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最强大怪兽合成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养个二哈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杀人之后被判斩立决,今日午时开斩,是梅县县令范仲进亲自判决。

林算按了手印承担了所有的罪行之后,已经上报刑部,刑部已经下发批准文书的。

三天,梅县到王都刑部上报,刑部批复后再回到梅县。

公文走的挺快啊,某人莫名一笑。

一个大大的准字,决定了林算现在还有一个时辰的生命。

奇葩的是,林算的测算之下,他还是死不了。

王血浓重的眉毛跳了跳,沉稳的少年少有的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林算,什么奇葩事?”

林算打个哈欠,随意地道,“大秦当今的王上,三天前喜得公主。如今,这大赦天下的王旨,已经到范县令手中。大约,”他在心中将十五分钟换成这里的时间,“大约一柱香的时间,这牢房里的房间可就要全空了。”

大赦天下?王血道,“王上自从登上王位,已有七位王子八位公主,从没大赦一次。有了九公主就大赦天下,你莫不是想被赦想疯了?”

林算不语,刚吃顿好的,这正犯困呢。

王血继续道,“梅县距京城三千里,动用快驿也就刚好能在三天到,你是怎么知道王上三天前喜得公主的?何况你进狱四天,我跟了你四天,也没见人来告诉你外面的消息。只能说,你的话都是假的。恐怕,这是你癔症犯了吧。”

“别烦我,一柱香后你自然就知道了。”某人挥挥手,困意上涌,哈欠连天。

“你?”

王血无语,这家伙吃过就要睡,你是猪啊。也只有猪,才会悠然地吃饱等死。

心里边疯狂地吐糟着,他听到大牢外似乎有喧哗声。

大牢重地,除了喊冤的声音之外,还没有这么吵的时候。

难道?

心中有了些预感,立刻往外跑去。

跑过三道铁门,到了大牢外层,他看到……

牢头刘头儿弯腰陪着范县令往里走,老牢子黄汉手里提着串钥匙,正一间间地打开牢门。

喧哗声,是那些牢犯们跪在地上,大声呼喊的声音。

“王上圣德!”

“九公主吉祥!”

“谢王上”

“九公主一定找到好附马!”

跟着就是涌进一伙人,扶着自己的亲朋往外走。

范县令平时板着的脸今天带着点笑,不时和走过谢恩的百姓点点头。他的手里,卷着一卷黄绸,正是王血曾见过的王旨的样子。

如此情形,王血自然地吸口凉气。这是,真的有九公主,真的大赦天下了啊。

他呆了,那林算是怎么知道的?

身在牢中坐,天下事尽在胸中?

宫内有人与其相通?

与王上相熟,知晓王上的心思?

九公主是他生的?

……

各种千奇百怪的猜测在他脑海中翻腾,却都解释不了,林算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还这么的精准。

神秘莫测!

至于林算手折稻草之事,他自然地给认为那只是随意的动作。

外层牢房的囚犯不少,磨蹭了快一柱香时间,才算是放个干净。范仲进很满意,即表示了王上的恩德,又表现了自己亲民的形象。

虽然时间多了点,浪费了他喝茶的时间,但秘碟司的人就在那,表现的好总是不亏。万一要是给个懂得上恩、亲民的好评,传到王上耳中,升官进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感觉自己表现的很好。

刘牢头看了眼发呆的王血,隐藏地扯扯王血的衣角。见王血眼神一清,刘牢头浑浊的眼睛带着笑意。

王血往旁边一让,先和范县令见礼,又给刘牢头行个礼。

范县令迟疑一下,想起王血的身份是绝密,脸上笑意深了点,头点的重了点,侧身从其身边走过。

走在最后的老黄头,在王血和县令之间来回看了几眼,莫名地轻笑。

王血木然而立,等老黄头走过,这才黑着脸跟在后面。

在这里,他的身份最低,理应走在最后。

等走过第一道铁门,王血又小跑到前面,起到带路之责。

走过第一道铁门三步,王血就不得不停住脚步,因为林算已经自己打开了前两道的铁门,出现在前方不远的转弯处。

囚衣精神地穿在身上,步子迈的贼快,在王血还在考虑怎么向县令解释,一个囚犯会无故出现在这里时,林算已经向他挥手,顺便还喊了句,“王血,怎么这会才来。”

似乎,两人很熟。

王血嘴角抽了下,低下头,小声而乖巧地道,“范大人来宣布赦令了。”

刘牢头有点紧张,“林算,王上下了赦令,还不快快跪下。”

老黄头无声地笑,将手抱在袖中,整个人隐藏在火把的阴影之下。

范仲进脸上的笑微僵,你个刘牢头,这么没眼力劲,没见这林算和王血很熟么?瞎叫唤什么。

咳嗽一下,想顺势念下王旨。趁念王旨的时间,好好思量一下自己怎么办才好。

牙有点疼,这处斩之令可是自己下的。恨只恨,当时太嫉恶如仇了。

林算这时已经快步走到王血身边,一把搂住王血,“王血兄弟,快带为兄出去,我家阿娘肯定等急了。”

王血望膀一扭就要挣脱,只听林算在他耳边小声道,“说来说去的你不觉得烦?”

他确实不想和油滑的县令多说什么,便停下挣扎。

林算手上用力,嘴上催促着快走,无视范县令几人,已然是出了大牢。

阳光、阳光、阳光。

从阴暗的大牢里走出,林算迎着阳光眨了二次眼。

在阳光下虽然心中有着拒绝,但更多的是新生的欢乐。

作死不等于想死,就算他呆在小岛上等待超级炸弹的降临,他等的也不是死亡,等的是新生。

直觉不会死,和确定自己真的死不了,其间的差异,就是虚幻与现实的差别。

一个存在万一,一个没有万一。

王血轻轻的挣脱。

林算从哲学的思维中脱出,顺手拉住他,“王血小弟,和我一起见阿娘。”

王血被拉住衣领,接着膝关节被某人从后面强力踢了一下。

膝盖一软,和林算一起跪下了。

“孩儿林算和义弟王血,给阿娘磕头。是孩子不孝,让你老人家担心了。”

在林算的声音中,王血感觉衣领一扯,人站了起来。

他的脑袋嗡嗡地发晕,怎么回事?

“啪!”

林算扯着王血的手被打掉,林叶氏,林算这一世的阿娘,温柔地给王血理理扯乱的领子,“多俊俏的孩子,你认了我这阿娘,阿娘必当亲生儿子一样待你。”

王血脑袋更晕,晕乎乎间手上被一双温柔的手握住,一只木簪子放在他的手心。

“阿娘也没什么给你的,这只木簪子是阿娘最宝贝的东西,就送给你做见面礼吧。”

三岁丧父,五岁阿娘病逝的王血,死死捏木簪。

“阿娘,那木簪子可是留给我的。”林算在埋怨。

“怪我啰?谁叫你认个义弟也不告诉我一声。这初次见面,阿娘总得给点见面礼吧!”

“可那是我未来媳妇的信物,你给小弟了,我这大儿子怎么办?”

“啪!”

“唉,阿娘你打我做什么?”

“做老大的不知道疼弟弟,我不打你打谁?”

“这疼弟弟还带送媳妇的?”

“快滚回家去做好饭菜。”

“为什么是我?”

“阿娘我等你这臭小子处斩等了一天,什么都没吃,你让我做饭?”

一只温柔的手闪电般冲向一只耳朵。

林算立马跑开,“得,你老人家慢走,我回去做饭。”

一溜烟地顺着东街往家里跑,其间他回头看了下,林叶氏拉着低头的王血,笑盈盈地往前溜达。

他笑了笑,猛冲几百步,来到了街边的家中。

四方的小院,两间正屋直对院门,一间做会客的堂屋,一间是林叶氏的卧室。

门左是杂屋一间,是林算住的地方。门右是厨房兼杂物间。

熟门熟路地进了厨房,点燃锅灶,一个灶头放入淘好的杂米,另一个灶头放些水,加入些葱姜,等水翻滚,再加入处理好的白鸡。

盖上锅盖,林算坐在土灶前,默默地烧着火。

阿娘就是阿娘,决不会因为思想换了个人就不是了。孝之一字,是他最重视的一样品质。

一个不孝的人,活着也是死的。

“以后怎么活?”他问自己。

“孝顺阿娘,然后当个秘谍?”

“当秘谍的话,时常走动,难免对阿娘照顾不周。幸好我早就做了准备,王血小弟弟,嘿嘿……”

心中涌起暖流,浑身发暧的王血,在林算的家门口就感觉脊背一麻。

手立刻脱开温柔的手握上冰冷的刀把,可他左右一看,什么也没有。

林叶氏的手抚上他头顶,“血儿,在家里就放松些。放心,在这没人敢欺侮你,包括你那不着调的哥哥。”

延伸阅读

万德丰酒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pqsd.shtml
万德丰酒是沧州酒类销售的航母企业是沧州地区的烟酒礼品等销售供应商品牌包括茅台五粮液剑

洲明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nogs.shtml
洲明银饰设立在国内外天然宝石加工制造中心的广东惠州,是集设计、研发、生产、批发销售于

瑶娴一族首饰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b1h2.shtml
瑶娴一族首饰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香港瑶娴一族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研发生产经营一体的仿

搏翔教育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ut6z.shtml
搏翔教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项目合作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学历教

众兴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xutz.shtml
众兴食品加工有限公司坐落于风景秀丽的江北水城-----聊城。这里交通便利,经济发达。

奥美特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yu5u.shtml
奥美特吊顶,更好的在国内做好家居集成吊顶奥美特品牌产品的研发、生产与售后服务工作,成

明耀汽车汽修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gext.shtml
明耀汽车少部件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清河县明耀汽车少部件有限公司凭着良好的

咏芝堂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695j.shtml
济南咏芝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始成立于2001年。咏芝堂老号可追溯到公元1621年,老店

杨帆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a0s2.shtml
湖南洋帆食品贸易有限公司系产贸一体化的食品国内外贸易有限公司。经营项目函括桔子罐头销

豪野加盟  http://www.fibrasnaturales.com/pwaq.shtml
豪野建材产品材料系列有砂岩浮雕、圆雕、亦有深藏着历史厚重感的金属雕塑制品和饱含历史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胡勾乱扯在线阅读第六节

    景无限望着岳如霜已经消失在黑暗的尽头的背影,依依不舍地收回了视线,刚一走到石方体旁边的时候,沈汝开口说话了。“你先别着急着开启盖子,咱们好好的看看这是那个朝代的东西。反正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古墓,有点深埋宝藏的意思。”他缓慢地移动着脚步,视线却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石面的花纹。“你不是废话嘛!那有用石头

  • 偏生喜欢在线阅读第10节

    人群的骚动在温翎的示意下立刻安静无声,而宣布开始比赛之后,整个擂台周围的气氛都变得紧张与热烈起来,热烈并不是各家族的参赛子弟开始哄闹,而是一股股斗志的火焰都在众人身上升腾而起,少年人的争强好胜之火也在此刻被点燃。一团团光芒从空中掠射而出悬浮到各参赛者面前。“好了,将你们的灵识释放进入光团之中,会有光

  • 收藏家戏诸天分身在线阅读第6章

    人都走得老远了,但单熠还没任何动作。和单熠一块面试封庆的女孩比单熠晚一年入社,成绩也好人也机灵,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嘴有点欠。这缺点她自己也知道,但是她有怎么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封庆在提到他哥的情况下能这么敏感,点着就擦火。平时对谁都温雅的单学长没有发话,她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不识场合而恼怒,低着头没敢

  • [微微一笑很倾城]第五元素第十章

    林玟冬,已经死了?可是如果林玟冬死了,为什么林家不愿意说出来,而且林夫人还要将他的牌位给偷偷藏起来。而林家的其他人是否知道这个消息呢?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出现在了祁无惧的脑海中,他隐约中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接触到事情的真相了,可是这个隐约也实在是太隐约了些。他将林玟冬的牌位放回原来的地方,从房间里悄无声息地

  • 影后居然会吃鸡厕所约谈

    跟随着叶枫目光看去,就看到那人站了起来,从衣服后腰处,掏出一个有半块板砖大小的黑色匣子。在那黑不溜秋的外表上有一些按键,那人按了其中一个按钮,便将这黑匣子贴在了耳边。这时似有声音从那人口中传出,听不清说了些什么,但那动作确实是在打电话。而宋婉清发现那手机并没有可以实现网络视频语音等功能的大屏幕之类的

  • 网游之逆遣修罗之傻念头(9)

    “明天八点半换好衣服准时到操场集合!”在一片稀稀拉拉的附和声中,第一个“晚自习”就这样结束了。毕竟是第一个晚上,总是吵吵闹闹的,忙着交朋友,忙着介绍自己,忙着打听威生的办学情况,还有的,和我一样,忙着“欣赏”我们与众不同的班主任——沈望之。那个晚上,老沈嘴吧啦吧啦着就没怎么听下,讲着每年一届相同的叮

  • 攻陷富豪大老板第5章在线阅读

    蒋蛟错愕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下一秒,这张面无表情时分外显得出尘高冷的俊脸,就跟京剧里变脸表演一样,哗哗的就变了脸色。蒋蛟立马从通讯录里调出某个号码拨了过去,在等待接通时,他不住来回走动。接电话。快接电话!许是感受到蒋蛟的焦虑,电话通了,这电话一通,蒋蛟立马道:“小叔叔,快帮我查查明连现在的位置,我怀

  • 综漫世界的写作生涯巷子口的灯

    我从学校走到巷子口时天色已经大暗,不长不短的一段路,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走出了蜗牛的速度。反过来想想,这其实也可以算天赋异禀,不是吗?那天,巷子口那盏绿帽子路灯依旧半昏不明,忽闪忽闪的大灯泡晃的人眼睛疼。我一直觉得这盏灯离它寿终正寝的那一天不会太遥远,虽然我希望这点光亮能存在的更长久,哪怕它微弱的几乎没

  • 相亲路上在线阅读当作另一个女人

    贺兰夕以贴身侍女的身份跟着他,一路上,倒是没有受到阻拦。“云儿这般急匆匆的,究竟意欲何为?”贵妃娘娘突然从侧面的道上走来,冷沉地说出口的话,隐含怒气。她一身雍容华贵的服饰,身后跟着几个宫女,威风凛凛的样。“母妃。”司徒洛云刹住脚步,转过身行礼,贺兰夕在侧面默然福身。贵妃娘娘来到他面前,恨铁不成钢道:

  • 鹤丸进化之时大佬们都有点穷

    毕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参加高考了,虽然罗一知道高考对于自己来说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是不想太过独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系统的出现,他拥有了一只利欧路。那么之前平静度过高考之前这一个月的想法就被他无情的推翻了!没有哪个人不想成为一名强者,罗一自然不例外,尤其是对于开了外挂的他来说!这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