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龙蛇逍遥砸杯子的小鹿

作者:紫枫£星辰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为了掩人耳目,路鹿把两块香皂揣进两边裤兜。走路时有意无意地擦过她的大腿外侧。

蹭了蹭鼻尖,不知怎的,她就是反反复复魔怔了似的那么觉得,还是沙经理用过的香皂比较香诶!

倘若她的自制力还算过关,刚才应该没有做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艳羡表情吧……

可她真的相当眼馋沙经理手里那块经多次使用磨得圆乎乎、白胖胖的香皂,那香气像是掺着某种致命芬芳,叫人流连忘返。

“呼——”路鹿轻吐一口气,其实这也并不奇怪不是么?

毕竟拆封使用过的香皂沾过水后气味会更加馥郁,就和首饰越戴越亮差不多是同一个道理。

想通了里面的关窍,路鹿登时觉得一身轻松。

或许由于混迹商场日久,沙九言说话的调调拐弯抹角,虚虚实实,三分真七分假。

这女人是个谜,层层包裹之下那个真正的她,让人无法自抑地想要一探究竟……

奇怪!明明是自乱阵脚,但连一开始信誓旦旦“不了解,不妄语”的路鹿都不能免俗。说到底沙经理不过是因为她流鼻血所以好心递了一张纸巾;因为她喜欢柠檬味所以好心送了她两块香皂罢了,其余的部分通通是心思不正的她自行脑补出来的......

沙经理对她有意思没意思,其实一目了然。

正如那些无端端讨厌沙九言的同事们,真要他们追本溯源,可能也挑不出她一个确凿的错误来。

只是你说了一句:“看!她今天中午有其他饭局了!”

我就会自然而然接一句:“她最近暧昧的对象是某某小开吧,估计今天又是去勾.引人家的。”

......

午饭以步行可达的餐厅为首选。

几个嚷嚷着要点鲍参翅肚吃垮她的家伙把对这一带饭店商场并不熟悉的路鹿架进了一家名为“殷素素”的独栋门脸店。

饭点将过,店里大堂客人三三两两。

先前电话预定过,于是青涩的服务生小哥把他们一行带上了二楼的包间。

包房布置古朴,或者说比较简易,贴了木头纹的墙纸,窗前垂下几绺落了灰后颜色暗沉的麻制流苏。

大家乐呵呵地把路鹿拱去了正对门口最远处的上宾位,毕竟请客的就是老大嘛。

等拿到了服务生递上的菜单,路鹿才领会过来,这家套用了《倚天屠龙记》里“殷素素”一名的店是主打素食的。那这店名倒真是别具构思。

因而,尽管点了满满一桌大鱼大肉,排场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但实际上尽是些素鲍鱼、素海肠、素蟹膏之类的。

只要不是极端精致主义的素食,其价位肯定是比相照应的食材本尊便宜的。这家店的格调的确也不高,看来大家嘴上说要山珍海味吃穷她,但到底还是把握着分寸,不忍心为难一个刚毕业不多久的职场新人。

......

光吃素菜口感口味上都欠了少许,不知是谁提议一句,喊了一扎啤酒上来。

大中午的就推杯换盏,路鹿有些汗颜。尽管销售不算严格坐班制的工作,但酒过三巡后一个个红光满面,八卦碎嘴的本性原形毕露。

至于他们嚼舌根的对象,兜来兜去总绕不过沙九言。

路鹿一口菜佐一口热水,闷不吭声地听他们掰扯那些无中生有的谣言。

假使沙九言果真如他们说的那样以色侍人,今天提早这么多出门的她怎么可能在电梯间撞见沙经理?要知道早上加班比晚上加班难多了,一个夜夜笙歌被掏空的女人无论如何都是坚持不来的。

上述是她亲眼所见的事实依据,但支配她更多的是情感上对沙九言的维护。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你们知道不?沙九言和咱们好几家大客户的一把手、二把手都有不可告人的肉肉关系!”

“你那早就传得满天飞了。我这才有一猛料,她和IT部的石头不是同校么,都说他俩大学谈过。看人石头现在有儿有女,沙九言还在外面浪着呢。”

“真的假的?她年纪也不小了吧,还玩得动这么多男人?”

“我看她是越多越来劲。你们没觉得她最近应酬少了之后整个人都一副蔫蔫儿的样子吗?妖精毕竟是妖精,是吸食男人精气为生的,你们带把儿的都小心着点!”

“哐”地一声,震慑全场。包间空气里那些跃跃欲试的八卦因子抖了三抖,烟消云散......

大家借着酒意正酣说的闲话仿佛被行刑架上的大砍刀生生砸断了,话茬还在汩汩冒着血。

任何所谓和谐中横生的不和谐,都叫人心惊胆寒。

而发出巨大响声的本尊路鹿无辜地眨眨眼:“抱歉,手滑了。”

请别怪罪天真无邪的小新人适时犯点儿小错嘛。

她手中的塑料茶杯此刻正悠游地在地上滴溜溜转,幸好里面的热水路鹿先前已经喝完了。

大家纷纷表示不碍事,只关心路鹿有没有受伤。坐在她左手边的陈学云明显是喝高了,弯腰要给她捡杯子,动作幅度很大,却毫无收效。

“喂,阿云!你掏掏掏,掏粪呢?”

形容虽然粗鄙了点,但针对陈学云此刻滑稽的动作倒也恰如其分。大家哄笑起来。

好在陈学云最终还是把摔落时磕破了一个角的塑料杯摆回了路鹿面前,顺势挪了挪屁股,将酒气哄哄的身体更贴近了路鹿一些。

路鹿眯了眯眼,静默不语。

不过,陈学云其实并没有什么情.色的念头,仅仅是想把路鹿拖入同仇敌忾诋毁上司的阵线里。路鹿这个听众表现得过于独善其身了,这种氛围下,除了璇姐,几乎人人都趁乱踩了沙九言一脚。合伙吐槽也是彼此制衡。

“小路刚才去问沙经理的时候,有没有祈祷她千万别来呀?”陈学云一副循循善诱的好大哥口吻。

“没有,因为你们都说,”路鹿借着镜片的遮掩,不露痕迹地扫了一眼神态各异的众人,语意怯怯道,“她不会来。”

路鹿在心中悠然一笑,想探听她的想法么?即使是不远万里寄过来的包裹,她也有选择的权利。是顺水推舟拆开还是原封不动退回?

她的选择已经再明显不过。新人独有的装傻权利,不用白不用。

碰了颗软钉子的陈学云悻悻缩回顷向路鹿的脖子,转而探讨起沙九言为什么不愿意来这件事本身。

比起先前关于男女关系那些特别恶毒的揣测,谈起这个大家虽然仍是兴致高昂的样子,但已经收敛了许多。

路鹿不动声色地抚摸着杯子上的缺口。

“她当领导好几年了,真的一次都没请过我们。”有人耿耿于怀。

之前也没怎么开过口的张璇软软地瞪了他一眼:“有时你们男人明明比我们女人更小心眼。沙经理每年过年都有送我们贺年礼物吧,去年的骨瓷茶杯就很精致。”

“大概都是从她各种客户那里低价批发来的,看不出什么诚意。”对于张璇的解释,那人并不领情。

呵呵!收都收了,还各种嫌弃,好大的脸啊!

在这当口,路鹿又一次手滑。时不时跳出来惊惊乍乍的,照她这样的态势,非得把圆弧口的茶杯磕成八角杯。

有人好心提出让服务生给她更换一个,她摇头拒绝,表示自己不再喝水,不必多此一举。

有一只受苦受难的茶杯就够了,何苦连累它的同胞?但凡听到不顺耳的,路鹿都难保不会帕金森发作。

承认别人优秀很难,但再难也难不过承认自己卑劣。说的正是这些为生活所累,却又将这种累毫不公平地加诸他人的家伙。

这一顿饭,还真是叫人吃得心塞啊......路鹿如是想。

......

午后时分,骄阳和云朵交替着世界的光与暗。

“璇姐,让你,破费了。”在洗手间里遇见正在为下午见客户补妆的张璇,路鹿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她道谢。

刚才的午饭,路鹿去结账时才被告知张璇已经替她付过了。

“不用客气。”捏着粉扑细细抹匀的张璇笑着说,“照理本就该我们请新人吃饭。”

路鹿一瞬不瞬地凝视着镜中的张璇,对方察觉了这样的目光,显得有些不明就里。

“璇姐,很漂亮。”路鹿由衷道。

替她买单的璇姐很漂亮,路鹿在心里补充。

虽然两千块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但她一直都有非常谨慎地填充小金库,一些不必要的开支当然是能避则避。

马屁命中红心,张璇笑意吟吟:“小路其实很会说话呢。不过我是真的老了,眼角的细纹怎么都遮不住。”

“没有吧?”路鹿凑近看,显出真情实感的诧异,“璇姐的,皮肤很好的。”

“你真是的!再这样信口胡说我可要生气了。”女人大多是这样的,嘴上嚷嚷着要发作,勾起的嘴角却泄露了内心的愉悦。

“女人过了三十,皮肤每况愈下,不像你这个年纪,”张璇忍不住伸出食指怼了怼路鹿软弹细嫩的脸蛋儿,“感觉能掐出水来。”

事实上小路稚气未脱的小圆脸煞是可爱,架着一副银边金属制的圆形镜片眼镜。怎么说呢?让张璇想起了她小时候爱看的动画《阿拉蕾》,而小路就是萌萌的短发版阿拉蕾吧。

“那是海绵,不是脸蛋了。”路鹿一本正经的回答让沉浸欢乐童年的张璇哭笑不得。

借着这样的气氛,路鹿稍稍闪开了半步,寻常朋友间做起来相当自然的动作,对于自觉喜欢女孩儿的路鹿来说,还是太过亲昵了些。

说好要将最新鲜最美好的自己留给另一半,那么软嫩嫩的小脸蛋也只许对象来揪!

“我和沙经理是同年的,你应该没想到吧?我看上去比她老好几岁。”张璇把自己装点得精致又端庄,但还嫌不够似的又拧开眉笔做着肉眼无法捕捉的小修饰,“不光是容貌,沙经理很能干,其实我样样不如她。不成家,不生育,但她的人生价值远胜于此。”

张璇对沙九言的评价意外地高。路鹿想起来人事部的小赵不也说挺崇拜她的么?如此说来,也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怨声载道的。

既然如此......路鹿利落地洗了把手,状似随意地打听:“沙经理,也三十几了么?”

延伸阅读

蜀都丰活鱼庄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uag2.shtml
蜀都丰手工水煮活鱼,十年坚持现杀活鱼。在福州火了十年的手工水煮活鱼品牌,市场趋于求快

归绿电器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pg5r.shtml
上海归绿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高科技企业。归绿电器

天生一对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u7ps.shtml
品牌简介:天生一对是刚泰控股(股票代码:600687.SH)旗下全资打造“专注于婚戒

金圣节油剂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sz2w.shtml
金圣节油剂隶属于盛世昆仲(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燃油领域节能减排新产

江晶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xrt5.shtml
江晶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家居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阳兴饰品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g0l4.shtml
主要经营:饰品头饰化妆品箱包钱包手提包手机饰品遮阳帽遮阳镜太阳伞等上千种批发阳兴饰品

澳之星汗蒸房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64og.shtml
澳之星汗蒸房加盟佛山市南海和卓卫浴有限公司是卫浴洁具、蒸汽房配件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的

天瑞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goy3.shtml
天瑞渔具是高中低档台钓竿、手竿、矶竿、路亚竿、海竿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雅际英语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uv9l.shtml
雅际英语为雅际教育(HK)有限公司旗下教育品牌,成立于2015年3月,全职母语外教比

美一天洗衣加盟  http://www.jualanpropolis.com/xlff.shtml
生活中做的需求还是很多的,在最近几年里面,我们的干洗行业发展的一直不错。人们现在的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隋之少年天子之前男友订婚(8)

    周末,汪晓鸥稍稍打扮了下自己,参加人家的订婚总不能跟平时工作一样穿得那么严谨。在莎莎的胁迫下,她穿了件杏色的连衣裙,踩上高跟鞋,略施粉黛,长长的大波浪卷披散在后面,一个标准的名媛淑女,只不过仅限外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晓鸥自信地一笑,虽然她不讨厌江雪,但林帆宇毕竟是自己的前男友,一个单身女子去参加前

  • 我身边的人总是在卖萌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场雨断断续续下了小半个月,屋子里无法阻止地开始潮湿发霉,正如方若黛的人生,散发着一股子颓败的气息。她得了很严重的病,极为怕冷,然而顾府管事惯于逢高踩低,如今她这里竟然连一盆炭火都要不到,只能抱着微润的被子御寒。身为正房夫人被欺辱至此,与顾峻对她的不闻不问脱不了干系。若黛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 我家是时空客栈在线阅读第6章

    “唐先生,所有的门窗、灯都打开了!现在还需要做什么?”许昌贵跑到我的身边,对我问道。“我这儿需要一个插线板。你去找一个插线板,然后接通电到我这里来。”我边从包里往外取东西,边对许昌盛说道。他应了一声,然后立即转身找插线板去了。而我从包里取了一把筷子粗细的铁签,仰头望了望面前的大杨树。然后我围着大树,

  • 三国:开局融合李元霸在线阅读第八章

    还是跟来时一样,学校用大巴把高一年级所有学生从军营拉回了学校。最后的送别仪式弄得有点催泪,不少女生都红了眼圈。杨慧小声跟女生们分享自己听来的消息:“其实我们的教官因为白天要看着咱们,缺了他们自己的日常训练,所以每天晚上其实都要加班加点把训练量一点不差地补回来。”“所以我们晚上躺在床上听总能到有人喊口

  • 明日群英传在线阅读古镇营救

    写在前面的话:看官何来?听明月萧笙,品清茶淡酒;书者莫问!借春风词笔,评华章锦段!初次写书,必有不少疏漏之处,或者说让大家觉得不满意的地方,欢迎大家指正。(QQ群:5469093,期待你的参与,与辛辰一道探讨本书,你的支持是辛辰码字的永恒动力。)正文:清水镇是一座三面环绕着高山,一面临近绿水的古镇。

  • 峨嵋男弟子在线阅读第6节

    “大少爷……我怕……好疼!”小翠躺在车上虚弱的说。闻言刘雷把小翠的手紧紧握在手里:“小翠别怕,我在这里,一会就好了!”看着小翠和受伤的家丁脸色越来越苍白刘雷,眼睛一片怒火:“到底还有多久能到,你信不信我杀了你”刘雷大声对带路的盗贼吼道。“马上!马上!就在前面”带路的盗贼听见刘雷的吼声,想到惨死在诸葛

  • 拥美天下第九章

    老板拿的那枚佛牌是装在一只圆形玻璃球状的容器里,里面有一枚硬币、两枚钉子,浸在黄褐色的油状物里,周围用花边饰品封口。“这枚银币是咬口钱,而这两枚钉子则是从已逝之人的棺材上拔下来的,俗称棺材钉,棺材钉,一钉永富贵,但是如果要害一个人,则需要把那个人的出生年月日以及他的照片压在棺材钉下面,这样被下降的人

  • 从天下第一开始执掌天道第二章

    安妮塔被斯内普抱到一个简陋的小房子,她想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蜘蛛尾巷。是的,她看过哈利波特,虽然只是电影,但是不妨碍她知道并且记得大部分的剧情。和所有的小姑娘一样,对于这个深沉的,禁欲的,深情的,传说中的魔药大师,安妮塔也是深深的爱着。但是她并不想做斯内普的女儿啊,要知道,这个男人最后是为了哈利死的

  • 六月和未安好将军府

    月牙掀开车帘跳下马车,随后两侧便有小厮抬过来座垫脚的软木台阶放在车前。景梨歌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抬眸打量着眼前的府邸。黑木红瓦,鳞次栉比,朱红色木门上方的牌匾书写着遒劲有力的“将军府”三字,笔锋凌厉洒脱,舒张有度。落笔之处点墨挥洒,可见执笔之人造诣深厚。收回心思,景梨歌握住月牙伸来的手,踩着垫脚下了

  • 乾元英雄传入墓(中)

    “哎!别灰心啊,要相信自己嘛,加油。”斩星拍了拍他肩膀,鼓励道,接着脚在地上一点,就跳上一柄正从她身前经过的飞剑。“没办法了,只能临时抱佛脚了。”斩空从怀中摸出那卷轴,展开看了起来。点尘分为:初窥门径,小试牛刀,上得厅堂,学有所成,大成出师,出神入化,魔道祖师等七个境界,最高境界能达到点尘而行。“诶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