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长相思在长安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韶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主,你不跟上来吗?”冯素贞在前,沿着山坳边缘的陡坡,手脚并用地往上爬过一段,才发现天香并没有跟上来,是以回头有此一问。

“爬那么高,要是摔下来不死也残。”天香仰头看了一眼,复又低头,平淡的语声低低闷闷的。

“你武艺不弱——”冯素贞话说一半才突然想到,会不会毒素发作已使公主武功全失了?老婆婆并未提到这一点,自己也太粗心大意,只因公主看起来康健无碍,就忘记替她号脉检查过。当即一跃而下,回到天香身旁。又顾及公主表现出的疏离态度,只先和风细雨地探问:“公主,身为大夫,我想替你把把脉,可以吗?”

“你的医术一般,解不了我身上的毒。把脉做什么?”天香头脑十分清醒。

“把脉看看是否有别的不适。”冯素贞十分无奈地找着理由,心叹公主这性情一变,怎就变得不好哄了呢?

“除了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感觉不到,此外也就没有什么不适了。”天香稍作思索,给出确凿无疑的答案。

“你还能提气施展武功吗?”看来脉是“切”不了了,那就充分利用“问”这一招吧,至少这个病人极其的理性客观,非常适合回答问题。

“气是有的,武功还是不要施展为好。”天香轻轻晃了晃头,看到冯素贞不解的表情又补充道,“动武太危险,非养生之道。”末了又加一句,“虽然我可能很快就要死了,但做事情讲道理还是一样的。”

“公主,你不会死,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取得断肠草替你解毒。”冯素贞同样回以摆事实讲道理的淡然语气,心里却十分焦急,倘若把公主一个人留在这里——这才半山腰,离山顶太远了,她放不下心。

“生死的事我已想过,就算你一直不来,我一个人死在这里,也没有太大关系。其实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为了活着,倒要冒着死的危险,登悬崖,吃□□,这真是自相矛盾,没有一点道理。”天香皱起眉头,一副苦思不得的模样。

这叫做向死里求生的勇气啊,公主。冯素贞苦涩摇头,即便心知这只是忘情丹的作用,可是听到天香如此淡漠地谈论生死,真叫她心如针扎一般。她不再犹豫:“公主,你在这里等我,我取得断肠草后回来找你,好不好?”

“冯素贞是个骗子,我早就知道。”天香神色漠然地扫视她一眼,径自走回大石边坐了下来,回到了一种静默放空的状态中。

我的确是个骗子,昨天才许诺一步不离,今天就把你一人丢下。就像曾经许诺扮演好你的驸马,以待你找到自己的良缘,如今却一心只想永远当你的驸马,只希望你的“真爱”永远不要寻到才好。我真是天底下最虚伪的大骗子啊,天香。

冯素贞怔忡了一瞬,自恨了一瞬,眼神又马上恢复了清明。

“公主,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一定会回来。”她把身上的干粮拿出来交给天香,简单地交待过便头也不回地又攀上那“要是摔下来不死也残”的山壁,在天香的视野里很快地变成隐现山石间的一抹白,后来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公主,我们是当夜赶下山去,还是先在此休息一晚?”天香手中揉弄着在她投喂之下已然十分乖顺的小灰狐狸,审察它的灰色毛发在夕阳余晖下显现出的色彩变幻,而听到身后响起清亮快活的人声。

回身一看,冯素贞原来的一身白衣服已变得破破烂烂血迹斑斑,脸上好几处擦伤,脏兮兮的,可是脸上的表情又好似得了天大的好处一般,开心得眼睛里直放光,笑起来眼睫毛颤悠悠的。天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又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当然是休息一晚,夜里下山多危险。”

冯素贞被她简直不屑于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的理所当然的态度更加逗乐,心情分外轻快地倚石而卧,这一放松下来,转眼间便坠入黑甜梦乡了。

天香和小灰倒是玩耍到星月高升才困顿而入眠。

下山之后,快马快驴,赶到翼州城和神医老婆婆会合。这是冯素贞早与婆婆约好的。

“这是我研制出的护心丹,你先吃下它,再吃断肠草,这样断肠草的毒素就不能侵入你的心府。”老婆婆衰老浑浊的眼中充满了慈悲的怜爱。

冯素贞依言而行。再运气行脉,使断肠草的毒素流汇于掌中,与天香手掌相接,借内力把最适量的毒素推送到天香经脉各处,与她体内流布的阴阳断魂散的毒素恰好相互消解。

待天香感觉到经脉中的丝丝灼痛已经消失,腕上那只长到半大的红蜘蛛也同时消失不见了。阴阳断魂散既已解了,忘情丹的药力也就不需要了,婆婆适时地把忘情丹的解药喂给她。

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就这么完满地解决了。非要说有什么瑕疵的话,大概就是此刻昏迷在地的冯素贞了吧。此时她身上已扑着一个梨花带雨哇哇怪叫的天香。

“放心吧,死不了。”老婆婆连脉息也没探,如此笃定地说。一则身体过劳,二则断肠草余毒未消,昏迷是正常的。两相权衡,还是先让她好好睡上一觉,醒了再解决断肠草的毒。

天香则继续哇哇哭叫着把冯素贞抱到了床上。

真要问天香口中哇哇叫着的是什么话,大概不出“驸马”和“浑蛋”两个词,只是完全混在一块儿,谁也听不出说的是哪个了。

“驸马,驸马!”趴在床边睡着了的天香忽的惊醒,但见被点名的人仍在昏睡当中。

天香犹在梦中一般地愣怔瞧着冯素贞。那张细皮嫩肉的脸上还残留着擦伤的痂痕,应该过些时日就能全消了,不然岂不叫天下第一美人毁了容,天香有些好笑地想,可丝毫也笑不出来,她轻轻地握着冯素贞那原本细嫩秀美的手,现在每只手上都布满纵横深长的创口,结成道道触目可怖的血痂,刺目地提示着天香,为了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回来,冯素贞得是怎样不顾性命地匆促行事,一道道狰狞的伤口,意味着她在那悬崖绝壁间的一次次生死相搏。

她身上又得有多少伤,才能把一身白衣染得血迹斑斑?不觉间天香的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那只手突然动了动,仿佛想抬起来替她拭去泪水一般,“公主,别哭了。只是些皮肉小伤,看起来难看而已。”一贯温和的语调,嗓音带着初醒的喑哑。

又是这样!一次次拿自己的性命冒险,每一次都是浑不在意的态度!安慰的话语反而燃起了天香积累已久的怒火,她看到桌上行李中冯素贞此行携带的长剑,走过去一把抽出,回身剑指躺在床上的冯素贞,咬牙切齿,挟着一股子冷意:

“冯素贞,你一直在找死,根本就不想活,对不对?我今天就杀了你,一了百了,好不好?”

冯素贞当即惊讶极了,无辜极了,勉力撑起身子,盯着天香讷讷道:“我何时想死了?”

天香原是一时盛怒,做出了这等异常举动,现下倒没那么理直气壮了,而多了些委屈难过的成分,更复那爱恋疼惜的情愫,一时间胸中百般心结,全化作一句悲愤交集的控诉:“你又何时惜命了?”

冯素贞闻言怔了一怔,继而苦笑,“公主,这句话不该由我来先问你吗?身中剧毒却留书出走的人是你啊。倘若没有老婆婆相告——公主,我果真死了,也是被你逼得愧悔而死啊。”情绪这么一激动,再加上内毒外伤的交迫,竟致十分应景地咳出一口浊血来。

天香急得把剑一丢,又是去扶,又是高声喊老婆婆,当即泪珠断了线,语意间只有无尽悲凉,“冯素贞,你要是敢死,我一刻也不多活。”

“是是,咱们都长命百岁,做一对老不死的,可好?”冯素贞赶紧好言相慰。

“不准再提‘死’字。”天香瞪眼娇嗔,见冯素贞脸色恢复了血色心下稍安。

在天香的坚持之下,她们在翼州城一待便是月余,平时别说出城,简直连所租住的小院二门也不让轻易踏出。冯素贞长吁短叹,直道又回到了做闺阁小姐的苦日子。

“早知今日,下次再要玩命时就长点心吧。”天香冷血冷面,如是回复。

所以当天香检查验明完毕,做出可以出发回京了的判决时,冯素贞倒真似胜诉一般的喜不自胜。

是日路经一座小镇,大好的天,本来最宜赶路,天香偏偏口渴了,还非得饮上一壶好茶不能解渴。平时何曾见她有过品茗的意趣,这不过又是延宕时间的借口罢了。

明知如此,冯素贞也只得听任,虽然心内极为关切朝中局势,恨不得长翅飞回京城。

却也正是为此,天香才千方百计地阻止她回京。回去就是白白地给人当棋子用,当标枪使,这个书呆子,脑子里全是什么忠君报国,什么当仁不让的狗屁儒教道统,一回去还不跟上辈子一样,乐此不疲地冲在风口浪尖,非跟那个老杂毛血拼到底不可。经过了这一次阴阳断魂散事件,天香终于明白,自己只希望带冯素贞远遁江湖,永远离开那个虎狼厮杀暗无天日的京城才好。

“闻大侠,你要喝什么茶?”进了茶馆,冯素贞见天香只管心不在焉,表情又恨恨切切的,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店家一问再问也不答应。于是悄悄凑到她耳旁,蓦地大声出言,惊得天香跳脚而起,差点祭出了甘蔗武器。

瞧着某人噙一抹笑意悠然自若的神态,天香简直要恼羞成怒了,猛地一拍桌子:“我要最好的菊花茶,一定得用无根水来泡,一定得比宫里的菊妃泡得更好。”

店主一看这两人衣着神态,便知非富即贵,必是不好惹的主,当下一面唯唯诺诺,一面又不肯退下,显见为难之态。

“店家,我家公子是说,来一壶上好的菊花茶。”冯素贞含笑莞尔,对那店主道。

“是,是,马上来,马上来。”店主见那“闻大侠”公子没有反对,知他默许,赶忙应声去了。

“闻大侠,你是不是忘了一样东西?”冯素贞突然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啊?”天香挠了挠额角,总算反应过来,“小灰!我把它忘到小黑背上了。”

被她一路从断情崖带回的小灰狐狸已和她建立起了相当亲密的伙伴关系,赶路时卧在怀里,停歇时抱在怀里,地位径自越过苦逼坐骑的小黑大哥,直逼从不离手的甘蔗老兄。

“你怎么不早说?”天香风一般地飞身而去。

“我也是才发现。”冯素贞很无辜地对着消失在眼前的背影道。

接着便听到门外传来中气十足的呼叫:“姓冯的!”

“哎!”冯素贞一听语气不对,忙答应着起身而至。

但见店里小二在天香的甘蔗下正瑟瑟发抖,“求客官高抬贵手,小的真真眼瞎了,牵驴时实在没看见它背上有什么灰毛狐狸。”

延伸阅读

剑道玄仙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40499.cn/x5b9.shtml
白不语心心念念想退休,所以七年前她才会突然从鬼界消失。因此对现在的白不语而言,有没有

与助手关系日渐危险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40499.cn/gpip.shtml
“这个世界,不太平了啊!”同一时间,一座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老居民楼里头,一个穿着白色的

玄幻:开局就是神明之证据(5)  http://www.40499.cn/y69b.shtml
“我有字据!”张员外瞧见李斯瞪他,吓得脖子一缩,忙是将过继字据拿了出来。【3G书城】

逆世妖尊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40499.cn/xxz.shtml
拍摄过程并不顺利,山路崎岖陡峭,带路的人是第一次当向导,表现很不专业。队伍时常跟丢,

总裁每天都在装逼在线阅读叶雪的心思  http://www.40499.cn/yq5o.shtml
​别说女孩没提醒,就算李韬知道了,也躲不过去了,因为此时的李韬早就已经筋疲力尽。李韬

老身聊发少年狂之第七章(7)  http://www.40499.cn/gq3c.shtml
“什么?我的短片会用在网页宣传侧栏上???”听到这个消息的韦一诺和王子今都很兴奋,他

都市之盗墓宗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40499.cn/g0dd.shtml
原来尘一在让铁剑砍中之时,运用灵力御去大部分剑芒,可是与宇了什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终

和她先婚后爱了第九章  http://www.40499.cn/dfb5.shtml
经历了一份《金瓶梅》暴击后,林骁阳默默吞下这份暴击的伤害与震撼,和阿寒仿佛无事发生过

逃生不如谈恋爱之大圣,收了神通吧  http://www.40499.cn/xk2s.shtml
就在此时,内个男人又回来了,对着李梦说“我告诉你孙琳是我干妹妹,老子喜欢了她六年了,

狂拽摄政王,霸宠太子殿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40499.cn/uw3r.shtml
在梦中世界,黑夜到白天,不过眨眼间。而梦中的人类,是察觉不到的,除非梦中有失真的地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告白假面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个中间简露是否又变本加厉对林深时做了什么?又或者他是因为简露的长期欺负,犯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早已在心里种下了对简露又爱又恨的种子。哦,多么可歌可泣的爱情啊。简露拍拍脸,清醒点。阴郁极端的林深时是很难爱上别人的,他之所以独独对孟若琳钟情,也是因为小的时候他被欺负,孟若琳帮助过他。这也同时说明他是一

  • 北赵帮扶计划平行世界

    【叮,成功融合宿主灵魂,奖励积分一千,新手大礼包一个】一阵声音在夜暄脑海里响起,她缓缓走向镜子,看着镜内的自己,双眼微眯,镜内:只见一个“少年”脸上带着笑容,她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

  • 万界红包群之第七章

    可是钱多虽是个商人却也有文人雅士的本领,起码两耳不闻车外事的本领就不比小五差,而且定力还似乎在小五之上,处变不惊也算是好胆识了,不过细想一下,只要这事和钱无关,他二少爷自然是不关心,是否扯得上胆识也未尝得知了。“不对……寻人需衙门先证明却有此人……或许先交银子再做买卖就无所谓是否确有此人了……”钱多

  • 星尘荣耀:帝国崛起第十章在线阅读

    软弱无力的身体被抛到崖下……他像断了线的残破风筝……“扑通——”他没有像上次那样坠落崖底,而是跌入水中。云澈感觉自己在不断下沉,再者便是刺骨的冰冷与窒息。要死了么?在云澈下坠间,深蓝色的湖底响起哗啦哗啦的铁链摩擦声,像有什么在扭动挣扎一般,持续了一会儿,那声音便消失了。“嘭——”铁链声沉寂了片刻,突

  • 都市之黑金帝国在线阅读第六章 全真剑法

    杀人之后,苏羽有种想要喝酒的冲动。结果,其实早已注定。苏羽虽然只练过几天的武功,但他的底子终究摆在那里。以他的本事,莫说对于这几个二流货色,就算是和大江盟盟主郑淑明斗上一场,恐怕也难分胜负。他唯一担心的,只是对手一拥而上,将其死死困住,让他施展出开剑术罢了。因此当他稍稍用一点策略,将梅家兄弟分开,自

  • 【庆余年】书在线阅读人,都有逆鳞

    两人的心里都对对方有着许多的惊奇和好奇。但是他们都没有表露出来。萍水相逢虽是缘。但是缘深缘浅还未定,没必要向一个毫无了解的人坦露什么。所以,曲尘冲她笑笑。夜雨凝也罕见地冲着曲尘笑了笑,并没有再说话。“哇,姐姐,你竟然笑了,我都快三个月没见着你笑了。”边上的武罗莉见到夜雨凝笑了,顿时惊为天人。要知道,

  • 我成了诸天反派扛把子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经过寥寥数笔后,女人的脸完全成型。宋月笙放下画笔,将眼睛上的细边框眼镜取下来随手挂在衬衣领口,因为眼镜架整日的压迫,他高挺的鼻梁显得略微细小苍白。他揉揉有些酸疼的眼眶,长身玉立在画架前。良久,宋月笙才把插在兜里的双手拿出来。他扭过头,脚步微沉,留心起刚才闯进来的小崽子的动静。周鹭如自己所愿地成

  • 异世超神第八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沅江城暗流涌动,山雨欲来。辰时,临江客栈已经被数十个武林高手给团团包围,他们都隐藏在暗处,没有惊动平民百姓,以防打草惊蛇。而秦剑神已经带着两个一流高手,一个顶尖高手进入客栈,打算一剑灭杀魔头。李莫愁则在暗中看好戏,想要试试叶寻的深浅。而面临危机的叶寻,此时却还盘膝坐在床上,神识沉寂在荒古禁

  • 末弑在线阅读③激战

    人难免会有松懈的时候,只是在不该松懈的时候松懈,有时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武虎本应知晓这个道理,可是他似乎已经忘记。毕竟就连当年以一己之力荡平云州盗匪的衙门捕头王五刀,都没能在他手上走过一百招,逼得他舍命一搏才在脸上留下这道刀疤。眼前这黑衣人又何足畏惧?竹封来这里,本是来找厉玉龙讨说法的,眼见帝陵专

  • 梦里云归何处寻(雀踏金铃索)在线阅读鸿钧

    眼看着自己的坚持有了回报,他欣喜若狂,急忙将那个物件取出来。这是一个钟表,这个钟表没什么奇特,和大多数家庭的款式是一样的——整体呈圆形,三个指针。只不过唯一的不同寻常在于,指针的轴是被焊死的,也就是说三个指针失去了转动的能力。这是个耐人寻味的现象,任何的不符合常理的现象都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其上很有可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