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全民女神是本书第六章

作者:容无笺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几日,北燕大汗在陇西行猎时摔下马匹而暴毙。

伴随大汗出征的军队迅速重新集结,而虎符却改成掌控在太子乌翰的手中。乌翰当了近二十年太子,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不为皇帝所喜,但是毕竟名正而言顺,又有太子太傅、东宫禁军和他的妻族贺兰氏的部落之力,军权交接得毫无波澜。

纵有疑惑大汗这场暴卒有奇怪之处的人,也只消得一句“大行皇帝还在丧中,你这是何人心?!”便可以塞住人嘴。

乌翰在军队的保护下,按鲜卑的风俗以青牛白羊祭天,随后柴燎登基,接着就暗暗叫人看住了朝中执掌政权和兵权的大臣,以及还没有去国就藩的几个皇子。

杜文陡然从天上掉入泥淖中——疼爱他的父亲去世得毫无征兆,母亲闾妃还在平城宫里什么都不知道。他虽然骄纵,但并不愚蠢,天下形势翻覆,他心里明白得很,每日出门,伴随他的都不再是扶风王的亲侍,而是穿着虎贲中军服饰的陌生脸庞,问一问都道是“非常时期,保护殿下安泰”,再问一问姓氏或归属,十之二三倒是姓郁久的或贺兰的——亦即新君的母族和妻族。

乌翰登基的大典上,他有几个随征的兄弟都不愿跪拜,但杜文老老实实第一个撩袍下拜,行最重的稽首大礼,向哥哥称臣。

乌翰对他笑了笑,对其他兄弟则俯视良久,也没有训斥,也没有为难,也没有处分。

“父汗年逾五十而阖然仙逝,我们虽然悲哀,但也不能耽误了国政。”乌翰对朝臣和兄弟们说,“陇西是父汗大行之地,不能闹出乱子来,刺史是朕新近任命的,还有陇西大族翟姓,亦是满满的忠君之忱,他的部曲为朕守陇西之土,朕也是放心的。”

他特意看了看杜文,笑意里含刺一样:“既然翟家献女报效,朕自然也领情,等大行皇帝丧期过了,便纳娶为妃。”

这样的纳娶,既是联姻,也未必不有制衡的意思。

但杜文心里最多的是震怒和无奈:翟家献女,当然指的是翟思静;当时乌翰答应向让,现在形势翻转,当然不会再让了;父汗亦不在人世了,他一个全无权柄的皇子,哪里能与乌翰抗衡?!

而乌翰尤其戳心一样对杜文问道:“扶风王觉得呢?”

“翟家女……翟家女……”杜文俯首在地,吞吐半天才有勇气把话说清楚,“臣弟原也有意于她,父汗说……”

乌翰难得有这样得志的时候,负手走到弟弟身边,弯腰在他耳边笑道:“你说的是思静吧?这个你就不要争了吧。毕竟,人是先就说好给我的,你说她好端端皇妃不做,做你的王妃?呵呵……”

他直起身子,眸子里俱是阴毒的光:你还敢跟我提父汗说!老背晦偏宠你阿娘,连带着偏宠你,简直写在脸上!我战战兢兢受了你们爷儿仨多少鸟气,今儿还敢跟我提这茬儿?!

乌翰清清喉咙道:“朕的可敦贺兰氏说有一个妹妹,贤良淑德,忠厚讷言,行事颇有风仪,等父汗丧期过了,就赐给你做王妃吧。她懂事得很,日后也好指点你在封邑如何当好一个藩王。”

他直直地盯着杜文:“扶风王,不谢恩么?”

叱罗杜文咬着牙关,俯身叩首,好半天才终于说:“臣弟谢大汗恩典!”

乌翰不能常驻陇西,所以依赖陇西翟氏在这块地盘上的影响力巩固自己得来不易的汗位。共同作恶,加上与之结亲,是最好的捆绑在一起的办法。翟家也愿意投机这么一把,纵使要献出一个女儿,想着日后发达或由此起,还有什么不情愿的?

乌翰临行数日前,传话说要再次驾临翟家门庭。这次以皇帝的身份来会亲,意味深长,翟家老幼自然都明白。

“思静,”翟李氏到女儿的闺房,见她还是锁着眉头,叹了叹气,伸手将她眉头抚平,“女儿家没有在家呆一辈子的,出嫁总归是好事。大汗年龄相貌也过得去,你上头没有婆婆要服侍,可敦贺兰氏听说也是贤惠不妒的人,皇后之下,有一个贵妃,其他嫔御都是低微。答应你嫁过去便是昭仪,生子便擢淑妃——前路鲜花堆锦一般。你阿父把你捧到这个位置,也是煞费苦心了。快别总皱着眉,会长皱纹的!”

翟思静也楚叹一声,说:“阿母,我明白。既然这是我的命,我走下去便是。只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并不一定是好事。”

李氏只当她又发那些伤春悲秋的感慨,没奈何胡乱劝了两句,又期期艾艾说:“呃……大汗这次来,想要见一见你。”

“见我?”

翟思静暗忖:虽然于礼不合,但倒是个好机会。毕竟现在听来的消息,都道杜文顺从,乌翰几番折辱他,他都没有反抗。乌翰试了几次,大概也对这个年幼的弟弟放下心来——却不知他动心忍性,委曲求全,将来势必反弹,成为反噬乌翰的恶狼。而她也会夹在这各怀心思的兄弟俩之间,一辈子就成为了他们权力之斗的牺牲品。

若是见到乌翰,暗示他当心幼弟,把杜文看在眼皮子底下或干脆处置掉,都可以避免未来兄弟死战的恶果。她至少不用像风箱里的老鼠一样,横竖都遭受折磨。

于是,李氏欣喜地看到她乖顺的女儿还是一如既往地听话,缓缓地点了点头,毫无反抗。

一位女郎未婚而与夫婿见面,是汉室士族不能忍受的失仪,然而翟家几位饱读诗书的郎主,彼此互相安慰:“千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何况是两国、两族!咱们陇西翟家,既要与皇室联姻,自然是入乡随俗,难道还为这些习惯不同,坏了女儿的好姻缘不成?”

几个人转过头来对翟思静说:“思静,我们也是为你好。”

(翟思静心里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翟思静一如既往垂着眼睑,冷冷地说:“侄女儿明白。”

她温婉顺从,不以反抗,翟家郎主都颇为高兴,两个伯父对着她父亲,盛赞了他教女有方,又憧憬了日后翟家有女封妃,生下皇子,或封藩,甚或立储,翟家与皇室渐渐建立千丝万缕的联系,必能在北燕这个新兴帝国盘根错节,赢来翟家新的辉煌。

“所以说,不重生男重生女!”大伯父最后结论道,欣慰地看着侄女。

匆匆准备了两天,迎接新君驾临的一应事务终于齐备了,家中男女各司其职,累得腰疼又充满期待。三夫人李氏唯一的职司就是打扮好女儿翟思静:既不能太庄严豪奢,又不能显得小家子气,真是煞费思量。

等到皇帝乌翰驾临的那个午后,李氏才终于把女儿打扮得满意了:“好得很,不信大汗不心动。”

又说:“你的耳珰似与璎珞不甚相配,你在妆奁里再找找看,有没有更好看的。我到角门打听,看大汗什么时候到。”喜滋滋走了。

她是陇西最豪强的大族中嫡室的女郎,命运虽不自由,生活却格外富足。妆奁里有不少东西,最好的茉莉粉,最好的胭脂,最好的眉黛,还有一匣子珠光宝气的首饰。

她今日要亲见太子,暗示他处置幼弟,打扮得不能太粗糙,使得“联姻”仅就成为联姻而已;但也不能过于精致,万一还像上一世那样在后宫得宠,招了多少妒忌的眼眸,只怕也是难以善终的。

她翻找合适的耳珰,却在妆奁深处翻到了一张粉花笺——阿母悄悄看过,但居然没有收走。

花笺上用粉红色印着海棠花纹,朱丝栏细细的,打得很精致。而上面一笔字,铁画银钩,张扬于撇捺,却又收敛于中宫,看得出是一个聪慧、勇猛而又细致的人才写得出的字迹。

而花笺上的诗赋,又叫她不由勾起了唇角:

“陇西佳处,春日迟迟,春草碧色,春水渌波。

棠华盈树而沉彩,轩楹逡巡而声飞。

落花入领,微风动裾。知高梦之踯躅,意香魂之飞扬。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

思宵梦以从之,神飘飘而不安;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

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微锦幕之芳蔼,步踟蹰于照壁。

欲自往以结誓,惧冒礼之为愆;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

影与形难去一,居忽忽如有失。迎清风以怯累,寄弱志于归波。

徒勤思而自悲,终阻山而滞河。”

把那些经典的文赋,东抄一句,西抄一句,但是连缀在一起——不错,又是他的文章,字字句句含着倾慕,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直是神妃仙子一般。

之前恨他,把花笺胡乱塞在妆奁里;也因为上一世,这曾是她少女心灵的寄托,读得已经能够成诵,不需再看。

后来最艰难的日子里,她曾经很疑惑,她为什么不能再爱那个会写美好诗赋的少年了?难道是因为他们之间阻隔了太多不能忘却的痛苦记忆,终于将隐藏在心的爱意发酵成了恨?

此刻突又觉得这花笺陌生起来——兴许是她期待着未来的走向会不一样。

她忍不住打开笺纸,含着笑看,看了一遍又一遍,几乎能在心里成诵,而那颗心也越来越温软,直到自己都悚然惊觉:这是被他迷住了么?是忘了上一世他给自己的折磨与痛苦了么?是忘了他的残酷与冷血,自私与强权了么?

她必须记得,她今日要向乌翰进谗,势必将杜文这星星之火,掐灭在燎原之前!

延伸阅读

伦比洗衣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66pi.shtml
伦比洗衣源自1994,前身为穗丰洗衣,是国内较早拥有大规模成功直营店的洗衣加盟品牌,

胖胖乐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ajqq.shtml
胖胖乐毛绒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精品毛绒玩具、负离子玩偶、应季商品、年会礼品销量节节高消

红婷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nkjx.shtml
红婷小饰品经销批发的天然水晶制品半成品、水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致远数控设备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ajnh.shtml
青岛致远数控设备有限公司坐落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这里海陆空交通便利,环境优美,是盛

炫煌灯饰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sert.shtml
炫煌灯饰是一家专职从事灯具、家居照明、商业照明等一系列灯饰设计、生产、销售及投资管理

诗米克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xm79.shtml
诗米克服饰生产“诗米克”品牌的婴幼儿服装及婴幼儿用品,本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宅急便洗衣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sm3t.shtml
2002年3月进行个体工商注册,第一家宅急便洗衣店—平公店开业2002年5月第二家宅

英迈儿童英语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uan3.shtml
为2-12岁儿童提供英语思维与学科培养完美融合的教学服务。课程基于ESL教学理念,运

沃隆每日坚果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qjo.shtml
沃隆每日坚果,知名干果坚果品牌,颇具网络知名度的零食品牌,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健康营养

菲尼克斯加盟  http://www.celestingroup.com/gce2.shtml
上海积进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专职经营德国菲尼克斯(PHOENIX)电气全系列产品: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异界当魔王在线阅读义结金兰(1)

    第二章义结金兰半年后。同样的明月夜,月心已经可以熟悉地弹奏《阳春三月》、《秋月孤雁》等许多这个朝代的名曲了。秦缚总是含笑在一旁做着女红,听女儿弹曲,心烦的时候与女儿说些过往的事情。说得最多的,莫过于她如何与皇甫瑾相识、相知、相恋……深深的恨,悠悠的怨……就像所有古代的弃妇。不甘与自立,整日浣纱、织布

  • 姐姐是超级玛丽苏(GL)第8章在线阅读

    “是是是,龙哥,这郑婉容长的可水灵了。今天正好这是个机会,不如龙哥你……嘿嘿嘿……”“带路!”龙哥懒得废话。在光头男的带领下,大步朝着周小正的家走去。正好周小正带着嫂子从屋内走了出来。与他们迎面撞见了。“龙哥,就是这个小子打的我,还有那个就是郑婉容!”光头男气愤地指着周小正跟郑婉容。看到郑婉容的容貌

  • 快穿之修真大佬带你逆袭之买旧书

    她确实看不下父母这嘴脸,只是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做不了主。这时,朱明走进了他们的店里,笑着说道:“大舅,我们去银行吧,把那钱取出来,我只要三十万就可以了,给你二十万。”朱明知道他大舅的性格,如果不给他一点钱,那是肯定不行的,所以朱明只能这么说了。只是他给许超二十万,根本填不了他那贪婪的心,许超笑着说道

  •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第8章在线阅读

    此时出现段小叶眼前的一座建筑终于让段小叶感受到了天师那不同于凡人,强大而神秘的那一面!房子是很普通的大院格式,乌黑的大门,古朴而厚重,门上绘有一些仿佛装饰般的纹路,不过却是惊人的高达十丈许,给人一种十分威严的感觉!大门口左右一对大狮子,不过却不是常见的石狮子造型,而是用赤金打造的赤炎妖狮造型,身形高

  • 痴恋你在线阅读-牢房‧柜台‧入狱-

    -牢房‧柜台‧入狱-烈日,载着金属牢笼的马车摇摇晃晃在地上再次拖出了轨迹,将上千、上万个人的岁月再次覆盖了过去。随行的狱卒正在笼中逞着不属于他的**,向一对母女施淫,即便是极为不道德的强迫与侵犯,却也不见笼中的男女们起义抗争,因为另一名狱卒怀中拥着枪,边替他的同伴照看四周、边翘着高昂的嘴角,幻想着待

  • 衍清在线阅读第十章

    撇去有些扎心的“我们老老实实蹲监.狱,结果罪魁祸首早就逃出来了”的事实,见到太宰治的那一刻,莉奈和中岛敦无疑是激动的。激动到甚至想要扑上去。至于是激动的想要扑上去嘘寒问暖,还是激动得想扑上去打死他,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不过——莉奈略有些犹豫的看了看他们所处的环境,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太宰先生,

  • 将军心好累在线阅读第五章

    忍界之神和忍界修罗的孩子当然不可能叫那么粗俗的名字。于是千手柱间沉思片刻,看着眼前的桌子豁然开朗道:“就叫千手桌间好了!”宇智波泉奈:我呸!“死心吧,我的小侄子不可能和你们一起盖房子的!而且他要姓宇智波!”“没门!”扉间条件反射地反驳宇智波泉奈的话。不管怎么说,这么好的研究材料,啊不,小侄子,他是绝

  • 我的老师是黑贞德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年后。孟雨一人冲冲撞撞地跑在街道上。平日里街道上人们来来往往的吵闹声,还有店铺老板叫卖的声音,以及车辆的鸣笛声等等,在这一刻仿佛都像定格了一般。孟雨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可她却在不停地往前跑,看似漫无目的,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要去干嘛!她要去找陈深,她脑海里记着他的模样的,一定不会忘的!一定不

  • 白长新第十章在线阅读

    《命运》,号称虚拟真实99%,是当下时代世界最火的**,没有之一。无数玩家进入这个**。然而,开服之后的事情却让他们这些玩家发现一些异样了。首先,不能登出**;其次,这个**战败死去的玩家,无一人生还。说到这里,有些人会问,这**是SAO吗?答案是:不是。SAO至少茅场开门就给玩家解释了**规则,而

  • 深空百族第三章

    安和其实对周晋与安杨会成为好朋友很好奇。安杨爸爸很喜欢安和,经常在安杨面前夸安和成绩好,人也乖巧,不可避免的对自己的儿子产生了比较想法。有时候,经常和自己的“比较级中的较高级”在一起,还是有些压力的。安杨经常不服气:“谁还没点长处了?我脑袋瓜子可灵活了,要不我给你出个题,你要是答得出来我就承认,比蚂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