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童话时分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黛画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年了,整整十年。

苍茫世间路,哪有两心惜?

苦海即是涯,欲海难有边。

娄夏,这个名字已经统制了七州江湖整整十年。

有人说:他的冷眸放着寒光,能够在盛夏解暑。

有人说:他的胸膛温热如火,能够在深冬御寒。

有人说:他手中剑撩拨苍穹,能够劈荒原如画。

说这些话的人应该都出自女人,有多少人爱慕他就有多少人想要杀他,所以这个江湖除了爱他的人就是要杀他的人。

六月初七,赤州府,街头往来车水马龙。

转眼便是深夜,街头人影散去,周遭灯火俱灭寂寥无声。

六月的夜,星月争辉,拿剑的人与归家的路背道而驰。

一把连剑鞘都光彩熠熠的剑,一只青筋突兀的手握着剑鞘,醉酒的身影步履蹒跚缓缓驶来,此刻他多想醉卧街头就此睡去,此刻他的疲惫就写在脸上、手上以及苟延残喘的剑上。

但是他不能,他不能倒下、不能睡去、不能放下手中沉重的铁、不能......因为他是娄夏、他是七州花渊剑王,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倒下睡去。

人情似花海,江湖若深渊,一入花渊深似海,两行清泪伴人离。

他拿着无人不识的剑,他长着无人不识的脸,他成为了无人不识的剑王,早在他选择做一个无人不识的人那一天起,他今后的路就已经注定。

突然,天空惊雷乍现,电光时作。

他一抬头,星月便都无影无踪,等雨落下醒酒却迟迟不来。

电光再起洒落在脸上,他不躲也不慌张。

一字眉,国字脸,额前左右两捋长发没到胸前。

双眸锐利,五官如刀,蓦然愤怒只能出现在无人观赏的夜。

“老天爷,你从来都没有让我好过,处处与我作对,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温厚沉重又悲怆寂寞的嘶吼从这个男人的嗓子里蹦出。

这句气话一定是在胸膛里积压多年,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夜晚终于可以敞开心扉向天地宣战。

终于,雷声淡去,大雨骤临,酒醒夜渐深。

借着酒醒无人问津之际,他拨剑出鞘纵身跃向天际,在电光乌云之中击剑起舞,剑花点点发散开去势要与电光一争雌雄。

顷刻之间,剑影还在人却不知了去向。

赤州城外西北五十里,天气骤变,干燥,灼热。

月下孤楼周围寸草不生,黄沙似海,人烟罕迹。

这里十年没人来过,也十年没有人从这里离开过。

“你来了。”一阵沧桑起伏的声音从月下孤楼前缓缓传来。

此刻,黄沙已经淹没到了娄夏的脚踝,他静静的站在那里远远的望着月下孤楼前盘膝而坐的鹤发老翁。

此刻他眼神里全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少年,那个一心欲夺七州花渊剑王天纵英才神剑在握的少年,那个少年和如今的娄夏长得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眼神,这几乎是象征着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眼神。

“十年了,距离上一次你来找我已经整整十年了。”孤楼老翁慢慢悠悠的说道。

“没错,整整十年了。”娄夏回答道。

“你还站在你上一次来站立的地方。”老翁说道。

“不,上一次我是跪着的。”娄夏反驳道。

他们像是故友重逢,却毫无阔别再会的欣喜。

沉默不语之际,思绪被拉回到了十年前六月初七的那个晚上。

十八岁的娄夏双手托举着那把光彩熠熠的剑跪在月下孤楼前,他跪在那里已经很久了,黄衫已经没到了腰间,他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既便是会死在这里。

十年前,老翁还是老翁,十年前他和现在一样老。

“少年,为何来此?”孤楼老翁问道。

“晚辈娄夏,来自赤峰山脚下缮和村,六月初三亥时生人刚满十八,今日**之际家父赠我神剑潜龙,特交代我来月下孤楼求学前辈隔世剑法。”娄夏一五一十的说道。

“你为何学剑?”老翁问道。

“锄强扶弱保家卫国。”娄夏回答道。

“这些话是你父亲告诉你的?”老翁问道。

“不错,家父从小耳濡目染。”娄夏回答道。

“神剑潜龙重约百斤,你跪于此双手托剑已有三天三夜,可见你天纵英才剑运颇深。”老翁说道。

“既然如此,还请前辈授以剑法。”娄夏说道。

“老翁奉劝你一句‘少年得志,祸福难测’。”老翁若有所思的说道。

“剑道使然,祸福由天。”娄夏反驳道。

“万事随缘,祸福由命,剑道不为黎明圣贤而生,你既诚于剑道,老朽也再无推脱之辞。”老翁无奈的说道。

“多谢前辈成全,娄夏定当不辱剑道。”娄夏连连叩谢道。

突然,一声惊雷炸响由远及近,电光如龙在黄沙尽头翻江倒海。

十年了,当初那个为剑道而生的少年回来了,他带着满满的悔意和蹉跎感动了这黄沙漫漫上久未见到凄风苦雨。

“十年,比我想象的要短了很久。”老翁望向电光时作的苍穹意犹未尽的说道。

“十年前你对我说‘少年得志,祸福难测’,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少年得志,嫣之非祸’?”娄夏带着满满的愤怒质问道。

“看来花渊剑王今日来此是来兴师问罪的。”老翁笑了笑说道。

“晚辈不敢。”娄夏说道。

“今日你该说实话了,学剑到底为何?”老翁再一次问道十年前问过的问题。

“为利,为情,为了七州花渊剑王之称。”娄夏坦然的回答道。

“唯独没有锄强扶弱保家卫国。”老翁说道。

“这样的话你也会信。”娄夏嘲讽道。

“老朽自然不会相信,锄强扶弱保家卫国都用不上杀人的剑,若是我信了当初断然不会教你剑法。”老翁说道。

“为利,为情,为名,这样的人也配学剑?”娄夏反问道。

“名利支撑着肉体,情爱维系着魂灵,当初无论缺了哪一样你都无法活下去,我不得不教你剑法。”老翁解释道。

“这么说来当初你是为了救我,可你知道吗?你救了一个该死的人。”娄夏有些质疑的说道。

“你想死吗?”老翁反问道。

“想死,无时无刻不想。”娄夏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不选择自杀?”老翁再次问道。

这次娄夏不再那么坚决,谈及自杀这种简而极致的死法时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江湖上有两种人不敢自杀,一种是还没吃饱的人,一种吃的太饱的人,剑王属于哪一种?”老翁喃喃低语道。

娄夏再次沉默了,无论他是老翁口中的哪一种人,他都是不敢自杀的人因为他还活着。

“哈哈哈,十年剑王,任重道远,你从哪来便回哪去吧。”老翁挥了挥手带着撵客的意思说道。

“你让我回花渊?”娄夏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好好想一想你从哪儿来,花渊不是你的家。”老翁笑了笑说道。

花渊不是娄夏的家,那么娄夏的家在哪里?

对于七州花渊剑王而言,娄夏无疑就是花渊的主人,花渊无疑也就是他的家,而今居然有人告诉他那里不是他的家,那么他的家在哪里?似乎这个问题娄夏从来都没有思量过。

“我的家在哪儿?我的家在哪儿?我的家在哪儿?”娄夏低着头反复呢喃道。

当他再一次抬起头怒目圆睁的望着老翁方才盘膝而坐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了人。

娄夏从黄沙里抽出双腿,握着剑朝着赤州府的方向缓缓走去。

归来赤州城已是晌午,闷热的天气让本该繁华的街道了无生气,也许不应该怪罪于天气,自从赤州城里出现花渊之后,世人的目光便都聚焦到了那里无暇其他。

花渊是一个朝廷江湖两不管的地方,这里是名利的战场,江湖皆棋局、众生为奴役。

在这里能看到这世间最美丽的舞女,只要你给足银两便可以享用花渊舞女的身体令其心甘情愿臣服;在这里能看到这世间最快、最狠、最美的剑法,只要你给足银两便可以命令花渊剑客表演令人热血澎湃的节目,对打、斗兽、舞剑以及挑灯是花渊剑客们的拿手好戏。

赤州花渊乃七州花渊中最大、名气最响亮、要价也是最高的一个,因为这里有七洲花渊剑王娄夏和七州花渊圣姬盛世烟。

世上男人为一睹盛世烟绣香台上翩翩起舞,不惜抛家弃子倾囊而来,最终家破人亡也不在少数;世上女人为一睹娄夏英雄台上剑击流星,不惜断情绝爱终身不嫁,因为在他们眼中除了娄夏这世间再无男人。

娄夏是当世身价最高的剑客,盛世烟也是当世身价最高的舞女,要想看到此二人的表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常能看到他们二人表演的人皆是达官显贵亦或者是财可敌国的富商。

已是午时,赤州花渊大门紧锁,大门前挂着一个很显眼的牌子,牌子上面写着“今日坐席已满”。

娄夏上前摸了摸木牌,木牌上已经有了灰尘想必挂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在娄夏的记忆中貌似花渊的大门从未敞开过,记忆中这个客满的牌子也从未摘下过。

低头望了望手中的剑,剑是崭新的剑、还未染血的剑,有那么一瞬间娄夏开始怀疑到底自己和自己手中那把剑?

沉思之际,绣香台所在的那个方向传来阵阵喝彩和掌声,还有男人们豪掷银两的声响,此时盛世烟的舞一定渐入佳境。

她是这世界上最会跳舞的女人,并不是她的舞到多么精妙,而是她总能够用她的舞逼出男人腰包里的银两,据说一天下来绣香台的收入可养活赤州百姓一年,但这里的饿死骨却越来越多。

而此时,英雄台处却传来少女们铺天盖地的哀怨和惴惴不安的唠叨。

“娄夏,怎么还不来?”有人抱怨道。

“难道今日又是空欢喜一场?”有人欲走还留的说道。

“让我们一起来呼唤他的名字吧。”一姑娘走上英雄台上喊道。

接着少女们清脆悦耳的声音炸然开来,她们又蹦又跳声嘶力竭的喊着“娄夏,我爱你!娄夏,我爱你!娄夏,我爱你!”。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娄夏应该不会再出现了,但她们明天一定还会回来,在她们的世界里活着就只为两件事:看娄夏,等娄夏。

听着来自英雄台处情真意切的呼喊,娄夏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低着头朝着最空寂的小巷走去。

曾经这样的呼喊令他多么陶醉,如今这样的呼喊就令他多么厌恶,他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出现在英雄台上了。

延伸阅读

CAD绘图+接受新人  http://www.uu235.com/6z10v.shtml
岗位要求:1.18-26岁之间高中或以上学历逻辑思维能力强,性格开朗,责任心强,工作

iOS开发工程师  http://www.uu235.com/uewp.shtml
1、两年以上客户端开发经验,有相关应用作品者优先;2、熟悉MacOSX、Xcode开

保安  http://www.uu235.com/uvxvx.shtml
50岁以下,服从工作安排,做事认真负责。

财务助理  http://www.uu235.com/fdj4.shtml
1、协助进行公司日常账务处理,根据签字齐全的原始报销凭证计算编制公司会计凭证、财务报

理货员 分拣员  http://www.uu235.com/6lpe2.shtml
薪资福利:住宿:提供住宿床位(具体收费以各门店为准)或提供高性价比房源信息;福利待遇

古北日式酒吧招聘服务员  http://www.uu235.com/6efs8.shtml
工作认真负责,福利待遇优厚

急招校长/中心主任---南昌校区  http://www.uu235.com/6kq78.shtml
拟上市大型连锁教育集团诚招有梦想、愿打拼的年轻人才加入绘本树!提供专业系统培训,完善

国际贸易专员 (职位编号:01)  http://www.uu235.com/60o2v.shtml
岗位职责:1、在公司的整体规划安排下,负责公司产品完成销售工具包建设、参与国外行业展

运营主管  http://www.uu235.com/dhqg.shtml
岗位职责:1、有2年以上运营岗位管理经验,能够独立带领团队。2、参与过京东,淘宝,百

订单处理员 双休 早九晚六  http://www.uu235.com/63nbt.shtml
协助部门同事完成相关基础操作类工作,包括:1、根据销售合同的相关条款,在ERP系统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一叶知秋入梦示警

    这群没有一点队友情的渣渣,怎么就这样抛弃了我,眼前有一大排的“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坐标,依旧是某高校,男生宿舍。翻墙回校的刘浩,刚刚躺在床上,宿舍其他人,都还继续打着小手电在复习功课,以前的每天刘浩也是其中一员,只不过他是小说中,做他的人生巅峰之路的梦。而今天,他却早早的睡了,舍友们都三不五

  • 如果有哥哥就好了第十章

    两个人共同呼吸着尴尬的空气,倒也不算太尴尬。螺蛳粉嗦完了,柳千树拍拍温热的掌心去洗碗,顾屿杭喝掉最后一口汤汁,放下汤匙后有些迷茫。他不知自己的碗该何去何从。“给我吧。”柳千树戴上塑胶手套后伸出手去接,看到他有些踌躇,于是又说,“不然你自己洗。”结果话一说完,手里立即多了副碗筷,柳千树哭笑不得。可下一

  • 昔年·昭惜不负在线阅读找工作碰壁

    食指指着驾驶室,两眼放出异样光泽,“无人驾驶机?我靠,这么先进啊!”目光看向窗外,两眼写满好奇,“全都是无人驾驶机啊,公交车也是,嘿嘿,真是大开眼界啊。”“这玩意我只在新闻里看过,说日本正在研发,要实行我想也得几十年以后了吧!哈哈,简直不可思议!哎,这么快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一脸白痴样将莫言看着,

  • 我的老公是男主在线阅读第10节

    俩人没说太多,时玥就看到冷小琪朝她跑了过来。“玥玥!我好想你!”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以后,冷小琪低头,笑嘻嘻地,“玥玥的腿好白好长好直!以后一定要多穿裙子!”时玥捏捏她的脸,回头迎上陆询面无表情的脸,又看到他……正在思考很复杂问题一般的眼神。冷小琪这才发现班长也在,打了招呼,拿到门票以后,又走回去拉

  • 锦绣良缘之名门贵女第五章在线阅读

    君天琪饱顿了一餐。这一顿可真吃得畅快淋漓……以前他跟师父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这么大鱼大肉的吃过。他当杀手挣的钱虽不在少数,却尽数交给了师父……而他跟师父一起生活了十几年,青菜豆腐的早就习惯了,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好好的享受一番……在离他不远的街上,一个皮肤黝黑,长得贼眉鼠眼的高个子男人紧紧跟在一个打扮时

  • 万界君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他忍不住想要大叫,就在这一瞬间,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同时他手臂传来的那只冰冷感消失了,棺椁盖子扣回去了。他挣扎着想要挣脱,却发现扣住他的手力气很大,捏的他竟然使不出一点力道,一道声音小声在他耳边响起:“别喊。”胖哥连忙点点头,那人才松开他,他连忙跳开,然后掏出匕首,一回头这才看清楚来人。这人穿了一身黑

  • 天才de恋爱战役第4章在线阅读

    另一边,夜王府“连成,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那人原名苏梦然,苏州人士,全家招灭后替哥哥赶考,化名苏孜然。”“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灭她全家的就是我连家堡的人。”“哦!”三皇子似乎很是好奇。“苏梦然曾说我连家人只是个靠着家族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离了连家堡什么也做不了,我倒要看看她苏梦然离了苏家

  •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第7章在线阅读

    这宫里有规矩,皇帝若是驾崩了,但凡无子嗣的妃子都得去殉葬,恰巧她才进宫这么几年,她才双十年华不想死。“王爷无权无势又能拿什么保我不死。”珍妃本名杨珍儿,是一个小御史为了巴结皇帝送进宫的秀女,因缘巧合下她和皇帝在御花园的一次撞见,让她从一个秀女爬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娘家不成气候让她在宫里受尽了欺负,唯

  • 道贯全宇在线阅读第八章

    林母去工作以后,就只有林父一边看着书一边看着林怡,独立的VIP病房里,安静到只能听到空调的运行声,还有书的翻页声。这倒是正和林怡的心意,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舔舐自己的伤口,或者是想想自己以后要怎么活下去。如果没有这八个月的事情,她这会儿应该已经上了大四,准备实习,准备论文,或是准备考研,而不是如今

  • 旭日东升第9章在线阅读

    “主播是怎么认识的大师,听说你和郑小爽是闺蜜,难道传闻是真得?”有好事的粉丝开始追根问底道不过龙婉云面对这种情况,早已不下数十次。只是微微一笑道“真假你们自己猜!不过认识刘大师,是因为我妈妈以前也去那看过病……”龙婉云这句话倒是没有说假,毕竟若不是因为她妈妈,她也不可能带着郑小爽去顺义大街36号,然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