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菡薇物语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冰淇淋卡卡 来源:纵横中文网

2 阿木的厨艺

大多数印象中,当厨师的人都是胖乎乎的,油光光的。但阿木偏偏精瘦,唯独一双手,雪白嫩滑,就算女人的手怕也比不上。他饭量不大,不喝酒也不吸烟,每天除了亲自去市场挑选食材外,便多窝在厨房里忙活,往往一天下来,也说不上三句话。

这天早上,伺候林宝他们吃好早点后,他便去后院的寝室换了身衣服。再转回时,林宝林凤他们已经走了,林掌柜也洗漱完毕,草草吃过早点,便带着阿木阿明去了菜市场。

别看老板伙计跟着,但走到各个菜摊前,选什么要什么,只能阿木说了算。林掌柜只管着付账,阿明只管着往拖车上装货。

这阿木也是个脾性怪的,虽然平日里少言寡语,从不跟人争,但有一条规矩却守得紧。那就是从不在食材上面糊弄客人。什么都挑最新鲜的,材质最好的。所以每次来市场,林掌柜都疼得直哆嗦。因为每个银元都是从他钱袋里哗哗流出去的。

自然,每次他都会忍不住嘀咕,但阿木只当是耳旁风。这点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除非齐凤楼不让他掌勺。这规矩还是传他厨艺的卫璜师父定下的,身为一名厨子,一菜一饭便是天大的事,丝毫马虎不得。

林贵尽管是出了名的老抠,但并不糊涂,嘴上啰嗦,最终还是会听阿木的话。谁叫人家是棵摇钱树呢,光他知道的,便有三家大酒楼想重金挖他走。还好,阿木不贪财,还愿意呆在齐凤楼。

可今天,这家伙却做的有些过分了,刚捞上来的石斑鱼,一下子就要了两条;雪白的长裙竹荪,一次抓了三两。林掌柜疼得捂住了心口窝,“阿木,你挑这么贵的东西想卖给谁?没听说今天要给谁家办大席啊?”

阿木淡淡地道,“阿宝说了,今天他比武会赢,中午要贺一贺!”

林掌柜气得一跺脚,“这死小子,尽给我添乱!”一挥手,“我不管了,你看着办!”

“你先走一步也成,不过要把帐结完!”

林掌柜翻了白眼,将钱袋扔给阿明,气呼呼地走了。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身指着阿明说:“小子,给我省着点儿……”

阿明笑嘻嘻地鞠了躬,“放心吧掌柜的!”看着林贵走远,晃晃手里的钱袋,“木哥,还要买什么,尽管声张!”

“不了!再买,掌柜今晚就别想睡了!”

尽管是说句玩笑话,但阿木脸上还像往常那样绷着。两人将小拖车的食材整理好,一个拉一个推,慢慢出了菜场。

转过街口时,拉车的阿明突然停下了。阿木刚要问,便看到前面两个穿黑绸衫,戴黑礼帽的人挡道,他们嘴里叼着烟卷,腰间别着斧头,透出阵阵杀气。

天呢,怎么碰上斧头帮的人了?阿明慌忙掉过车头,想绕道走。便听到一人拖长了嗓门说:“站着!”

阿明身子一僵,转过身时,脸上已陪着笑,“几位爷……有什么吩咐?”

“没你的事,滚一边去!”

阿明还没反应过来,脸上早挨了一巴掌,一头栽倒墙根。阿木赶忙把车停好,上前要扶他,早被那人当胸一把揪过去,拖到另外一人跟前。这个戴墨镜的家伙显然是个头目,冷冷地问:“知道我们是谁吗?”

阿木摇摇头。啪地声,腮帮子早挨了一巴掌,“老实说话!”先前打阿明的那人显然非常喜欢打人脸面。

头目慢慢摘下墨镜,从底下往上瞅着阿木,“我给你提个醒,大浦东酒楼前些天找过你是不是?”

阿木摸着发麻的脸皮,想了想,点点头。爱打人耳光的家伙火了,“你他妈的哑巴了?”正要再扇巴掌,被头目瞪眼制止。

“知道大浦东是谁的产业吗?”墨镜边说边竖起了大拇指,“就是谢东云谢先生!”

“别给你脸你不要脸!”旁边那家伙恶狠狠的说,“谢先生要你去大浦东,那是抬举你,再不识相,小心你的狗命……”

墨镜见同伙老抢话,有些恼了,抬手也给了他一耳光,“娘的,到底是你出头还是我出头!”

“是,大哥!”那家伙摸着脸退到一边。墨镜这才缓了脸色,拍拍阿木的肩膀,“这次算是教训,回去好好想清楚。别叫谢先生等恼了。”

旁边那家伙又忍不住插嘴,“没错,下次再让我们碰上,就不是打耳光,剁手挖眼……”

“你他妈的就是条疯狗!”墨镜又狠狠地瞪了他,那家伙才好容易把下面的话咽下去。

阿木还是没有言语,墨镜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绢,凑上去给他擦擦嘴角的血迹,又将手绢塞进阿木口袋,方才冷笑着走开。那个同伙临走时,还不忘拔出腰间的斧头,朝阿木阴毒地比划两下。

尽管是暮春,寒气还是一阵阵地冒出来。阿木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悲愁,怎么到哪里都惹事端?

等食材拉回齐凤楼时,已比往常晚了半个时辰,期间可把林掌柜给急坏了,暗暗后悔不该把钱袋子丢给阿明,有了大把的银元,这两块货还不敞开了花用?

待看到两人回转,脸帮子都肿了,林掌柜吃了一惊,赶忙问怎么回事?阿木淡淡地说,他们不小心撞了墙。林贵再一看车上,还是他临走前买的那些食材,心才悠悠落了底,笑道,“阿木,你手艺是没得说,就是本钱高。咱们赚的就利儿少!”

他摇晃着脑袋,将阿明拽到一边,要回钱袋子,掂了掂。阿明忍耐不住,凑到他的耳根说起了今天遭遇斧头帮的事。林贵听后脸色大变,心下噼里啪啦打开了算盘。

阿木和阿明开始忙活着往店里卸菜,林贵脑子里转过几百道弯儿后,打定了主意,老脸上泛开笑容,抓住阿木的手说,“走走阿木,去我房间喝杯茶,有事说!”

阿木指着车上的菜,“这些……”

“有阿明做呢!”拖着阿木走开了。

老板的屋阿木来的不多,挺简朴,不过是一张床,一张方桌,两把椅子。桌上供着林太太遗像。林贵热络络地忙着泡茶,边泡边说,“这茶是位南方老板给的,我一直留着舍不得喝,今天咱们就尝尝新!”

茶泡好后,第一碗给了阿木,他也不谦让,接过后先闻了闻,皱了眉头,勉强喝了一口就再也没有拾碗。茶放得时间太长,发霉了。

林掌柜却是有滋有味地喝了一碗,又让了阿木回,见他真的不喝,才堆着笑说:“阿木,算着你来俺齐凤楼也快两年了……”

阿木点点头。“说起来,我是早该给你加工钱了,可你看看,去菜市你总是拣最贵的买,用料也不懂手轻,让我不好挤出油水……”

阿木至此明白了林掌柜的用意,起身说:“掌柜的,我在齐凤楼干的挺好,不会走的。”

林贵一只手原本拉开了抽屉,想拿点大洋出来,听他这一说,又停住了,“真的?”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下去帮忙了!”阿木说完,转身走了。

林贵嗯嗯答应两声,把抽屉轻轻关上。他掏出一包品元牌香烟,点上一支,美美地抽了几口,嘴里哼起小曲来。心里盘算着明后的好事,越想越美气,一支烟还没等抽完,便听到外面轰隆的脚步声,林凤的大嗓门响开了。“爹,我回来了!”

林贵脸上不由得流露苦笑,这孩子走到哪里都打雷下雨的。林凤大步踏进来,一把抓起桌上的茶壶,杯子也不用,仰头就咕咕灌下去。

“你就不能斯文着点儿!”

林凤一摸嘴巴,嘿嘿笑道:“我弟今天没输!”

“噢,那是赢了?”

“也不是,平手吧!”

林掌柜哼了声,“不当吃,不当喝的,出去跟人比什么武!”心里暗骂儿子没出息,明知道店里缺人手,还出去胡闹腾。

林凤突然一拍脑瓜子,叫起来,“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去跟阿木说。”转身就往外跑。

林掌柜随后追出来,“你要跟阿木说什么?”

“阿宝说了,今中午要在齐凤楼请客,让阿木多上几个好菜!”

听了这话,林掌柜疼得直揪心,骂道:“这小兔崽子,当我这钱是从天上掉的?”

他担心阿木听了女儿的话,手松,多破费了,赶紧也跟着去了厨房。还没进门口,就听到林凤唧唧喳喳地跟阿木说个不停,不时还笑得前仰后合。

阿木一边备料,一边答应着,脸上依旧没什么笑意。林掌柜看到女儿的嘴巴快贴到他的耳根了,心下便不痛快,迈进去说:“阿木,别费心张罗,凑合着办一张得了!”

“不好吧掌柜的,阿宝请的可是杨氏太极掌门。”

林凤插嘴,“就是嘛爹,我看阿宝那意思,一准想拜人家为师,你要是上菜寒酸了,多丢脸面。”

林掌柜见女儿依旧近靠着阿木,实在看不过眼,“这里没你什么事,快出去!”

林凤偏偏就不吃他老子这一套,抬起杠来,“爹,你让我出去,我偏就不出去了。”

林贵气得直跺脚,说:“你这丫头,脾气这么倔,将来怎么嫁出去?”

林凤又顶嘴,“爹,你让我嫁人,我偏就不嫁了。”

跑堂的阿明搬着一筐菜进来,听到父女二人打嘴仗,扑哧乐了。林贵死拽着闺女出来,问:“阿宝呢?”

林凤说,他去致柔拳社了。

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提起至柔拳社来那可是响当当的。社长陈微明本身就是个传奇人物,他原为清史馆篡修,却好习武。先拜孙禄堂门下学八卦形意,后入杨兆鹰门下习练太极七载,尽得杨氏拳、剑、刀、枪、推手、散手之精髓。

民国后到得上海后,更是一心一意以推广太极为毕生事业,在英租界七浦路北周紫珊家创办了“致柔拳社”。社名典出《老子》“专气致柔能婴儿乎”一语。

从法国公园出来后,林宝和刘鹞子便跟随杨兆鹰、陈微明去了致柔拳社,小木头自然也闹着要去瞅热闹,故而林凤只好一个人回去,安排下中午的宴席。今天多亏了太极门的人出手相救,阿宝又想着拜杨兆鹰为师,所以这席面怎么也要办得丰盛些。

在后厨,林凤跟阿木一说,他心里便有了数,也不啰嗦,只点下头就去准备了。不久,住在附近的面案和另一个跟刀的也赶来了,他们商量了下,便一起忙活着备料。

杨兆鹰的出现让阿木的心底起了波澜,再怎么说,他们也是直隶老乡,亲不亲,家乡人嘛!他转头看看那新采办回来的食材,心里面暗自庆幸,这些东西做出来都合北方人口味,也能让他好好地露两手。手里面忙活,脑里面盘算,很快,他就把中午招待贵客的食单给拟好了。

十一点时,外面已经有客人上座了。跑堂的阿明吆喝起来,“散客一位,白玉鸡脯、烧南北,外带一碗素面!”

听到有人点这两道菜品,阿木有些好奇,因为这些并没有列在菜单上。偏偏自己今天还都进了材料,它们可都是地道的河北菜。

尽管心里装着疑惑,阿木还是手脚麻利地开始掌勺。所谓烧南北,就是以塞北口蘑和江南竹笋为主料,将它们切成薄片,入旺火油锅煸炒,加上一些调料和鲜汤,烧开勾芡,淋上鸡油即成。

当这盘色泽银红,香味浓烈的“烧南北”装盘时,阿木小声问前来上菜的阿明,“这菜是你向客人推荐的?”

“没啊,那位少爷一落座,就问我齐凤楼有没有这两样菜,我一想,今天咱们不是进这些料了吗,就应承下来了。”

阿木沉吟了下,又问,“那人长什么样?”

“是个年轻的小开,打扮的新潮!估计是听说你手艺好,前来尝新的!”阿明说着,不免有些奇怪,阿木今天有些反常,他以前可不是这么多话的!

阿木回到案板前,默默地准备材料,他把嫩鸡肉去皮、去骨,剁成鸡茸,加葱、姜、水,往一个方向搅。之后又加上鸡蛋清、精盐,再搅上劲。这道菜再次惹动了他的心思,妻子武云可是最喜欢吃这道“白玉鸡脯”了。

自从她离开自己和孩子以后,阿木就再没做过这道菜,可今天,那位客人偏偏就点了两道菜单上没有写的菜。

炒锅里放下猪油,烧热,阿木将鸡茸糊放进去,嗤啦一声响,他心事也像炸开了锅。但尽管如此,阿木还是强打起精神,烹制这道河北名菜。二十多年的食味熏陶,他深深领悟了,厨艺之道关键在于用心。

他的嗅觉、触角慢慢被调动起来,神心全部投入进烹调中。他轻轻晃动炒锅,用温油慢慢滑熟鸡茸糊的一面,然后利落地将其翻身,一直到两面涨发成形、色白光亮时,方才捞出沥油。

这一切都有韵律感,他拿勺的动作轻巧,油汁滑入锅内的回旋,花椒和大料瓣油炸时的吱吱响声,白花花的玉兰片和绿油油的菜心,先后下进锅中煸炒,一起翩翩起舞。它们纠缠在一起,随着炒锅的垫落而翻转。跟着,主角上场了,嫩鸡脯从上空落下,跳入“舞伴”中,混合了油盐、胡椒粉,它们在鲜汤中欢舞。

锅底下的火呼呼地燃烧,汤汁沸腾了,肉和菜各自吐出了自己独有的滋味,然后融为一体。末了被湿淀粉勾芡即成。

最后的成菜色泽洁白,肉质细嫩,吃起来清香爽口。阿木装盘后,交给阿明,他以前没见过这道菜,不由得咽了口水。

这道菜是和素面一起上的,客人靠着墙根坐着,头上戴一顶小结子瓜皮帽,身穿一件白色的熟罗长衫,配方格纺绸的短衫裤,着一双白底缎鞋。脸庞白皙,戴一架金边眼镜,留两道精心修剪过的八字胡。

他食量不少,“烧南北”很快吃光,待“白玉鸡脯”和素面上来,再次吃得酣畅淋漓,末了,又徐徐送下半碗汤,方才发出满意的叹息。“伙计,算账!”

阿明赶紧上去,“您老吃好了,承惠小洋八角六元。”

“便宜!”客人说着,拍出一枚银元,说声不用找了,起身离去。

阿明直待他不见了背影,才转回厨房去,跟阿木说:“那客人走了,还多留下几个小钱!”

“他……没问起什么?”

“就说了两个字!”阿明把那块银元往上一抛,又伸手接住,“便宜!”

看得出,阿木松了一口气。便在这时,外面传来喧闹声,林凤大声招呼着:“杨师父,陈先生,你们过来了!”

阿明赶忙出去迎客。阿木手中的炒锅啪啪敲着,外面已经订出四桌散客,他要先弄出几个菜让他们先吃着,然后才能多在林宝这桌上动点心思。

不光是他,面案和二厨也忙得团团转,每到这个辰点,店里人手就不够,林凤和林掌柜同样要帮着跑前跑后。

还好,阿木早就拟就了菜单,料也备好了。先嘱咐二厨预备些小凉菜,片刻之后,阿明便端了四个冷盘上楼,分别是麒麟菜、茭瓜脯、香干丝和小醉虾。

阿木则专心地烹制头一道热菜“改刀肉”。这是一道极为考验厨师刀功的菜品,要选四成猪臀尖瘦肉,一成猪脖领肥肉,先削成薄如纸的肉片,然后肥瘦搭配起来,再切成细细的肉丝。粗细要匀,不能连刀。

对阿木来说,这没什么难度,他闭着眼都能将它们切好。他左手按着肉,右手比着刀,菜板上发出齐整的沙沙声响,眼睛却瞟向厨房门口,因为小木头正探头探脑地往里瞧。

“爹!”他怯怯地叫了声。

阿木瞄了他一眼,问:“去看比武了?”

“凤姨带我去的。”小木头瞅着阿木脸色不难看,胆子一点点大了,“那位杨师父可真厉害,光用一根指头,就能把人撂倒!”

阿木已经将肉丝切好,抓起来轻轻放入水中,顿时便像一朵粉红的菊花绽开了。“你也玩够了,赶紧弄点饭,吃完好上学!”

但小木头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爹,杨师父说,我是块练拳的好材料!”

阿木又将发泡好的水笋放在菜板上,跟肉一样,先削成薄薄的片片,再顶刀切成如发的细丝。“你想也别想!”

“为什么?”

“先给我把书念好了再说!”阿木飞快地抓起切好的笋丝,轻轻放进水里,顿时开成了一朵白菊。

小木头撅着嘴,还要磨叽,阿木瞪了他一眼,“没墨水,练武也不成大器,顶多是个武夫!”轻轻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去吧!”

小木头只好嘟囔着走开,这一幕被刚进门的阿明看到了,笑说:“阿木,今天你话多了,真稀罕!”

阿木没应腔,锅里下了油,开始煸炒肉丝。待肉质收紧,又放笋丝同炒。锅里的油花也烧着了,一团红光上下飞舞,映着他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延伸阅读

万昌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y2bq.shtml
万昌婚庆用品常年生产各类婚庆纱,高密度纱等。万昌婚庆用品的宗旨是抵制肥利,万昌婚庆用

巴马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ayvs.shtml
巴马经营国内外长寿之乡巴马食品。处在云贵高原的边缘上,是石山地区,山多地少,人均耕地

科美地板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s0gh.shtml
科美地板加盟_公司简介沈阳圣杰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自2005年介入中国地板市场,当时的工

汤姆客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gwnn.shtml
汤姆客少儿英语,原生态跨学科教学体系,以培养高品格的未来领袖为己任,2018年将在全

金世利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x738.shtml
金世利养生保健品是含片、VE、软胶囊、钙片、芦荟、减肥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马来福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pldc.shtml
马来福手机套经销批发的手机保护壳、手机保护套、钢化膜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上海东格阀门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pb3u.shtml
我公司提供的产品种类齐全,品种繁多,广泛应用于建筑、工业、商业、化工、电厂、矿山、市

喜门坊银饰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utbu.shtml
喜门坊银饰品是一家集设计、加工、连锁销售、品牌加盟为一体的专业化时尚银饰品品牌,致力

YOUC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p5gs.shtml
YOUC休闲装主要经营服装,作为经营的企业,始终坚持诚信和让利于客户,坚持用自己的服

喜林加盟  http://www.socalsnakeremoval.com/pqjz.shtml
喜林门已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制门工艺,每一扇喜林门必须经过造型、打磨、压膜等10多道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晋帝国之帝国烽烟之绝对防御

    “等等,你先别挂电话,我去问下我们主任。”那边电话被放下。“什么?一万美金?!那家伙想钱想疯了吧!”腾讯驻美主任办公室,张春军听到沈丘的报告时直接从椅子上站起身。“可是主任,他老爸是亿万富翁啊。”沈丘提醒道。“……”张春军坐回椅子上,是啊,唐昊是唐天的儿子,不说别的,估计一天的零花钱都不止这个数。考

  • 霸道总裁总栽坑在线阅读第九节

    大年初三,傅家父子去了立文夫子家,谈起开年两个孩子要下场的事情。傅立文还好点,照常看书温习,偶尔也领着妹子到街上走走,权当放松了。可夫子家的儿子有点紧张,大过年的都放松不了,年三十晚上被他阿爷叮嘱了几句,就连着几晚睡不着。夫子为了这事儿嘴角都急出燎泡了。别人家的孩子他还能淡定的给予开导,可搁自家儿子

  • 我才是大反派第五章在线阅读

    我怎么不记得,我对那个男生很熟悉!还是,我满脑子的时复晟,都没有装下其他人。好奇怪,他的左手腕上,也有一根和我很相象的手链。我无意触碰到了它,头竟然莫名的发涨。好像许多东西,都要涌现出一样。我不懂,为什么!复返时光,回到原点,明明应该重新来过。为何之后,时间又跳转了。……——摘自未飞飞日记“飞飞,容

  • 无难纪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历经了长达三个多月的历练之后,林子杨和蓝可儿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之后终于靠近了峡谷森林的边缘地带,可以离开这一是非之地。在这三个多月的历练之中,林子杨和蓝可儿和实力都有了相当大的提升。林子杨在经历了几百场战斗磨炼之后成功的连升两星成为了星徒三星,在面对星魄兽时也没有了刚开始的紧张。而一直作为后

  • 宠兽灵尊罗阳保卫战 1

    在小明和晓辉在前往罗阳的路上发现了不断兽人战舰!虽然他们在途中不断的击落,但是他们的数量是无穷无尽的。更加可怕的的就是大部分战舰居然是远程操控的无人战舰!“啊我们需要支援!这里居然出现了尸王!”“哦天哪!这简直不可能!他们居然使用中子弹!更可怕的就是居然威力控制的相当精准!”“前方12点钟方向发现3

  • 韶华莫与倾负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一直刷怪一直爽【新书求收藏】长乐街,这是距离爱情公寓两公里左右的一条街道。以往的这里也算繁华,可如今却是非常的荒凉,整条街道上没有一个活人,只有着分布在地面上的尸体,以及零零散散的丧尸。大多数的人在审判日过后的第一天都是躲在家中不敢出门,更不会寻死的来到外面面对恐怖的丧尸。也只有当家中储存的

  • 豪门千金装穷中在线阅读做兔子

    吃过麻团后,田小满的心情也变好了,休息了一会儿,他决定去收拾那两只兔子,晚上把它们做出来吃了,好让那李文轩明天一早就能走,看他还有什么借口!兔子的皮已经被田阿父拔掉了,洗的干干净净的放在盆子里。田小满决定一只炖汤,一只红烧。他先将兔肉剁成一块一块的,锅里放水,水烧开后,把兔子倒下去过水,捞出浮沫,煮

  • [综]猫御物语第二章在线阅读

    “你们登上了这九十九天阶,今天起你们就应该是无极宗外门的弟子,也应该遵循这里的规矩。”中年男子站在无极宗大门的台阶上望着门外寥寥数十的人,男子一身黑色劲装下肌肉轮廓分明,衣服细处还绣着不少的紫金色纹路,这身装扮显然在无极宗地位不低,男子站在那儿便不怒自威。“外门弟子不得修习本门功法,每日的功课就是砍

  • 超弦之子在线阅读第3节

    养猫需要很多东西,但养老虎就没那么麻烦了,殷荀买了一堆玩具和猫粮,抱着小老虎将它平举起来和它对视,小老虎无辜地瞪着一双灰色大眼睛,抬起后爪挠了挠耳朵,天真又蠢萌。殷荀同它约法三章道:“家里的吃的东西你可以随便吃,但不许吃得到处都是,沙发、床、茶几,任何家具都不可以咬,敢咬就拔了你的牙。”小老虎浑身一

  • 嫁入豪门的女人第2章在线阅读

    在那场毁灭性灾难还没有发生之前,这个世界,远比新世纪更加强大富饶,那时的世界强大到人们做梦也无法想到会有一场什么样的灾难,能够夺走一切。新世纪前九千年,故事的开始。数块大陆被无边无际的蔚蓝色海洋所围绕,而传说在海洋中间有一条无比巨大的沟壑,自北向南延伸的狭长沟壑不知蔓延到哪里,但他的存在却将整片海域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