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一缕清香之第九章(9)

作者:骆蔓笙 来源:纵横中文网

鹿卓眼角不可控制地抽搐了一下,“游、游愿?”

游愿点了点头,笑着说:“嗯,你好。”

“游小姐……游愿……”鹿卓喃喃,片刻,敛了敛心神,“先进来吧。”

游愿走进包间,和他面对面坐下。

鹿卓对游愿有几分印象,他妹妹的死对头,两个女生凑在一起最喜欢争风斗艳,比这比那。

那时他觉得都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而已,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他映像中的游愿应该是个和他妹妹一样的小女孩,天真不谙世事,而且在家庭的庇佑下,不出意外的话她们一辈子都会保持这份天真。

所以眼前这个小女孩,应该很好搞定。

鹿卓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他不是什么特别正直的人,既然是商人,就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合理利用对方的弱点也是一种手段。

他率先开口:“既然是熟人,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这是我拟的投资书,你可以看看。”

说完他拿出准备好的投资书,递给游愿。

“因为奶茶店的规模比较小,所以我们打算先投一百万,但是我们需要你用这一百万在星云集团的产业下开分店。”鹿卓阐述到。

游愿拿着投资书看了看,眉毛微微一皱,“没想到鹿总眼光这么短浅?”

鹿卓一怔。

他确实是刚开始接手公司,需要做出一点成绩来证明自己。

在和协助父亲的过程中,父亲说过,他最大的短板就是目光太过短浅、做事畏首畏尾,把这个项目交给他,也是想锻炼他。

看起来这个游愿,并不是那么单纯啊。

“游小姐的意思是?”他问到。

“在鹿总看来,奶茶店有潜力么?”

鹿卓没怎么思考,“有,但并不大,开一家奶茶店的投入多,但每一杯的利润太少,很有可能会亏本,并且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种饮料的价格卖得这么高,国民的接受力可能不足。”

因此他觉得,投一百万,对现在的游愿来说,已经足够了。

游愿摇了摇头,“如果我没猜错,您应该没有到现场调研过吧?”

鹿卓又是一愣,“是的。”

听见答案,她起身,“抱歉,我想鹿总还是做好准备再来联系我吧,不过我并不能保证,您联系我的时候,我已经有其它合作方了。”

鹿卓本以为游愿很好搞定,却没想到她身上这么带刺,半分也不让步,做事比自己还严谨的样子。

他不由得有些烦躁,“游小姐确定不是过于高估自己了么?”

游愿还未成年,在鹿卓眼中,她就是个空有热血的年轻人而已。

这类人总有一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觉得自己研究出什么个新鲜玩意儿就不得了了,实际上还是太年轻,不知道人外有人这个道理。

就算不跟她合作,他们也可以聘请专业的美食专家,根据现有的奶茶自己研究配方。

游愿朝他礼貌地笑了笑,“抱歉。”

说完这句话,她拿起手机走出了包厢。

鹿卓坐在原位,看着游愿的背影,不禁有些冒火,忽而,又冷笑了一声。

呵,还真是自大。

他们星云集团在京城是上流圈子有头有脸的,错过和星云的合作,以后她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不得不说,他看不惯游愿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他被她戳到脊梁骨了。

她说的自己的缺点和没有现场调研,全都是对的!

这一点,让鹿卓很不爽。

再说,一个小小的奶茶店,能赚什么钱?还真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了。

**

游愿走出包厢,老实说拒绝鹿卓,虽然遗憾,但她并不后悔。

毕竟她相信总会有有眼光的人,按照鹿卓的态度来说,给奶茶店的铺面也不一定是什么好的地段,她还不想把第一家分店就这么糟蹋了。

她无意间一抬头,就在对面看见一个熟人。

盛淮也恰好从包厢里出来,他身边站着一个中年妇女,眼神埋怨一般在给他理衣领。

看起来像是他妈妈。

游愿看了一眼,正想收回目光,又看见另外三个老熟人。

收养原主的那对夫妇,和许柔。

她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赶紧转身背对他们离开了。

她是个怕麻烦的人,并不想再和那对夫妇有什么纠缠。

临走时,她没发现盛淮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你这孩子在看什么呢?”盛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诶?那不是小卓吗?真巧啊,走,过去打个招呼。”

盛淮狐疑地抬起头。

他眉心一蹙。

那里,不是游愿刚才出来的包厢吗?

鹿卓恰好也看到了他们,主动走过来。

“伯母好。”

“诶,小卓好久不见啊,你在这儿做什么呢?”盛母笑着问道。

“来这边谈个生意。”

盛淮更奇怪了。

谈生意?

跟一个高中生谈生意?

“小卓可真厉害,年纪轻轻就开始着手公司的事了,不像我们家这破孩子。”

盛淮有些不自然的抿了抿唇。

鹿卓谦虚一笑,“哪里,小淮比我当年强多了。”

“他哪里厉害了?”盛母嘴上谦虚,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灿烂,“对了,你生意谈得怎么样?”

鹿卓摇了摇头,“不怎么样,对方似乎对我提出的要求不太满意。”

鹿卓知道游愿曾经和盛淮有过婚约,便故意隐瞒了她的身份。

“这样啊。”盛母没有再继续多问。

盛淮眉毛轻轻一挑。

“许伯父,许伯母。”看见身后的许夫妇,鹿卓招呼道。

“诶。”许父热情回应,顺便把许柔推了出来,“这是小女许柔,你还没见过她吧?小柔,叫鹿哥哥。”

许柔站在许父身旁,乖顺地冲着鹿卓笑,“鹿哥哥好~”

鹿卓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五官端正,皮肤白皙,黑发披肩,毫无攻击性。

多乖巧啊。

跟方才游愿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才是女孩儿该有的模样。

鹿卓礼貌一笑,“小柔你好。”

几个人客套了一会儿,约着去吃了顿饭,便回家了。

盛淮和盛母坐在私家车上,没有说话。

“儿子,游愿和许柔,你更喜欢哪个啊?”盛母悄咪咪地问他。

“都不喜欢。”盛淮淡淡地。

盛母瘪了瘪嘴嘴,“小柔挺乖巧的,不过愿愿嘛,妈妈只在她小时候见过她,记得她挺调皮,她上初中后就没见过了,不知道变没变样子。”

调皮?

盛淮眼前忽地浮现出游愿鬼鬼祟祟地从栅栏处接过奶茶的模样。

“没怎么变。”

“呦,这么关注别人?”盛母有些意外,调侃到。

“只是偶然看见而已。”

以前游愿不敢接近他,而他也不承认这个未婚妻,所以他们之间,其实没什么交集。

只是偶尔家长安排见面,把他们座位安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会红着脸,一句话也不敢说。

除此之外,他对她没什么别的印象。

“嗯,那行吧,反正妈尽量说服你爸,让你别这么小就订婚了,要有喜欢的姑娘记得跟妈说,妈帮你搞定。”

“夫人,机场到了。”司机的声音响起。

“知道了。”盛淮有些烦躁地开口,“你去吧。”

“儿子,妈走了哦。”

“嗯。”盛淮淡淡地点头。

盛母和他抱了抱,然后打开车门,往机场走进去。

盛淮在车上看了会儿她的背影,就跟司机说:“麻烦送我回紫金宫。”

司机应了一声,汽车一路驾驶到紫金宫外,盛淮打开车门,走进小区。

他乘上电梯,到了指定楼层,电梯门刚打开,就从他邻居的家里穿来一阵香味。

是麻辣的香味,一闻就很香。

他的这个邻居,似乎很会做饭呢。

**

一中老师批试卷的速度向来很快,仅仅用了一个周末,成绩就出来了。

这次的成绩公布很振奋人心,学生们除了关心自己的成绩之外,还心心念等着看——游愿到底有没有考过盛淮?

虽然基本上没人笃定她考得过,但是看热闹的事,大家都喜欢。

这次月考并不是非常大型的考试,所以不会将全年级前五十名的成绩公布出来。

因此这次的结果,就只有一班和二班的人才知道了。

高二二班一般是例行开班会时公布成绩,鹿清显得比游愿还要激动,死死攥着她的袖子。

游看了她一眼,“你很激动?”

鹿清后知后觉地放开手,“咳,有点紧张我考得怎么样。”

“哦,这样啊。”

“你就不担心你考得如何?”

“反正成绩已经出来了,担心也没用。”

鹿清扯了扯嘴角,心想以前出成绩你比老娘还紧张,现在装个屁。

“哼,到时候要是你没考过盛淮,我是不会帮你说话的。”

游愿喝着奶茶点点头,“嗯嗯,知道了,鹿大小姐。”

“都安静点啊。”

随着班主任的到来,原本还有些闹哄哄的教室,霎时没了声。

班主任手上拿着一张白晃晃的成绩单,教室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那张成绩单上。

班主任知道这群小孩在想什么,故意逗他们玩,把班上的大致情况都说了一遍,说得都快下课了,就是不给看成绩。

延伸阅读

初吻日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gongzuocan.cn/y267.shtml
“我明天要回趟英国”“几天?”追寻有些不舍的看着他。“两三天,学校需要办理的一些手续

我老婆是霍秀秀第五章  http://www.gongzuocan.cn/63j3.shtml
转眼已是三月,天渐渐有了暖意,回忆就像那天边的云,无论怎样都抓不住。不经意间我竟趴在

培养儿子成主角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gongzuocan.cn/nryp.shtml
第四章:真-潜入“你,你是谁!”这个保安只是随便来巡逻一下而已,毕竟这里可是穗高北河

繁花落满天之遇见(3)  http://www.gongzuocan.cn/u8cv.shtml
不知是治安太好,还是太差,这时辰竟然大敞着城门,也没像古装片里那样有着守卫且到了一定

万界至尊仙府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gongzuocan.cn/py2.shtml
“流儿,“大厅之处,东离右手掩面而坐,左手置于椅子扶手,微微颤抖,满脸尽显忧虑之色。

躯壳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gongzuocan.cn/gfcl.shtml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此时绿巨人被电击得全身僵硬,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倒在地上

纲吉的悲剧进化史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gongzuocan.cn/gu4w.shtml
凌弱可清晰的听到身旁传来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听着对方的话顿时浑身僵硬,能够叫自己小野猫

虚无王朝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gongzuocan.cn/yajk.shtml
色彩绚烂的聚光灯下,舞台中央站着一个男人,他微微仰着头,明艳的五官暴露于镜头之下,一

再一次见到明天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gongzuocan.cn/pmtl.shtml
夜深人静,月光将人影拉长,树影投在高高的朱红院墙上,落下斑驳的影子。此处是宗府,离州

我有一粒丹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gongzuocan.cn/djnc.shtml
司瑞峰点了点头,司腾辉叹了口气,伸手指着韩氏,“你好大的胆子,当今君后的面子你也敢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决战天地在线阅读第7节

    “……”秦荒看着一众人离开的背影,微微发楞,心想我这就留下了?可我还没发力呢?!包不同目光在秦荒和段誉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秦荒的路数他一清二楚,而对于段誉则是一头雾水,“这小子到底是谁?要不要赶走?”阿朱摇头道:“段公子对我等有救命之恩,另外他知道玄悲大师被人用大韦陀杵打死的情景。”“哦?这小子长得油

  • 来自科学尽头的男人之第三章(3)

    【隔离区】的**除去晋级赛必须直播以外,普通的副本可随玩家需求选择是否打开直播间,正在进行**的玩家可以看到弹幕,从中获取帮助。但苏席在**中从不主动打开直播间,他的**过程全靠同场**其他玩家在**过程中的直播透露。闻晴在微博上已经透露了自己要参加晋级赛的消息,才会有粉丝闻风而至。但能遇上苏席,对

  • 洪荒:补齐五十大道在线阅读第8章

    猛男双手叉在胸前,不屑道:“真不要脸,每次干完活都要找帅哥......。”Lisa不满道:“我的生活方式要你管?哪像你这个大蛮牛,一点**都没有,不懂享受生活。”两人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的吵开了,春春插嘴说:“别吵了,还是赶紧回去洗澡,浑身都是臭血,脏死了啊。”蒲局拍拍车窗示意把窗子关上,窗子被老道长

  • 开局一只鲲之都是砖头惹的祸

    寒冬萧萧,晨色清冷。英格兰北部的利物浦港口仍然静悄悄,沉寂如睡着的巨人。这个时候,西北角的一处广阔荒草地上,站着两个穿着呢绒大衣的人。眼前一个年约二十的青年,面容清朗的他,却一脸的倦色,眼皮子快把眼睛盖住了,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脚下却无聊地踩着雪地咯吱咯吱响。衣着十分的醒目,里面是一套半敞开着的花格

  • 刑警队长他姓花在线阅读第六节

    周雅属于难孕体质,但是在筱柔9岁那年,周雅意外怀上了,本来在这个家存在感就很低,除非爸爸有时候在家的时候,周雅还会装作热情的招呼一下自己,爸爸不在家的时候,都是冷眼相看,甚至如果有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恶言相向,但是这一切,筱柔都是默默承受着,也不会在爸爸面前多说一句,因为不想在这个家惹上任何是非

  • 最强窃贼在线阅读第二章

    “公司的事本来就多。”说着,林慕深俊眉微蹙,大掌在她脑袋上轻轻拍拍,“起来,听话,别闹!”语气里尚存着几分过去残留的温柔,只是敷衍更多,温初雪一贯是个骄傲的女孩子,此刻依偎在他的腿边,忽然变得很可笑。她的自尊像被灼烧了下。温初雪蓦地站起来。林慕深没看她,合上笔记本,站起来,绕开她。温初雪定定站在那儿

  • 再梦已千年之第一章(1)

    生活就是这样:总觉得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不满足,大人有大人的看法,小孩有小孩的嬉闹,我们学生又有学生的负担.就拿我们来说吧,累了将近有半年多的时间,好不容易盼到了一个完美而又漫长的暑假,结果却又像流星划过苍穹那样短暂,一下子便晃了过去……唉!难道人生下来就注定要先受点罪吗悲哉!悲哉哪!暑假不知不觉很快就

  • 桃花夭夭在线阅读第5节

    随后他又提取了另外一个海贼的霸王色霸气。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一个个光点顺着他的意识,进入到他在现实世界的身体当中!也不知道是否是提取能力的副作用。在刘禹完成了提取这几种能力之后,立刻一股无比的虚弱感,蔓延他的整个身心。让他不得不退出了海贼王世界。皱眉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额头

  • 八宝景天在线阅读第五节

    天还没亮,睡的正香的冰玉莺就被红鸳拉了起来。“王妃,你该起床,成亲的第一天要去给老王爷老王妃敬茶,不能在睡了,”红鸳真没想到这王妃还真贪睡的,喊了好几声都没理她,她就直接进来拉她了。冰玉莺睁开眼,看了下外面还黑漆漆的天,“这么早,天都还没亮了,”古代就是麻烦,还这么多的规矩,她最烦的就是起早床了。“

  • 小学生之唯一天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昙花二字,属于一种花,这花倾尽一生只为刹那绽放,不奢求天长地久,只愿一瞬绝代芳华!在九州,昙花两字,同时还属于一个特别的杀手组织。无人知晓这个组织创于何时,也无人清楚其内究竟都有何人。当然,这些只是杀手世界里理应存在的神秘。昙花真正的特别在于,它可以为取一人性命索要万金,也可仅为一铜倾尽全力,它可以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