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畅夜凉在线阅读当校园文突变恐怖复苏(6)

作者:惜沫兮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众人在山林里绕了很久也没走出去,而且随着时间流逝雾气也没有散去,不由越发焦躁。

他们不得不将车停下,又开始商量对策。

“这特么绝对是鬼打墙!”顺子信誓旦旦的说,仿佛找到了原因就一定能有解决办法。

刘哥摸了摸下巴说,“老人们说,想破鬼打墙就得骂脏‘话,或者用童子尿。”

顺子有点怀疑,他怎么听过无数个版本的鬼故事里都有童子尿一席之地,童子尿这么万能?

事情诡异到这种地步,也没人争论科不科学了,不过两个已经成家的男人说着说着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保镖很懂的叹了口气,抽了口烟无限深沉的远望。

两个成家男人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也是个靠谱的成熟男人了,那就只剩……

渺渺面无表情,实际上作为鬼族她的性别也不能以人类的方式论断,更何况她还是附身在别人身上,所以心里特别从容,如果大佬的剧情需要她,她可以上。

相比于渺渺的觉悟,唐湛就很……他见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感到了一种即将当众*‘奔的羞耻感,脸也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还好叶不回十分善良并不打算让这俩人出演这么尴尬的戏份,她提醒夏小玉,“让他们别闹了,有东西来了。”

她话出口的瞬间,夏小玉还没反应过来,保镖动了。

树叶沙沙作响中,一个黑影蹿了出来,从它们头顶的天空落下。

保镖手里的匕首翻转中,对着黑影刺了下去,一个五六个月大小的婴儿,发出尖利的叫声,身形在涌起的黑雾中如敏捷的兽类重新跳到了树上。

顺子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艹,这是什么东西?”

叶不回对夏小玉道,“别愣着,把地上的棍子捡起来。”

夏小玉马上反应过来,照做了。

地上不止一根木棍,其他人看到夏小玉的动作,也下意识的模仿着寻找武器防身。

夏小玉紧张的握紧木棍,她现在算是明白叶不回和渺渺说的劫难,说她应付不了是什么意思了,她确实无法否认自己手脚都在发抖。

叶不回手轻轻按在她的肩上,夏小玉回头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轻轻闭了闭眼睛,低声说,“你来吧。”

刘哥看着婴儿死气沉沉的面色和猩红的眼睛,忍不住哆嗦了两下,“要不,咱们还是上车吧!”

“我们如果找不到出去的路,车窗被打碎了,更容易出意外。”再睁开眼睛的夏小玉身体已经被叶不回掌控,她依然意识清醒,听到叶不回语气十分冷静的说,“最好的防守永远是进攻。”

唐湛侧目望了她一眼,那种微妙的违和感越来越重,但叶不回没有看他,她甚至不在意任何人的反应,只是用一种半征询半命令的口吻对渺渺说,“你去保护车里的人。”

渺渺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似乎也不打算再伪装了,语气有些漫不经心,“行吧。”

如果说叶不回只是让人觉得有违和感,那渺渺就完完全全让人觉得不对劲儿了,不管是熟悉他还是不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一个十岁的小孩面对各种惊变,绝对不是这种反应。

不过这时候也没人有时间和心情探究,因为他们发现不远处的树干上又爬出几只诡异的婴儿,它们如同兽类发出进攻前压抑的咕噜声。

“虽然不知道它们的弱点在哪,但是攻击头部,不断的重击要害肯定有用。”叶不回说。

他们说话的功夫,树上的婴儿也在不断变幻位置将包围圈缩小。

叶不回手指轻轻按在树枝上,身体微微前倾,她的姿势像极了在拔出某种利刃。

保镖抿了抿唇,示意唐湛回车里,唐湛也知道自己在保镖身边反而会让他分心,但是眼看叶不回无畏无惧的站在前面,他心里怎么都觉得坐回车里太窝囊。

稍微犹豫的功夫,婴儿们已经以一种让人很难捕捉到的敏捷速度扑了上来。

叶不回手中的木棍翻转着,用力敲在了婴儿太阳穴的位置,它小小的身体顿时倒飞了出去,皮肉被撕裂的声音中,它的脑袋和脖子也分开掉在了地上。

血贱了一地的同时,皮‘肉显现出被烈火灼烧一般的痕迹,在暗黑与火红扩大时它化作灰烬消失了。

叶不回和保镖外应对的都算游刃有余,顺子和刘哥生活在和平年代哪遇到过这种场面,虽然手里握着木棍但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反应,主要也跟不上婴儿的速度。

顺子只记得眼前一花,手臂沉了沉剧烈的痛楚传来,他低头一看就看到婴儿咬住了他的手臂,血瞬间就淌了下来。

他嘴里蹦出一串问候家人的芬芳话语,用力想把婴儿甩出去,一只手伸了过来从后面将婴儿提溜起来。

说来也奇怪,她一伸手婴儿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僵硬不动了。

顺子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臂,十分震惊,“小龙?”

出手的是顶着夏小龙外壳的渺渺,她冷淡的嗯了一声,反手一丢,就把婴儿砸向了另一只咬向刘叔咽喉的婴儿。

两个婴儿重重撞在了一起,在地上砸出一个圆形的坑。

可能是血腥味刺激到了婴儿,它们的攻击越发猛烈密集,而且这些婴儿的牙齿和手爪都非常锋利,一旦被它们近身就不可避免的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

保镖手高高劈下又将一只婴儿踹了出去,真动起手来他才发现这种婴儿外形的怪物,攻击力一点都不输丛林里的猛禽,所以他现在真心有点疑惑和佩服夏家两姐弟是怎么表现的那么游刃有余的。

“它们的数量又增多了,我们还是上车看看能不能把他们甩开!”保镖沉声说道,战斗十分消耗体力,他现在已经觉得手臂发酸了,更别说其他战斗力平均不足五的人。

他这句话问的也是叶不回,叶不回侧目看过来,似乎还想说什么,就像是感应到什么一般,猛地转头向另一个方向看过去,“有人来了?”

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嘴里叼着根草,手里拎着一个颜色发旧的菜篮子,看着特别悠闲的模样,见了眼前这阵仗也是微微一愣。

婴儿不管他什么反应,反正见到活人一视同仁,扑上去就要啃。

青年微微侧了下身体,躲过了飞扑过来的婴儿,皱眉说,“鬼婴?”

他手迅速抬起,对着虚空飞快画出字符,符印凝结而成,金色光芒随着气流四散,众人只觉风扑面而来,刚刚围着他们的鬼婴被震飞出老远,噼里啪啦像下饺子一样摔在了地上。

“居然有这么多。”他做完这一切才不紧不慢的放下手,好似自言自语的说。

众人见到他的动作,哪还有不明白遇到懂行的了,顺子恨不得能来个滑跪抱住高人的大腿,张嘴就喊,“大师,救命!”

青年对他不怎么感兴趣,目光从其他人身上掠过,落在了叶不回身上目光骤然变得锐利无比。

两人足足对视了十几秒,叶不回淡淡点头,没有丝毫心虚与不安,青年耸肩冷笑了一下,“猖狂。”

夏小玉现在和叶不回共用一具身体,这时候心里反而生出三分紧张,“他是不是看出来了?”

叶不回似乎也有点苦恼,语气却依旧从容,“或许是的。”

夏小玉暗自皱眉,“如果离开我的身体,你的任务就失败了吧,会有惩罚吗?”

叶不回态度非常随意的嗯了一声,看起来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夏小玉不知道她是胸有成竹,还是根本不在乎任务会失败,想问又觉得自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她一开始对叶不回的厌恶和抵触,有很大的迁怒成分,但是这么短短半天就消散了很多,而且刚刚的场面让她自己应付,大概他们今天都得死在这。

青年的目光从叶不回身上移开后,又扫了渺渺一眼,然后才主动开口,“刚才的是鬼婴,附近的村子所有孕妇集体堕胎也造不出这么多鬼婴,看起来是出大事了。”

他语速很快,但人很稳得住,“我叫陆满,是山上清风观的,诸位要是知道什么内情可以和我聊聊。”

顺子已经站到他身边了,刚才一直想说话结果看到人家对妹子更有兴趣,非常有眼色的没有插话,这时候来了精神,“大师,我们撞鬼了!”

这根本就是一句废话,不过还好说完废话以后他又立刻把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陆满从他的讲述里也没听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唐湛也从车上下来了,他说,“陆道长,我来补充两句,可以吗。”

陆满本来有点不耐烦,这时候看到他一个气质打扮都不像村里人的出来,感觉事情比表面看起来的还复杂,做了个请的手势。

唐湛说话就非常有条理了,他捡着重点把进村以后夏家长辈突然集体精神状态出问题,村子里出现一家三口溺水,他们出村既出不来又回不去的事件一一道来。

这些事情乍一听毫无关联,但是集中在短短半天内发生,就怎么想都非常有问题。

陆满脸上漫不经心的神色消失了,他本来站立的姿势是重心偏移左脚,右脚随意的在地上踢着石子,现在脊背挺得笔直,“确实有很大的问题,这样好了,我送你们回村里看看。”

他晃了一下自己的菜篮子,半是自嘲半是有预感性的笑了一下,“说不定是大买卖上门了。”

有他这种懂行的高手愿意同行,众人心底多多少少都松了一口气,但是马上他们就看到陆满视线又落在夏小玉(叶不回)身上,“不过出发之前,我想和这位小妹单独聊聊。”

延伸阅读

倍全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g9u4.shtml
倍全品牌以互联网+便利店为载体的社区便利生活平台,致力于为社区居民提供超市商品闪电送

匠人教育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s2yo.shtml
“匠人教育网”隶属于河南匠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匠人教育”,是一家专业从事工程建

阿里山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xad4.shtml
阿里山瓷砖总部成立于2011年2月,主要经营建筑陶瓷瓷砖,天然石材,休闲户外用品,运

柏俐臣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gmuu.shtml

衡均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n0lq.shtml
衡均进出口贸易坐落于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是以水产品、保鲜及冷冻果蔬及其制品、生产加

东平老窖白酒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ydbn.shtml
东平老窖白酒9年窖藏,龙纹龙泉窖青瓷瓶装。寓意:青龙冲天,青云直上。酒品质更柔,更顺

贝贝乐婴幼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sjha.shtml
本公司提供专职、耐用、安全的儿童游乐场设备,有太空沙堡系列、淘气宝系列、电动设备、大

泉钟花生奶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6c64.shtml
“泉钟”时尚花生奶是现做现卖的新鲜饮品,它以天然的粮食作物为主要原料,经过精心的筛选

艾克瑞特机器人教育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gamk.shtml
机器人活动是一项培养孩子综合实践能力的交叉学科的科技活动。在丰富多彩的机器人活动中,

雅绅玻璃加盟  http://www.dogmaprobe.com/n9r0.shtml
秦皇岛市雅绅玻璃·门业位于经济飞速发展的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本公司是由经营转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苍茫少年游平沙落雁式

    万东大厦,丰云市标志性建筑。而万东集团,则是丰云市最大的一家民营企业,旗下拥有万东服饰,万东餐饮,万东房产,万东出租,事名副其实的涵盖了万东人的衣食住行。视野中,一辆银色的宝马i8朝着大厦正门缓缓驶来,慢慢的停在了大厦门口。大门两侧的保安远远地看到车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板。车停下之后,左侧的

  • 黄昏里的星辰在线阅读第7节

    不过心中虽然这样想,周临风却没有说出来,而是道:“这人能够躲过那些老鼠的追杀,应该很厉害,我们不如去跟他搭个伙,也好有个照应。”“厉害?”小白立马轻笑了下,“那家伙还没你十分之一的实力,弱的不行。”周临风:“……”这就有点不太明白了,这么弱还能活下来,有点说不过去。小白颇为鄙视地道:“这里有好几股气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第8章在线阅读

    “这样啊……下弦之肆吗?”鬼杀队本部的主屋内,听到鎹鸦送来的消息,容貌可怕的男人温柔地抚摸着鎹鸦的羽毛。“想不到这一批会有这么出色的孩子,应该说不愧是前耀柱的弟子吗……”虽然他很想亲自“见一见”对方,但是对方现在的位置距离鬼杀队本部稍微有一点远了,让对方特意赶来实在是有些不妥。不过,还是想派人先和他

  • 东南飞之第八章那么贵,卖得掉吗?

    关小虎上了海岛研究中心,这次连保安也没惊动,偷偷摸摸将七十株挂果山竹飞快移植到神树空间,感觉跟做贼似的,临走时才叫醒保安,说他把山竹移植走了,保安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关小虎上了艘休闲渔船,以为他将山竹树都搬到船上去了。第一次移植山竹时,关小虎没考虑太多,这样的事多来两次,真当保安的智商有硬伤,不起疑

  • 逆天劫之异化

    异化后的魔狼与之前的青狼并无太大变化,唯一不同的便是全身毛发由原本青黑交杂变成了纯黑色漆黑如墨,身躯更加的高大威猛。“靠!竟敢偷袭小爷,还要点脸么?节操呢?攻击之前也不吼上两嗓子,让我准备准备,狼族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江浩忍不住破口大骂魔狼的无耻行为,却不知刚才是谁趁着异化青狼睡觉之时进行偷袭的,

  • 谁敢肖想我宿敌在线阅读第3节

    挂电话前,周雯给付知行下了最后通牒。“你要还是个爷们,赶紧把事儿解决了;不能,明天立马带着画滚!”“好好好,行行行。”付知行嘻嘻哈哈的应承下,又说他那边忙,周雯的确听到他那边挺吵的。挂断电话,周雯再次执笔为火烈鸟的羽毛上色。这幅画是位男士为女友订制的生日礼物,她女票很喜欢火烈鸟,这样细心的男人,又肯

  • 僵约之无限兑换第四章

    改行是不可能改行的。老板们还不死心,想要打探表演者的来历。只要知道齐老板是从哪弄来的人才,他们同样花高价去聘请,再弄两套一样的装备,到时候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他老齐再有本事,还能把客人全抢走不成?龙玉就职的这家海洋馆老板姓齐,熟悉的朋友都叫他老齐,这样显得亲近。不过这会,其他老板们叫起来,亲近是

  • 杀戮维度在线阅读第8章

    处理完医院拿一干蛀虫之后,李恪不仅没有觉得轻松,反倒觉得越加凝重。一日之内,太医院四十多人被处理,除了郑龙之外,其余人等都关押在大牢之中。而这一大群人的身后,不乏世家门阀,重臣子弟。想到这,李恪的眉头不仅越加紧蹙。“咚咚咚!”一道敲门声将李恪从凝重的思绪之中拉了出来。李恪眼眸一眨,轻叹了自我安慰的笑

  • 都市:水星的悠闲直播生活在线阅读第7节

    在向晴的别墅住了一个星期,两个单身女人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向晴这个丫头也太能蹦跶了,不会做饭,嘴还挑,可苦了白若爱这个家庭保姆了,每顿都得想着法子给她弄点好吃的。“若爱,我要娶了你,一定会幸福死。”向晴一边啃着卤鸡爪,一边朝着白若爱晃了晃油腻的爪子,那个架势好像立马要扑了过来似的。“我说晴姑娘啊,如

  • 三生羁绊之双叶红颜在线阅读第2节

    “傻飘,我耳朵没有有毛病吧?你竟然要去当服务员啊?而且是咖啡厅?我看你的身材也不怎么样啊?呵呵……”坐在夜飘飘身边的长得及其妖娆的男孩子用惊讶带有调戏的声音说到。“不帅,不许叫我傻飘,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哼。”夜飘飘鼓起嘴巴,眼睛使劲的瞪着祁帅。“祁帅,祁帅,祁帅,记住没有?”祁帅真的很无语。“四年了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