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打造名侦探取名李东健

作者:黑扑 来源:17K小说网

美丽的传说与李皋无关。

李皋,青州府羽域人士,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小世家,父母早亡。他完全是一个*鬼。父母留给他的一些资产,早被挥霍殆尽,如果不是父母为他留有童养媳赵氏,而且赵氏刚为李家诞下一子,李家的香火怕到此也就绝了。

这一日,李皋聚*归来,他再一次身无分文。酒楼里抢了一坛酒,被人打得半死,自己最后也喝得醉醺醺。赵氏见李皋满身酒气,一步三摇,软弱认命的她再次默然垂泪。不想李皋见了,顿时怒火冲天,不由分说,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一个女人,不好好思想如何补贴家用,哭他娘的哭!”说着又是一巴掌。

赵氏不敢言语,只得缩在一旁,任由打骂。若是平时,李皋打上两巴掌也就罢了,然而今日既输了钱又挨了打,还醉酒,于是看到赵氏这般,火气上来就下不去。右手一把抓住赵氏的头发,猛的就将赵氏的头往墙壁上撞去。

赵氏的惨叫声,让李皋异常的兴奋与满足,左一巴掌,右一巴掌。不多时,赵氏便头破血流,原本清秀的脸也红肿得认不出来了。

小半个时辰后,李皋打累了,酒劲消散得差不多,不过也困了。将赵氏扔在一边,自己倒头便睡。一时间,房里响着李皋的呼噜声以及孩子的哭泣声。赵氏倒在一旁,了无声息。

时近三更,李皋口渴醒来:“他娘的,两个死鬼给我养的什么媳妇,全然不知妇人礼数,我都要渴死了自己却还睡得跟死猪一样,什么东西!”李皋边骂边倒水喝。一阵风来,昏黄的烛火在李皋与躺在地上的赵氏身上摇曳。

李皋厌恶的看着赵氏,呸的飞出一口浓痰:“装死个卵!”说完,自己就仰八叉倒在床上,又睡着了。

翌日,李皋猛然睁开双眼。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看赵氏仍旧躺在地上,他的心一下就凉了。

“贱人!起来!”李皋不敢相信,强作镇定高声喝道,只是声音有些抖。见赵氏不应,李皋小心翼翼的近前。此时的赵氏早已僵直,死去多时。李皋恐惧万分,一声惨叫,连滚带爬便逃出了房子。从始至终,都不曾看一眼那在摇篮中早已哭哑的孩子。

赵氏身死,这是一桩命案,羽域官府当即查办。

李皋逃之夭夭。那个摇篮中的孩子,成了孤儿。邻里乡亲见他可怜,便筹些钱资,委托一老媪照养。

谁曾料,在收养这孩子一个月后,老媪身染恶疾,一命呜呼。乡亲们只得劝刘寡妇收养。这刘寡妇颇有姿色,是个好心肠。十里八村的汉子没少踹她的门。挖绝户坟,踹寡妇门,这两者都是大忌。汉子们都只敢做不敢说。

偏偏,三个月后有人说出来了。羽域朱家三爷朱常隆游玩至此,偶见刘寡妇,当夜便亲自去踹了刘寡妇的门,并在第二天声扬出来,说是要纳刘寡妇做个偏房。惹得众人为之侧目。

刘寡妇心肠虽好,却是个烈女,听闻此言后挽起衣袖,指着朱常隆开口就骂。朱常隆被骂得体无完肤,最终遣爪牙将刘寡妇扔回家中。当夜,刘寡妇被人奸辱。性烈如她,当下跳井自尽,不愿带着污秽的身子多活片刻。

那孩子从此被视为煞星,乡亲们虽然可怜他,但再也无人敢收养,连带摇篮被放置回自己家中。不过听到孩子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大家为之垂首,带着羞愧。当看到哭得声嘶力竭的孩子,心地善良的邻里乡亲于心不忍,偷偷的喂他些粥奶。孩子就这样苟延残喘了三个月,但是早已瘦得皮包骨了。

又一日清晨,乡亲们习惯性的张耳聆听,却久久听不到孩子的哭泣声。愧意袭上心头,都以为孩子死在饥寒之中。自觉的不自觉的,人们都围拢去孩子的家中。

让邻里乡亲傻眼的是,摇篮中没了孩子,却多了一张纸。纸上写着六个字——孩子我带走了。

人们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羽域城中,车如流水马如龙。人流之中夹杂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着灰白布衣,也无甚装束,只是他步伐稳健,目如火炬,更透着刚毅。此人怀中有一男婴,不是他人,正是天煞星下凡的李皋之子。

前面便是远近闻名的千翎客栈,为羽域霸主羽家的产业。羽家雄踞羽域数百年,自然非同凡响。中年男子径直进入客栈之中,随后住了下来。

看着襁褓中瘦骨嶙峋的孩子,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倒是个好苗子,如果不是被我发现,过不了两天就糟蹋了。不过,饿了这么久,总归是伤害了本源,得好好治疗一番。”

“你的命也够苦的。父亲杀了母亲,自己逃之夭夭。成了孤儿,还克死两个好人。青州在旻元大陆之东,我想,你的母亲是希望你健健康康的。以后你就叫李东健。”中年男子给孩子取了名字。

“这个孩子我亲自调教。往后府中事务交由郭飞鹏处理。不过,你需暗中盯梢,他是有野心的。”中年男子似在自言自语,随即哂笑,“是我多虑了,郭飞鹏不足为患。你看好两个丫头,务必不让任何人伤害到她们。”

房里久久没有声音。中年男子哼了一声:“你有意见?”

“不敢。只是,这样是否有些残忍?”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是有一些。不过,我等身为武者,追求至高武道才是首要。”少顷,男子接着说道,“有机会我会回去看看她们的。”

房里再次沉寂。

翌日,中年男子退了房间,在城北买了一处产业。转眼,孩子满周岁了,经过调养,李东健长得白白胖胖,很是水灵。中年男子一个人带着他,倒是笑声不断。

李东健三岁时,中年男子带着他离开了羽域城,隐居在离城百里开外的一座无名山峰之上。男孩从此开始打熬筋骨,初步习武。

一转眼,李东健八岁了。

“承叔。”李东健在中年男子面前有些拘束的站着。

邓先承指着不远处那柄插在地上,黑不溜秋的巨剑,威严道:“从今日开始,我教你剑术。这是你的兵器。”

李东健惊叫一声,两道眉毛拧巴。

“今天,你的任务就是拔出寒铁剑。”说完,邓先承便甩下李东健走了。

李东健走到寒铁剑跟前,先是围着走了几圈,看着这柄比自己还高的剑,李东健发愁。试探的推了推,发现寒铁剑纹丝不动,不由得嘟囔一声。

“推不倒你,我还拔不出你来?”李东健抬头望着剑柄,嘿的一声跳了起来,两脚踩着剑镗,双手握住剑茎,然后奋力往上拔。

远处,邓先承摇头,也不点破。原以为李东健会在挫败后识得变通,谁曾想他却执拗万分,一直这样拔剑。

邓先承看不下去了,只得严厉道:“这样拔剑,永远也别想拔得出来。”随即一番训斥。

遭了教训李东健嗫嚅着:“东健错了。”

见邓先承不再开口,李东健再次思索。突然,灵光一闪,他便一脸欣喜地往回跑,不多时,便扛着锄头和铁铲回来。

正当他准备把寒铁剑挖出来时,邓先承再次呵责:“我是让你拔出寒铁剑,不是让你挖。”

“承叔,我先挖一点,然后再拔也不行吗?”李东健小声询问。

“不行!”邓先承回答得很果决,“你这样做的话,是取巧行为,虽有作为,但不堪大用。明白的告诉你,要拔出寒铁剑,以你目前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我实际给你的时间是一个月。今天只是让你明白,你还很弱小,弱小到连一把随意插在地上的剑都拔不动。以后我会增加你的训练量。如果一个月后你还拔不出寒铁剑,那么以后你就不用在练武了。”

“是。”李东健的双眼泪水打转。

“今天不算。我去打点野味。你自己琢磨琢磨。”说完,邓先承再也没了声息。

李东健站在寒铁剑前,就这么看着它,一动不动,日落月出,最后他卷缩在剑下,睡着了。邓先承并未将他抱回房去,而是就这么让他睡了一宿。翌日清晨,李东健面对草屋早早站立着,等待着邓先承的到来。

“磨刀不误砍柴工,这只野鸡原本是你的晚餐,现在只得当做你的早餐了。吃吧。”邓先承递过一个大碗,碗里盛着一个肥硕的野鸡。

此时的李东健早已饥肠辘辘,接过大碗,一把抓起野鸡便狼吞虎咽起来。未了,那两只沾满油腻的双手往衣衫上来回地抹了抹,讪笑的看着邓先承。

“开始吧。”话音一落,邓先承变得严肃无比,“扎好马步!”

李东健依言。邓先承将一块木板横放在李东健的两腿上,然后在木板上压上一块大石。

“石重二十斤。二个时辰。”

李东健不会偷懒,但是这二十斤重的大石压在双腿上,要想坚持两个时辰,不是一般的困难。

红日渐高,气温也随之上升。汗水浸透了衣衫。一个时辰过去,李东健的双腿开始打颤。又半个时辰过去,李东健只觉天昏地暗,就要晕倒下去,但是他咬牙坚持。两个时辰终于过去了。李东健啪的便软倒在地。连擦汗水的力气都没有了。

“吃了午饭,休息半个时辰。下午继续。”

如此日复一日,一转眼就是十天,此时石块的重量已增加到四十斤。小东健次次都是堪堪坚持下来。

“今天是最后一次扎马步,五十斤。两个时辰。一次不成就两次,总共有三次机会。不要让我失望。”邓先承道。

李东健不言不语,立马扎出标准的马步。

“承叔,我顶得住。”待邓先承放好石块,李东健坚毅说道。

“希望你说到做到。”这一回,邓先承没有离开,而是守在李东健的身旁。实质上他只要李东健能坚持一个时辰就可以了。毕竟五十斤的重量已经超越了极限。

时间缓缓流过。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一个半时辰。两个时辰后,邓先承轻轻的拿开那五十斤重的石块,然后将李东健抱回草屋。

看着李东健,邓先承微微摇头,感叹自己低估了他的执拗与毅力。李东健在一个半时辰的时候便陷入了昏迷,但他的马步扎得死死,那石块从始至终都压在他的双腿上,直到两个时辰后邓先承为他挪开。

李东健说他顶得住,所以邓先承就等到两个时辰后。

延伸阅读

以皇之名之凄惨俩连穿(1)  http://www.jiuzen.cn/y2gm.shtml
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小房子内,一个头发乱凌乱的少年,对着电脑屏幕,浑身抖动不停。大家不要

仙道魔途传之春日情初动之二(9)  http://www.jiuzen.cn/omf.shtml
李纨一遍遍地读着青阳写给自己的诗,内心波涛起伏久久不能平静,眼睛一次又一次地shi润

六界之殇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jiuzen.cn/digu.shtml
宇文泰试了试,浑身酸痛,骨头像散了架一般,自己根本站不起来。胡剑离缓了缓,感觉有点力

超级建设者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jiuzen.cn/bqy.shtml
LOL9102年,小凤凰夺下冠军。而三年霸主的TKS止步四强,让人不得不唏嘘,那个做

迷失次元莽山苍野有客至  http://www.jiuzen.cn/ainb.shtml
冷风呼啸,由北而至,吹打在枯枝之上,响起阵阵呜呜之声。临安城街头行人寂寥无几,虽是天

我有一头霸王龙之飞竹天天(8)  http://www.jiuzen.cn/gayv.shtml
鸣人的家距离宇智波一族的居住地很近,按照团藏的说法:“猿飞日斩这老货是想用宇智波的力

一只青梅出墙来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jiuzen.cn/p0tn.shtml
“何人在此!”卢雨蝉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脚下一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卢雨蝉感到

仙剑传:月影传奇在线阅读我的未婚妻是颖宝  http://www.jiuzen.cn/n70g.shtml
第一章我的未婚妻是颖宝深夜,某市某小区某楼的屌丝男江寒,正坐在电脑前。只见他拿着鼠标

年轻的国王在线阅读九组的分工  http://www.jiuzen.cn/x2vi.shtml
突然响起的低沉男声吓了董辰九一跳,这才反应过来光顾着注意隔壁的动静,竟然没有发现原来

逆羽化荒之萝莉系统有梦想  http://www.jiuzen.cn/u4kt.shtml
齐风又在自家院子的大树上吹风,和煦的春风让人着迷,午后在这里小恬一会儿会让他将那些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洪荒之灵蝶这男人真帅(一)

    华村组的训练至此被打断,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夭夭嘴角又抽了抽,看着这乱糟糟的一片,理所当然地走到了迹部面前,迹部正不受任何影响地在跑步机上继续跑步,夭夭也不打扰他,径自拉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发呆。这个样子迹部若是还能跑下去他也就不用时时刻刻受眼前这个冤家的煎熬了,按下暂停键,径自问道:“又怎么了?”

  • 柯南之最强特工硬刚胜过千次迂回

    咸鱼修复好硬甲、软甲后干脆暂时不用,变成完美形战虎。爪子比仙虎爪子长些,更利,虎头大好多,阔口獠牙更加威猛。“再来。”老虎勾了勾爪子。小青努嘴,那意思,我怕把这小子打死了,小草你上。玄仙中期一拳受不住,保险起见小草把境界封印到真仙中期,力量开始从五成慢慢的加满,又解封到真仙后期。小草站原地不动任凭咸

  • 妖尾之白王第4章在线阅读

    四、可毒可甜高天鹤排练日。高天鹤靠在椅子上轻轻来回旋转,谱子放在腿上,低下头,眼神却不在谱子上,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你怎么了?”高天鹤回过神来,抬头笑了笑:“啊?啊,没事啊。”李琦见状,拍拍他的肩膀:“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天鹤点点头。随即又垂下了目光若有所思。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敲着桌面。眼神落在旁边

  • 那一季星辰大海在线阅读第3节

    两分钟后,天海大酒店门口。刚刚送走苏德木的秦长河,此刻正准备驾车离开,可就在他即将启动车子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后排位置上多了个面带笑意的年轻人。“秦总,久仰了!”“你是谁?”秦长河皱眉。他在江海市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经历颇多。就算此刻他感觉后座的人来者不善,却也没太在意。然而,他刚要回头看到底是谁,却

  • 梦幻西游:pk 就变强之两女的协定(10)

    看着八具尸体,陈剑锋也有点害怕,毕竟,他虽然得到小黑,但在不久前还是一个普通人,从小到大连鸡都没有杀过一只,现在看着几具尸体自然有就害怕。不过,想想自己有小黑保护,哪怕鬼神都不怕,他也放下心来,打算把这些尸体埋了,不过,在埋之前,他准备打劫一番,这些人看上去实力也不弱,就算没有带着武功秘笈,也必定带

  • 魔禁之神级锻造师在线阅读第4章

    牛预把门开了一条小缝,看见朱笔手里提了个黑色塑料袋,猜想应该是给他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故意扶着自己的腰,装成很难受的样子:“助班,有事?”“腰很痛?”“还好。”说着还自己揉了揉。“腰痛还要硬撑。”“所以你来干嘛?是来看我笑话的,还是来给我揉腰的?”要不是你让我做那一百个俯卧撑,我会受伤?“我给

  • 渡魂人之溪清(7)

    午青云营的诸位将士拿到了新火铳后,兴奋不已,一直沸腾到太阳西沉。回营帐后,南柳匆匆换衣,出门前想起之前北舟寄给她的京城简记酥糖还没拆,连忙翻箱倒柜找出来,用油纸包好塞进袖子,火急火燎朝木屋跑。雁陵正在帐外漱口,吐出一口水,问她:“我跟你一起吧?”“我自己去就行。”南柳边说边跑。雁陵本来也觉得南柳赴约

  • EXO从头来过之戴拿奥特曼(5)

    super-guts是是super-global-unlimited-task-squad的简称,意思即“超级全球无限任务班”。这是tpc在新领域时代成立的一个代替以前guts的特别小队,隶属于tpc远东总部。super-guts的本部基地在日本某个隐秘的山中,并且在火星和月球都有支部。等昏迷中的飞

  • 韩娱之作家的日常之重生(1)

    头顶的云层越压越低,电光如银蛇闪烁,深紫色的雷电张牙舞爪,像是要把整张天幕都撕裂开来。半空里的紫色雷光越聚越多,最后被压缩成一道巨大的雷柱,对着一身血污的云落幽狠狠劈落下来。身为渡劫期大能,云落幽以为自己只要撑过这最后一道雷劫就可以直接飞升,没想到运气这么差,竟然会遇上传说中的九紫神雷!据说遇上九紫

  • 听说会长是恶毒O配在线阅读第4章

    马车日夜兼程,车夫王佗一边哼着曲子,一边与车里面的陵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陵玖心情颇为舒畅,她大约在自己的清幽静室宅了一个多月,因为西都的夏天格外漫长,天气太过炎热,她根本不想出去。而东方的凉气太让人舒畅了,尽管是夏天,太阳的光芒都格外柔和。若不是目的地是东方之都,她定会比现在更开心。王佗唱着他们家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