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路人主角的养成方法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枫色的提督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八章 棺材宴

听完了狗娃子夜行城隍庙的故事,罗三炮三人已经渐渐走入鬼子谷的深处,山间的道路渐渐变得崎岖起来,几十米高的苍天大树拔地而起,错落不齐的矗立在众人左右,茂密的树杈遮蔽了半个天空,山头乱石头横生,杂草丛中不时蹿出几个肥硕的野兔子来。风中寒意陡然而增。 胡彪子看着眼前茂密的杂草,抖了抖酸胀的胳膊说:“咱哥几个歇歇吧,吃个果子解解渴。” 三炮和娃子都欣然同意,三人便选了一块背风的大石头后面蹲坐在一起,吃起果子来。经常在 山里打猎的人和采药的人都习惯蹲坐着,那是出于一种自卫的习惯。山里野兽多,而且极度狡猾,经常乘着猎物喝水吞食之际发起攻击,一击致命,所以有经验的人喜欢在山里休息进食之时,采用蹲坐或者单腿跪膝的方式来进行,那是为了方便于更加容易的观察四周和躲避野兽的攻击 。胡彪子啃着果子,一口鲜汁飙了出来,砸吧着道:“子夜不入庙,入庙遇判官,以前确实有那么一讲,但那大都是为了防小偷半夜来顺城隍庙里的贡品和钱粮才那么说的,要知道城隍庙可不是个穷地方能建德得起的,里面的和尚个个富得流油咧! 可我胡彪子不仅见过判官,他还请我吃过饭呢!”

想当年,胡彪子头顶顶天风,脚穿露风鞋,在寒风中和几十个乞丐娃子跪在市北的菜市口讨饭。那年头纷争不断,城内百姓流离失所,城内物价连涨不断,很多人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工作和土地,有的人逃往外省,有的人当了胡子,也有的人作了乞丐。胡彪子那年年不过十一,无亲无靠,就和身边一帮子兄弟做了乞丐。那天也算得胡彪子走运,有个城内大官的老太爷病逝,需要找个小孩子扮孝子哭丧。据说那个老太爷生前暴虐成性,杀伐无数,经常残害无辜的百姓,而且手段极其的歹毒,最近不知怎么的突然暴毙于家中,算命的说老爷子生杀之气太重,死后必被阴间的厉鬼所惊扰,需要找个命硬的苦孩子来帮他哭丧,方能化解,但找了十几个孩子都不满意,于是大官就派了个老婆子上街来寻,一眼就相中了胡彪子那对虎眼眉之间的一根儿毛,据佛教经典《法华经》所著转轮圣王有三十二相,其中之一就有白毫相,指的就是二眉之间有一根细细的白色毫毛,据说有此面相者死后可以不受百亿那由他恒河沙劫之苦。当下就在街边一个包子铺里买了个大白馒头,让彪子跟他走。彪子一看有粮食,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跟着就走了。那老婆子也是个机敏之人,并没有直接带彪子回府,而是把他带到澡堂里面嘱咐小厮给他搓了一身泥,并让个剃头师傅给他剃了个孝子头,买了件合体干净的衣服后才牵着他的小手走进了大官的府邸。大官一看这小孩虎头眉,腱子眼,长得虎头虎脑的,甚是喜欢,便让他做了孝子,在大老爷出殡之人学孝子哭丧 .嘱咐老婆子带胡彪子晚上去灵堂代替官老爷守孝,执掌长明灯。

晚上,皓月当空,群星灿烂,微风徐徐飘过,空荡荡的灵堂上,烛火微弱地闪着飘忽不定的光,一口棺椁横放在大堂的中央,黑漆色的棺板不时的倒映着长明灯的烛光,忽明忽暗。 二个小厮依靠着灵堂的堂柱打着瞌睡站在那里,胡彪子被要求跪在灵堂上执掌长明灯直到鸡鸣破晓。此时已接近子夜时分,胡彪一身雪白的孝服半跪在大堂上,拱着腰,左眼皮打着右眼皮,再加上下午老婆子提前带他去了后厨,胡吃海塞了一通,搞得此时体内血糖升高,脑子里嗡嗡的,若非大管家时不时来这里检查一下灵堂的情况,胡彪子此时早已深睡过去。

胡彪子硬撑在那里等待着鸡鸣报晓,灵堂上突然一阵大风刮过,胡彪子手中的长明灯“啪”的一下灭了,刹那间星月无光,四周一片漆黑,唯有灵台上的灯烛还有些惨白的光照亮了那么一点的黑,胡彪子抬起沉重的眼皮向烛光的方向望去,忽闪间,那微微的惨白即刻变成了幽幽的绿色,胡彪子忽然之间失去了意识,此时恰逢子时。

当胡彪子再次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摇摇晃晃地坐在一个轿子里,轿子外面鼓乐齐鸣,轿子跟着鼓声的节奏,不紧不慢的晃着,胡彪子当时是个小孩子,也没觉得害怕,以前只在讨饭时间,看见那些老爷小姐做过轿子,现在能亲身一试,反而觉得很新奇,特别是屁股底下,一席绸缎荣的大红缎子面铺在轿椅上,柔软舒适,坐在上面犹如弹簧一样,胡彪子左摸摸,右挪挪,上看看,下瞅瞅,好不开心咧。 颠簸了那么一段路,鼓声悄然消失了,轿子被稳稳放在了地上。只听一人尖着声音道了一句“ 请孝子。”这时轿帘门也被一只纤细的手慢慢的撩拨开来,一张满面**,涂着暗红色口唇的小脸出现在彪子面前,只见此人头顶一顶大红色的圆顶巧士冠,身穿绣了蟒的蓝宝色软袍衣,脚穿白底黑面朝天靴,腰结一根嵌红丝束身腰带特别的显眼。只见那人侧身一让,用左手做了个请的架势,示意胡彪子下轿。

胡彪子一身孝服走下轿来,只见面前是一个类似庙宇建筑样式的大宅子,宅门口有二个大灯笼泛起微微的幽光,大门前站着一圈各式各样的人,有挂红挂绿缺了一条胳膊却还在跳大神的神婆,涂抹了大红胭脂但却烧焦了半张脸不停磕头的小丫头片子,有光了膀子后腰确被捅了个窟窿眼不停**锤的铁匠,有个打了绑腿却不停鞠躬敬礼脑袋上却不停冒着血泡子士兵模样的人,等等,众人皆在大门前止步不前,动作很大,嘴里和手里却毫无半点声响。特别奇怪的是,这群人中间竟然还有马车,牛车不停穿梭于众人之中,车子上不停掉落着些许金银财宝,珍珠玛瑙,众人却看也不看,瞧也不瞧,牛马车络绎不绝,从南边的黑暗中出来,由消失在北方的黑暗中。胡彪子虽是小孩,但平生自幼就是在死人堆里长大的,对于眼前荒诞怪异的景象倒没什么惊慌,但却对那些金银财宝很感兴趣,想要伸小手攥一个,但碍于眼前那个太监模样的人,不好意思去捡。那个人也不多话,躬身示意让胡彪子随他进去。

那个人轻轻地推了那扇门,那门就吱吱嘎嘎地开了。一股透骨的寒风径直吹向胡彪子,彪子全身鸡皮疙瘩当时就起来了。一看大门内,就是一座硕大的庭院,视野极其的宽旷,只见庭院正中设有七件紫檀高脚圆木桌,每桌配七把红木高背椅,七个和彪子身穿相同款式孝服的人围坐在圆木桌旁,眼神木纳,呆若木鸡,静坐无声。庭院周围,乌漆麻黑,唯有圆桌上的一点烛光方可照明些许方丈。不时有身穿黑色布衣的小厮从黑暗中端着瓜果梨桃走来,放在桌上,然后又静步离开。

那个太监模样的人领着彪子走到最中间的圆桌那里,指着一个空位子,示意彪子坐下。彪子环顾了一下四周围的人,发现有点眼熟,再仔细看看,这才发现坐在上垂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官他自己,而挨着自己坐的不是别人,正是拉自己早上进门的老婆子,其余人彪子虽不认识,但推测大概都是官老爷家的管家仆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家都半夜聚到这里,看架势,好像是要吃饭。那太监模样的人看到彪子坐到了椅子上,满意的点了点头,悄然离开,消失在黑暗中。庭院内,寂静无声,官老爷全家四十八口人,都呆坐在黑暗之中,没人发出一点的声响,连喘气的声音都没有。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黑暗之中隐隐传出一些脚步声,一个身穿绣着蟒头龙身朝服的人,在一群差役捕快模样的人的簇拥下从黑暗中慢慢的现出身形。只见那人左手攥着一支通体乌黑发亮的大毛笔,右手拿着一卷字迹满页的厚本子,脚踩着双龙骄凤虎头靴,头戴黑白阴阳官朝帽,脸色黝黑发亮,眉宇之间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洞慑力;只见此人径直走到众人之间,身后的衙役捕快分别站立在其二次,二个黑衣小厮从黑暗中搬出一把乌木雕花太师椅,悄声放在那身穿官衣朝服人的身后,悄然离去。那人背靠太师椅稳稳坐下,四周一下子又寂静起来。那人抬眼环顾了四周的众人,点了点头,拿起左手的毛笔,往右手上的书卷了划了十几笔,笔尖移动之间,丝丝的暗红色液体从笔尖处流出,滴到了地上,每滴一滴,地上就开出一朵暗红色的莲花。胡彪子一看到那暗红色的莲花,心里不禁疙瘩了一下;当年胡彪子和一群孩子被山里僧人所养,免不了要和佛经打交道,而佛教与莲花关系密切,有脚踏白莲的文殊菩萨,有半卧睡莲的大势至菩萨,也有坐于青莲上的坐坛宣讲佛, 也有手执莲花的观音菩萨,作莲花手势的北方不空成佛,向人间撒莲花的普贤菩萨 。在佛教中,莲花代表着善与美好。 可这暗红色的莲花却并不在这众多的莲花种类之内,此莲花有个别名,叫做滴血莲花。据传说,有一十恶不赦的恶人偶遇观音菩萨的化身,被菩萨点化,希望能改过自新,菩萨给了恶人一朵雪白的大白莲花,恶人伸手接过莲花,大白莲花瞬间变为血色,一滴一滴深红色的血液从莲花中流出。菩萨告诉他,这血色就是他前半生的恶,如果在他有生之年能将这滴血的莲花变为大白莲花,那他就算赎罪了,可免受地狱之苦,但如果不能,那就要进入颚鼻地狱,受非人之酷刑。胡彪子一看到这滴血莲花,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再看在座的各位,此时众人依旧一动不动,但脸色确变得非常苍白。 就在此时,那个像官员的人划完了最后一笔,把笔一手,大喝一声:“开宴。”

话音刚落,一口黑木棺材凭空出现在庭院的正中央,七个个黑衣小厮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一起将黑棺掀开,从棺材里面端出一盆菜,一个黑衣小厮说到:“ 第一道菜“金鸡独立“,一条人腿被安放早餐盘之上,一个小厮把餐盘端到一个餐桌处,那桌人一看那餐盘,忽然像老鼠看见了米缸一样,众人纷纷撕肉而食,”第二道菜“ 金龙探爪”,一条胳膊出现在一个餐盘上,被另一个小厮送去别桌,第三道“万紫千红“,肠胃:第四道“仙人献桃“,肾脏,第五道,“江山美人”,心肝脾肺;第六道,“乌江自刎“ ,头颈; 第七道”天下一家“,头。 这第七道菜被最后一个小厮送到了大官所在的那个圆桌那儿,彪子一看那头,胃里不禁翻起一股酸水来。原来那头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早已死僵的老太爷。 而这菜一上桌,大官爷和其他众人眼里发出光来,纷纷探出双手朝头部撕扯去。胡彪子一阵的恶心。但双腿却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移动不得。七个餐盘顷刻间被瓜分干净,但众人却似乎仍旧欲罢不能。这时,地上的滴血莲花颜色越发的鲜艳起来,执笔之人也就在此刻出口喊到:“第八道菜,刀山火海。”话音刚落,刚刚分尸而食的众人纷纷向自己周边的人扑了过去,众人开始撕扯去对方来。”瞬时之间,血流成河,尸骨遍地。胡彪子此时也被邻坐的老婆子压在身下,锋利的手指甲已经在彪子的脸上划出了深深的抓痕迹。得亏得胡彪子那天下午在后厨胡吃海喝了好一通,肚里一直不舒服,此时性命又已在顷刻之间,这一和老婆子较起劲来,这屁股就憋不住了,就那么着放了一个极臭极臭的屁。常言说童子有三宝:童尿,童屎,和童屁。童子本为纯阳之体,清气充盈,鬼神不忌,三宝皆可破鬼灭妖。这胡彪子的一屁就把那老婆子给熏开了,老婆子发了疯地从胡彪子身上逃了去,找别人撕扯去了。胡彪子一看老婆子离开了,就全身放松下来;刚才用劲太猛,这一撤力,立即昏死过去,这下屎尿齐来。反倒使得别人不能近身。

当胡彪子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依旧身穿孝服,半跪在灵堂之上,手捧着长明灯,脸上依旧有着抓痕的血迹在那里,已经结疤了。此时天刚方亮,灵堂上的贡品确被昨日的大风刮得乱七八糟,昨夜熟睡的小厮却不见了。胡彪子松动了一下筋骨,慢慢的直起腰来,环顾了四周,却不见一个人,灵堂上的棺椁不翼而飞。胡彪子壮着胆子,喊了二嗓子,却无人应答,又在庭院外四处转了几圈,却依旧没有看见一个人。胡彪子想起昨日发生的种种诡事,心里泛起毛来,觉得这大官家阴气太重,太过晦气。赶紧去厨房拿了点馍馍放在了怀中,夺门而出。

第二天,胡彪子再次出去和哥们儿讨饭的时候,听一个铁哥们儿说他今早上去县东城菜市口讨饭时听人讲,在那里一个废弃的糊纸人铺子里发现了大官员全家人的死尸,据说尸体被发现时,纸人,纸马,纸牛,纸车,瓜果贡品散落的到处都是,和尸体的碎片混搭在一起。最奇怪的是,老太爷的棺材也在那里,里面只有一只胳膊和腿,其余尸身踪迹不见,但陪葬的金银却不少,最后,验尸官反而在一些死尸的肠胃里发现了老太爷的尸体碎片。可怜这老太爷平生作恶太过多端,到死也没留个全尸。 此事被百姓们传得沸沸扬扬,传为奇谈。

延伸阅读

麦角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jian-ce.cn/px6b.shtml
酒店当中,听着娜塔莎的话,楚天行算是明白过来,现在这个漫威世界,已然不是安定的世界了

漫无止境的十六岁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n-ce.cn/bl3r.shtml
斜斜的细雨飘打在大片的落地窗上,外面灰蒙蒙的一片,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就如此刻凝聚在

穿书之小兽萌萌哒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jian-ce.cn/d8dt.shtml
几人一阵风似的回了学校,陈小依立刻给手机充电,开机。身后五人不明所以,这么急急忙忙有

傻书生的庶子男妻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jian-ce.cn/xwaf.shtml
张源在这七天里借助上品灵石修为突破到神通境六重后期,气海中的紫气也壮大了一倍,一百枚

英雄联盟之小白无敌之封天神阵(7)  http://www.jian-ce.cn/anh0.shtml
“砰…咚…”寂静的夜色中,传荡着一声声强有力的心跳,就像是有人正激烈地,敲擂着一张古

战萝军神之武者(8)  http://www.jian-ce.cn/bf0o.shtml
罗维接受沈心更重要的原因是缺少人手。猎杀体掉落的那颗尸珠价值800点积分,这让他十分

请别相信任何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jian-ce.cn/ssme.shtml
当一股柔儿和的阳光透过浓厚的云彩,泛起阵阵的涟漪,祥和的气息弥散在四周,给人一种朦胧

神医废材妃格拉多斯?  http://www.jian-ce.cn/abl0.shtml
“哦,戈登,你的速度还真不慢,我们还没有安装什么仪器,你就回来了。幸好我们率先安装了

剑斗巅峰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jian-ce.cn/6f7m.shtml
阿恬觉得,在对视的那一瞬间,自己就死了。凛然的剑意铺天盖地而来,锐利的视线刺的她头皮

反派女配美又渣[穿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jian-ce.cn/d3ko.shtml
容川说“嗯”,道:“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那一棵。”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江沐恍惚以为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前有只九尾狐第十章在线阅读

    “深渊”这个名字起得真巧合,陈实前几天还看见一句话说: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这和古代神话周处杀龙极其相似,周处杀掉了恶龙,自己却变成了恶龙。可能自己有一天完全理解吃书说的深渊的时候,也就是自己变成恶龙的时候。“我有点怕。”陈实对陈吃书说。“怕自己变成坏人?”“对。”陈吃书笑了两下:“不

  • 巅峰之路在线阅读第4章

    约定?她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自己曾经跟她还有过j情澎湃的故事吗?看着那张容貌秀美的脸,苏哲心头不禁跳了一下,却还是克制住了那不该有的悸动。眼前这少女,可是跟黄射一样,皆是出身于黄家,虽说黄射一系是宗家,黄月英一系是偏支,但到底是一姓,论起辈份,黄月英还得叫黄射一声堂兄。如今苏哲得罪了黄射,就算之前跟黄

  • 鹿鼎记之太后威武计较与不计较

    这场闹剧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天子脚下,这稀罕事儿更加不少,这一传十,十传百,速度之快。很快,整个城池的人都知道了,这大名鼎鼎的九王爷,竟然娶了一位灾星。这本是别人家的事情,就是福祸相依,也挨不着旁人的事情。只不过这九王爷乃是皇亲国戚,关乎国运。这便不是一件小事儿了。金銮殿内。百官行礼拥戴,齐声高呼

  • 我在地底搞直播在线阅读吾为太初(第5更 求收藏、求一切)

    “道友今日一书封圣,为我人族再添一大战力,镇压人族气运至少三百年,当真是可喜可贺!”“道友可否将圣书之名讳告知我们?”几个文圣的文气化身都很想知道《道德经》的名字。虽然刚刚《道德经》凝聚出来的时候他们都有看到了,可是圣书有着无上的力量,而王远是这本书的主人,没有他的允许外人根本看不到圣书之上的名字。

  • 大唐之我的女儿是武则天之对捂住,我系卧底

    “啃完啦,那我走了。”感受到脸上的触碰感,赵雪蹦蹦跳跳的离开了,临走还说一句:“后天你给我在家等着,这回肯定能难住你。”“你,你们俩。”王小胖气的脸色刷白,指着陈小成说道:“你是怎么把赵雪骗到手的。”“我们俩就没分开过啊。”陈小成哭笑不得,自己老婆什么性格,喜欢什么,自己能不知道?赵雪一张嘴,就知道

  • 剑魔第七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门外哪有什么人,只有一成不变的管家和阿姨,巫子忧恍惚地想昨晚的宁沐是否真的出现过,还是自己做了个梦,不现实却真切的梦,巫子忧笑了笑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怎么有这么可笑的想法”。“巫小姐,早”,李婶对子忧打着招呼。“李婶早”,慢慢走到座位上准备吃早餐。“巫小姐不等少爷么?”“少爷?”“对啊,昨晚少

  • 仙天夏在线阅读第6节

    古风的加入,立马让战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法师骷髅的骨杖上原本已经成型的火球差点就扔向了古风,不过古风手起斧落,一斧头就把对面的一只骷髅砍倒在地,让那法师骷髅犹豫了一下,接着将火球扔向对面的骷髅。对面的骷髅原本还有七只,被古风砍死了一只,又被法师骷髅的火球砸死了一只,只剩下五只了,接着古风一人牵制住

  • [香蜜沉沉烬如霜]江山如此多娇在线阅读第5节

    又经二十年,人中凤仍在芙蓉山洗尘泉修炼赤霞千丈剑术。忽一日,玄微道人来至洗尘泉边向那泉水中定睛观看,这洗尘泉水清澈见底,只见人中凤在数丈深处水底倒身睡着。玄微道人拾起一颗石子投入了水中。那石子入水便化作一条金色小鱼径直游至人中凤耳边,口吐人言道:“父母大限已至,父母大限已至。”人中凤惊觉,睁开双眼坐

  • 都市之神级虚拟摄取在线阅读第4节

    苏末,他怀疑自己的坏运气与这个名字有关:生逢末世,输了半生。就算是又得了一世的活头,也没享过几天清福,整日的提心呆胆,若不是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他在这个杀人如草芥的武侠世界里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但是这一切的霉运与郁闷都与此时的他无关,这个夏天的傍晚必将令他终生难忘,一壶好酒,两碟小菜,两个美好的人一

  • 替身能力是让人结婚[综]在线阅读第3章

    “什么?这怎么可能?”景妍一脸的不敢相信。事情来得太过于突然,让她一时间根本就有点反应不过来。“姑姑,你不妨想一想,我们景家现在正好没有气武境武者坐镇,一旦罗家派一名气武境武者带人攻过来,我们景家会怎样?”“会毫无抵抗之力,会一边倒的溃败。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想办法将爷爷困在罗家,我们景家就只能任他们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