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逆天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渡狂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日的天,乌云压顶。

一场大雨,宛如水帘一般席卷到芦城各处。

雨后慢慢放晴。

路边两层旧房楼的卧室里,传出一声惨叫,“啊,轻点轻点,眼皮子要夹坏了哦。”周桐坐在躺椅上接受母亲酷刑。

陈花手持睫毛夹,斜睨她一眼,“为了漂亮吃点苦头能怎么样?”

“夹的又不是你……”周桐小声抱怨。

“行行行,你自己来。”陈花把夹子塞到她手里,一边催促着一边下去看火,“赶紧的,九点的相亲可别迟到了。”

周桐摸了摸眼睛,抬头望向闹钟,发现已经八点半。

时间太赶了!

她三下五除二,迅速收拾完,踩上高跟鞋,提着挎包就往楼下跑。

到了院子铁门口,又被母亲追上来。

“早餐早餐!”

热腾腾的肉包,隔着薄薄的塑料袋,一下就烫上周桐的皮肤,她“啊啊啊”地尖叫出声,陈花便往她挎包里扔,“烫也得吃,饿着肚子过去让人看笑话。”

“可以了可以了。”周桐拉上挎包链子,陈花边给她整理衣领边谆谆叮嘱,“这次相亲可是我好不容易托关系安排的,你给我好好表现着点,搞砸了回来收拾你。”

“知道知道。”说完转眼就跑出门。

外面的天一片蓝,周桐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坐上去,对师傅道:“去路菲街道。”

师傅爽快地回应:“行嘞!”

车子疾驰在路上,她从包里取出早餐,怕烫到自己,便用纸巾托住。小心翼翼打开塑料薄膜,正要一口含下去时,想起精心修饰的唇,立马滞了滞。

撕出一小块,用牙龈撑开四周,周桐张大嘴就往里送,动作显得夸张又滑稽。

前面司机见状,乐道,“我女儿每次偷抹她妈妈口红,吃个饭啊,也跟你一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桐想象一下那个画面,自动带入自己的脸,丑到犯哆嗦,她尴尬地笑了笑,一路上没再吱声。

路菲街道地处繁华片区,欧式建筑的浪漫气氛,吸引了不少追求情调的约会情侣,即便是相亲,大家也喜欢安排在这里。

父母给他们约的是路口的小咖啡厅,周桐在大马路边下车,站在转角,扭头一望,便透过落地窗发现里头坐着的西装革履男子。

心情有些澎湃啊,周桐原地审视了一下自己,拉平衣襟的褶皱,理了理裙角,又顺了一遍两鬓的细发,才准备抬脚过去。

远处传来呼啸心悸之声。

周桐刚回头,一辆豪车疾驰飞过,满地的水花倾溅而起,她一半的身子被淋上,躲都来不及。

“卧槽!”周桐忍不住爆粗口。

她抹干脸上的水渍,又拧了一把湿透的裙角,掏出纸巾,躲到角落里去擦拭,嘴上骂骂咧咧道:“气死了气死了,真没素质!”

拾掇了会儿,一抬头,便见落地窗里的人在向她招手。

周桐一时无措,不自然地笑了笑。

她下意识地望了望周遭,无路可退,只能赶鸭子上架一般,硬着头皮进去。

咖啡厅里飘着一股醇香之气,音乐舒缓悦耳,周桐走到落地窗边,拿出手机里的照片比对了一下,问:“你好,是梁一平先生吗?”

“是。”

对方身着黑色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我是周桐。”她刚坐下,服务员便上来,周桐要了杯拿铁,转而无可奈何地道,“抱歉啊,差点来迟了。”

身上水渍斑驳,男人默默打量她。

周桐略觉得难堪,欲开口解释,便听他问,“你今年多大?”

“哦。”周桐有些怔忪,“二,二八。”

其实她身份证上被父母多记了两岁,刚好三十,只是这个数字她并不愿对陌生人公布。

“在哪里工作?”

“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行政文员。”

听她这么讲,梁一平的眼神暗了暗,“以前读哪个大学?”

“A大。”

对方似乎是来了兴趣,“什么专业?”

“海洋学科。”

“怎么就职岗位和所读专业差这么多?”

“专业对口的工作不好找。”

周桐一肚子辛酸泪,她从十岁以后一直是听从父母的安排,虽然高考斩获不俗成绩,但因父亲的朋友在海渔局担当领导之职,为方便日后走仕途所以选择了海洋学科专业。

只是不成想,苦读四年毕业后,那关系户竟因贪污受贿入狱,加之海洋学科在本市并不好就业,这才不得已谋个文职混饭吃,真真世事无常,叫人叹息。

气氛转瞬安静,周桐想开口探些对方的信息,却被一通手机铃声打断。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梁一平拿起手机走去外面。

周桐趁此空隙,立即取出包里的化妆镜,左右照了照,眉毛疏淡,鬓间碎发凌乱,衣领上污渍点点,的确不太得体。

服务员端上咖啡,她急忙补了点妆,等梁一平进来,又手疾眼快地收起,换上一副镇定的神情。

“那个……”梁一平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旁边,带着歉意道:“有点事得先走,今天怕是无法继续了。”

周桐一愣,随即窘迫地起身,眼睁睁望着他从位置上取走皮包,转身离开出去。

自己这是失败了?

唉……

满满的负能量简直要冲出天际。

坐回椅子上,周桐气恼地拽了拽有些褶皱的裙角,唉声叹气几次,喝完咖啡也不知该干点什么,久久才从咖啡厅里出来。

外面晴空万里,周桐不敢太早回家,便一路沿街道走下去。

阳光落在树叶间,地上现出斑驳的阴影。

正思索着回去如何应付母上大人时,路边一辆白色法拉利引起她的注意。

周桐一见那车牌号,就想起溅了自己一身水渍的那辆豪车。

一时间心中怒火万丈,张望着四处寻找车主,发誓要把对方抓出来头拧掉给她夭折的情缘陪葬!

路边便利店里,推门走出个人。

简简单单,却又光彩夺目的男人。

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头,身着宽松白衬衫和蓝色牛仔裤,一头碎发,在风中清扬,气质说不出来的干净。

那长腿,迈了几步便越走越近,周桐倚在车头,被他好看的眉眼吸引着,一时间愣了神。

“你……”林樾手里拿着瓶水,站在她面前,比她高出一个头来。

周桐回了神,整理了下自己的仪态,指着身后的车子,“这是你的车吗?”

他微微一暼,勉强答道:“算是吧,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问题。”面对这样帅气的男人,饶是兴师问罪,也要势弱半分,周桐苦口婆心道,“这雨天刚过,你开车就不能小心一点吗,溅得我浑身都是。”她把衣服上残留的水迹指给他看,“瞧瞧,瞧瞧。”

林樾淡淡扫了一眼,继而否认,“这不是我的车。”

“嗯?”周桐一脸懵逼,“那你刚才不是说……”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林樾侧身绕过,“现在它已经不是。”

周桐气急败坏,“我看你应该成年了,怎么说话……”正要拉住他,却不曾想力气没用对,倒把他手中的水瓶打到地上。

瓶盖破开,水顺着地板四溢流开……

空气凝滞,两人对视了一眼,她这下有理也变无理。

周桐急忙蹲到地上,将瓶子捡起来,给他不是不给他也不是。

正手足无措时,听他开口:“大姐,再说一遍,这车不是我的。”

“大姐?”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周桐抚了抚额,遂抬眼正视他,“你几岁?”

“无可奉告。”林樾掏出钥匙,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

又被摆了一道,周桐整张脸越发扭曲,“好啊,钥匙都有了,还敢说这车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他的。”林樾抬手朝她身后指了指。

周桐回头望去,发现便利店出来另一男的,那头发染成清灰,桀骜不驯的模样。

“林樾,怎么啦?”彭鹏舔着冰淇淋,远远地就喊起来,待一走近,林樾便将车钥匙抛给他,“你制造出来的事故。”

“事故?谁啊?”彭鹏四处张望,最后把目光凝在周桐身上,上下打量,嗤笑道:“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不是四肢完好吗?”

周桐听得很不愉快,“你们之前在这条路上开车,让地上的水溅了我一身。”

“那你去找水呀,找我算哪门子的事故。”

周桐从未遇过如此蛮不讲理的人,但为了讨个说法,便也耐心解释,“你听好了,是你们这辆车开得太快,又没有避开水坑,才溅了我一身。”

“谁看见了,谁看见了!”彭鹏把最后一点冰淇淋全吃到肚子里,摊手问林樾,“你有瞧见?”

林樾看了半天戏,听到这句,视线不由瞟向别处。

周桐站在那极为尴尬,“我也没提什么要求,你们何必撇得这么干净。”

“无凭无据,懒得理你。”彭鹏一头扎进车里。

“你们不能走。”周桐赶忙拦在车前,“必须向我道歉。”

车喇叭疯响,彭鹏探出半个身子来,“当自己是偶像剧女主角呀,再不走开我告你,告你……”他低头问林樾,“告她什么来着?”

“碰瓷。”

“对对对,碰瓷。”彭鹏又伸长了脖子,“再不走开,我告你碰瓷!”

周桐听他如此,也知这说法是讨不回来了,只能侧身让道。

见车子呼啸而去,她气得在原地跺脚,“苍天无眼……”跺着跺着,发觉脚底有异样。

抬起来一看,竟是串链子。

她弯腰拾起,左右望了望,无人寻来,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便将之收起。

延伸阅读

彩云古道饰品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6ysd.shtml
在欧美日韩风统领着整个饰品行业,给人们带来视觉疲劳之时,彩云古道饰品突破这种行业局限

现在做什么好首选河北灸芝林保健礼品代理加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sozv.shtml
过年送礼是我们中国人向来的传统,无论贫富无论老幼,过年串门总要手上提些礼物,这已经演

九臻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p8z8.shtml
九臻工艺品项目介绍:九臻工艺品总部以“信誉,质量,服务”为宗旨,秉承着“高标准,高质

福雅珠宝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pwuq.shtml
企业简介福雅珠宝公司是香港雅发珠宝饰有限公司在中国的重点发展公司,雅发珠宝饰有限公司

茁阅绘本馆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y7b8.shtml
茁阅绘本馆品牌介绍:『茁·阅』是北京惠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集合专家资源及最新教育理念+

博宏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pkag.shtml
博宏干洗项目介绍:博宏干洗是上海博宏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在威海地区的总代理上海博宏机械制

简梦饰品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bfu1.shtml
简梦饰品加盟详情1897年,法国服饰设计师女士在时尚之都巴黎创立第一家手工饰品作坊,

佳洁坊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x60x.shtml
佳洁坊卫浴位于中国瓷都---潮州,主打品牌--佳洁坊。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

豹王地板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68j6.shtml
“豹王”1996年商标获准注册,1999年豹王科技公司依托美国豹王集团(原美国豹王国

康郎加盟  http://www.cloverbuildinganddevelopment.com/nddt.shtml
康郎pvc圆筒透明性好,结合处自然美观,线条柔和。工厂拥有一批技术力量雄厚,经验丰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之我有三千个大号!第3章在线阅读

    除了艺术类院校需要面试之外,只有军医大学这样的学校需要面试而且还要政审。政审我到没有特别担心,这一世我的老爸是警察叔叔,虽然只是名普通的警察,但是政治觉悟特别高,是入党的积极分子,现在已经是预备党员,在工作上也是勤勤恳恳,早出晚归,他真的算是个好警察,但因为工作关系,他留给我,留给妈妈,留给整个家的

  • 燃烧吧捕蝇草在线阅读第1节

    “这是什么鬼地方?!!”李翎眺望着前方两三百米开外,那些密密麻麻的将士身影,忍不住右手猛拍额头,连声哀叹。前不久,他明明正在设计一个命名为“百花图”的**MOD,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出现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了?这算是……穿越了么!由于四周的地形十分开阔,远在两三百米开外的那些将士,在李翎现身的那一瞬间,

  • 重生之摄政皇后在线阅读第一章

    偌大的将军府主卧内,程萧将几件衣服塞进包裹里,马上床边的佩剑放在包裹一边,又蹲下从床底下掏出一个半大的箱子,掀开盖子看过里面的东西之后又盖上。抬起头,程萧看着放在床铺上的纸条,抬手拿起纸条,再次拂过纸条上的字。他的天命之人…将纸条小心叠好放进贴身的口袋里放好,程萧双手抱起箱子扛在肩上,剩下的一只手拿

  • 一见钟情顾先生在线阅读第五节

    因为邵帅不让林乔去公司,林乔没工作在家睡觉。这天叶寻拿出手机贴在林乔家的大门上说:“开门。”门直接开了。叶寻走进林乔的房间,拍醒林乔说:“我有话跟你说。”林乔只能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坐在那里,不解的看着叶寻。叶寻笑着揉揉她的头说:“叶氏继承人的首饰在书房,记得戴上去叶氏。”“你不跟我一起去吗?”林乔揉

  • 穿成万人迷霸总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在线阅读第3节

    两个保安又是奇怪又是担心的看着我:“你没事吧?刚才看见你一直在校门口转圈,从东头跑到西头。我还以为有不法分子踩点呢。”这时候我大概也缓过来了,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对两个保安说:“二位大哥,今天谢谢你们了。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头,这是我的名片。”两个保安本来满心欢喜,以为我是什么龙游浅水,虎落

  • 来自异界的王者金蝉三藏

    西方灵山,风云不变,灯影不摇。小乘佛教教主,如来佛祖正在向诸多佛子讲述佛理。就在众佛子听得如痴如醉之时,位于万千佛子第一排第二位的一俊美和尚突然站起身来。“金蝉,你这是何意。”如来停下了讲佛,万千佛子带着遗憾睁开双眼,看向两人。“回我佛如来尊师,因为金蝉已经悟了。”闻言,万千佛子面带惊异与喜色。这金

  • [盗墓笔记BG]无效年华在线阅读第3节

    “族长,不好了,哥布林又来了。”听到外面有狮人族大喊。萧逸眉头一皱。哥布林,神圣大陆最低等的种族,和地精一样,都是卑贱的种族。当初兽王庭还在的时候,哥布林可不敢这样打上门来,见到兽人族还会低声下气。现在的兽人族可谓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这群该死的哥布林。”奥古斯丁身为狮人族,脾气火爆。

  • 点化:我的手办活了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二天大部分人都佩戴上了霍格沃茨百合花,早上在公共休息室遇见的时候,虽然只是胸口小小的点缀,但是却感觉和以往完全不同。路上遇见了金妮,她有些好奇地问我们,为什么早上看见的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都带着百合花——我告诉她是作为霍格沃茨千年建校纪念。这种百合花的名字就叫做霍格沃茨,是霍格沃茨的校花,它的四叶代

  • 盛纪主宰第10章在线阅读

    两人回到家,别墅主人雷厉风行将保姆们一一赶了出去,他清楚身边的保姆是谁派来的,既然已经得罪了段正棠,再得罪一次又如何,别墅里只留下每天开车送他们上学的保镖皆司机就行了。程家澍的房间在隔壁,布置简洁不失温馨,深蓝色窗帘,纯白色床单杯子,书桌上放着他喜欢的书籍。程家澍简单整理,将今天买的衣服一件件折叠整

  • 我和反派大佬共用身体[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源氏现任的家主,源赖光。一个随心随性、强大无匹的人,他有着一头奶金色的头发,可以说髭切的发色就是源自于他了。而源赖光这个人,自从十年前见到自家刚诞生的源氏重宝付丧神,还未结婚就过上了养儿育儿的生活。平心而论,膝丸和髭切都是很乖的孩子,在教养方面从未让他操心,但是架不住髭切那偶尔脱线的性格,以及,膝丸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