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诸天魔尊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逸风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刘峥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几点淡蓝色荧火,散着柔和的光泽,不远处的篝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浑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左脸又疼又涨。整个左半边脸,肿的像馒头儿。又闷又热的,估计是敷上了草药。一滴滴泪,漫延到伤口,沙的好疼!

刘峥听到门口有沉稳的脚步声,缓缓走来!就那么自然一个粗糙温暖的大手摸在了自己的额头:“还好,还好!烧退了!”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松了口气!

刘峥看到一位身穿白色长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眉宇间,有着深深地关切!那双眸子略微浑浊,面庞消瘦而刚意。恍忽间,他好像看到了父亲,这眼泪更是不听话的如开闸的江水,奔勇而出!

“好啦!好啦!别委屈啦!饿了吧,一会吃点稀饭!”中年男子和蔼的说道:“你都昏迷三天了,一会儿,我喂你多吃点!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养好伤!”中年男子,给火堆里添了些柴火!

不一会儿,中年男子把刘峥小心意意地扶着坐了起来,拿着一把褐色旧汤勺,吹了吹有点烫稀饭,送到了刘峥的嘴里!刘峥这辈子,除了小时候,娘亲这样喂他,就剩在眼前的二叔了!然而谁能想到这宋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督军,竟然还有这样温情的一面!刘峥鼻子一酸,这泪就掉在了督军的手背上!督军微微一顿故作生气的柔声说道:“你这娃,男子汉大丈夫,总哭哭啼啼的算什么?”督军说着,就当着刘峥的面儿,脱掉了长衫,露出了那宽阔的胸膛!

刘峥满脸的吃惊与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到底经历过多少次的战斗!多少次的生死!那*露的上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不下三十条。那一条条伤疤,无声的诉说着,他那饱经风雨的过往!那条从左胸到右腹的伤疤,就像一条狰狞的怒龙,要带走他所有的生机!可他最终还是以惊为天人的求生意志活了下来,战胜了那阴暗冰冷的死神!那是人定胜天,不屈桀傲的信念!“那是一沧兽伤的!可是老子命硬,天地不收!我还是活下来了”督军穿上了长衫只留下了帐蓬里一脸震憾的刘峥!可想而知,督军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能挣扎着活了下来!

一个人活着,最可怕的不是没有了食物和水,也不是没有依靠和陪伴!而是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往哪里走?如果不是对的路,在哪里不都是流浪吗?命里有的都能承受,命里没的去争取!这不正是一个男人该做的吗?刘峥淡淡的笑了,他要活成像二叔一样的男人!让他父亲骄傲的男人!

这自己的路总得自己走!他感谢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给他点了一盏照亮人生的灯!这灯火虽然微弱,可任何狂风暴雨都吹不灭!这是永不磨灭的光茫!这是信念,这是一个人力量的源泉!在任何环境活下去的勇气与希望!希望在哪里?不是在照常升起的日出里,而是在每一个人的内心里!

这一夜,刘峥好像忘了脸上的疼痛,睡的很甜,睡的很心安。

“也许……这是我的命!……我认……我也爱这一生绒马!”他不知道的是,他脖子上的红绳闪着微不可查的光泽!

刘峥虽然接受了自己将要征战疆场的命运,可却并不代表他,可以释怀那头可恶的小烟狼带给他的伤害!刘峥恨它!那双充满杀机与蔑视的的眼眸,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刘峥感觉不能在这样下去,他要拿起武器,去训练,去战斗。做一个兵该做的事情,不能丈着督军是自己的二叔,就是松懈的理由!必竟在危机时刻,真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只有手里的剑!

刘峥挣扎着,拖着自己虚弱的身子坐了起来,开始打量起这督军账。外面杂乱的脚步声,战马的嘶吼声,士兵的喊杀声无不说明,战事以经到了紧张的时刻!他不想拖二叔的后腿!他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无时无刻的不在恢复着,比起刚醒过来的时候强了很多!整个军帐很是简单,只有一张木床,一个衣架,一个书桌!在篝火旁还有一个新添的简易地铺!刘峥从小就和学识渊博的父亲读书写字,所以想法就要比同年龄的孩子多得多!对笔墨和书桌就有着特别的亲切感!所以他第一眼就看到了书桌上一封信件。封面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密”字,显然,还没开封。也许督军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什么重大事情所担搁。

由于好奇心的关系,他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打开了信封!这一看不要紧,他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的阴谋!

姜国,位于东洲西北方向。与正西方的陈氏家族往来密切,与中原的越国貌合神离,与正南方向的吴国很少来往。姜国国主,野心博博。据说从西方陈家,花费巨大的代价,请来一位法术通天的国师!大祀兴建土木,在姜国的北方延海地区,建造了一座大型的斗兽场。那里多是关压着各国的奴隶,罪犯,恶兽。

随后,姜国国主宴请各国的达官贵人,皇子,公主,等等权贵人士。在斗兽场举行血腥的搏杀,供各方首脑,权贵观赏*斗,从中赚取暴利。

据我们调查,督军身旁的陈参谋长,其真正身份是陈家核心弟子,望督军明鉴。

近日,姜国国主在一次宴会上曾透露,要欲先灭我宋国,而我们近期发现,我国边境有大量姜国士兵化妆成平民,潜入我国重要城池。

密报。

刘峥看完,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忙得把信件揣在怀里,这时他才发现,书桌的白纸上留有督军方正刚劲的字迹:“峥娃,我与陈参谋带兵前往边境。好生养伤,桌上有我的贴身匕首,保护好自己。

“不!”刘峥一把抓起匕首,跌跌撞撞的冲出督军帐。刘峥慌了神的念叨着道:“一定要来得及,一定要来得及……”刘峥要把这一切都告诉二叔。

昨天凌晨,陈参谋长突然来报,说在边境的西北方向,一个小峡谷里,有大量的可疑人员出没。

峡谷由姜国南部直通越国西北方,横跨越国西北角。而宋国的军营在峡谷的东南方向。骑快马约半柱香的路程,若是整体行军得一柱半香的路程。督军带领三千军马正火速前往峡谷探查情况,若是敌方在峡谷部署军队,我方将会腹背受敌!

天微亮,一缕橙色的光茫打破了地平线的平静。紧接着一声清脆雉嫩的鸣叫,打开了这个峡谷所有的热闹。

从低矮嫩绿的灌木丛里,探头探脑的钻出几只,巴掌大小全身毛绒绒雪白雪白的小动物,长着一双雾气朦朦蔚蓝色的大眼睛,四处张望,到处找新张出来的嫩草。

在夜空里五颜六色的荧火虫,也相继的躲进了阴暗的角落里休息。各种各样的鸟儿,从巢穴里飞出来捕食。在鲜艳的腾蔓上,毒蛇调整着自己身上的颜色,做最自然的伪装,等待着猎物上门。

在这条峡谷较为宽敞的阴凉处,扎建了四五个巨大的简易帐蓬。而中间金红色满身珠宝的小帐蓬最为醒目。住在里边的人,非富即贵!

这群二三百人里面,大多数是二三十岁的青壮年。行动起来有条不紊,径然有序。一看便不是普通的商队,更像是训练有素的军士。他们在一箱一箱搬运着什么东西,由于离那群人太远,所以没看清楚。

一滴一滴的汗水,从陈参谋长的额头上顺着脸颊滴到他趴的草丛里。“陈参谋!”督军小声的说道!“啊,啊,督军您说!”陈参谋长略显慌乱,随即正色说道:“督军,这支由军队伪装成商队的人员,是昨天晚上到达这个峡谷的!”

“哦?可派人上前打探?”督军问道。

“回禀督军,还没有。”陈参谋长低头说道。

“哦,他们可曾有人离开这里?”督军问道。

“据探子回报,没有!”陈参谋长眼神坚定的说道。

“哦,撤退!”督军站了起来。

“督军,不可,这群人恐怕是姜国密探!”陈参谋长赶紧说道。

督军叫来旗兵,把那杆鲜红色代表血战的军旗插在了队伍的正前方,也就是这个峡谷的入口处。

督军沙哑的嗓音中略带苦涩的说道:“小陈阿,你来我身边的时候多大?”

陈参谋长一愣:“整二十岁!”

督军眼神里有了追忆,天下起了小雨,打湿了他斑白的长发。督军和蔼的看着参谋长说道:“你是你大伯,亲手把你拖付给我,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保你一条命,如今,我保不了你了!我不能对不起跟着我出生入死的一众兄弟!”

陈参谋长脸色巨变,跍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声哎求道:“督军,我再也不敢了,饶我一条命,我也没办法,我不这么做就是死呀!”

“够了!”督军历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暗中勾结姜国传递情报!你这末些年,做人都做到狗肚子里去了吗?这些跟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你放到眼里了吗?我能饶你这不义之徒,但是今天我必须给兄弟们一个交待!”督军抽出长枪,在队伍前大声说道:“背叛兄弟者,大家说,怎么办?”一声齐声的呐喊,震天的杀气喷涌而出:“杀!”

与此同时,从峡谷两边突然围满了身穿甲胃的官兵,从营帐里走出来一群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官服,体型微胖,满脸堆着虚伪的笑容的中年男子,大腹翩翩的走来。而在他身后,四个两米来高的巨汉,抬着一顶用金色纬缦编织的花轿,轿子里不时传来妙龄女子的喘息声!

“族叔!族叔救我!”陈参谋长大声的喊叫着,他连滚带爬的逃到了花轿下,小鸡啄米似的磕用力的磕头求救!

一杆长枪从远处射来,直指后心。枪未到,劲风吹斜了,渐下渐大的雨。

“我命休已!”陈参谋长闭上眼睛,只能等死。然而,没有预想而知的长枪如期而至。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陈参谋长顿时狂喜,顶礼膜拜道:“多谢族叔,多谢族叔!”

“放肆,在我面前还敢猖狂!”一个尖锐狂傲的嗓音,从轿子里传出……

延伸阅读

三立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sjwu.shtml
我公司还拥有前沿的数码影像技术,所有技术均小本培训。大量批发数码影像设备和耗材,水晶

慕名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dx6r.shtml
慕名床上用品总部位于广东东莞市家居之都的厚街镇,慕名床上用品总部主要生产销售:泰国天

PDK跑得快自动变速箱养护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uudz.shtml
【项目简介】PDK自动变速箱养护Yin利方案,提供项目技术支持、营销支持、产品支持、

鑫洋达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x3po.shtml
鑫洋达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脚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郑州

世友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dcl4.shtml
中外合资·浙江世友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地处“中国木地板之都”浙江南浔,20

宝芳家纺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63xz.shtml
公司简史:北京宝芳家纺加盟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宝芳家纺宝芳家纺成立于2004年4月,是一

meacheal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br35.shtml
meacheal加盟详情品牌故事米茜尔(MEACHEAL),古希腊神话中一位美丽的东

哈皮牛爷黄金脆皮烧饼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u2k7.shtml
哈皮牛爷黄金脆皮烧带你体验成功的快乐HAPPY!真材实料任你选!满足各顾客的口味美,

富司达钓具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6hbl.shtml
富司达钓具品牌是各种钓线的专业生产厂家,品牌有专业科研技术队伍和严格的现代企业管理机

煜兴加盟  http://www.semrecruiter.com/xb82.shtml
煜兴茶具是不锈钢茶叶罐、不锈钢茶叶桶、不锈钢茶水桶、不锈钢茶盘、不锈钢茶具配件、不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作者很火在线阅读第六章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没有谁总是那么幸运,没有谁总是那么倒霉。这个世界上所以的事情都是有好有坏的。李锋在失恋的同时也收获了陈璐真心的关怀,意外的得到2k加成包,什么是2k加成包呢?2k加成包就是在**2k里面角色能够升级,打比赛能够得到积分,拿积分去买技能包,买技能点,加能力值,然后总体评分增加,

  • 带着宇宙去穿越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河谷之夜张彦哲掏出地图看了看说:“前边就到西青河了,顺着西青河往下走,不出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兴武村,不过,山里天黑的早,恐怕我们要走一小段夜路了……”“你说什么呢?!我们可是要去张家沟村的,我们要到那里好好的找找所谓的幽灵,你们这几位,不会不敢去了吧?!如果不敢,你们可以去兴武村投宿……”李云伟

  • [综]当魔王不如跳舞之出关

    清晨,风霖刚走出修炼室便闻到了随风飘来清新空气的气味,带着淡淡的芳香和泥土的气息,心中顿时放松了许多。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自己的院落,当然石碑中的修炼物资一个不漏的被风霖藏在身上。演武场上,导师风烁正对着家族弟子训话和说明今天训练的安排,说完便走到一边观摩这群小武者的训练情况。这位烁导师可是家族中有名

  • 我的不夜侯在线阅读第六章

    两天后,薛嬷嬷来到府里教习萧末凉规矩,薛嬷嬷四十出头,从宫里出来后没有嫁人但在各个贵家府里素有名头,很多贵妇人都喜欢请她给自己女儿教女红规矩什么的。薛嬷嬷先没有立即教习萧末凉规矩而是从女红以及女子为人说起,薛嬷嬷没有藏私教的很仔细,现在每天早上学习女红,午后练习书法,偶尔薛嬷嬷还会讲些女子养颜之道。

  • 快穿养老了解一下在线阅读第1章

    刘智能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脑子头疼欲裂,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豪华的房间内!话说刘智自己也是个奇葩,赚钱的本事没有但是一身的傲气却是比别人都少不了。典型的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是你丫钱都没赚到手,吃都吃不饱要啥傲气?这会儿突然身处在这么一个豪华的房间里面,刘智还以为自己是失心疯了呢?“啊..

  • 穿成了瘫痪男主的前未婚妻在线阅读第7章

    李心玉甚至来不及梳洗,趿拉着绣鞋便随着白灵匆匆赶往后殿偏院,还未进院门便听见了太子盛气凌人的呵斥声,两排全副武装的金甲侍卫执着长戟伫立在院中,全是东宫的人马。裴漠被五个金甲侍卫团团围住,双脚一前一后微微叉开,摆出一个防备的姿势,凤眸清冷凌厉,死死锁住对方。他已被解了镣铐,更是无所束缚,以一敌五,竟然

  • 大唐:开国驸马第十章

    如何知道食物的生熟当鱼蒸熟时,汁清眼凸,鱼身厚的部分可用筷子轻轻**。排骨或鸡块蒸熟后就汁清骨露,肉稍紧缩。熟的肉丸用手指按一下,会有弹性,如果是汤煮的肉丸,熟后则浮上汤面。煮全鸡熟后会胸凸,用手指捏鸡腿感觉硬实。煮全蛋熟后,可将蛋竖立在较平的地方,然后用手一转,熟蛋旋转的时间长,生蛋则晃几下就倒下

  • 星耀篮坛在线阅读见习骑士

    “戴维,宁心静气,集中精力观察你体内的星力,引导星力在经脉中游走完成一个小周天”母亲贝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戴维凝神静气,细细感受着体内一缕淡金色的星力,运转《星力源》引导星力在主经脉中开始游走。淡金色的星力随着游走开始缓缓壮大,堵塞的经脉在星力的冲击下一节节变得通畅,淡淡的鼓胀感也随着星力壮大而出现

  • 帝临洪荒第3章在线阅读

    到了御书房,李世民大马金刀的在书桌后坐下,瞪了李泰一眼,“可以了吧?!有什么事,说吧!”李泰看了看四周的宫女,又看向李世民,李世民无语的瞪了瞪他,但还是挥手斥退了宫娥们。李泰这才肃容说道,“父皇,母后自有孕以来,气疾是否发作过?”李世民一愣,点头道,“发作过两次,但是不甚严重。太医令也说了,你们母后

  • 夜伐枭在线阅读第7节

    路枫低着头在思考着刚才的发生的事情。“刚才细胞死亡前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想不出个所以然,路枫只好继续实验,想找到之前那种感觉。“看来这里真是个好位置,刚才一下传输过来的能量都比我第一次充的电多十几倍”。感受着身体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能量虽然不多但是好在是一直都有。“现在能量充足,正可以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