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诸天打手群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君羊主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九章以牙还牙(二)

常姨娘午睡起来,一张娇美的脸上满是困意。婢女端了温水来,洗漱干净,又抹了些胭脂,梳好如云发髻,脸更显精神,不见半分倦意。

婢女问道,“外头雨水不停,姨娘今日还要去亭子那边么?”

“当然去。”

常姨娘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每日午睡醒后,就要去水亭那边坐坐,吹吹凉风,自觉那样有助养颜。偏确实是比同龄妇人更年轻,认定是这习惯起了作用,因此更是坚持。她从院子出来还不忘问李墨荷的事,得知她仍未被放出,面上漾了微微笑意,“真是个可怜人,只怪八字太硬,冲撞了二爷。”

到了水亭,却见那儿已经坐了个人,心生不满。走近了才瞧见是柳雁,微觉奇怪。款款上前,未见面已笑道,“七姑娘怎么一人坐在这?”

柳雁缓缓转身,一脸委屈看她,“姨娘。”

“啧啧。”常姨娘满眼心疼,坐在她面前弯身问道,“七姑娘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柳雁耸拉着脑袋说道,“没人欺负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去了佛堂,还不回来。”

常姨娘明眸转了一圈,笑道,“是去给你爹爹祈福了,不会那么快回来。”

柳雁抬眼看她,“为什么祈福呀?”

“因为你母亲的八字冲撞你爹爹呀,简单的说,就是……不祥,七姑娘也少亲近她吧。”

柳雁吃了一惊,“真的?那可怎么办?以后我岂不是又没娘亲疼了。”

常姨娘笑笑,“你可以亲近姨娘呀,姨娘会好好疼雁雁的。”

柳雁瞧着她背后捅刀人前蜜语的模样,差点笑出来,忙低头掩饰,平复下心绪,才再抬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这俏媚妇人,“真的?”

常姨娘巴不得她能整日黏着自己,离那李墨荷远些,这会见似乎要心想事成,当即点头,“当然呀。”

柳雁趁机笑了笑,“真好,雁雁又有人疼了。”

常姨娘伸手将她抱进怀里,第一回觉得这小霸王顺眼起来,“只是姨娘就是姨娘,不能名正言顺带着雁雁。可若是……扶正了呀,就能一直疼着雁雁了。”

“扶正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姨娘做你的娘亲呀。”

柳雁歪身在她怀里,抿了抿嘴——休想。

“等你爹爹回来,雁雁同他说说好不好?”

“好呀。”柳雁乖巧答话,又暗念了一声——休想。

常姨娘心花怒放,真真觉得这小祖宗人见人爱。柳雁稍稍离身,再熬不住她满身花香,有些呛人,“姨娘,雁雁欢喜你,送你个东西好不好?”

“那敢情好。”

柳雁这才拿了桌上的檀木盒子给她,“送给姨娘的。”

常姨娘眸光微微闪烁,没有接过,“雁雁这是专门拿来给我的?”从不曾和她亲近过,亲近也是刚才的事,那这盒子是早就准备好的了?怎么想……都很蹊跷。

柳雁见她眼神不对,稍稍一想,才明白过来。不慌不忙说道,“其实……其实本来是要送给我娘的,但是没见到她,我就到这来坐了。听了姨娘说她进佛堂的缘故后,这礼也不想送了。这是我最喜欢的首饰,是要送给最欢喜的人的,姨娘不要嫌弃才好。”

常姨娘稍稍打消疑虑,再一想她送的是首饰,能有什么事?笑着接过来,应着“自然是喜欢的”,打开那雕着竹枝纹的盒子,里头躺着一支雀纹鎏金珠步摇,在波光折射的日光映照下,更是璀璨明艳,做工精细小巧,价值不菲。

“爹爹说姨娘走路最好看了,而先生提及步摇,便说‘步则摇动也’,所以雁雁想比起母亲来,应该更适合你佩戴,而且爹爹肯定也喜欢。”她只知道姨娘很喜欢她的爹爹,总想着法子亲近,爹爹说的话她会一五一十做,所以把爹爹搬出来,定然很有用。

爹爹呀爹爹,为了娘亲,您就原谅雁雁一回吧。

如她所料,常姨娘确实高兴,“你爹爹真那样说过?”

“对呀,只是爹爹从不爱在人前夸人,所以姨娘肯定不知道。”

这倒是没错,常姨娘小心取出,**墨色发髻中,稍稍一转,便能听见那鎏金作响的声音。这步摇精巧,她做妾的也能佩戴,不会遮掩了正妻风华。

“姨娘,要是别人问起这步摇是谁送的,姨娘可不能说是我。我还不曾送过东西给我母亲呢,别人知道要说闲话的。”

常姨娘心里有些不痛快,“七姑娘对姨娘好,姨娘还不能说,那戴着真是憋屈。”

见她要取,柳雁忙伸手拦住她,“才不憋屈呢。如今暗暗送,往后明着送。难道……姨娘是在寻借口不要?”

常姨娘笑笑,“哪里敢呀。”

柳雁也放下心来,笑道,“姨娘别急着取下来好不好,真好看。”

常姨娘自然要顺她的意,“那过两日再取。”

水中凉亭,有水包裹,又有春风送爽,吹得柳雁小脸红扑扑的,脸上笑意纯良天真,任何人看来,都只是个普通孩童罢了。

&&&&&

用晚饭时,李墨荷依旧没有出来。柳雁见桌上空出一个位置,心里难受极了。越是心疼母亲,就对常姨娘越讨厌。刚坐下没多久,她就朝贺嬷嬷使了个眼神。

伺候在旁的嬷嬷帮柳老太拿起筷子,有意无意看向常姨娘,趁着众人饭前相谈,趁机说道,“常姨娘今日戴的步摇可真心好看,比这天上的圆月还要亮,自个买的么?”

话落,有几人视线往她看去,不能入席同坐的常姨娘笑笑拢拢发,“嬷嬷眼力真好,方才才买回来的。”

贺嬷嬷面露惊讶,“二爷负伤,二太太还在跪佛堂祈福,您却还有心思去……”

她的声调高扬,席上的人都是轻语说话的主,听见这话,目光几乎全都落在常姨娘的头上,那金步摇,自然落入众人眼里。

常姨娘狠狠瞪了贺嬷嬷一眼,她老糊涂了不成!

一桌妇人纷纷道“果真亮得很”“费了不少银子吧”。

老太太也听入了耳,这才抬眼看她的脑袋,那眼大的金珠光泽夺目,看着分外刺眼,冷声,“还不快快取下来,成何体统。我看你也是终日闲着,吃饱了撑的,这饭也不必吃了,去换了墨荷回来,你代她跪吧。”

常姨娘讶然,为了自保哪里还顾得上保密,“老太太不是,这是……这是七姑娘送我的。”

柳雁偏头看她,鼓腮说道,“姨娘好奇怪,方才还说是自己买的,如今出了事就推到我身上,你怎的不推给祖母,这样还更好哩。”

常姨娘顿时气急败坏,“你这坏心眼的姑娘!你……”

三房太太殷氏是个脾气泼辣的妇人,向来最厌烦姨娘,不许自己的丈夫纳妾,更瞧不得那些姨娘,这会见她口无遮拦,怒喝,“这是什么话,你要造反了不成。”

常姨娘自觉失言,也知道被柳雁摆了一道,真不知是谁教她用这种引君入瓮的法子,太令人觉得可怕。

老太太听她骂自己的宝贝孙女,气道,“将她关到柴房去,三日不要给饭吃。”要不是她名下有子,自己又是信佛的,真想将她撵出去。

常姨娘傻了眼,她何曾受过那种苦!当即跪下求饶,她的两个孩子柳长远和柳瑶见状,也一同跪下求情,满堂哭腔。

柳雁意在报复常姨娘,并没想过要兄长和姐姐难过,这会见他们如此,倒觉得内疚了。本想添油加醋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口,祖母已经动怒了,那三天饿罚,肯定免不了。

果然,无论常姨娘如何求情,还是被关进柴房。而李墨荷,也被接了出来。

夜色垂落,院子里隐隐响起虫鸣。

柳雁站在廊道下,脑袋上的大灯笼将她影子打照的很小,没了往日活泼生气。她还在想哥哥姐姐那难过的模样,就好像她知道母亲被关,自己也一样难过时。姐姐还给过她糖吃,带她去玩。

她狠了狠心,怪就怪常姨娘去吧,这件事她没做错。哪怕是重来一次,她也会这么做。不把常姨娘关进去,她的娘亲就出不来。衡量之下,明显是自己的娘更重要,谁让常姨娘使坏了。

这么一想,心里舒服起来。前头木门吱呀一声,伴着满满烛火的香气,迎面走出一个消瘦的年轻女子。

柳雁见了她,方才的愧疚已烟消云散,满满的欢喜,往她怀里扑去,“娘。”

延伸阅读

果果哒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uze6.shtml
果果哒是C2B综合性平台,是全国首款由特级营养师根据个人体质分析报告定制、把健康的生

鸡排将军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4nh.shtml
鸡排将军隶属于上海爵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鸡排将军最为一个时尚小吃品牌,不仅仅重视的是

阳光姿彩保健品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nay9.shtml
阳光姿彩保健品1999年在韩国成立,是以健胸、美胸、丰胸以及养生体系为核心,以打造女

yc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nmr9.shtml
yc贴纸总部是纸质工艺品、纹身贴、吸塑贴、亚克力贴纸、pvc贴纸、泡泡贴、滴塑贴纸、

格丽思蛋糕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aiq.shtml
美味的蛋糕总是能够让人垂涎欲滴,蛋糕市场近些年在中国的发展可以说非常的不错,现在市场

凯萨朗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68yo.shtml
凯萨朗汽车美容

科晟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dkm3.shtml
科晟墙艺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营销为一体的创新型皮雕背景墙厂家我们拥有国内外出众的

录镜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ax4y.shtml
录镜导航仪通过加强体制创新,市场创新,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的发展模式,产品质量过硬、技

吴越荣记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buxf.shtml
吴越荣记隶属于苏州吴越荣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所创造的是非常受大家喜爱的中式传统餐

美涤洗衣加盟  http://www.patrikpetersson.com/6un1.shtml
美涤洗衣专业的服务,可靠地设备,完美的价格,这些都让消费者越来越信任美涤洗衣,越来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横滨的土地神在线阅读第4章

    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滋味,那小子魂飞魄丧走了,留下未亡人还有未来的“拖油瓶”,虽说崔珍实也是和这个身体发生关系,拖油瓶也是这个身体所生,但柳乘龙依然怎么想怎么别扭,老是有成了冤大头的感觉。好在柳乘龙很理智,稍一转变念头变成“接收那小子的女人”,如此想只觉得好受多了。崔珍实见他惊讶兼且半响不语,以为

  • 万界主播之超级神豪在线阅读第3节

    上一世,金鞭跟随了赵公明一生,对于金鞭他早已熟的不能再熟。作为本命法宝的金鞭,每天都被赵公明拿出来祭炼一番。所以,认主和祭炼都在赵公明一瞬间完成,金鞭内的四十八道后天禁制被尽数炼化。当金鞭再一次悬空在丹田金丹之火上,一股踏实感传来让赵公明无比舒心。洞府内,赵公明坐在云床上,在他的左手上,一颗漆黑色珠

  • 大天神魔之权贵

    梁若偷偷摸摸顺着墙边翻下,落地后轻轻拍打着衣服拂去灰尘。一转脸,梁若原本就有些失落的脸更是瞬间失了魂魄一般。“云、云姐......”梁若结巴地道。身着蓝色衣服的云姑娘此时双手抱在胸前,正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穿着伙计衣服的小子。梁若见云姑娘默不知声,眼神直直盯着自己,更慌乱了,甚至不知说点什么,只得不断

  • 高墙之城之第三节叠嶂情深(3)(10)

    秋高气爽,允年带荻秋上了南峡山的最高峰。“这朵花是蓝色的。”荻秋看着满地野花,别提心情多畅快了。“跟你的裙子很配。”允年坐在大石上,前方景致天高云淡,她面色也很温淡。“这朵是黄色的。”“嗯。”“你还是不开心。”荻秋无奈地摇了摇头,方向手里的花束,蹲在允年身边,“我能帮你些什么吗?”允年低下眼睛,她有

  • 玄幻之最强亚父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张思芮跟高瑞在小香锅门外分开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大都地理位置靠北,十月份差不多称得上是“夜凉如水”了。张思芮家距离高瑞家只有两站路,她也没叫车,衣服一裹,溜溜达达地就回去了。张思芮在距离自己家不到百米的时候,寒毛突然竖起来了,有种极强烈的被窥视感。她不动声色地往四周看看,寥寥的几个行人行色

  • 武林杂谈在线阅读第八节

    拿完物资,几人走在弥漫血腥味的街道,眼前的光景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让人悲哀。看着眼前的景象,对现在状态的缪安来说早已经麻木了,金信的离世,让他在这地狱中第一次明白什么叫痛。明明之前看见这片地狱就算难受悲哀却没有一丝痛的感觉,现在走在这血流满要染成红色的街道,看那高楼倒塌的废墟,那空气中弥漫的一股股血腥

  • 网游:亚山领主在线阅读第八节

    秦殊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还蜗居在小小的冷宫中,靠好心的老太监和嬷嬷接济度日,朝不保夕。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天,那是他九岁时的冬天。那年冬天格外的冷,也格外难熬,可是后来在他记忆中,却仿佛是他新生的开始。化雪的时候最冷,小秦殊穿着短小不合身的单衣,路上摔了几下,浑身脏兮兮湿淋淋。他一瘸一拐地走在辉

  • 万剑归阵之巧遇

    “好久不见了!”邹兴站到她面前,擦着汗说。“好久不见。”沈婧轻轻地笑了“看起来,你过得不错。”“你也是啊!一身名牌啊!真不愧是我们学校全校闻名的才女!”邹兴笑笑说。“……只不过是……嫁了个有钱的丈夫而已……”沈婧的眼睛有些黯淡,但仍旧保持着笑容。邹兴愣住了。“你呢?是有女朋友了,还是结婚了?”沈婧看

  • 影后要去打比赛[电竞]乌鸦嘴是没有人权的

    阳光明媚的午后,一架空艇停在了伊甸城8号停机坪,惹来了停机坪以及附近广场上逗留人员惊诧的目光。咳,这真的不能怪它,谁让它破损得如此严重呢?六个引擎坏了俩,右侧机翼的挡板全没了,各种机械零件和电线*露在空气中噼里啪啦地冒着火花,艇身也凹凸不平,多处留下了划痕和离子漆剥落的痕迹,就连驾驶舱的挡风玻璃也裂

  • 海贼之最强空想具现在线阅读嘴巴痛痛

    陈君临:“这么大方呀?”楚天瑶:“嗯哼,能吃多少点多少,敢浪费我的钱你看我敲不敲你!”陈君临:“放心吧!”排队排了一会就到他们了。食堂阿姨:“是小临啊,要吃什么?”这个食堂阿姨叫王花芬,大家都叫她王阿姨,今年已经四十九岁了,陈君临每次来这里吃饭都要点一大堆,再加上陈君临长得俊,在学校又挺“有名”的,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