一杯酒,从怀里摸出九文钱拍在桌子上,提起一旁的背篓走出小酒馆,朝着风雪深处走去......

半刻钟之后,远处的小村落若隐若现,于欢林咬了咬牙顶着风雪向自己家走去,不多时就到了村中偏僻角落的一座小木屋,推开门走进去。

“老头子,我回来了!”

“你小子八成由上祥闺女那骗酒喝了!”

屋子里的基本没有什么装饰,只有一张桌子,几个断了又接上木腿的木头凳子,剩下的便是一些杂七杂八的的东西,至少于欢林现在一个都不认识。

“哪有,你怎么能侮人清白,我给了钱的!”

“你小子嘴里能生花,老头子信你就白活这几十年了!”老爷子一吹胡子走到火盆边烤了烤手道,“不过你回来的正好,如今你已经十八了,该滚了。”

“滚?滚去哪里?”

于欢林本在弯腰将背篓里的木头倒出来,可是老头子这么一说话,他动作明显僵滞了一下,压抑着自己的语气道:“我滚了,你怎么办?”

“只要你不在,老子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我像你这么大连娘子都有了,你个单身汉还不出去寻个差事,取个婆娘?”老头子习惯性的从怀里摸出两个不知什么材料的圆球放在手中盘玩。

“我才刚成年,你就这么想要抱孙子了?”

于欢林丢下背篓走了过来在老头子对过坐了下来,伸出僵硬的手烤了烤火继续说道:“而且这大冬天的就让我滚,你这也太过分了,哪像人家的爷爷?”

“唉,你应该知道你是我捡回来的了......”老头子突然有些落寞叹息道,“如今你已经这个岁数了,也该出去闯一闯,或许还能找到你的亲生父母......”

“不去,我去了你万一突然暴毙怎么办?”

“你滚,你现在就给我滚!”

“消消气,越生气越早走。”

于欢林很是淡定看着如同河豚一般鼓气放气的老爷子,嘴角一翘笑道:“而且你交给我那些东西,我还没有学完,等我学完了再走也不迟啊!”

“你放屁,功法什么的都已经传给你了,修炼的办法也交给你了,你还想学什么?”老爷子咬牙切齿说道,“要不要我把占术也教给你?你难不成像和我一样变成天煞孤星?”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很想娶老婆的。不过,你是天煞孤星的话,那为什么我没有事?”

“这我怎么知道,总之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滚去京城;”老爷子伸出两根手指头看着于欢林说道,“第二条,老子现在就捏死你,你自己选吧。”

延伸阅读

好兰朵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gajt.shtml
坐落于泉城济南的济南好兰朵家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营销、物流、连锁专卖

福莱士清洁大师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6ned.shtml
福莱士专业清洁大师一个知名品牌,双赢成功模式,三方利益共享,四项服务承诺,福莱士专业

刷脸支付招商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gc6t.shtml
刷脸支付解决方案,马云邀请你一起创业。做首批刷脸支付服务商,抢先布局刷脸技术商用市场

航天必博模块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pbt8.shtml
航天必博模块位于北京北京市朝阳区。主营直流模块、蓄电池、UPS电源、信号等。在电工电

白门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gj4j.shtml
温州市白门管业有限公司创建于1984年,是一家专职生产﹑销售很微型薄壁高频焊接钢管,

铭丰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g4c8.shtml
铭丰胶水主营接木胶、托盘胶、蓬松毡胶、喷胶、脲醛胶等。铭丰胶水在建筑建材-建筑用粘合

中宇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aqm6.shtml
中宇家居卫浴设计、生产和销售水和其他卫浴产品。以自主品牌形式销售的产品类别主要分为:

谷雨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x0qg.shtml
谷雨玩具引进发达成熟的育婴理念结合中国实际的情况,推出谷雨系列婴儿玩具。谷雨玩具一直

大滇园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dz4r.shtml
一直本着资源共享,至真至诚的合作精神,奉行“弘扬大滇餐饮文化,开发煳辣菜肴体系,探索

九龙机械加盟  http://www.kirkyskreations.com/x81m.shtml
河南九龙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建设部定点机械生产企业,机械生产AAA级企业,机械协会会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家教]你欠我钱第十章

    第十章他们火速前往丰义县,见到了床上的汤丞相。汤丞相颤巍巍地准备行礼,天佑忙叫他不必行礼,并叫五味诊治。五味诊治后,失望地摇摇头,说:“此病貌似是被人下毒药所致,毒性强烈,两个月内若无解药,必死无疑,我也没辙。”“什么?”天佑吓了一大跳。过了半晌,天佑才说:“真的别无他法了吗?”“对!”汤丞相说:“

  • 清穿盛宠玄学妃(穿书) [参赛作品]第5章在线阅读

    吴承龙愣了好半晌,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来,才恍然惊醒,一时间,他好像明白了许多这里,已经不再是前世他可以无忧无虑当宅男的世界了……“碰”关上房门,挡住了那清晨的瑟瑟寒风,吴承龙东翻西翻,将笔墨纸砚找齐,准备抄书的时候才恍然苦笑。上一世都是写钢笔字,这毛笔字,是真的不会啊……不会写也得写!吴承龙咬着

  • 大佬你的黑月光重生了在线阅读第6章

    “什么交易?”卫棠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黑衣少女,虽说是自己从前的模样,但由于里面装了个顾玖辞的灵魂,卫棠忽然觉得这个模样都不那么亲切了。“你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做贴身侍女,而我......”顾玖辞在卫棠耳畔轻声道,“我帮你——不让你在侯府露馅。”顾玖辞顿了顿,继续用他们俩才能听清的声音道:“不过话可说清

  • Gentle在线阅读第1章

    第1章试衣间夏夜,滨海市福泰广场,优鱼库服装专卖店。洪逸拿着一套挑选好的T恤和牛仔裤,哼着小曲走进了试衣间。“小姐,这里面……有人……”就在洪逸刚刚脱掉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条四角裤的时候,骤然间,女服务员的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砰!”洪逸的试衣间房门被撞开了,一股香风扑面而来。洪逸勃然大怒,谁这么莽

  • 丑姑传第五章在线阅读

    艾米丽随身带着镇定剂可以进行自我治疗,弗雷迪被救下来之后只要先离开电机附近让玛尔塔治疗好自己,这样这局**还是有四人逃脱的希望,只是不知道瓦尔莱塔……她会怎么做?特蕾西默默盘算着。瓦尔莱塔在教堂中间的电机附近看到了正在摁着弗雷迪治疗的玛尔塔。他们果然没有离开。不是所有人都有特蕾西那样的对局势敏感。他

  • 史诗传说之浮生梦(8)

    梦的虚幻性在于它并非为真实存在于生命之中的令己哀伤的事物。然而它曾经来过,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停滞在我的体内的固定性物质。这恍如真切生命的梦境被我定义为‘过去’的那个人的一生,便是我的存在意义。背负着妖怪的罪名活在世界上的我,必须要承担着他人的不可知的重负和无以言表的哀伤。这一切是因我而起的事件么。我

  • 傀儡来了在线阅读第4章

    治疗室外的走廊上,通过监控观察到了这一幕的雌虫少将忍不住站直了身体,随时准备开门冲进去救场,或者说是去承受雄子的怒火。但是直到检查结束,代表健康的绿色光标亮起,季朗也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治疗室内,确认了季朗的健康,军医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自己行为上的不妥。浮于表面的镇定崩盘了一瞬,军医小心的看向季

  • 盛世谋臣之试探(1)

    倆人坐着马车咕噜噜的往宫内走,婼妘玩了确实累了,若是放在往常她还可以小憩一会儿,今儿可是没有闲着的玩耍了一日,她便窝在玄烨的怀里睡着了。通过这几日的相处,婼妘已经习惯性的依赖自己的表哥,也喜欢跟他接触,她感觉跟玄烨相处久了就会慢慢的放下自己坚强的一面变得很柔软,想要停下来好好的歇一歇。玄烨看着自己怀

  • 疯狂偶像第十章

    花美人顿时眼底的惊喜消失了,不悦问“怎么是你呀?”“怎么就不能是我呢?”只见男人长得天怒人怨。凤眸清冷卓绝,却很清澈干净,并少了平日的凌厉。墨玉色眸仁,眼角的落泪痣为清冷的气质平添了几分邪魅……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一身阿尼玛新款西装。气场上,气质上清冷神秘,内敛着危险,不可一世的帝王之势,并完美的拿捏

  • [恋与制作人]网聊式恋爱在线阅读第6节

    ~“不要怕,我只是肚子饿了!”夜白见到自己肚子响,竟然将梦长青差点给震死,顿时有些尴尬。不由得习惯性摸了摸脑门,但是这一摸不要紧,顿时就愣住了。手掌在脑袋上,仔细的摸了一遍又一变。头发呢?我的一头飘逸黑发呢!“镜子,快点给我拿镜子过来!”夜白说着说着,身上竟然情不自禁释放出一股可怕的气势,好似沉睡的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