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师父,从了我吧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鸡子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张庆见白小泽这般嚣张气焰,心中的怒火早已溢于言表,其身后的几名同伴均是向白小泽投去了怜悯的眼神……

先前那一战,张庆起码还估计白小泽性命,可他们都知道的是,一旦张庆真正动怒,便什么都不管了,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你简直是在找死!”张庆说罢,一记开山拳用足了力道,带着炼体七重的全部实力,拳风转瞬就呼啸而至!

白小泽似没有反应过来一般,连神色都未曾有过变化,围观的众人纷纷闭上了眼,认为白小泽绝对挡不下这一记重拳……

可只听到砰的一声脆响,众人心中疑惑,睁开双眼一看,震惊地发现白小泽竟然丝毫未动,右手将张庆地重拳给挡在了手中,竟是一丝一毫也没有伤到!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白小泽右手用力一扭,骨骼碎裂之声传来,张庆惨叫一声!手臂连带着身躯给跪了下去!

“啊!我的手!”张庆何曾受过这种待遇,自小娇生惯养的他从未受过如此委屈!

“先前你叫我跪下,如今反倒你跪下了……”白小泽极为随意地说道。

此时的白小泽越发感觉到实力强大带来的美妙,不仅能够保护自己,还能让那些随意寻衅之人吃到应得的报应!

张庆虽痛的呲牙咧嘴,但嘴上却依然是骂骂咧咧,毫无求饶之意!更是扬言要将白小泽挫骨扬灰!

白小泽见其如此狼狈姿态,宛若泼妇骂街一般,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张庆痛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围观的众人看呆了眼,虽然张庆炼体七重的实力有些水分,可毕竟境界摆在那里啊!如何能够让一个普通杂役给轻易制服?这起码得是炼体八重才能办到的吧?可那白小泽,明明昨日还那么狼狈,过了一日就宛如变了一个人一般……

莫非……他之前都是装的……

随张庆前来的那几人终归看不下去,可张庆都无还手之力,他们上去自然也是打不过,只得口中说道:“白小泽,你还不放手!对本门师兄下手如此狠毒,你这是以下犯上!”

白小泽瞥了一眼那说话之人,淡淡开口道:“师兄吗?可他昨日不认我这杂役师弟,我又如何认得了他这个师兄?再说,过几日我便是宗门外宗弟子,与尔等地位相同,又何来以下犯上之说?”

那人被堵得一时语塞,心想白小泽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小胖见状只得凑上前来,虽不知道白小泽怎么会变得如此生猛,但这张庆,毕竟身后是有人的啊……之前他杀了宗门弟子都可以不负责任,不就是因为身后那座靠山吗……

“师弟,差不多就行了,这张庆是内门榜单第二张悬的亲弟弟,惹不得……”张小胖以仅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白小泽闻言,倒是没太在意什么,只是这样一直僵持着也不是办法,无奈只好开口道:“罢了,日后师兄若要再来挑战,尽管来便是……”

说罢右手一撒,张庆捂着右手趴在地上,随行的几人赶快上前扶了起来。

张庆的目光阴狠地瞥了白小泽一眼,也不多做言语,让众人将自己搀扶了回去……

那最后的眼神,两人自然是看到了,张小胖长叹一口气,同情的看着白小泽说道:“师弟啊,看来他是不会善罢甘休了啊……你说你怎么刚来就碰上这块臭石头呢……”

白小泽闻言轻轻一笑,并不将那张庆放在心上……

回到杂役处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回去同关青龙报备了情况……

“什么?!今日是你敲响了不动钟?!我还以为是……”关青龙的眼中满是震惊之色,要知道白小泽才不过刚来了两天,就突破到了炼体四重的境界,更重要的是,他敲响了五百年都曾动一动的不动钟!

自在门祖训中曾经有所提及,不动钟九鸣,一鸣心性至坚,二鸣道法通神,三鸣神游万里,四鸣丹成入道,五鸣剑气如虹,六鸣文道成圣,七鸣千机百炼,八鸣九转轮回,九鸣福泽万世,不动钟每鸣一次,便意味着对应的事件发生,当初自在门最强盛之时,钟鸣不断,天才辈出,一跃成为中原地区第一大宗!可一场变动却让自在门的无数长老以及天骄陨落殆尽,仅剩的那几位,也相继闭了死关,不是因为要突破境界以求长生,而是心死了,不想再面对这没落的宗门以及陌生的世界……

如今自在钟鸣,应该是心性至坚者出,而这人毫无疑问便是眼前的白小泽,虽看得出白小泽有些天资,但其能如此快破了那杂役修行路的奥妙,却是让关青龙对其更高看了一眼……

“刘管事说,过几日便会有宗门通告下来,晋升我们为外宗弟子,这两天多谢关师兄指点与照顾,来日有机会,师弟必将尽力报答!”白小泽说罢,对关青龙深深鞠了一躬。

关青龙点了点头,心性确实是纯良,又有坚韧不拔的意志,若不出意外,晋升内门,打上自在碑铭,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关青龙有些期待白小泽的将来……毕竟如今的自在门,着实是平淡了些……

“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以后的修行路上还需勤勉,等宗门通告下来,你二人便离开吧,这些日子巩固一下修为,到时候还是有一定的考核的……”关青龙语气温和说道,很少见其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两人齐声应是,本要转身离去,白小泽却似想起什么一般,试探问道:“关师兄,小烟师姐,不知是哪一峰门下?”

在与张小胖路上的闲谈中,白小泽知道晋升宗门弟子之后,会拥有选择入哪一峰修行的权利,于是便开口询问小烟的出处。

关青龙闻言一愣,旋即意味深长的看了白小泽一眼……

“她叫成小烟,不属于任何一峰,是藏书阁风尘子的亲孙女,你们之间的关系……最好不要靠的太近……起码你的实力能够打上内门自在碑铭之前,别靠的太近……”

白小泽眼眸中闪过一丝思索,他倒不是想要去与小烟拉近关系,只是对方救自己一命,定要找个机会报恩才是!

白小泽知道了小烟的身份,便不再多问,与张小胖一同与关青龙道别后,回到了屋内,巩固修为去了……

自在门内门与外门之间被一道铁锁横桥所连接,桥下是断壁悬崖,一眼望不尽底……

此时,自在门内门处,张庆气冲冲地冲入内门,守门的弟子竟然一个都不敢阻拦……

张庆进内门后,直冲左侧的第三座高峰,剑来峰中的一间庭院而去,庭院宽大雅致,周边的小舍与之相比,宛若麻雀遇见了凤凰……

张庆一路没有受到丝毫阻拦,破门而入后,只看到一位身着紫衣的青年才俊坐于蒲团之上,正为面前一位陌生少年倒着茶水……

如若此时白小泽在这里,定能认得出,那陌生少年不是旁人,正是无根城城主之子,李硕!

张庆眼见那紫袍男子正在招待客人,一时竟不知该不该开口……

两人有所察觉,那紫袍男子看了张庆一眼,转而对李硕笑道:“师弟,着实不好意思,此人乃是我亲弟弟,今日来找我怕是有些事情,冲突了师弟,我在这里替他赔个不是了……”

紫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张庆的亲哥哥,内门第二,张悬!

李硕闻言一笑,回道:“既然师兄有事处理,那师弟也不便叨扰,只是先前所做的承诺,还希望师兄铭记,切不可忘……”

“自然,自然,师弟慢走”,张悬招呼着李硕离开……

待将李硕送出庭院之后,这才一脸阴沉的走了回来,瞥了一眼有些心慌的张庆。

“这次又是闹哪样?”张悬手中捏着茶杯,冷声说道。

张庆知道自己今天是冲撞了哥哥的客人,这才惹得前者不高兴,当下只得连连道歉,待张悬脸色缓和些后,这才将白日里的事一五一十说了……

只听咔嚓一声,张悬将手中的茶杯给生生捏碎开来……

“你被一个杂役给打了?还跪在人家面前?我张家的脸呢?!”张悬一时间有些怒火中烧,这要是传出去,他张悬要不要混了!

张庆闻言赶忙解释道:“大哥,实在是那小子太过诡异!昨天他还没突破炼体期,就能拖得我精疲力竭……到了今天,我竟然被他一招制服!着实离谱了些!我可是炼体七重啊!”

“你那炼体七重有多少水分自己心里没数吗?一个扎扎实实地炼体五重都能把你摁在地上锤!叫你平时好好修炼,如今人家都骑到我张家头上了!”张悬看张庆这副嘴脸,恨铁不成钢般说道。

偏偏这臭小子,没实力还到处惹事……不过再怎么说,张庆也是张悬地亲弟弟,敢动他,那就是不把他张悬放在眼里……

张悬地眸中闪过一道阴狠之色。

“白小泽是吧……我张悬记住了……”

画面切回到白小泽这边,张小胖巩固好炼体期一重的修为后,就被关青龙给叫了出去,只剩下白小泽一个人在房中盘膝而坐。

此次杂役修行路收获颇丰,白小泽表面上是炼体四重的实力,可加上空无魂的诡异莫测,除非是扎扎实实修炼上来的炼体五重,才能堪堪破的了白小泽的防御,只是如今的白小泽以张庆为标准,竟然已经自认为可以横行炼体七重,甚至再往上越级挑战也不是没有余力,竟有些飘飘然了……

“一招制住了一个靠丹药提上修为来的炼体七重,就飘成这个样子,过几日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白日里那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

白小泽心中一惊!白日里自己处于崩溃关头,只以为这是疲累过度的幻听,如今这声音再度响起,白小泽才想起……

“谁?!”白小泽跳下床,警惕地看着四周。

“……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那声音再次说道。

白小泽觉得越发熟悉,片刻过后,这才恍然大悟道:“你你你……你是那个书生!”

“别整天你你你的……听你这结巴就烦……”

白小泽想起之前还没有问的问题,赶忙就要问,那书生察觉白小泽心中所想,当下赶忙堵住白小泽的嘴。

“你若再问!我便再也不出现了!”

白小泽闻言一愣,之前书生就有意回避自己的问题,如今还是这般,怕是真的不想告知白小泽答案……

白小泽又担心其消失后真的不再出现,心想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急于一时,便换了话问道:“是晚辈心急了,不知道前辈在何处,还请现身一叙……”

那书生见白小泽终于不再问,这才长舒一口气……对于那个问题,他实在是不想回答……

“你上次见我在哪里,我便在哪里……如今我只不过神魂状态,离不开你手中那本蓝皮书,之前因为你神魂未开,我无法与你交流,本想怕是要等到你破了炼体期,进了觉醒三境,才能神魂壮大到与人交流,可没想你你白日里得了那番造化,竟然还能滋养神魂,打开灵台锁,这自在门……看来我之前是小觑了……”

白小泽闻言赶忙拿出了那本贴身保管的蓝皮书,其上纹路有微微流光附于其上。

“前辈以神魂姿态,不可离开这蓝皮书吗?我听我奶奶说过,人即使死了,也会有魂魄留于世间,并非鬼邪一类……可自行修行,不受外物所限制……”白小泽回忆道。

书生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片刻之后幽幽说道:“你以为我是死了是吗……”

白小泽:“难道……不是吗……”

书生:“……”

“你才死了呢!你全家都死了!我这是入道!入道你懂不懂?!说了你也不会懂!要不是最后一个故事还没完善,我何必在这书中寂寞度日?!可怜了我那小桃红,还有阿黄……”书生越往后说越是委屈……

白小泽听得一脸懵逼,道不道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可能是惹恼了书生,为怕对方一个任性直接消失不见,当下赶忙道歉。

书生收起那副委屈姿态,看到白小泽这般模样,冷哼一声,倒也是懒得与白小泽计较。

“喂,小子!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有些天资和机缘的,要不然过些日子你被打死了,我可指不定被扔到哪个沟沟坎坎里去……真不知道白灵咋想的……”

白灵是谁?还不等白小泽说话,书生兀自说道:“你今日晋升炼体四重,感觉如何?”

“……挺爽的”

“是不是觉得一招把那什么张庆打趴下了,就可以炼体期横行了?”

白小泽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这种感觉……

书生见他这份天真的嘴脸,冷声道:“你要是这么想,过些日子,人家身后随便派几个炼体五重的过来,你怕是都招架不住,你信不信?”

“炼体五重?怎么会?”白小泽倒是知晓自己之后还会有麻烦,而且会一个接一个……可炼体五重,着实不够看了些……

“那张庆不过是个废柴,空有炼体七重的修为境界,肉身的整体协调以及招式套路都不如一个炼体一重的修行者……无非是仗着自己的后台以及修为,这才碾压的周边那些低阶的炼体期同门喘不过气来……你打败了他,顶多说明你比他强罢了!可不是比炼体七重的人要强!”

“跟他你有什么好比的?炼体期,每一重气力都是翻倍式增长,你现在炼体四重,加上空无魂,气力应该在千斤左右的样子,与真正的炼体五重相比不过差了些修为,倒是能有一战之力,但你战技匮乏,必定会吃亏……”

白小泽听到书生提及空无魂,心中一惊,书生感受到白小泽心态变化,无奈道:“这些日子虽不能与你交流,但你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不用这么紧张,那金身决虽好,却与我不同路,我也看不上……

白小泽闻言细想也是,笑道:“是晚辈见识短浅了,前辈莫怪……”

延伸阅读

悦购悦爽无人便利店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uvzj.shtml
悦购悦爽无人便利店加盟。悦购悦爽无人便利店是东莞市悦购悦爽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

兴平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px8m.shtml
本玩具厂主要产品为:塑料玩具、毛绒玩具。欢迎各位新老客户前来咨询合作。孩子是家庭的希

神音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dlrt.shtml
中国贵族享受古筝制作探索家雷申宏大师,经几十年的研究制作出一种的挖制古筝,各省市、驰

科惠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xw48.shtml
科惠石亚克力胶水始终坚持自主创新,不断适应客户生产工艺,不断改进产品的适用性,结合客

周百福珠宝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sq7b.shtml
香港周百福珠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于2001年在周百福珠宝金行的基础上,经过优化与整

恋上纺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yrj9.shtml
恋上纺床上用品总部是蚕丝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南通恋

5+2(乐高)创意中心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gdva.shtml
5+2儿童创意中心引进乐高教育的课程体系,为3至12岁的孩子提供完整的乐高国内外课程

AOPO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n6we.shtml
AOPO渔具总部是具有研发设计、模具设计制造、量产前测试、生产、行销及服务多向发展于

易咨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x0z7.shtml
易咨防辐射服,法国防辐射服标志性品牌医用防辐射服,选用进口好面料,美国高精尖科学生产

山东皇圣堂药业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sirinogluyachting.com/gfct.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穿之八福晋在线阅读第六章

    今天中午只有三口人吃饭,谢福禹吃陈小树做的猪油渣炒青菜,吃得满嘴油光:“好吃,妈炒的菜真好吃。”他夸赞得陈小树不好意思,同时心里老惦记着上初中的老二谢福舜:“福尧,福舜在学校平时吃啥?学校食堂给煮菜吗?”“想得美。”这个年代的初中生过得很艰苦,还不是自己带米面去学校吃,哪有什么学校食堂:“行了,你不

  • 这不是我笔下的世界第二章在线阅读

    他们三个人连身份都没有,当然不可能走官道,选的都是人迹罕至的小路。既然是人迹罕至,路况当然称不上好,地上坑坑洼洼,虽然说牛车要比马车稳一些,但是这临时找来的牛车实在没什么减震效果,遇到不好的路,依旧颠簸。时越看着躺在一边的李六,十分担心他腰上伤口裂开。李六注意到他的视线,还以为他是无聊。毕竟,从北沧

  • 梦中的白马第4章在线阅读

    “姐,你在这个咖啡厅等我。考完CPA,我们好好庆祝一番。CPA过了,我就可以去会计事务所做个牛逼哄哄的会计了。”言朵朵一身俏皮可爱学生装,说起高兴的事情,开心的咧了开嘴,眉飞色舞的拉着温柔微笑的言语柔。言语柔十分温和的看着她,她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带着极大的宠爱。“姐姐相信你,朵朵是最聪明的。晚上我

  • 我狩猎全球CEO在线阅读第9章

    几名警察的动作停下来,所有目光看向黎曼。“高局长,保镖和饭店经理的嫌疑只是我方才在楼下随口一说,这样的嫌疑人我随便都能找出6个。房间密室,凶手是如何进入房间和离开房间的?凶手的目标是闽尧阁下还是将军,抑或是六国饭店?你们接下来打算如何侦查?眼下六国饭店打算解除封锁还是继续封锁?”黎曼丢出这些问题,让

  • 莫放相思醒第十章在线阅读

    看着齐昊远去身影,姜鸢俏脸不忿嘀咕一句,只当齐昊是在闲扯大话,籍此吸引自己关注目光。姜鸢位列天龙学院玄字班首席,第一高手,而齐昊实力在玄字班却一直处于垫底地位。任谁也不会相信,齐昊能够看出姜鸢修炼过程不足之处。本来想要将先前事情当做玩笑抛诸脑后,不去理会,可不知怎么,姜鸢脑海突然闪过齐昊极端自信眼神

  • 宫媚第五章在线阅读

    程意欢知道这是狼群攻击上来了,她有些惶恐,但看着玉京更加惶恐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是公主,是玉京的主人。是她的支撑。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倒下。有了信念以后,程意欢突然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朝玉京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开口道:“别怕。”她拍了拍玉京的肩膀,“有本宫在这里。”“你呆在这里本宫出去看看。”,

  • 男配必须上位[快穿]收养

    春寒料峭。在这个季节,福利院的孩子们基本不会出来,因为需要裹上三层的衣服才能抵御住北风的寒冷,厚重的衣服让他们的行动很不便,所以更喜欢在室内穿着单衣活动。今天却是个例外,尤其是年纪小的孩子,很早就围在室外活动区,很有活力地玩耍,用尽全力的表现出自己健康、阳光的一面。因为在早上,院长通知有对夫妻要来收

  • 洛克王国之穿越魔界在线阅读第3节

    “别怕,我和宝宝都在你身边。”他放缓语气,轻轻的伸手去把她垂在前面的发丝拢到了耳后。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独处的,原本想着我不没有气你就不会早产了,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看着她满脸的疲惫,谢亦轻轻按着,让她躺好,重新盖好被子。毕竟是受伤流了不少血还生了个孩子,很快又犯困了,看着她又睡过去了。趁着空隙就去找

  •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在线阅读第1节

    汝为何如此怨气?只我一人,沉寂百年,无人问津。道义崩塌,天下人都视我为祸端,呵!汝心中可有道义?道义?你同我谈道义?若你是我,你只会想着如何才能杀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抽筋拔骨死无全尸又怎样,若我成不了佛,那便成魔。所谓人间善恶,皆由人心,利与怜,如何抉择?御林峰白殿堂“萧云言,我只问你,这罪,你是

  • 鸽王与舔狗只隔一线在线阅读第8节

    新点网吧。叶北坐在椅子上,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位有些熟悉,而且还非常可爱的美女。“真的?任何条件都行?”清澈的面孔,看起来相当帅气的脸,还有白色的衬衫。不过当如此暖的叶北,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包间里面的气氛,任然变得相当奇怪起来。“色狼。”美女提莫骂着。“啊,色狼在哪里?”叶北连忙往后面看去。“说的就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