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洪荒之无上复制第五章 酒鬼

作者:采女孩的蘑菇 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湖中没有人不知道“快刀无影”萧若飞与白眉圣女那一战的结果,很少有人不知道,他们是两败俱伤。

街上人来人往,巷子里飘来阵阵酒香。

喝酒的人在讨论江湖中的大事,喝醉酒的人有时会觉得自己比大侠还了不起。

到酒铺喝酒的很少有江湖中的大侠,但是小二也不会让乞丐进来。

他衣衫褴褛,烂开的地方连补丁都没有。他一头的乱发,头发、胡须上还沾着土。他的指甲也黑得发亮,如同涂上了一层油。他黯淡的眸子里露出的是疲倦、绝望、悲凉之意,他笑得时候,比哭还要难看,所以他很少笑。

他没有钱买酒,但是他却不能没有酒。他每天都会喝很多酒,他喝的酒并不是偷来的,而是店老板看他可怜施舍给他的水酒。

对于他这种人说,再差的酒也总比没有酒喝好百倍。

小二不可能放他进酒铺,所以他只能倚在门口。他喝着水酒,吃的是酒铺的剩菜。他喝酒时,端起破碗就往喉咙里灌,就好像他这个人的肚子是水桶。

这样一个人,过去怎么可能辉煌?

逍遥剑是刀剑卫的宗主,他虽没有潘安之貌却也是仪表堂堂。他虽是江湖中人,但头上的九珠冠却不输王孙贵族。就连他的靴子上,也镶着六颗明珠。他那身“逍遥彩凤衣”也是也是用蚕丝织成。逍遥剑腰间别着的那柄三尺剑上,镶着一颗世间罕见的西域夜明珠。单单打造他那柄剑,就花了一万五千两黄金。天下的英雄好汉都称他是“人中龙凤剑至尊,逍遥公子财如云!”

可是他这样的人,怎会到酒铺喝酒?

逍遥剑坐在靠近窗户的角落里好像是在等人。

这世上配他等的人不多,从来都是别人等他。

他等的人还没有来,他只好要来一壶酒,边喝边等。

水酒慢慢流入杯中,他只喝了一口,就吐在了地上。

他环顾了四周一下,辛好没有人看见他失态。

他是喝惯了好酒的人,一喝水酒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青衣人走进酒铺,揭下了头上的斗笠。

小二并不知道他是谁,却觉得他不像是中原人。

“客官,里面请!”

只要是客人,做伙计的都要笑颜相迎、盛情款待。如果做不到,就没有资格成为伙计。

青年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逍遥剑面前。

他坐了下去,逍遥剑等的就是他。

“阁下从东海来?”逍遥剑问道。

青衣人道:“我从日出之处来,到日没之处去。”

逍遥剑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在下刀剑卫宗主逍遥剑。”

青衣人也点了点头,但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道:“阿部义三郎,奉德川幕府之命而来。”

逍遥剑满怀关切地问道:“德川将军身体可好?”

青衣人道:“汉王府有吃有住,德川将军的身体怎会不好?”

逍遥剑问道:“汉王府的人都到了吗?”

青衣人道:“就等你们了。”

逍遥剑道:“很好。”

阿部义三郎道:“汉王要我问候左公公,他的身体可好?”

逍遥剑笑道:“何止是好。”

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问道:“你们有把握铲除了他们?”

阿部义三郎道:“这次的行动万无一失。”他压低了声音:“剑圣的儿子也来到了京城。”

逍遥剑道:“汉王与公公联手,天下岂不唾手可得?”

阿部义三郎道:“你们还需对付一个人,那个人比我们共同的敌人还要可怕,因为他的剑实在太快。”

逍遥剑道:“你不必担心,公公已有对付他的人选。”

阿部义三郎突然笑道:“最好不要让王爷失望。你说的人选,是青云城主,还是飞鹏堡主?”

逍遥剑道:“不是城主,也不是堡主。城主与堡主俱是天人,怎会对这种小人物动手?”

阿部三义朗道:“除了南宫若云与张凤,中原还有谁能与他一较高下?”

“雾中鹤!”逍遥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道。

阿部义三郎突然怔住了,他知道这个人。江湖中很少有人不知道雾中鹤,在逍遥剑还没有成为宗主的时候,他就已经名满天下。

人人都以为雾中鹤的人品如同他的剑法一样高纯,如同他的衣服一样洁白无暇。但直到他霸占了江碧君,出卖了高健阳、马行空,人们才发现他道貌岸然的面孔下禽兽的嘴脸。若不是一年前他败在了独孤星剑下,现在已不可能从江湖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剑确实很快,但是他已经死了。”阿部义三郎道。

“他并没有死,他只是失去了信心。”

逍遥剑的目光遥远。

阿部义三郎突然冷笑道:“他连独孤星都打不过,还有什么可能战胜云中鹰?”

逍遥剑道:“你以为他真的不是独孤星的对手?”阿部三义朗冷冷地道:“败了就是败了,没有理由。”

逍遥剑叹道:“他只是畏惧云中鹰独孤星没有以假乱真,是不可能击败他的。

逍遥剑又道:“如果他们在比一次,独孤星必败。”

阿部义三郎道:“就算依你所言,雾中鹤的剑足够快。但是你我都找不到他,你说的这些难道还有意义?”逍遥剑道:“你怎知我一定找不到他?”

阿部三义朗道:“”像他这样的人要躲,别人是一定不会发现的逍遥剑道:“你错了。”

阿部义三郎道:“哦?”

逍遥剑道:“他没有躲,而且他就在附近。”

阿部义三郎道:“当年杀屠长安的时候,我与他见过面,他若在附近,我岂会认不出来?”

逍遥剑道:“你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阿部义三郎道。

逍遥剑道:“已经失去自信的雾中鹤,绝不会像过去一样风光。”

阿部义三郎忽然问道:“你认得他?”

逍遥剑摇了摇头,道:“不认得。”

阿部义三郎道:“你既然不认得他,又凭什么能找到他?”

逍遥剑道:“我虽然不认得他过去的样子,但却知道他心在变成了什么模样”

阿部义三郎道:“你若能找到他,我就信你。”

逍遥剑霍然起身,道:“你要跟着我,但路上不要说话 。”

阿部义三郎道:“可以。”

逍遥剑把一锭银子放在桌上,他们便走了出去。

他们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那个乞丐。

乞丐已经喝得不成样子,歪歪斜斜地躲在地上。破碗盖在他的脸上,一头的乱发将破碗包裹。

销遥剑一脚踩在他身上,回首一笑道:“阿部兄,扶他起来。”

阿部义三郎虽然答应一路上不说话,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他会是雾中鹤?”

逍遥剑道:“你最好莫要讲话,因为你答应了我,而且只有我才能找到雾中鹤。”

阿部义三郎只得扶起酒鬼,酒鬼一口吐在他的身上,原本一尘不染的青衣立刻恶臭难闻。

阿部义三郎瞪着双眼,活像一头发怒的猎豹。怒火在他的眼中燃烧,他一脚把那酒鬼踹到在地上。

凌厉的刀寒光一闪,青碧如水的东瀛武士刀已出鞘。

只不过逍遥剑的手指已经夹住了他的刀锋,他虽已满头大汗,却无法抽出刀柄。

逍遥剑道:“不要忘了你答应我什么,也不要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雾中鹤是整个计划的关键,如果计划失败了你答应该知道德川将军怎么对付你。”

他说罢松开手,阿部的刀也瞬间如鞘。

阿部擦去酒鬼呕吐的东西,从地上扶起他。

“你…你们要带我去哪里?”酒鬼半睁着朦胧的醉眼。

逍遥剑笑道:“只喝酒怎么能尽兴?我们带你去找女人。”

酒鬼道:“我…我没有钱。”

逍遥剑道:“我们帮你付。”

他给阿部使了个眼色,阿部扶着酒鬼继续向前走。

巷子重重,角落的尽头是怡红院。

看到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阿部顿时感觉眼前一亮。他的人还未动,心已先动。

逍遥剑道:“扶他进去。”

阿部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的身子虽在门外,心早已飞到了怡红院里面。

老鸨迎了出来,满脸的微笑。

她的眼里只有逍遥剑,因为只有逍遥剑看起来像有钱人。

她自然不会看酒鬼一眼,叫花子怎会付得起钱?

她把他们领了进去,姑娘们看到酒鬼捂着鼻子走得远远的,但她们还忍不住回顾逍遥剑。

逍遥剑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老鸨双手接了过去,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道:“大爷您真大方。您看上了那个姑娘?”

逍遥剑拍了拍酒鬼的剑肩膀,微笑道:“我这位朋友,想要你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

“他…”老鸨脸上的笑容已僵硬。

逍遥剑又从袖中取出两张银票,扔给了老鸨。

“他不可以?”逍遥剑道。

老鸨道:“这位公子玉树临风,仪表不凡,怎会不可以?”

在她的眼里,只要有钱谁都就是潘安。

逍遥剑听到她这话的时候,只觉得喉咙里有一阵苦水上涌。

“只是…”老鸨的笑容又变成愁容,“洛阳王大爷已经包了梦娇。”

梦娇就是怡红院的头牌,她是江南的美女。

逍遥剑从金腰带上摘下一颗珍珠,轻轻地放在老鸨手里。

老鸨盯着珍珠看的眼神,就如同饿狗扑向骨头。

“梦娇有空了吗?”逍遥剑依旧一脸的微笑。

老鸨笑得合不拢嘴,露出一口的黄牙,道:“什么王大爷,让他去喝西北风吧。”

她说罢就扶着满身酒气、满嘴酒臭的乞丐上楼去。

“他去快活了,我们干什么?”

阿部的眼睛突然发亮。

“看戏。”逍遥剑找了个椅子坐上,斟上了一杯酒,边喝边笑,“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的话音刚落下,已经有十几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的身体一渐渐发福,他穿一身做工极其精细的紫玉碎花袍。

“王大爷,您来了?”老鸨笑得如同一朵花,一朵狗尾巴花。

王大爷道:“梦娇呢?”

老鸨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道:“她…别的客人”

王大爷一掌 在她的脸上,打断了她的话“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鲜血从老鸨的嘴角流了出来,她的脸因痛苦而扭曲变形。

“楼…楼上”。老鸨道。

“带我上去!”王大爷你道。

“你可知道这位王大爷是谁?”逍遥剑笑了笑道。

阿部义三郎摇了摇头,中原的江湖人物他知道得并不好。

逍遥剑道:“洛阳三阳门,铁掌段浮云!”

阿部的脸色也变了道:“王石川!”

他知道江湖中有个王石川一双,铁掌蹭破落过无数人的头颅。死在他掌下的也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绝非败夫走萃。

阿部抬头往楼上看时,发现王石川正往楼下走来。他的一只手提着赤*的酒鬼,如同提着一只被扒光了毛的鸡。

他一把将酒鬼在地上,一只脚就踩在了就酒鬼的脸上。

王石川一脸轻蔑的笑,道:“凭你一个叫花子,也配跟我抢女人,给我往死里打!”

那些彪形大汉蜂拥而上,一阵拳打脚踢。

酒鬼在地上痛的滚来滚去,身上已是青一片、紫一片。

王石川冷冷地道:“下次要我看到你,我要你死,滚!”

酒鬼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外跑。

但是他还没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逍遥剑不知何时已挡在了门口,他的手中紧握着那柄镶着夜明珠的宝剑。

“他不能走”逍遥剑道。

王石川大笑道:“不走,就得死。”

他手下的大汉也一齐大笑。

逍遥剑叹了一口气,道:“你不认得他?”

王石川道:“我只认识有头有脸的人,不认识鼠辈。”

逍遥剑道:“你可听说过银鹤飘雪—雾中鹤?”

王石川道:“江湖中有谁会不知道雾中鹤,他的银鹤飘雪九九八十一式”堪称江湖一绝。

逍遥剑道:“以你的铁掌,对他的剑如何?”

王石川道:“我并不是绝顶的高手,如何抵挡绝世的剑客?”

逍遥剑道:“他就是雾中鹤。”

王石川又大笑不已,雾中鹤是江湖中极负盛名的剑客,他怎么可能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酒鬼?

逍遥剑道:“你不相信?”

王石川大笑道:“若他真是雾中鹤,王某也不会活到现在。”

逍遥剑道:“你们两个比一场,如何?”

王石川道:“我不会跟无名鼠辈动手。”

逍遥剑笑道:“你怕了?”

王石川道:“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铁掌断浮云!”

逍遥剑将手中的剑交给酒鬼,酒鬼用颤抖的双手接过去,目中闪现的仍然是恐惧、惊慌、绝望之意。

逍遥剑道:“命在你自己手里,你不杀他,他杀你。你想做孤绝于世的剑客,还是人人欺凌的乞丐,你自己选!”

他的话已说完。

怡红院的姑娘都屏住了呼吸,睁大了明亮的眸子。

他们两人在两排桌子中间对持。

一个是衣着光鲜的王大爷,一个是赤身*体的酒鬼。

老鸨也想看一看王大爷杀人的样子,她不在乎东西被打碎,因为逍遥剑付给她的钱也足够买下整个怡红院。

王石川的身形一展,如刀的双掌快似闪电的劈向酒鬼的脑袋。

他的闪电一击,连江湖中的成名剑客都难以抵挡,何况是这一无是处的酒鬼?

酒鬼的身子还在发抖,他连剑也拿不稳,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击败杀人无算的“铁掌断浮云?”

牟利的寒光一闪,已经有一个人倒下去。

酒鬼死了吗?

他的身子还在颤抖,只是他握剑的手稳如磐石,他并没有倒下去。

王石川倒在血泊中,他的喉咙已断。他凸出的眼球里满是惊疑与恐惧,他至死都不相信自己会倒在一个酒鬼剑下。

他的手下也不相信,怡红院的姑娘们也不相信。

但这都是事实,事实不容置疑。

逍遥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又拍了拍酒鬼的肩膀,道:“你总算站起来了,你终于走出了独孤星的阴影。”

酒鬼的目光居然变得锋利如刀,他忽然问道:“你到底是谁?”

“逍遥剑!”逍遥剑道。

酒鬼道:“你绝不是逍遥剑,无论在什么时候逍遥剑都不会把自己的剑给别人。”

阿部突然道:“你真的不是逍遥剑?”

那人大笑道:“我的确不是逍遥剑,但我却是来帮你们的。”

“真正的逍遥剑在哪里?”阿部道。

那人道:“他奉命去杀一个人,所以我才会来见你们。”

“杀谁?”阿部问道。

那人道:“敌人,我们共同的敌人。”

酒鬼问道:“你找我到底是要干什么?”

那人道:“有一个除了你,别人谁也对付不了。”

酒鬼问道:“谁?”

那人凝注着他,一字一字道:“云中鹰!”

延伸阅读

佳斯达加盟  http://www.skyqi.net/yt58.shtml
设备建材

欧蒂克加盟  http://www.skyqi.net/ax99.shtml
ODE欧蒂克是一家设在国内外时尚艺术之都Milano(米兰),拥有纯正意大利家居设计

一二一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skyqi.net/uogz.shtml
一二一儿童摄影加盟优势一二一儿童摄影加盟电话一二一儿童摄影加盟简介加盟详情加盟流程加

小城一锅火锅加盟  http://www.skyqi.net/srzh.shtml
小城一锅总店于2010年在济南隆重开业,在此期间总经理是狠抓口味与服务,赢得了顾客的

青金城堡玉器加盟  http://www.skyqi.net/sp1u.shtml
北京天青宝贝工艺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国内首家集采矿、运输、生产和销售为一体

五指星加盟  http://www.skyqi.net/d5xn.shtml
五指星婴儿用品总部所经销批发的婴儿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

普森加盟  http://www.skyqi.net/g8eb.shtml
普森电器以“普森”品牌战略为导向,以“专职化、核心化、精品化”为具体战略性定位,主要

洗乐干洗加盟  http://www.skyqi.net/gnnt.shtml
品牌:乐洗公司:北京布朗斯(乐洗洗衣国内外)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业务范围:干洗店加盟干洗

艾之初加盟  http://www.skyqi.net/eav.shtml
2014年底,国家政府精准扶贫办发现蕲艾产业前景巨大,但当地并没有高端品牌,为提升当

葡悦汇加盟  http://www.skyqi.net/6fq3.shtml
葡悦汇隶属辰悦酒业有限公司旗下,正式成立于2009年,位于深圳华南城中心商务区,是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哈利波特:最强修真者在线阅读第九节

    是夜吃完晚饭,逸凡帮母亲洗好碗筷后,冲了个凉,洗去身上的烦忧。缓步走到窗台旁,掏出香烟缓缓的为自己点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翻开了通讯录,看着在单独的一个页面里,一个写着雪儿的号码。几次想要拨通,但那手指却又僵持着,不肯按下,但他看着雪儿两个字时,眼中便透露出柔和思恋之色。最终他还是没有拨过去,两

  • 汉末超级书院在线阅读第五章

    夜晚的时间悄悄来临,御神浩宇挂掉了给家中的电话。刚刚是御神浩宇跟家里汇报情况的,库洛牌已经出现了,要是自己不汇报。相信过不了多久,家里的人就会知道。要是这个样的话,还不如自己汇报。虽然是把库洛牌的消息告诉了家中,但是御神浩宇却隐瞒了自己已经有四张库洛牌的事情。毕竟库洛牌是有关这个世界安危的,御神浩宇

  • 守望南十字星在线阅读第9章

    第八章虽然洛骁的“现场告白”事件的确轰动一时,但是由于两位当事人合作的电影本来就开拍在即,再加上星球**公关团队的有意引导,“当众出柜论”的声音没过多久就渐渐被“营销炒作论”所代替。过了“黄金七十二小时”之后,遍观所有网络平台,除了一小撮高举着“美貌即正义”大旗的cp粉还在辛辛苦苦的在双方的微博上蹲

  • 逆变乾坤在线阅读驯兽手套

    与此同时,系统的声音响起:“整大雄成功,罪恶值+100。”“呵,第一次整人的滋味还不错。”楚河嘴角洋溢出欢快的笑容。他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大雄这种人就应该经常被整。而且整人还有罪恶值赚。累积越多的罪恶值,他的实力底蕴将会越发的深厚。.......记忆面包失去了效果,大雄更是因为拉肚子而迟到,最后期中考试

  • 小白菜的逆袭在线阅读第五章

    “那可不一定,上次答谢宴就是个例子,我可不想再挨大小姐一顿批。”我依然坚持。“我相信你以上说的都是真的,我也知道你的顾虑,但你就忍心看着一个喜欢你的好女孩一直这么消沉吗?”“我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只是不愿大小姐再陷下去,再说就算我去了,她愿不愿意见我还很难说,我想我就不去打扰了。”“你啊,不但有一张木

  • 逗比女主常在线之和尚(2)

    人们常说:“做一天和尚是撞一天钟的”。可今天的钟,思语是撞不成了,因为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说了不该说的话。不单单是钟撞不成,连小命都难保。翠云山下,人们死的死,逃的逃。形式严峻,听说是北燕的军队攻到这里来了,官兵的到来像是疯狗,逮谁就咬一口。西街的寡妇,东门的老太,一股脑的都被官兵们掳走,解决个人

  • 我被天道绑架了!宝箱系统(新书求收藏)

    燕离睁开双眼,呈现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景象,这是室内,在暗橙色的地板上,无数人在进行着篮球运动,球鞋与地板的mo擦,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篮球砸地、砸篮筐,声音响亮。作为一名资深的篮球爱好者的燕离,如今正站在篮球场上,却并未给他带来任何的兴奋,而是深深的茫然。“这里是哪?”燕离满肚子的疑惑,他记得刚才,

  • 嫁给白无常之O-1-O(10)

    回到首尔见到那只比熊犬时,吴世勋格外惊喜。“我一直想养个宠物!”除了团体活动,他的个人资源不多,许多哥哥也是,是以他总想着养只宠物陪陪自己。之前能出演《曾经》可以说他自己争取来的。没团体活动时,他格外闲。一闲他就容易焦虑,总想找点事做,于是他每天都健身,钻研演技,天气好时,就去爬山。认识她后,还多了

  • 女主女配天生一对起名,汤圆君

    “当然,小外甥取名字,怎么少得了我这个大姨。”当着众人的面,云裳反握云相思的手,盈盈一笑,迷得宴席中的男子神魂颠倒。当然,云裳的心中可不像脸上那么友善,并且对云相思给她这个发泄心中怨恨的机会,甚是满意。“好,取名规很简单,每一个人将心中所想到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便是。”云相思与云裳相视一笑,便示意身边

  • 将阁在线阅读第6章

    职业官僚!朕的朝堂上都是一些职业官僚啊!和后世一样,如果朝堂上的大部分官,除了做官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谋生能力。也就是这些人只会做官!由此带来的副产品,就是大规模的贪污盛行!只要是干部终身制的国度,都会存在这样的大规模腐败现象。“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老祖宗早把其中的道理讲得很明白。官员只能上不能下,这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