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大明之最强九贤王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思维忒先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窦家大宅依山而建,虽大致分了前后院,却是错落有致。彼时建筑都有规制,什么品级用什么院子。那些个五进大宅不是有钱就能盖的。便是天高皇帝远,也无需自找麻烦。故窦家只把外墙圈起来,内里依旧是一座座的一进小院。管平波昨日是坐轿而来,不曾见过窦家风光。此时随着人往前头去,瞧着周遭风景,倒有些许前世逛过的公园的意境。心中暗赞一声漂亮!比她原先的家里好太多了。

来到古代,方知何为闭塞。幼时上学读书,见到“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只觉得画面感十足,美不胜收。到了古代,才体会到这句诗里包含的是何等的富贵。来了十五年,还是头一回见到后世习以为常的亭台楼阁。风景秀丽的豪宅,的确看得人心旷神怡。

并非管平波多么嫌贫爱富,实在是时下的“贫”超出了她的忍耐极限。这种贫穷是绝望的,没有上升通道,没有原始资本,鸡都养不起。她曾为了改善生活,软磨硬泡的求人赊了两只小兔子给她,想着兔子吃百草,漫山遍野的苎麻可当饲料,勤劳不能致富,总能多沾点肉星吧?好容易养肥可以吃了,谁料街坊欺负她家人丁稀少,半夜里十来个壮汉撬开了门锁,硬是“偷”了去。她再是凶悍,也不能单挑整个村子。乡间没有正义,没有律法,所有的利益,有且只有暴力可以维护。这种暴力,并非个人的勇猛可敌。她打遍乡间无敌手,不也一样被人钻了空子么?即便有幸嫁入了豪门,若不能让窦家成为自己力量的基石,一样只有任人鱼肉的结局。

管平波心中叹道,时势比人强呐!

一路想,一路行到了窦家正堂。堂前悬了一匾,上书“威风堂”三字。管平波心里咯噔一下,但凡士绅豪族,其匾额多是仁义道德之类,唯有匪类喜用诸如“聚义”“威武”之类的字眼。联想到昨夜的厮杀,她不得不考虑到自己落入贼窝的可能。

管平波吐出一口浊气,心中再叹世事无常。幸亏此时没有大烟馆,料想窦家不是卖大烟的,不然让她这个因缉毒壮烈了的边防武警情何以堪!

进到正堂,窦向东坐在主位上喝茶。一夜没睡,他有些苍老的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神色上却不见太多疲态。因昨夜一场变故,管平波还未向公公敬茶讨红包。长于乡间,更不大通此时的礼仪,全不知该对窦向东行什么礼。索性就随便道了个万福后,直愣愣的站在了厅上。

管平波在观察窦向东,窦向东也在瞧管平波。窦家人手充裕,天未亮时就把剩下的强盗一一诛杀,还能腾出空儿来去管平波娘家所在的刘家坳探了一回。只道是个读书人的独生女儿,平日里泼辣的很,等闲连男人都不怕的。管家奶奶一味偏心长子,更是恨次子顾及女儿不肯续弦,致使血脉断绝。管平波之父越是爱惜女儿,管家长辈就越是恨管平波。终是在管父死后把这扫把星倒腾了二十两银子,趁了心愿。

窦向东有意晾着管平波,试探她是否能沉住气。悠然自得的端起茶盅又呷了一口茶。余光扫过立在地上不动弹的女孩儿,腰背笔直,虽不谙礼仪,却有一种难以忽视的气度,全不似寻常乡下人的粗鄙。鹤立鸡群,自然容易被孤立。想来她自幼不招人待见,并非只有乡间传言那些的理由。

一盅茶饮毕,管平波纹丝不动。窦向东嘴角微勾,他家好像捡到便宜了。放下茶碗,和颜悦色的问:“你的算数也是同父亲学的么?”

管平波正要答话,突然!左侧拳风袭来,她条件反射的一偏头,同时以腰为轴,飞起一脚直甩向来人的脸颊!那人赶紧以臂护卫,依然被管平波的力道逼的连退了几步。还未站稳,管平波跳起,揪住他的头发下拉,直接来了个暴腿,顺势用手肘打在他的太阳穴上,随即快速腾挪至他身后,躲过另一个彪形大汉的袭击。

厅内登时跳出来六七个大汉,却不是一拥而上。头一个攻击管平波的已被放倒,接下来是二人夹击。管平波还没能耐一挑二,奋力跑至门口,突然顿住,反身攻击先冲过来的人,以此获得时间差。且并不恋战,一次有效袭击,或是二人又形成围堵之势时,她便想法子继续逃窜。厅内为了阔朗,三间皆撤了墙壁,留下二排柱子,窦向东坐在上首,看着管平波把廊柱利用的淋漓尽致,几乎拍案叫绝!

然而双拳终难敌四手,两位大汉亦非等闲之辈,饶是管平波用尽心机,还是被一个横扫放倒,她倒是反应极快的用手撑地,试图翻身而起,却被另一人使了个擒拿,反剪了胳膊。越是近身搏斗,身高体型就越有优劣。管平波只约莫不到一米六的身高,直接就被一米八多的大汉提了起来。双脚离地,再无胜算。管平波心中骂娘,原以为是来面试会计的,万万没想到面试的是打手!更气的是穿越十五年,训练严重不足。若是在前世,不过两个野路子,早就被她收拾了!可此时此刻,她只能似小鸡崽子一样被拎着,奇耻大辱!

窦向东已是哈哈大笑起来:“好了,和泰你放了她吧。”又对管平波道,“竟是文武双全!我看你身手不俗,你那刘家坳也没有出名的打行,你怎地练就的本事?”

管平波放松着手上关节,随口瞎编道:“我阿爷先前有一本书,里头画了样式,我在家闲来无事,自学的。”

窦向东不信,管平波出手极其狠戾,一丝多余的动作也无,非正规教养并身经百战,绝无可能有此能耐。只看她拿话搪塞,便知她不愿报出师门。江湖上有江湖上的规矩,既她不肯说,窦向东也不好问。人才有人才的待遇,虽说是儿子的小妾,但既非寻常,总要留几分脸面方好。如此想来,脸色越发和蔼,似拉家常般的道:“你既嫁了来,我便视你为女儿般。老太婆最喜爽快的姑娘,阿竹也是个和气人,好好过日子吧。方才是阿爷同你玩笑,你别放在心上。”

谁没事跟一家之主计较。管平波顺势道:“武学一道,非切磋不能进步。不知日后还能不能跟几位好手请教。”

“自然。”窦向东越发喜欢,笑指厅内的几人介绍,“头一个被你打的叫谭元洲,抓你的那两个是兄弟,一个叫张和泰,一个叫张和顺。”又指着几个没下场的说了名字,分别是李运、高大山、马蜂、刘耗子。

常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有没有本事,下场比划比划便一望可知。张和泰兄弟二人联手,好半日才制住了人,且还是个女人,众人看管平波的眼神已是不同。且管平波是主家的媳妇,他们几个皆老老实实的见礼。管平波也不知道怎么回礼,只得看向窦向东。

窦向东绷不住笑了,道:“你是主人家,无需回礼。罢了,你且去寻老太婆,叫她同你说说大户人家的规矩。”又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你不是读过书么?怎么?书上没写?”

管平波摇了摇头。心道:我老子就教了我三字经!鬼知道礼仪是什么!她有礼仪的意识还是前世的常识。当乡下人三个字是乱叫的么?乡下通只有婚丧嫁娶要磕几个头的礼,平辈论交从来直呼其名,就算见了长辈,也就是先打招呼算完。又不是什么诗礼之乡,刘家坳还是半野蛮状态呢!

窦向东不以为意,不过是些小节。他还有事要忙,挥手叫管平波退下了。

管平波出了威风堂,拒绝了仆人带路的好意,蹿上一颗树,大致了解了窦家的整个地形,再跳下来,沿着院落间的青石板路,逛起窦家的院子。窦家昨夜才遭袭击,随处可见巡逻的人。见她眼生,少不得拦住盘问。她只消说自己是新来的小妾,又是个女人,倒也没受什么刁难,反而把哪个院子住了谁问的一清二楚。心中暗自摇头,草台班子就是草台班子,警觉性真是太磕碜了。

转了大半天,出了一身薄汗,走到个池塘边看人收莲子。却见一人似朝她招手。走近些才发现是她大嫂张明蕙。加快步伐至跟前,张明蕙先开口道:“可是迷路了?你家在另一头哩。”

管平波福了福身,喊了句:“大嫂好。”

就有个仆妇模样的问:“这是哪个?”

张明蕙道:“你们不认得她。她是我新来的小弟妹。”

那仆妇同张明蕙差不多的年纪,赶紧冲管平波行了一礼:“原来是小二嫂,我不认得,才失礼了,请您别见怪。”

周围的人又纷纷过来见礼,管平波顿时就尴尬了。她再不通礼仪,也知道头一回见面是得有见面礼的。且不论她没准备,她孤身一人进来,便是有心,也备不出来。

张明蕙似不觉她的尴尬,拉着她的手笑道:“你身上穿的可是你家姐姐给的衣裳?你这是跑到哪里野了,衣裳脏乱成这副模样,我好悬认不出来。”

此话含有些小机锋,管平波心中快速下了个判断,这货跟她的练竹姐姐八成不对付。于是直爽的道:“方才阿爷叫我去试了试武功。张和泰、张和顺和谭元洲三个打我一个,我吃了亏,就这样了。”

张明蕙:“……”

管平波挠挠头:“大嫂,我把谭元洲打伤了,阿爷会不会生气啊?”

全场:“……”

张明蕙满肚子刻薄话硬生生的给堵在了喉咙里,管平波看着她微变的脸色,扬起一个笑脸。对付别人家的上司,不用客气!

小胜一筹,管平波心情不错。却见珊瑚一阵风的跑了来,气喘吁吁的道:“管婶婶,您可真会跑!我可找了你半日了!”

管平波才惊觉时间不早,讪笑着道:“逛迷了,不曾注意天色。”肚子立刻配合的咕噜了一下。哎!千万别告诉她误了饭点!

珊瑚埋怨道:“可不是!叔叔都回家了,你还要不要圆房啊?”

管平波顿时一僵……那个……肤浅的老男人……她很不想睡肿么破?

延伸阅读

金木君的金木认命  http://www.seomyth.cn/nkro.shtml
还没说完,就被显安落一巴掌拍在肩上,显安落拍的手有点麻,她在进来的时候,才想着要对弟

奥特:重生浮士德之回家  http://www.seomyth.cn/dwrt.shtml
悠悠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简璃静静地打量着头顶那金光璀璨的琉璃灯微微出神。她以为自己是

超次元:联合战线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seomyth.cn/qfj.shtml
2.哥哥和妹妹不论如何,在这个清贫的家里,炭治郎和炭次郎也总算是健健康康的长到了能够

娇软美人打脸日常[古穿今]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eomyth.cn/sbvl.shtml
有了沈梦寒的出面,陈锋即便有再大的火都不敢当场出,只能灰溜溜的走出了8班!但是临走前

木系异能者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seomyth.cn/0k3.shtml
“阿天,吃饭咯”“来啦,外婆”禾水木化名吴天来到张宇花外公外婆家已经45天了。45天

成瘾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seomyth.cn/acm9.shtml
步入森林,首先给我的感觉就是阴森,无比的阴森,树木并不茂密,地面上长着一些杂草,稀稀

道德边缘第八章  http://www.seomyth.cn/pwwj.shtml
与赵肃同骑一匹马历经几个时辰的山路来回后,叶瑞宁一身金贵骨头第二天果然遭受不住,全身

海贼王之镜花水月黄毛的愤怒  http://www.seomyth.cn/xvij.shtml
王磊最近心里有点不痛快,作为彭赢最落魄时硕果仅存的四个小弟之一,他觉得苍蝇哥不够意思

人类计划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seomyth.cn/b72e.shtml
十点多吃完早饭李牧又回到了房间里,他现在还是有点小兴奋的刷着手机上的新闻软件,果不其

异界召唤人杰在线阅读让他们感受到痛  http://www.seomyth.cn/uly6.shtml
“真是太美味了。”中原中也走出竹寿司的时候,还在回味刚才吃到的美食。在门口停顿了片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监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晚饭后,杨天一溜烟的躲回了自己的小卧室,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度秒如年。几乎是一秒一秒数着时间过去的。天色渐暗,距离开奖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晚饭时,杨天干脆就不出去吃了。老两口对杨天的异常和难掩的期待,也忍不住勾起了兴趣,不过,他们依然没有太在意。“天儿啊,晚饭不吃了吗?”“不吃了!我不饿!”“天

  • 无魂无魄在线阅读第九章

    滴...滴...医院的重症手术室内,电脑显示屏上心电图正不断的发出低沉的滴滴声。手术台上十几名医术高超的医生满头大汗,他们手中的手术刀已经接近三小时没有停过,超负荷的工作量让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终于,只见领头的医生停了下来并长长的舒了口气,接着他出了手术室。而就在手术室的门打开的瞬间一名四十来岁

  • 前夫介绍男朋友给我怎么办之第三章(3)

    盛宛柔来得较迟,一进入宴会厅,便四处寻找盛思夏。在侍者的引领下,在酒水区找到了她。许茵茵情绪已经平复,但她像只小尾巴一样粘着盛思夏,问东问西。小姨的到来解救了她。许茵茵不太会应付长辈,也不想被问东问西,随口扯了个理由便离开了。“我们同时出发,怎么这么久才到?”盛思夏问。“路上堵车,耽误了时间,干嘛审

  • 薪火未燃在线阅读第三节

    “石总管以他们这样的速度,很快就会搜到这里。”绿衣女子小心翼翼关紧房门转身说道,其面色有些焦急。原来这间厢房内除了这名女子外,还有一名年龄较大留有长须的老者,和一名身体瘦弱看起来呆呆傻傻身穿蓝色汉服的女子,然在其床榻上还有一位昏迷不醒因床被包裹不知男女之人。“啊!那石总管我们是要杀出去吗?”那名蓝衣

  • [魔鬼恋人]小狐狸的危险日记之杀流匪(第三更!求收藏!)

    前世,第一位激活了中立村占领任务的玩家,似乎是一名孔家传承者,他凭借占领的中立村黑石村,一步步发展成为一方大势力!直到一年后,国战开启,儒道系统放开对新手领地的保护,才被魏国歼灭。歼灭黑石村的,正是获得《诗经》传承的诗君,时任魏国大将的聂无伤!桃源村街道,十分繁华,铁匠铺,杂货铺,医药铺,裁缝铺等等

  • 唯许一梦在线阅读第9节

    “哦……”伊莎贝拉听完一串数字之后,沉思了一会儿,她因为刚来这个世界,对这里的金币购买力还没有清晰的概念,“我能取出来吗?”对面的老魔法师眉头一皱,看上去有些为难,怕是这个小姐不知道这笔钱的数目是有多大吧。平常人一辈子都赚不到她的存款的十分之一,“那个……尊敬的伊莎贝拉小/姐……我们【阿拉比分行】暂

  • 逐夷平江赋院长雷利

    陆舟笑着说:“而且,你不用担心,我不仅送走的是你,我还把你的‘好’朋友绿谷出久也和你一起送过去,祝你玩得愉快。”在陆舟的世界里,有一种恶臭叫饭圈粉。他们喜欢炒cp。绿爆就是其中一对。但是只有这个世界的陆舟知道。其实豪爆胜己是最讨厌绿谷出久的。曾经像一团口香糖一样存在的绿谷出久,现在变成了镶金边的口香

  • 阴缘司在线阅读旺达之谜

    三名警察将我带上了执法飞行器。凯尔本来也想跟上来,却警察被拒绝了,我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在我们执行完围猎任务后,我的手环提示我任务奖励已经发放下来了,土地持有证明文书也已经通过远程办公系统打印放置在我居住舱里了。可这也仅仅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这中间我甚至没有到D区实地去看我拥有的那片土地“这是怎么

  • [综漫]向阳处的幼猫旅行成为红峰将军

    主持人来到台上举起苏波的手:“我宣布我们的最后获胜者就是苏波,成为我们的红峰将军。”赵清风来到台上把腰牌,佩剑和钥匙都交给了苏波:“不错,继续努力。”“是的,宰相大人。”苏波其实对赵清风说不上讨厌,又或是喜欢,只是觉得此人深不可测,还是和他保持距离比较好。鬼钦也来到了比武台上:“你叫苏波是吧,不听我

  • 论被对家魂穿是种什么样的体验第三章

    傅之屿出去了,留喻辰一个人在床上一脸懵。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喻辰摸着自己的下巴,认真地捋了一下。首先,傅之屿答应和他爸爸的公司签那个合同。其次,他好像脱单了。喻辰仰头想了想,还有其他事吗?好像没有了。不对,还有。他被傅之屿蹭了。想到这儿,喻辰紧紧闭上双眼,把脸埋进了手心里,告诉自己,这没什么这没什么。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