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至爱挚爱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呆萌兔哥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头痛折磨的醒过来的时候,靳南枫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用力的拍了拍脑袋,但那种偏头痛似的痛苦还是对他纠缠不去。

他伸手抓过手机看了看,这才凌晨五点多,往常他睡眠好的时候不到八点肯定是不会起来的,因为住的地方距离公司近,就算是八点半爬起来也来得及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头痛的久了,连带着他耳朵牙齿喉咙都开始痛,靳南枫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舒服,恨不得从十三楼跳下去一了百了的那种痛苦。

当然,他也没那么脆弱就是了,想了想还是翻出领导的微信,发了个信息过去,打算请假一天去医院做一个整体的检查,虽说之前什么都没查出来,但他总觉得自己身体不对劲。

微信发过去之后,靳南枫索性也不睡了,爬起来洗洗刷刷翻出病历本打算去医院,这个点过去说不定还能抢到今天的号子,不然还得浪费一天。

谁知道他人还没出门呢,领导那边的微信就来了,“南枫啊,你也不是人姑娘,怎么三天两头的不舒服,你总不会是姨妈来了吧?”

看着这条微信,靳南枫忍不住骂了一句狗屎,光看着他都能想象到领导那秃着半个脑袋,操着一口乡音普通话找茬的样子,什么叫三天两头,他几年统共就请了两次假!

心中不爽,他索性没管领导的话直接去了医院,从头至尾,从CT到透视里里外外的折腾了一天,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检查出来。

钱花了,病看了,但脑袋还是照旧的疼,痛得他连胃口都没有了,饭也没吃回家就懒洋洋的躺着,这么一躺就又是大半夜。

靳南枫算是知道为什么有人说头痛欲裂,这会儿他就想把自己的脑袋剖开来看看里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好歹都给他一个痛快,半死不活的简直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他的心声,这一晚的靳南枫睡得浮浮沉沉,木板床愣是被他睡出了轮船的感觉,而那种疼痛却在波浪之中慢慢消散开来。

如果靳南枫没有沉沉睡去的话,大约就能看见那股绿色的光芒从他的脑门开始扩散,一点点的扩散到了他整个人,整张床,一直蔓延到整个房间。

困扰着靳南枫一年多的头疼慢慢散去,随之而来的是绿光带来的舒适感,就像是为了补偿靳南枫这一年多的痛苦,绿光不断的在他的皮肤进进出出,每一次出入都给这具年轻的身体带去不少好处,而那个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从头痛爆发以来第一次,靳南枫不但没有翻来覆去的失眠,反倒是一夜好眠,明明他入睡的时间很晚,但次日清晨醒来的时候却感受到一阵神清气爽。

躺在床上睁开眼睛,近日来的头晕眼花都消失了,靳南枫只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他昨天可是连起码的止痛药都没吃啊,这是什么骚操作?

很快的,靳南枫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有些幼稚的在地上蹦跶了两下,只觉得脑袋儿一点儿也不痛了,牙痛也消失了,耳鸣也没有了,连喉咙都清爽的很,一点儿都不干涸。

靳南枫有些神奇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谁知道一抹就是一手泥,他赶紧跑到卫生间一看,就瞧见镜子里头的自己跟涂了薄薄的一层海藻泥面膜似的。

靳南枫低头闻了闻,似乎还有一股子的怪味道,挺恶心人的,也是他刚才被头痛消失震惊以至于没闻到,他一边冲进浴室洗刷刷,一边暗暗回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把自己硬生生洗白了一号出来,靳南枫伸手抹去镜子上的水雾,看着里头的人忍不住吹了一个口哨,这一年来因为头痛的原因,他都没好好看过自己。

大学毕业之后不少男生都会发胖,靳南枫倒是没有发胖,但运动量锐减的后果就是原本好歹还有的六块腹肌变成了一块,捏起来有些软绵绵的。

这会儿洗澡水一冲,镜子里头的人显得越发的水嫩嫩的,连工作历练出来的几分精干都消失了,靳南枫撇了撇嘴,顿时又有些牙疼。

左看右看,除了皮肤稍微白了点,嫩了点,靳南枫也没看出什么异样来,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这时候的气色是他一年来看过最好的。

不过一夜之间沉珂尽去,顺带着还有美白护肤的效果,显然不是正常的时候,靳南枫忍不住在屋子里头跳跃了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一夜变超人了。

可惜的是,原本他能跳多高现在还是多高,身体完全没有变成超人的意思,反倒是因为蹦跶的太厉害肚子发出咕咕咕的叫声,他这才想到自己昨天晚饭都还没吃呢。

天大地大,即使将来他要变成超人,这会儿该吃饭还得吃饭,因为脑袋不疼了,靳南枫的心情倒是很好,溜溜达达的进了厨房打算自己弄点东西吃吃。

等将厨房翻了个遍,他倒是无奈了,这一年的状态实在是不好,脑仁疼的厉害,哪里有自己做饭的心思,平时都是随便外卖对付的,如今厨房里头就剩下两包泡面。

平时对付对付也就算了,这会儿好容易身体感觉倍儿棒,靳南枫索性拎着衣服出门了,打算跑了步顺带买个早餐,晨跑这项活动他也停了快一年。

跑了一圈又出了一身汗,靳南枫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好,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从他大学毕业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只觉得身心都要升华了。

等他叼着豆浆油条回来的时候,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使劲的拍着门,那大嗓门把左邻右舍都给吵醒了,顺带着这家伙还嚷嚷着:“电话也不接,公司也不去,南枫这家伙不会出事了吧,你们谁能联系到他房东啊,我得进去看看是不是晕过去了。”

靳南枫差点没一口豆浆喷出来,见几个邻居真要打电话给房东了,连忙开口喊道:“大海,你干嘛呢你?”

姜大海一回头看见活生生的靳南枫,先是松了口气,随后没好气的骂道:“好你个靳南枫,你活着老子打电话给你怎么不接,昨天公司为什么没去,差点以为你出事了。”

靳南枫一边跟邻居道歉外加感谢,平时也最多打个照面什么的,这会儿还能热情的帮忙联系房东已经不错了,一边拽着姜大海往屋子里头走,解释道:“我手机没电了,老秃头整天瞎比比我就没充电,你怎么过来了?”

一说这话姜大海就更生气了,没好气的说道:“你还说,老秃头烦人你拉黑他就是了,还不充电,你们公司找不到你人,打电话打到我这儿了,我也联系不到你人,想到前几天你说头疼不舒服,还以为你小子在家过劳死了,谁想到你还挺享受。”

靳南枫这才想起来,当初公司让写紧急联系人的时候,他怕家里头两位老人不知道不会处理,索性就写了损友的电话,估计是昨天自己没理会,领导直接把事情夸大化了。

姜大海估计吓得够呛,不然不能这么早就过来折腾,他气呼呼的抢走靳南枫的豆浆油条吃起来,一边还不依不饶的骂道:“老子今天本来约了女票,现在好了,放了小燕鸽子,等明儿个我要被甩了,你给我介绍新女票。”

这个锅靳南枫可不肯背,反问道:“你们要去干什么约这么早,要不我现在送你过去,还来得及,哥们也算够意思了吧。”

姜大海幽幽的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继续吃早餐就是不说话,作为睡在上铺的兄弟,靳南枫却是秒懂了,龇牙咧嘴的问道:“你们不是又闹分手了吧,这频率堪比新闻联播啊。”

姜大海窝在沙发里头,头发也乱糟糟的,无奈说道:“昨天我陪她看电影呢,后来就接到你们公司电话了,我就说过来看一眼,结果她就跟我甩脸子,说什么她重要还是哥们重要,你说这能比吗,左右我也不能睡了哥们啊,她到底是介意个什么劲?”

靳南枫翻了个白眼,反正从这位兄弟有女朋友开始,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一开始他还想着劝劝,这会儿也只当他们闹着玩儿了。

果然,姜大海絮絮叨叨了一阵子自己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反倒是吐槽道:“你们公司也够可以的,领导亲自给我打电话,说让你马上去公司,不去就开除你,你之前不是混得挺好的吗,这是发生什么事清了?”

这下轮到靳南枫无奈了,耸了耸肩说道:“新来的领导,我是老领导遗留的前朝余孽,还担任朝中重大职位,眼看着随时可能谋朝篡位,你说还能怎么样?”

姜大海露出一个我懂了的眼神,又对着靳南枫比了个斩首的姿势:“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也就你脾气好留在那个鸟地方。”

靳南枫也是不耐烦那个老秃头,要开除他又没有那个胆色,要留着他又是不放心,整天用一些小事情恶心他,如果不是在那个公司待了五年,同事们都相处的很好,他还真的不想留着了,不过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公司那份高薪资。

姜大海是知道靳南枫家里头的压力的,吐槽归吐槽,一会儿就该帮他分析怎么弄死那个老秃头了,谁知道他刚吃完油条,眼睛一瞄差点没把豆浆呛死。

靳南枫也是服了他了,一边帮他拍背一边没好气的说道:“该,让你抢我的早餐,吃人家的嘴短不知道吗,这就现世报了。”

姜大海好容易缓过气来,伸手拍了一下靳南枫,颤抖着手指指着窗户说道:“南枫,你小子这是打算谋财害命呢,藏着这种生化武器!”

“瞎说什么呢!”靳南枫以为他又在胡说呢,回头一看自己也愣住了,只见他这间屋子唯一的窗口那边,一棵巨大无比的仙人球将窗户堵了个严严实实。

延伸阅读

皇上每天都在觊觎臣妻之初见D(1)  http://www.jingxuanyou.cn/sbwz.shtml
街边下起了小雨,从早上一直到现在,这样断断续续又细长。恰如愁丝。早晨从阳台望下去,是

众恒之从我a兵的那一刻起,你们已经输了!【第二更,求鲜花,求评价】  http://www.jingxuanyou.cn/gwka.shtml
“欢迎来到英雄联盟,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起先来YY上的人们,最初目的都是想一睹

兴唐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jingxuanyou.cn/prkd.shtml
“……你也不用说我脑子坏了吧?”青年挂了电话,瞥了她一眼,轻嗤一声。连杏:“……”那

开局:我的女朋友五十七在线阅读寒冰箭  http://www.jingxuanyou.cn/d4mb.shtml
“阿梅,你喜欢凡间么?”阿白摸摸我的头,问我。“喜欢,因为凡间热闹,有趣。”我回答。

九阳龙神之第一章  http://www.jingxuanyou.cn/dcse.shtml
时尉坐了将三十多年的轮椅,所以在下半身传来疼痛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梦。三十年,一

[食戟之灵][All创真]今天的药王之我在江湖悠悠~(下)(3)  http://www.jingxuanyou.cn/pej1.shtml
既然决定了要去参加大朝试,乔光自然要准备准备,总不能两手空空跋涉万里,那怕不是脑子有

天命福女大事纪相聚  http://www.jingxuanyou.cn/aaz6.shtml
不过,这番料想和猜测仅在清潭脸上一闪而过,心思简单的栩夕自然没看到他面容上那一点变化

听闻丞相是娇娘?是非难断  http://www.jingxuanyou.cn/dfer.shtml
万妖窟离藏日林有上万里路程,哮死人倒也有些本领,不到三日就已回到洞内。哮死人见了妖王

卿若安好之逃命  http://www.jingxuanyou.cn/uxha.shtml
然而雷纹猫不似他们追逐少年那般费时,当它确定眼前的几个人类比它弱小,不用再担忧幼崽的

无法无天的人生外挂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jingxuanyou.cn/kw0.shtml
清澈的湖岸,沈依找报亭的老板买了一包鱼粮,然后把鱼粮一点点地投进水里。成群的鱼涌上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颜惑众在线阅读第一节

    夏天终究还是一年四季中最难熬的一个季节,就算世开着空调,坐在电脑前面的易珺还是烦躁的坐在电脑前面挠了挠头发。然后又开始了单人**,嘴上还不停的吐槽着:“这是人玩的**么?”所有蹲守在直播间里的都听见了由变声器改变的汉子声音,不过众人也早就习惯珺爷这么搞了,毕竟有时候是女生的声音也是有的,现在就算是一

  • 向往的生活之怨念系统在线阅读因祸得福

    几名元戍人见铁奎冲过来,呐喊一声便将铁奎围在中间。从元戍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看,各个都是武修中期的水准。而铁奎只不过是力修初期能力,连一名元戍人都敌不过,更何况此刻有三名元戍刀手在身侧呢!眼见今日不能幸免,铁奎一狠心,双手在铜棍上猛地用力一握怒喝一声:“曝气术”只见铁奎的身体瞬间的鼓胀了起来,铜棍的

  • [火影]百柱斑世界平行第九章在线阅读

    等刘妈把刘闲余交给学校老师后就离开了,她开了一家网店,平时要经常打理一下的。还要过一会才上课,很快几个小伙伴就围了过来,几人都有黑眼圈,看来昨晚没睡好啊。不过很快,刘闲余就发现少了一个人。“静静,雨婷呢,怎么她今天没来?““我正想和你说呢,昨天我好像听到她家有吵架的声音,本来想过去的不过爸妈不让,我

  • 全面危局陪他出席酒会

    她是一个爽直的人,从不喜欢掩饰自己的欲望,喜欢房子,喜欢车,喜欢好看的衣服和包包,喜欢用最好的化妆品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可她并不认为这样有错,人人生来平凡而庸俗,她也不例外。错的是有些人,自己的能力配不上自己的欲望,却妄想通过某些捷径来取得不属于她的成功。车子绕过几条马路,来到市中心最大的造型会所。

  • 战血凌天第一章在线阅读

    “浩子,明天苏丽的婚礼你还去吗?”姜浩听着好兄弟马强打来的电话,心中思绪万千。马强、姜浩、苏丽都是大学同学,而苏丽是姜浩的前女友,两人从大四开始谈,谈了一年多。最后苏丽因为嫌弃姜浩没有钱,就和姜浩分手了。可是才分手三个月,现在就要结婚了。讽刺的是,对象是两人之前共同的老板,一个四十多岁的秃头男。而苏

  • 宠物小精灵之慕萧在线阅读首次具现

    “系统已连通明日之后**世界,并将其修改为备用奖励空间,今后您的**角色可源源不断为您提供悠闲值,**角色过得越悠闲,您所获取的悠闲值越多。”“呼……”李逸ji动的无以复加,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止住想要挂机的想法。“都等了十二年了,不差这一刻。”于是,他优哉游哉打完了一波团战,才趁着回城补状态的功夫回房

  • 护崽何弃疗之第八章(8)

    吃了饭,饭后运动也做了,总该回宿舍了吧。然而秦北还要整幺蛾子:“我去晚自习室写作业,你们先走吧。”“什么作业?”盛凯歌迷茫了,“你要去晚自习室?”开什么玩笑,他猜秦北连晚自习教室在哪都不清楚。有什么好逃避的啊。盛·直男·凯歌完全不懂秦北的思想。秦北咳嗽一声,对盛凯歌小声说:“去补上一次的作业。”为了

  • 反派老婆的六零生活在线阅读第2章

    钟情最后只能将一切都归咎于:瑜洲城这种大城果然与众不同!接不接绣球,本来就跟钟情的目的无关,她只是想瞧瞧瑜洲城的风水人情,适不适合长久的待下去,如果可以的话,就用她所有的积蓄,买一个小小的门面,用来卖点吃食,以此谋生。常年在外面行走的人,总是要多备一些东西的,比如说药物,所以方宝宝给她的钱跑了她根本

  • 末法之尊在线阅读九门吴家,吴老三

    “恩?”叶长歌眉头一皱,怎么会有人给他敲门呢?按道理他应该才穿越到这个世界不久啊。不应该有人认识他啊。叶长歌压着脚步声,轻轻的打开了房门。他走到了这破旧的客厅。“扣~扣扣”有着节奏的敲门声,让叶长歌意外的挑了挑了眉。“谁?”叶长歌沉声的问道。门外的人听到这声音停止了敲门,但传出来一道比较沧桑的中年男

  • 葬魂录之第三章

    “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怜夏带着浓浓的鼻音问。“什么声音?”太一疑惑。“好像是从天上传来的。”怜夏抬起头张望着,“啊,是黑色的齿轮……?”“齿轮?”其他人也顺着怜夏的目光抬头看去。素娜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不是飞碟吗?”美美跟着道:“说不定是齿轮状的陨石?”悲观主义阿丈做出了总结:“不管是什么,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