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心里住着怪物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以吃封缄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节晚自习课,高一(10)班教室里。

“李纳,李纳?”廖思捷拿着物理作业,指着一道题,“这题我不会做。”

“嗯?”李纳转过头看廖思捷拿笔指的方向,没反应过来。

这时第一节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李纳被这“叮铃铃”的声音一激,终于回过神来。

“这道题吗?”他拿起笔,准备在草稿纸上给廖思捷画草图方便他理解。

廖思捷只是想抄一下答案,没想到李纳居然要给他讲题。

“都下课了,我们先去外面晃荡晃荡。”他发现同桌闷闷不乐的,像是有心事的样子,收起作业拉着同桌往教室外面走,并且关心道:“李纳,你怎么了?整节晚自习课都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啊。”李纳在离开教室之前回头看了眼最后排问,“你知道季理为什么没来上晚自习吗?”

“还能为什么,仗着生病了请假窝在寝室玩手机或者睡大觉吧。”

听了这话,李纳更揪心了。

此时此刻那个季理不会在寝室里设下一堆陷阱等着自己去踩吧?

李纳皱着眉头,不情不愿地被廖思捷拉下楼去。

下课时间才十分钟,只够他们围着教学楼走一圈,也正是因为时间太短,大多数学生仍旧选择待教室里做作业或是聊天玩闹。

“我给你讲个八卦。”虽然教学楼外没什么人,但廖思捷还是神秘兮兮地凑近李纳的耳旁用蚊子叫般的音量问,“你觉不觉得校董年纪有点大?”

“是有点。”李纳回忆了一下开学典礼上校董的样子,脸上褶子的确有点多,大概成功人士结婚都比较晚,所以孩子才和他们同龄。

如果把那些褶子去掉,校董和季理的确有点像。

所以白天的时候自己果然是眼瞎了吗?

“你知道为什么吗?”

问完这句,廖思捷等李纳反应。

可惜李纳还在神游天外,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并没有追问,也没有表现出好奇的样子。

廖思捷只好继续说:“据说当年校董苦恋季理的妈妈多年,但是因为季理外公的阻挠一直没能修成正果。就这样蹉跎了将近二十年,两人都没结婚,季理的外公心疼女儿最终还是松了口。”

“这样啊。”李纳听了之后问,“那季理的外公为什么要反对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廖思捷摸摸鼻子略过这一段,继续说,“接下来季理的妈妈生了季理之后,身体一直不太好,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

“啊?”李纳有些吃惊。

“而且季妈妈一直叫季理‘理理’,这个小名连校董都不能叫,所以你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称呼惹怒了他。”说到这里廖思捷有些不明白,“不过刚开学大家都不熟,更何况你连军训那两礼拜都没来,怎么叫季理那么亲热?”

“我……”只是看错了。

李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正好第二节晚自习的预备铃声响起,他顺势转移话题:“我们得回教室去了。”

廖思捷点头,和李纳一起往教室跑去。

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李纳收到传达室的通知说校门口有人找。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因为他想到有可能是季理找了校外的人来修理自己。

不过校门口有保安叔叔在,也没什么好怕的。

李纳这样自我安慰着,鼓起勇气往校门口走去。

他没想到的是,在门口等他的居然是妈妈。

“纳纳!”李妈妈向李纳招手。

李纳小跑到李妈妈身边问:“妈妈你怎么过来了?”

“我在给顾客送花,发现收货地址离你的学校很近,就过来看看你。”李妈妈的语气带着歉意,“本来说好了要送你上学的,结果请不了假,甚至连顿早饭都做不好。”

李妈妈工作的花店规模很小,老板只雇了两个人做一休一,所以李妈妈几乎包揽了花店里面所有的杂务,包括送花。

“早饭很好吃。”李纳说着违心的话,他忘了早上那份失望的心情,只剩下心疼,“那么晚了妈妈你怎么还没下班?”

“你不也才结束晚自习吗?”李妈妈伸手捏了捏李纳的腮帮子,“别愁眉苦脸的,花店生意好是好事,万一老板高兴了给妈妈涨工资呢?”

“都那么多年了工资根本没变过,而且就算涨工资了妈妈你也舍不得用到自己身上。”李纳小声嘟囔着。

“别以为我年纪大了耳朵就不灵了啊,”李妈妈往学校里面看了一下,“妈妈不明白你为什么报这所云元中学,明明可以去云城中学的啊,那边你认识的同学也多。”

“我暑假的时候就说过了,云元是私立中学,硬件设施好,而且我去云城中学是吊车尾但在这里成绩排前列,更何况——”

“行了行了你说的都对,”李妈妈还想陪儿子说两句话,但看了眼时间发现送花要来不及了,赶紧转身从小电驴上拿下来几样东西塞到李纳手上,用最快的语速嘱咐道,“这箱牛奶你每天早上喝一瓶,多喝牛奶才能长高,还有这盆薰衣草你放到寝室里,可以清新空气,还能安神,还有我买了你最喜欢的芒果冰淇淋,算是为早上没能送你上学赔罪。”

李妈妈说完就匆忙骑着小电驴走了。

李纳对着妈妈的背影喊了句“骑慢一点儿”,然后转身往寝室楼走去。

即便是早上下了会儿小雨,八月底的晚上依旧燥热,但是李纳吃着妈妈送的冰淇淋,嘴里的香甜和清凉好像延伸到了四肢百骸里。

他没之前那么害怕了。

开学之前,季理觉得天天在太阳底下踏步走正步走的实在太傻,不想参加军训,但是校董不肯走关系给他开病例证明,于是他开始各种折腾,希望在军训之前发个烧,那样的话校董肯定会松口。

可惜季理的体质太好,折腾了两礼拜都没能发烧,等到军训结束才得了个重感冒。

他悔不当初,但是病已经生了,也只好受着。

可是今天,他得知那个说他乱扔垃圾的小矮子居然就是班里唯一一个没来参加军训的,明明这小矮子除了矮小一点也看不出哪里身体不好,季理心里不平衡了。

再加上这小矮子还套近乎叫自己“理理”,不修理一顿根本说不过去。

躺在新寝室的床上,季理开始构思待会儿李纳回来的时候怎么整他。

谁知还没等他想好方法,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季理立刻下床,坐在门口等李纳回来。

不管怎么样,先得有欺负人的架势,至于怎么欺负,等看到人了再说。

然而等了没几分钟,他就饿了,于是开始吃东西。

结果季理吃完了一碗泡面、两袋薯片、三根香肠、四包亲嘴烧,李纳都没回来。

这小矮子不会吓到不敢回寝室了吧?

季理觉得很没意思,吃完感冒药爬上床睡觉。

刚吃了那些东西,他肚子有点撑,喉咙也有点疼。

太不爽了。

李纳吃完冰淇淋后,踩着熄灯的铃声摸黑进了寝室。

悄无声息地,但还是被发现了。

看到李纳偷偷摸摸进来,季理语气凉凉,带着讽刺:“没想到你那么怂。”

随着李纳越走越近,他闻到了冰淇淋的味道,带着芒果的香味,季理心中怒气更胜,这个小矮子居然在外面吃好吃的!

而后他又闻到了一股花香,靠着窗外的月光季理看到李纳手里好像拿着一盆花。

这个小矮子不会想送花给自己吧?

难道真看上自己了?

所以自己这么主动换寝室是羊入虎口了吗?

啊呸!虎入羊口了吗?

原本还想嘲讽几句的季理瞬间沉默。

而李纳听到季理这短短七个字有些胃疼,他进寝室之后就闻到了泡面辣条混杂的味道,有点难闻,他又看到垃圾桶里那些零食包装袋,觉得没了妈妈的季理有点可怜,都没人告诉他感冒了不应该吃这些上火的东西,会加重病情。

李纳莫名地想起一句歌词——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他的心中不知怎的,泛滥起诡异的母爱。

李纳看自己一手拿着牛奶一手捧着盆栽,他把薰衣草往季理方向一递:“你喜欢吗?”

季理:还真是送自己的???

季理长这么大,只有妈妈送他过花,那还是他读小学的时候,经过一个花店时觉得里面的向日葵很漂亮,哭着闹着想要。

他看着眼前这盆花,一下子卡壳了。

最后只憋出一句:“你有病吧?”

李纳没吭声,把盆栽往季理的桌上一放,然后打开手机手电筒,去洗手间刷了个牙之后就爬上了床,面朝墙壁,酝酿睡意。

对面的季理看李纳一副完全不怕自己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当他刚想骂人时,却看到宿管阿姨站在寝室窗户前往里面看。

云元高中的宿管阿姨在熄灯后会巡视每个寝室,寝室窗户虽然有窗帘,但这窗帘是挂在窗户外面的,所以就算睡前学生把窗帘拉上,宿管阿姨还是能把窗帘拉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校董儿子住在这间寝室里,宿管阿姨格外尽心,在窗户旁边站着久久不愿离去。

生病的季理刚才吃了感冒药,还没等宿管阿姨离开,就困意袭来,睡死过去。

而李纳面朝墙壁等了好久,都没等来想象中的嘲讽或是其他,他慢慢转过身,看向对面。

外面的月光透过宿舍窗户照在季理的脸上,映衬着他的五官分外温柔。

因为感冒了鼻塞着,仔细听还有小呼噜的声音。

这么一看,季理似乎也不像是一个坏学生,可能真的只是生病了,心情不好吧。

李纳又想起廖思捷分享的八卦,觉得对方的身世也挺可怜的,再加上自己的确叫错了他的名字,也算是有错在先。

大不了像刚才那样继续挨几天骂好了,就当狗吠,也没什么的。

给自己做了一堆心理建设的李纳平躺好,两手平放于胸前,慢慢进入了梦乡。

延伸阅读

华宝毓秀环保设备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gzz5.shtml
暂无

金苏流水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gacm.shtml
金苏流水连锁是获得商务部备案的国内流水管理金融超市,是工商管理总局注册商标,为国内金

南新房产中介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ux5x.shtml
泉州南新房产于2007年3月进驻泉州,时至今日已开设了30多家分店,现有400多名德

富蓝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yy2s.shtml
富蓝渔具总部是钓鱼包、多功能漂盒、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简爱石榴石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daal.shtml
简爱石榴石饰品是东海县牛山简爱水晶商行经销商品,是水晶半成品、水晶手链、藏银配件、9

丽厨乐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afzo.shtml
丽厨乐厨具产品质量优良,造型美观,适用于星级宾馆、酒店等大型娱乐场所厨房烹调之用,并

圣宇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xid7.shtml
圣宇渔具是溪流竿、台钓竿、中长节溪流竿、高碳台钓竿、高碳溪流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润泽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nn5p.shtml
润泽化妆品通过添加中药提纯精华与植物提取液改善皮肤机能,活化已损伤的皮肤细胞、调理皮

熙琳儿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gf92.shtml

小苹果益智学习桌加盟  http://www.lazorrera.com/s7cz.shtml
小苹果益智学习桌并不仅仅是简单的书桌,而是一款高科技产品,堪称会说话的学习好帮手,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来自地狱的无头主播之偷偷摸摸(9)

    华美的马车向前驶着,前方是仪仗队,后边则是侍卫,浩浩荡荡一群人,排场非常大,很引人注意。“你欠我们山寨的三百两纹银,都换成银票,今天回府就给我。”安浅夜板着脸一本正经道。“好。”沐羽尘闭着眼睛,靠在背垫上,淡淡道:“别逃,我已命人去山寨接你母亲过来。一年后,盟约就会终止。”安浅夜没有回,正琢磨着自己

  • 我的英雄学院之最强男友细作

    时回一个时辰之前。黑兽大寨的大堂上,有不少寨中堂主、香主在此饮酒作乐,而台桌上放满了烈酒和烤炙好的肉块,周围更有女奴相伴,一片快活之相!放眼细看,可发现大堂庭外拴着两排俘虏,俘虏被当做家犬锁养,其钵头之中不时抛来寨众吃剩的肉骨头。而黑兽首领庸尤与二当家必裂,位居高堂,对弈一款名为六博的棋艺,两人身边

  • 宝福攻略(重生)之第七章(7)

    午夜时分,卡伦一家全员出动。图尔斯慢手慢脚的整理着衣服,心里却是火烧火燎的想要追上他们,可是看着一眨眼就没了影的吸血鬼,他最后还是被孤零零地留在了家中。有那么一瞬间,等等我三个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可是即使说出口了,他们也未必会等他吧……因为他是个累赘。诚如罗莎莉所言,自己也许还是和这儿的奎鲁特狼人一

  • 妈妈的白月光女神之冷落

    沈安媚没有理会它,深吸口气小心翼翼拿起药剂在手里晃了晃,透明的液体在玻璃管中摇晃,看起来有几分浓度。“这个怎么用?”沈安媚见是一次性的玻璃管,也不敢乱来。“直接喝就好了,一口下去,多活三年!”系统骄傲道。沈安媚盯着药剂,突然问:“可以研究出其中的成分吗?”“不行!!!”系统高声道!“现在科技那么落后

  • 他吻了那个男孩在线阅读章:求人心切轻许重诺

    胖柱爸妈一走我姥姥就喊我起床吃饭,我一听赶忙穿上我小裤衩,一骨碌就起床了,出于好奇我吃饭格外的麻利;本来想吃完饭看看我姥姥咋帮胖柱爸妈,结果刚吃完饭,我姥姥就说:小杰子,去给你干爷爷磕个头,然后去玩吧,别去太远的地方啊,就在村里面玩就行啊!”我一听不情不愿的出去了,不过别看我年纪小可是我人可是机灵的

  • 地球片段第三章在线阅读

    后来,舟行无话,已经到了桃花岛。岸边,一个漂亮之极的少妇领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不停的朝着海上观望,当看到她们这艘船,少妇面上带着笑容,而那小女孩挣开少妇的手,离岸边更加近了。船一靠岸,柯镇恶拄着铁杖下船,而郭靖竟然将她抱起,他纵身一跃,然后稳稳当当的抱着沈静秋来到少妇和女孩面前。女孩连忙扑向柯镇

  • 港片世界当道士7技能耐攻狂豹胚子!(新书起航期间求一切支持!)

    “反正距离这0点也就还有不到3小时,这每日一次的更改次数不用也是浪费,索性我直接就是更改今日奖励的buff算了!说不定还能激活其他的奖励buff。”而冷静之余的陈寻,忽然是想起了自己这今日份的奖励buff还可以更改,于是立马就是和系统沟通道。“系统,我要更改今日签到奖励buff!”“收到!”“今日份

  • 书中的主角之第三章

    巳时过半,一家三口在前院等候老夫人回来。得知苏锦绣抄女戒一夜没睡,宋氏心疼不已,拉着苏锦绣的手仔仔细细的看,翻到右手虎口时见有些红,便扭头瞪丈夫:“看把蓁蓁累的,手都抄坏了。”平日里握上一天的武器都不见手坏,拿一支笔就能坏,苏承南看着这母女俩,深知她们的德行,淡淡瞥了眼:“一早练剑了。”“抄了一夜还

  • 东荒纪元NB去高山村

    酸辣菜有两样必不可少的调料,一样是酸,一样是辣,酸用的是陈年的酸梅,连汁带水一起用;辣用的是辣椒粉,辣椒粉顾名思义就是辣椒磨成的粉。这两样调料叶八妹家里都有,不过要想酸辣菜与众不同还得再加一味调料,那就是海鲜粉。这种海鲜粉和现代用的鸡精粉、虾蟹粉和咖喱粉不一样,用料单一,保质期短。叶八妹今天要去高山

  • 星河纪元第四章在线阅读

    怡,快,趁现在人少我们快回去!”叶子反应过来后,一把拉着墨怡向来时的巷道奔去。但是她们不知道的是来时的巷道已经关闭了。“这两人又想干什么?跑这么快连衣服也不换。”月香居里那两个男子看着墨怡和叶子狂奔的身影一脸的疑惑。这两个男子正是一直监视着墨怡和叶子动作的人,其实不是监视啦,只是因为墨怡和叶子奇怪的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