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超神学院:反杀穿越者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不知悔改 来源:飞卢小说网

“顾衍昀——”顾陌鸳重重地关上房门,“这不可能!”

随同顾陌鸳一起来的温敬还带来了一瓶1982年玛歌酒庄干红葡萄酒,82年产的红酒是公认的好酒,那一年葡萄的成色是后来很多年都无法达到的。

他仿佛没注意到顾陌鸳失控的情绪,平缓地开口:“我带了一瓶好酒,邀请两位殿下共同品尝。不过两位殿下得稍等,这佳酿尘封多年,还需在醒酒器内静置一小会儿。”

此时,复古的留声机里低声地放着帕布罗·德·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在苍凉又壮阔的乐声里,顾衍昀略微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拿着一颗纯黑色的玉扳指把玩。

“我不信,不信你们敢把所有见不得光的事情都公之于众。”顾陌鸳不知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质问眼前的男人。

在明净的玉扳指上,顾衍昀看到了自己眼底划过的一缕讥诮。

顾衍昀并未开口,任由顾陌鸳继续说到:“陈家和北虞苏家当年的那场逼宫,可一直是皇室的耻辱。当年花了这么多心思才隐瞒下去,父皇和皇祖母绝不会同意你公开。”

“你以为,陈家和苏家还是当年的陈家和苏家?”顾衍昀轻飘飘地开口,眼底好像有清冷的月光。

当然不是……顾陌鸳心里也清楚,这正是她今天不得不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顾陌鸳的母家陈家,曾经是南淮最显耀的家族,南淮帝国的发迹史也是陈家的发迹史。

高祖顾冼本为外戚,后起兵建立南淮,而陈家先祖陈平山则是当年与高祖一起打天下的将领,建国后任兵马大元帅,又获封庆国公,其长女嫁入东宫,后为嘉敏皇后。

陈平山后的陈家六代,出了两位皇后,三位贵妃,三位王妃,八名将领。陈家老宅的祠堂上,仍挂着皇家赐予的三代五将的牌匾。

十八世纪末,工部尚书、陈家第三代家主陈锐成主导引进不列颠王国的蒸汽机,又建立起南淮历史上的首批工厂,派出大量国子监生前往不列颠王国学习生产技术。

此后大机器生产开始取代工场手工业,到十九世纪中期南淮成为了当时唯一一个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东方国家。

十九世纪末,面对欧洲霸主不列颠王国向亚洲的殖民扩张,南淮帝国与不列颠王国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波及世界的大战。陈家掌舵人陈越领时任兵马大元帅,最终带领军队将不列颠王国赶出亚洲。

战后,南淮元气大伤,户部尚书、陈越领之子陈丰林抓住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机遇恢复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促进了电力、汽车、化工等新兴产业的诞生。

二十世纪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迭起,北部地区建立起了人民政府,也就是如今的北虞共和国。

为了顺应时代潮流,皇室只能主动推行君主立宪制改革,出身陈家旁支的陈安德为帝国第一任首相,与敬宗皇帝一同逐步完善了南淮帝国的政治制度,保证在世界各国纷纷爆发革命的时期,南淮帝国实现了相对平稳的过渡。

陈安德在卸任后,拥有了世袭的公爵头衔,又抓住了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机遇,不仅推动了南淮的工业、能源、科技领域的重大变革,使南淮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也使得陈家在关乎国家兴亡的重工业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此后,陈家在政界,军界,商界都发展了自身的势力,一直稳居南淮第一世家之位。

这样的兴盛,一直持续到二十四年前。

如今的太后在那时还是孝惠皇后,孝惠皇后的宫令女官苏雨浓,虽然年轻,又是北虞的平民出身,却被破格任用,深受帝后二人的信赖。

正因为如此,苏雨浓才有很多的机会接触到当时的皇太子和二皇子。

让人没想到的是,已经与陈家小姐订婚的太子竟然与苏雨浓成了恋人,想要悔婚。

这令爱女心切的陈荣盛公爵大为不满,却与皇室多次协商未果。

在听闻皇太子即将公布与苏雨浓的婚讯后,陈荣盛做出了一个足以改变整个陈家命运轨迹的决定。

北虞苏家是连北虞政府都忌惮三分的军火大家,苏家在黑白两道都有很大的势力,甚至有传闻说苏家多次与境外恐怖势力进行交易。

陈荣盛选择了与苏家的人合作,而促使他们合作的原因,只有一个——苏雨浓,苏家家主流落在外的长女。

苏家的继承人苏云淡是家主与夫人唯一的女儿,自从知道了苏雨浓这个姐姐的存在,就千方百计想要除掉她。为了保全苏雨浓,苏家的家主将她送往南淮。

苏家在南淮并没有多少势力,再加上苏云淡顾忌着自己的父亲,没敢明目张胆地加害苏雨浓,却在通过暗线得知苏雨浓与太子的恋情后,主动联系了陈荣盛……

公元2023年4月23日,晴。

这一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沉闷和平凡的一天。

陈荣盛公爵带着十名实为苏家秘密培养的杀手的“安保人员”进入了太极宫,挟持了正在用膳的皇帝、皇后及其宫令女官苏雨浓。

“陈荣盛,你好大的胆子!”皇帝震怒。

“我尊敬的皇帝陛下,请息怒。”陈荣盛皮笑肉不笑地在大殿内踱步,丝毫不在意将他重重围住的宫廷侍卫。

“放开皇后和苏女官。”皇帝冷声说到,“太子要与你家清瑶退婚的事,是他的不对,但你做出这等抉择,简直是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陈荣盛冷笑,“若没有我陈家,哪有如今皇室,如今南淮?你们非但不知恩图报,还让我们陈家颜面尽失。既然如此,就休怪我陈家不尽臣子之义了。”

“你想要怎样?”被挟持的皇后心料不好。

陈家自开国到本朝,在南淮的声望地位都是极高,近些年在重工业上甚至有了影响整个南淮经济的能力。

此外,陈家在内阁、议会中的影响力也是相当大的,陈家的长子还出任了国防大臣。

陈家的姻亲赵家是传媒业三巨头之一,财力和社会影响力不可谓不强。

相比陈家,立宪制下的皇室可谓是日渐式微。先帝在位期间的金融危机使得民众对享用过多纳税人税收的皇室产生不满,废除皇室的声音不绝于耳。

后来虽然减少了皇室专项拨款,皇室的各种开支明细也公开透明,皇室的支持率却没有太大的回升。

自己的丈夫,皇后心里也明白,虽然胸有大志但能力平庸,不过是守成之君,皇室在南淮帝国的境遇并没有因为他的继位而有太大的改善。

如今,陈家想要做点什么,皇室未必能有还手之力。

“想做什么?当然是废黜了二位,我尊敬的皇帝、皇后陛下。”陈荣盛毫不掩饰自己的打算,反而因为内心野心因子的苏醒而笑得张扬。

“你大胆——”皇帝指着陈荣盛,怒不可遏。

“仅凭陈家,你没那么容易废除掉皇室的。”

皇后反而比皇帝更冷静,贵族不能加入议会,更不可能组阁,即便是陈家的财团支持了众多议员,皇室在南淮的地位也不是一家一族能撼动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废黜皇室了?”

陈荣盛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皇帝无为,太子昏庸,倒是二皇子温和智慧,堪当大任。”

这便是要另立新君,找一个听话的傀儡了。

皇后冷声道:“陈荣盛,这么多宫廷侍卫围着你,你今日就算挟持了我们,也不可能逃出去的。现在,带着你的人出宫去,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

“皇后陛下,您大概是忘了,我的堂兄,是先帝亲封的御林军统领。他不能号令整个御林军倒戈,但在您的亲卫中安插人手并且帮忙放些人进来还不成问题。”

“今天参观皇宫的北虞观光旅行团里,绝大部分都是北虞苏家培养的职业佣兵。”

“太极宫的消息我已经封锁了,只要我一声令下,陈家和苏家的人就会带着苏家先进的武器攻入太极宫。”

陈荣盛缓缓走至苏雨浓面前,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至于北虞苏家的苏云淡为什么会为我提供人手和武器,就要问问苏女官了。”

“北虞的苏家?”皇帝眉头皱成了川字,他当然知道北虞的苏家,他只是不知道北虞苏家什么时候把手伸这么长了。

听到“苏家”二字,苏雨浓的脸色骤然大变,双手紧紧握成拳,锋利的指甲将掌心掐出血痕,血液在太阳穴里发疯似地悸动,脑袋像给什么东西压着,快要破裂了。

她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笑,却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敛眸道:“两位陛下,今日之事皆因雨浓而起,雨浓会一力承担。”

“雨浓……”皇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锁着眉问她,“你与北虞苏家是什么关系?”

“我不过是苏家家主的私生女罢了。”苏雨浓轻飘飘地笑着承认,笑意却不达眼底。

“我从来没有去过苏家,没有受到过承认,既不会也不想威胁到苏云淡的继承权。为什么,她仍然不愿意放我安宁呢?”

她有些失魂落魄地盯着陈荣盛,深吸了一口气,沉声朝陈荣盛说到:“公爵您不过是想要自己的女儿成为太子妃罢了,只要您带着您和陈家的人离开,我离开太子殿下,离开南淮,再也不会回来便是。”

事情因她而起,只要她退步,陈荣盛不可能还愿意冒险与苏家合作。

她不能与允舟长相厮守,至少还能让允舟登上皇位,开拓进取,改变南淮皇室现在尴尬的处境,成为他一心想要成为的一代明君。

“陈荣盛,你应该清楚,即便你今日真的杀了我和皇帝陛下,也不一定就能废太子,立允川为新君。”皇后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冷静客观。

“即使你真的能让允川登基,你又怎么能保证他真的听你的?允川虽然温和善良,但绝不会甘心做一个傀儡。”

“更何况,此事一旦传出去,陈家免不了背上乱臣贼子之名。我相信,你也不希望陈家数百年忠义的声名毁在你手上。”

皇后虽然很喜欢苏雨浓,但在事关皇位更迭甚至皇室存亡的国家大事面前,她不得不牺牲苏雨浓,也不得不替自己的儿子做出妥协的决定。

“只要你同意带着安排好的人离开,我立刻便册立你的女儿为太子妃,通告太子与陈清瑶的婚讯,将来太子与陈清瑶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是太子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皇后反倒越来越冷静了。陈荣盛今日的举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的莽撞自大和苏家的暗地里撺掇。

如果他想清楚了其中利害,女儿也顺利地得到了太子妃之位,他绝对不会愿意冒着毁了整个陈家的风险帮苏家除掉苏雨浓。

苏雨浓心里很理解皇后无奈之下做出的妥协,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只不过她自己为的是顾允舟,皇后为的却是皇室,是整个南淮不至于落入陈荣盛这种刚愎自用、意气用事的野心家手中。

即便如此,她也不得不为自己打算:“公爵,如果要我离开南淮,让您的女儿安安稳稳做太子妃,我希望您能拖延时间,让皇帝陛下调集军队除去苏云淡安排的人。”

只要重创了苏云淡的势力,她才有喘息之机。

“这是自然。”陈荣盛挑眉,满意地说到:“我与两位陛下,从今以后便是亲家了。这世上,哪有帮着外人对付亲家的道理呢?”

皇帝还在气头上,但也知道隐忍克制,面对陈荣盛如此厚颜无耻的言论也没有反对。

皇后则圆滑了许多,顺着陈荣盛的话接下去:“这北虞的苏家,向来跟恐怖势力有着联系,如今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敢对南淮下手。这次剿灭苏家的恐怖势力,陈家的功劳最大。”

“皇后陛下过誉了。陈家是皇室的姻亲,只要我陈家在,皇室的地位就固若金汤。”

说到这里,陈荣盛的笑意逐渐冷了下来,用循循善诱的语气说到:“这些年废除皇室的声音有多大,陛下也是知道的。陈家没有在这种时候推波助澜,反而一直支持皇室,这样的关系能否维系下去,就看皇帝陛下的态度了。”

皇后用手肘碰了皇帝一下,又给他使眼色,暗示皇帝以大局为重。

皇帝心里自然不甘愿受陈荣盛威胁,嘴上却不得不说:“从古至今,陈家对皇室的支持、对南淮的功勋都是有目共睹的。太子和清瑶的结合,让皇室与陈家的关系更为紧密,从今以后,皇室与陈家共进退。”

真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陈荣盛冷笑,他可不打算跟皇室共进退。继续支持皇室,不过是看在皇室给了陈家足够利益的份上。

这次可以称作荒谬的逼宫在两家的妥协下画上句号。

陈家与苏家的合谋被认定为苏家支持的恐怖组织在南淮进行的未遂的袭击。苏云淡的势力元气大伤,又被苏家的家主削了权。

顾允舟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父母以及苏雨浓的劝说下同意迎娶陈家千金,陈清瑶如愿地成为了皇太子妃。

皇帝因为此事更加认为自己愧对列祖列宗和太子,决定以体弱多病为由主动退位。这一决定受到了以陈家为代表的世家的支持,皇太子不久后便会继位登基。

但苏雨浓有了身孕的消息将刚安稳下来的皇室打得措手不及,不管是帝后二人还是顾允舟都不放心让苏雨浓带着皇室血脉远走他乡。

这时,一直心仪苏雨浓的二皇子顾允川却主动提出希望迎娶苏雨浓为王妃,二人在太子登基后立刻前往北虞,在大使馆挂个闲职。

此后二十多年里,顾允舟励精图治,锐意革新,不仅使南淮的国力日渐强盛,也在一步步地打压陈家的势力……

直至今日,陈家早已不复当年兴盛。

所以,顾衍昀敢把陈家与苏家的勾结公之于众,其实要归功于他的那位大伯,或者说,他的父亲。

延伸阅读

莱诺地板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pnk7.shtml
莱诺地板是中国地板骨干企业,占地50余亩,总投资近千万元人民币,是各省市较早涉及木地

蓝图座垫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yn7q.shtml
天台县蓝图汽车用品厂是汽车坐垫方向盘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博铭仕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nxj7.shtml
博铭仕餐具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苏誉水星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yto2.shtml
苏誉水星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床上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华正塑料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n5ta.shtml
华正塑料创建于1985年,地处中国浙闽交界、依山傍海、风景秀丽的温州苍南县城新工业示

清大油烟机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yub5.shtml
清大油烟机是西北的太阳能生产基地,也是西北一家厨卫电器生产工厂。公司下设太阳能事业部

唯美度美容院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x5st.shtml
唯美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由国内外风险投资基金控股,于加拿大、美国、韩国均设有合作研

亮丽洗衣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i45.shtml
亮丽洗衣店成立多年来一直秉承用心服务客户的理念,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干洗、服饰护理等,

泓琳钰业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gwhj.shtml
物以稀为贵是定律,玉只会越来越升值。真正玩玉、藏玉的人受金融危机影响并不大。如条件允

苏亿加盟  http://www.costaricakiteboarding.com/xvx9.shtml
浙江苏亿管业有限公司是21世纪新型管道的生产企业。公司自创建伊始,就致力于管道行业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道宫主也有爱之骆俊的指点

    “张司马,张司马,等等本相。”离了王府,张珩刚刚跨上骏马准备离开,准备返回自己的府邸,就听背后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却是骆俊带着几个人策马赶了过来。张珩在马上抱了抱拳:“拜见相国,相国叫住末将,不知有何事?”骆俊打马来到近前,笑着说道:“本相听卫士说宴会之前司马已经命军士入住属地,不知司马的属地安置

  • 我能修改概念在线阅读第九章

    见青年一步踏前,站在夏青容背后的周秦忍不住退了半步,右手下意识按在了腰刀的刀柄上。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年长的青鸾卫不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一个长于深宅大院之中、从未经过历练的世家公子哥,身上怎么会陡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孟玄翎的长相酷肖其父孟煦,而怀国公当年则是京中有名的美男子。面若冠玉,剑眉斜

  • [综]我爸爸是系统在线阅读第5节

    我很少见她发脾气,除了最开始她会因为制造我时遇到问题烦躁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平平静静地,或者现在这样一直笑意盈盈。所以,我从未见她像那天一样生气。那天中午,她吃完饭便跟我说要出去采购点食材和生活用品,环着我的腰糯糯地撒娇:“晚上做辣子鸡好不好?”“可是你的胃不好,吃辣的会胃疼的。”“哎呀,不会的~我已

  • 高能少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思索了一夜的莫离忧,在天刚刚明了的时候就跪在了树林之外。“进来吧,小子!”一道传音进入莫离忧的耳朵。随即,莫离忧进入树林,遵循着脑海中指示,一步步深入树林。终于在树林深处发现一座木屋。“进来!”木屋内传出一道声音。推门而入的莫离忧,看着盘坐地上的老者,恭谨地道了一声前辈。“怎么,你是打算和我做交易了

  • [明]阉党之子红楼

    “什么?”王熙凤饱含惊喜的声音刚响起,便听到一旁王夫人不可置信又愤怒的惊呼声:“什么?!”看了看一旁脸色大变,但因知道中年太监在场而勉强变回来只是隐含怒气的王夫人,王熙凤突然想到这对自己小夫妻二人而言的惊喜对王夫人一房意味着什么。一家人勉强端着送走了中年太监,贾母马上重重一捣拐杖,声音寒厉道:“老大

  • 你是无药可解的毒在线阅读守护着谁呢

    砰!冷不丁的一拳,让布凡眼前一黑,下意识的退后三步,才勉强的稳住身子。“你这不长眼的,敢看莎莎!我教训死你!”余康健像一头发了疯的公牛。怎么做梦还会这么疼?布凡捂着脸颊,满脑子都是疑惑。就在这时,一名女生,抢到布凡跟前,张开双臂,大喊:“别打了!你要教训,就教训我吧!”布凡看着她的背影,紧身的牛仔裤

  • 二次元网游:我能锁定一切在线阅读第二章

    司徒静的手艺一向不错,她是个很有天分的人,无论是学武还是做饭。李红袖原本就有些饥肠辘辘,看到司徒静从食盒里面端出来的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更是食指大动,顺手便将多出来的筷子递给了司徒静一双,司徒静暗自欣喜的接过,为了这和李红袖难得的亲近而喜不自胜,原本因为任慈的死而带来的伤痛倒是被减轻了些许。司徒静

  • 我是大将军在线阅读第6章

    楚云乐回到自己的小屋,就看到站在屋外的白锦书,他加快脚步,“我爹说,认你做干儿子,以后你是我们城主府的二公子!”白锦书一愣,似乎是没想到这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不开心吗?”楚云乐看着没啥反应的白锦书,有些担心是不是真的被他爹说中了。“没。我是太惊讶了。”白锦书笑了笑道。楚云乐眨眨眼,鬼鬼祟祟的看

  • 诸天破碎时代之虚伪的大湿(9)

    “毒蜘蛛的牙齿,14枚,打包卖了,单价2000金币。任务物品。要的赶快,先到先得。”……就在依韵看那些小摊上的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嗲声嗲气的女音。“哥哥姐姐,给偶点钱钱,给偶点装备。”依韵还以为是哪位小萝莉混进**了,依韵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个1米7左右的御姐型的女士在那里扮可爱(注意:是女士,

  • 苍凌之巅之风波又起(10)

    “那鬼手先生今天尽情的玩,所有消费免费。”中年人笑着说道。此时我才看了一眼苏紫嫣,他的身边竟然多了好几个美女,一看就是他闺蜜,其中几个我还见过。我就知道这妮子是不可能一个人来这种地方的。“保镖哥你真厉害,凭借一个名号就摆平了,还可以混吃混喝了。”美女一脸的笑容,我也认识她,只是我不知道名字,她就是聚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