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被迫继承两份家业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莲洛 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要荀静用一句话来概括在小圣贤庄几日的生活,那就是:

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的比驴多,吃的比猪好。

每天天没亮就要被师父从被窝里揪出来,开始早读。

“之乎者也”天天来,“君子好逑”常客串。

若是有一个字背错,竹板子就会来一下——直接导致荀静的躲猫猫功底上升。

太阳挂到门口树梢时,荀夫子开始正课。

但是!

由于鉴于出于

荀静对荀夫子的声音“高度过敏”——所以,每每上到一半时就会被荀夫子踢下小几,去蹲马步

因此,荀静的马步蹲得是相当标准!

午后,荀夫子教荀静识字,写字——墨汁满天飞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接着,荀静上自习课。

但是,她的小几摆在荀夫子的棋盘旁边……

棋盘的旁边是竹板子……

天哪!咱想偷个懒都没机会啊!

荀静无限感慨,每天泪流满面地望着师父,无限爱戴尽在其中。

不过,昨天荀夫子十分好心的放了荀静一马。

所以,此刻荀静衣衫不整,头顶“毛巾”,站在竹门前。

“哒哒——”轻轻的叩门,十分地恭敬。

“来了~~”荀静一手揉着刚洗的头发,一手推开门。

门外来人微微一怔,没有言语。

荀静当场就愣那里,双眼使劲得眨巴眨巴,昂着脖子看着那双温柔的眼睛。

白衫儒雅,锦衣年少。

温和的俊颜此刻有些诧异。

人中龙凤……

翻译一下:超级帅哥。

除了,一撮小胡子……

不过,真的……

忍住,忍住,忍住,不能笑!脸皮不能抽!

来人面前的子静的双肩在不规律抖动。

“你?没事吧?”

“噗——,哇哈——哈哈——”

“……”

“大叔,你的小胡子太有爱了。哈——哈哈——哇哈哈——”

“……”

荀静笑得眼角溢出了泪花,一双手还在揉着脑袋。

“……”对面之人十分无奈地皱起眉头,脸上却并无恼色。

“小胡子叔叔,你是来找荀夫子的吗?”

小胡子叔叔……

放眼整个小圣贤庄,绝不会有人敢这么大胆。

他是谁?

来者低头思索一番,却对面前的少年毫无映象。

“师父~~,来人了!”

“恩,进来。”

荀静朝还呆站在门口的“小胡子叔叔”微微一笑道:“小胡子叔叔,请进。”

来人点了点头,才缓步入内。

荀静十分熟路地来到台阶前,用力地踢掉脚上的翘头履,大大咧咧地溜进去。只是一只鞋子十分不长地眼甩到了来人的身上。

来者轻轻一闪身,翘头履擦着白大衣飘过,直奔水塘。

“噗通——”

屋内紧接着传来一声高喊:“童儿,快去水塘把子静捞上来。”

冷风飕飕袭过……

“师父!!!!”

荀静大怒,一下冲进去。

“啊……”

来者表情已经堪比调色盘,五彩斑斓。

过了一炷香的时辰,来人才缓过神来,恭敬地行礼后才缓步入内,站在屏风之外。

透过纱质屏风,可以略微清晰地看到:

刚才的少年正在张牙舞爪地扑向师叔的棋盘,师叔还是十分淡定,或者说习以为常的伸出一只手使劲得揉着那个人的脑袋。

活像在逗猫……

来人又一次恭敬地行礼,缓缓道:“师叔这些日子身体可还安好?”

哪尼?!师叔?!

荀静一下子老实了。

貌似好似极似记得昨天师父说,要让其他人来教咱其他的课程……

兴许也许或许记得是师父的师侄……

额……

咱好像刚刚在语言上得罪了那位“师侄”……

等量代换一下,咱好像刚刚在语言上得罪了咱未来的“师公”……

天哪!咱的毕业证啊!

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多么“严重的问题”后,荀静狠狠地剜了荀夫子一眼。

丫的!师父,您老人家不早说!

咱的毕业证就亡在您的手里!

荀夫子眯着眼,一手拿起棋子,一手揉着荀静的脑袋,慢慢悠悠得“恩——”了一声。

来人缓缓抬起头道:“不知师叔叫小侄来,有何要事?”

“子路,这个是我的徒弟子静。”

荀夫子惜字如金,伸手点点子静的脑袋,便没了下文。

颜路转头看了看此刻正在为自己不负责任的嘴巴和拜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师父的恶劣行为而自省的荀静。

他是师叔的徒弟?

颜路颇为不解的皱起了眉头,但是礼数上却没有疏忽,柔声道:“在下子路。”

荀静顶着一个鸡窝头,也像模像样的行礼道:“荀静,见过……”

咦?!等一下!

咱是荀夫子的徒弟,他是荀夫子的师侄。

所以,我们两应该是同辈。

但是,他又是我的未来师公。

唔……

好麻烦的辈分。

荀静的眼睛里开始出现大蚊香。

颜路看着荀静顶着一个鸡窝,一双亮亮晶晶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从乱发后面射出来诡异的光线……

呵呵,还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而荀静此刻的心情就是——抓紧将功补过,讨好小胡子叔叔。

“子路,我老了。射、御这些课我是教不了了。你们就待我教子静吧。”

“这……”

“恩?”

“小侄不敢。子静师弟是师叔的爱徒,我等不敢造次。”

“子路,我累了,带子静退下吧。”

“是,小侄告退。子静……”颜路突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会让儒家二当家的停下来?

只因为颜路即将带去上课的子静现在正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看着荀夫子。

第一招——撒娇

“师父~~~~”

“恩?”

“我不想去……”

啪——

竹板子以讯雷不及掩耳之速打在了荀静扶着小几的手前。

颜路默默垂下了头。

第二招——闹事

子静又一次打翻了荀夫子的棋盘,棋子“哗啦啦”满天飞。

荀夫子习以为常的从一旁拿出一卷棋谱,开始参悟。

颜路默默向后退了一步。

第三招——打滚卖萌

荀静不顾刚刚沐完浴,直接“滚”到荀夫子身边,脑袋搭在荀夫子的腿上,一双手不老实地拽着荀夫子的衣袖。

荀夫子抬手揉了揉荀静的脑袋。

颜路默默转过身。

荀静看着自家师父丝毫没有动摇,索性就耍起赖皮。

“行行行!我去!但是,师父,我有一个要求!”

“恩?”

“那我要出门一趟。”

“干什么?”

“你别管!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赖在这儿!”

“子路,带子静下去。”荀夫子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掩了竹简,开始收拾残局。

荀静缓缓起身,朝颜路一拜,道:“那个,之前多有得罪,请师公见谅。”

“无妨。子静,整理下衣冠,随我来吧。”

“对了。子静,你刚才怎么‘得罪’子路了?”

“……”

师父,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恩——?”

“就是,我刚刚不知道他是我师公,所以,我叫了他‘小胡子叔叔’。”

“……”

荀夫子手中棋子第三十七次掉落在小几上。

颜路的脸色微微有些发黑。

荀静默默转过脑袋。

这回真不干我事,真不干我事,谁让师公留的胡子那么有特点。

咱只是说了实话,说了实话……

***

“子静?”

这是颜路在同一堂课上第三次喊荀静。

荀静正时双臂长挂,头枕桌面,口齿半开,涎水肆意,睡的很香。偶尔还飘来类似这样的呓语:

“小胡子叔叔……,别喊我……”

“小胡子叔叔……,不是有意的……”

“小胡子叔叔……”

荀静身旁的师兄忍不住偷笑,这个师弟也太直接了些……

唯有子静右侧的红衣少年叹了口气,轻轻拉了拉子静的衣摆。

“子静。”颜路无奈地走上前,看着熟睡的子静,伸手揉了揉她翘起的马尾,柔声道:“起来了。”

“不要……,小胡子叔叔,不要……”

“子静。”颜路脸色有些发黑,这孩子果然是被师叔惯坏了。

“子路,怎么了?”如洪钟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不怒自威。

“掌门师兄,子静他……”颜路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子静的头发。

来人神色严谨,举止肃穆,面色不善的看着趴在小几上睡觉的荀静。

“小胡子叔叔……”

荀静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说梦话……

伏念走上前,蹲下身子,慢慢靠近荀静的耳侧,大喝一声:

“子静,你到底要睡到何时?!”

“哇啊——!”

荀静瞬间惊醒,一脸惊魂未定地看着伏念,然后

她上手扯了扯伏念的脸皮……

并且颇为不解地说:

“咦?师父怎么变年轻了?易容术不错啊!”

“……”

一瞬间,整个学堂安静了。

当然还有几个胆小的学生已经吓晕过去了……

颜路有些担忧的看着荀静。

荀静还十分不自觉地捏着伏念的脸……

咦?!

为什么小胡子叔叔会有些担忧的看着咱?

为什么旁边这家伙会有些幸灾乐祸?

为什么眼前这个人的脸皮怎么撕不下来?

难道这张脸是真的……

额……

咱干了些什么啊?!?!?!?!

“子静……”伏念的声音冷得已经开始有向北极冰川靠拢的趋势,脸色颇黑的看着一脸干笑的荀静和颜路。

“师、师父?你不是师父?”

“我是你师公。”

“……”

荀静瞬间石化了。

咱干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

咱竟然扯了大师公的脸皮……

咱在二师公的课堂上扯了大师公的脸皮……

咱当着众人的面在二师公的课堂上扯着大师公的脸皮……

买糕的!

毕业证啊……

荀静一脸呆滞,处于受惊状态。

“大、大、大师公……”荀静现在的舌头有些打结,语无伦次。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完蛋了——!

荀静直接趴倒在地上,抖抖索索。

“弟子知错,请大师公责罚!”

伏念起身,看着地上快缩成一团的荀静,双眉紧锁。

而颜路在一旁,双肩可疑的抖动。

额……

问:为什么二师公的双肩在可疑的抖动?

答曰:因为大师公严肃的黑脸上有一对可爱的粉红色,正好是女子涂抹胭脂的地方。此处,正衬得大师公十分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问:何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答曰:游鱼呛水,飞雁撞墙,月食再现,百花凋零。

……

唔——,大师公果然是齐鲁三“花”之首。

荀静对于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

丫的!二师公你就笑吧!笑死你!

苍天啊……

“子静,你过来。”大师公顶着一对可爱的桃红走出学堂,顺便叫走了子静。

“二师公……”荀静可怜巴巴地看着颜路。

“子静,掌门师兄为人颇为温、温和,不、不会有事的。”颜路十分没有诚意的拍了拍荀静耷拉到胸前的脑袋。

性情温和?!

屁——

二师公,你丫的就公报私仇吧!

明明说我有些不舒服不就行了么……

你一定是记恨“小胡子叔叔”的称号!

哼!

***

事实证明,大师公伏念性情颇为温和——荀静罚抄《国风》三遍而已。

唔……,大师公果然温和。

延伸阅读

摊牌了!老子是财团太子爷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bjyzmpu.cn/4wr.shtml
“长谷部?”“在。”“麻烦你去把缘侧的木板修一下。”“是。”一阵“叮叮哐哐”,走廊上

最强外交家之厉鬼剑术  http://www.bjyzmpu.cn/sgx7.shtml
菲鲁特从赃物库逃了出来,她惊慌失措的大喊着:“救救我!”“谁来救救罗姆爷!”她在王都

想把你私藏背叛  http://www.bjyzmpu.cn/b96a.shtml
甚至在得知**会打击异能者时,所有人者暗暗的庆幸自己没有觉醒异能。“现在不是该纠结会

这混乱时空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bjyzmpu.cn/nvu2.shtml
“医生,我爸爸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吗?”医生刚从急诊室里出来,裴心悠就焦急地问道。那

意难平系统[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bjyzmpu.cn/brfk.shtml
自从玲跟了杀生丸后,邪见表示,不开心……它向来厌恶人类的大人,竟然救了一个人类的小女

前夫警告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bjyzmpu.cn/bdc4.shtml
“咔!”力量检测区的大门,紧紧的闭合。原本有些喧嚣的检测区忽然安静了下来。1354人

我的前世鬼妻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bjyzmpu.cn/ybte.shtml
千家的主宅位于联盟星繁华地段,基本上世家都是在这一片区域。林洵等人在下了飞船后就各自

逍遥诸天纪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bjyzmpu.cn/doch.shtml
很多事情姚天保不愿意去想,这些年他也断的收集到了外面信息,跟上世相比,历史的印轮虽然

小户人家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bjyzmpu.cn/sk84.shtml
蒂亚和德隆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认同了林枫的看法。林枫看蒂亚和德隆的样子,觉得大冒险有

重回青春年少是他?  http://www.bjyzmpu.cn/gz3h.shtml
主神刚说完,大壮就说话了(健硕男的外号),还好,还好,不是生存类**,还好是个团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沸腾章 苏烈(一)

    小温在铺子和公寓之间建立了一个空间通道,所以葵葵睡到八点才从床上爬起来,做了一顿简单的早餐,换好工作服,然后打开任意门到了店里。没有客人的时候,葵葵就和小温学习那本魔法书,倒是将之前的魔法更为熟练地掌握了不少。“叮咚--欢迎光临!”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推门走了进来,斗篷散发着黑雾,让人看不清里面的人

  • 假戏cp被迫营业撒喜糖上学

    林轩穿着父亲新买的衣服,带着通知书站在学院的南门门口,他抬起头看着门上大匾写着武盛学院四字,笔力遒劲浑厚,一看就是习武之人所写,门的两侧各站着一个石人雕像,每个雕像都是武将的模板,长剑立于两腿前方,双手搭在剑柄上两眼目视着远方,似乎是在检阅军队。林轩走进大门,地上铺着青石砖一直延绵到了远方,两侧全是

  • 家教同人之晴空之烟火大会藏杀机(5)

    明月楼有南北两门,北门乃是明月楼之正门,面朝永安城最为热闹繁华的熙和街,而南门则朝向无央河,今日戌时的烟火大会便是由城主派城防士兵在无央河沿岸接连燃放一千八百枚烟花。离戌时尚有一炷香时间,无央河沿岸的每一寸地却早已挤满了兴高采烈的少男少女。明月楼的每一张桌椅也都早早被人预订。唐雪心和风鸣雪匆忙离开城

  • 我有随身练功房!第八章在线阅读

    凌王府书房内,“前段时间南方近河一带都发生了水灾,而且水灾比往年都要严重,许多难民都前往京城来逃难,要是人数不多倒还好安置,可如今难民比往年多了几倍,这可如何是好?”叶寒一边沉思一边说道,不知道他是与自己说还是跟坐在一旁的羽凌墨说。叶寒,羽凌墨的好友,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是刎颈之交,不过叶寒是个不图

  • 宁小姐,好久不见直播

    接下来其他家长肉眼可见老向变得萎靡不振,老向心里不是滋味,但想想陈绪和王昭华都这么优秀,又觉得自己不需要管得太多,毕竟看他们两人的样子都好想乐在其中,也就算了。家长会结束,白芊芊带着陈绪到学校外面的餐厅吃了顿晚饭,时间过得很快,白芊芊也要回去了。但陈绪他们还需要在学校上晚自习,住宿生晚自习是三节课,

  • 姜糖微微甜温馨(可能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湘凌云睁着迷离的眼睛,看着玄紫枫说:“紫紫,我好难受。”玄紫枫抱着湘凌云安抚道:“恩,我知道很难受,来喝点醒酒汤会好点。”玄紫枫将碗凑近湘凌云的嘴,可是湘凌云现在完全凭借的是下意识,怎么还会有力气去和汤,玄紫枫见湘凌云根本喝不进去,玄紫枫很是着急,这时湘凌云突然从玄紫枫的怀里挣脱,趴在床边开始吐了起

  • 黑色曼陀罗的悲伤在线阅读出关,讲道(收藏)

    在龙天闭关这段时间,外界已经过去亿年,亿年时间里,龙族麒麟族凤凰族三族大力发展,在此之间原来顽强抵抗种族也只有加入三族,其中西方的白虎族加入麒麟族,南方的朱雀族也加入了凤凰一族,而北方的玄武族则加入了龙族。其中以龙族为首的鳞甲一族,以麒麟为首的走兽一族和以凤凰为首的飞禽一族。洪荒的大部分生灵都依附在

  • 恶魔的万界战争之旅在线阅读第三章

    大浪呆了一下,走进院子里。院子里剩下村长严世君和七八个小童,大浪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个小女孩儿,直奔过去,口中大叫:“小凤!……”那叫小凤的便是刚刚一直在担心大风的那个,名叫舒小凤,六岁半,家里父亲舒加一是裁缝,村里人人习武,他使的是一把鳄嘴剪。旁边站的是她的邻家好友左小玉,父亲左林立是个教书先生,颇

  • 莫慌!我暂停了![综]在线阅读第8章

    大山里的老爷们说话直接,我和葛壮不以为意,总觉得村长这话有点把牛波咿吹大的嫌疑,这木头疙瘩真有这奇效?葛壮说叔,您要真是肾不好,改天还是找个老中医看看吧,我就认识一个,祖传的狗皮膏药,专治举而不坚、坚而不久、久而不泄、泻而不稠……村长说放屁,这有这药,可不得拿去供奉皇帝老爷?他接过葛壮平时抠脚丫子用

  • 秋日晚晴 引华裳之赚钱的路子

    一转眼距离江翌醒来已经七天了。这七天来,他白天就呆在家中修炼,晚上则暗中以灵气为母亲调理身体。母亲这些年来没少操劳,身体落下了暗疾,腰腿一遇到阴雨天就疼得受不了。在灵气的调理下,母亲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多年的暗疾也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至于父亲江建国,那更是健壮的跟个小伙子一样,身体倍儿棒。在陪伴父母的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