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诡运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梦九夏 来源:17K小说网

胡来从床上爬起,抓过放在枕边的闹钟看了一眼。房间里顿时传出一声惨叫,“mGB!还让不让我活啊?”

闹钟被甩到了床角,胡来揉着朦胧的双眼自顾自嘀咕起来:“面试又泡汤啦!房租也到期啦!靠!最后100啦……啊!……啊……”叫着了发泄了一阵,胡来又趴到了床上。

胡来在外打工有好几年啦,回了几次家,每次回家唯一的目的就是向父母拿钱,虽说31世纪孩子从16岁成年以后,父母就不再负责抚养.可是胡来从来不懂得安排自己的生活.二十多的人啦,虚拟银行的存款还是零.每次父母都不禁好一阵唠叨,胡来拿了钱离了家后照样我行我素,照样经常泡在虚拟网络**和网络小说中.

自从第二次星际大战结束以后,人类潜能的开发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人们从小就得注射增强体质基因疫苗。可参与过两次星际战争后,人们开始认识到除非**潜能激发50%以上才有可能与银河系外的那些异生物抗衡。幸好人类科技一直飞速发展,超合金的研究成功;新型激光能量武器的问世总算让人类在银河系站稳了脚根。而二次星际战以后,以地球为中心的三十二颗人类生存的行星也终于联合起来建立了“基地联盟”。因地球是人类的发源地所以被称为“总基地”。

胡来从出租房出来,从口袋掏出仅有的100基地币看了看,又放回了口袋。漫无目的地走到了大街上,不知不觉来到一家虚拟中心门口。胡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欲望战胜了理智。胡来跨进了虚拟中心的大门。眼角膜透视,指纹核对,通过了**测试。胡来将最后100基地币投进了收款窗.手续一办好,胡来便走进靠门口的一间虚拟仓,套上了虚拟盔,迅速窜进了网络。

胡来从无聊的网络**中退出,一时不知何去何从,不禁又进入总基地的招聘网查询起来,无数的岗位从眼前晃过,却没有一个能激起胡来的激情。正当胡来准备取下虚拟盔退出网络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标题引起了胡来的注意。标题是:“轻松的雇佣兵”。胡来当然知道什么是雇佣兵,那可是很刺激的行业,不过在这和平的年代倒是没什么危险性啦!待细看下来,胡来更是欣喜若狂,招聘的对象没有任何要求,而且工作简单,只是负责地方上的巡逻,一周工作五天,每天6个小时,月薪10W。年底奖金另计,工作地点在33号星。该岗位一经录用即签订五年合同,上岗前总基地将对就业人员为期两个月的培训。培训合格即付异星出使费100W,可提前提交应聘资料,提前签约。

“什么要求都没有,这么好的福利,哈哈!老子发啦!”胡来忍不住一阵激动。迅速提交了应聘资料。接着又是一系列远程眼角膜、指纹复核确认,最后身体状况测试,胡来对着虚拟仓的一个味测哈了一口气,检测一切正常。眼前浮现一张合约,胡来粗略的瞅了一眼,只知道还要一年才能上岗。培训会提前另行通知的。及不可待地签完合约,胡来长松了一口气,取下虚拟盔,轻松的走出了虚拟仓。

从虚拟中心出来,胡来还沉浸在找到美差的喜悦中。正自我陶醉,后背禁不住被人撞了一下。

“咳……咳……”胡来被自己的口水沧得猛一阵咳。转身看时,只见一个衣服破烂的乞丐躺上,脸上满是污垢,看不清面容。不远处还有两个大汉正叫嚣着,“妈的!想吃白食……”

胡来不由蹲下身来,拍了拍乞丐:“兄弟,没事吧,到底是你撞我还是我撞你呀,快起来!”

乞丐缓缓从地上爬起,揉了揉腿瞥了胡来一眼,一瘸一拐的走开了。胡来不由愣住了,好心遭白眼,这什么世道啊!心情好也懒得记较,胡来起走到不远的一家小饭店,点了几个小菜,叫了一瓶啤酒美滋美味的品了起来。

刚一杯下肚,胡来感觉有点怪怪的,混身有点不自在,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四下一看,只见先前的那个乞丐正坐在不远的一个石阶上,一边揉着脚一边盯着胡来桌子上的饭菜。胡来今天心情实在是好得没法形容,满脑子都是“快要发财啦!”看着乞丐可怜的神情,胡来从坐位上站了起来,朝那乞丐招了招手叫道:“兄弟,过来一起吃点吧!只要不嫌弃!”

隔了半晌,乞丐好似终于下了决心,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坐到胡来的对面。胡来立即叫老板多上了一副碗筷。乞丐看了看胡来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什么话也没说就开始埋头苦干起来,吃完桌子上的饭菜,乞丐捞过胡来刚倒的一杯啤酒一口猛灌了下去,由于喝得太急,乞丐被呛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胡来看了看乞丐说:“兄弟,够不够?不够我再叫两个菜?”看到乞丐仍是一言不发,胡言自语说:“唉!想不到有人比我还混得差。又聋又哑这日子真不好过啊!”才一说完就遭了乞丐一记白眼,“你才又聋又哑呢!不屑和你说话怎么着,你咬我呀!”

胡来一听火一下子就冒了上来:“哎呀呀!你这么牛逼哄哄的做什么乞丐?我看你应该做丐帮帮主!”

“谁说我是乞丐,我只不过一个礼拜没回家换衣服而已,钱也发光啦,我乐意这样在外面玩怎么着,碍着你啦?”乞丐一脸的不屑。

胡来噎得刚喝的啤酒都差点吐出来,叹了口气,心想懒得和这种人记较。叫过老板匆匆结了帐,走出了小饭店。也不去理会那乞丐,径自朝出租房方向走去。

胡来走出没多远就发觉有人跟了上来,心里不由一阵嘀咕:这人是不是有毛病,跟着我干什么,要钱没钱,要人嘛,嘿嘿……胡来一向自我感觉良好,一米七的个,算起来属于偏矮一类,五官还算端正,相貌属于娃娃脸一类,要不是这些天上网熬通宵长出了点胡渣子,怎么看都像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胡来应该算是最大众的一类啦,丢到人堆里很难找出来的那种。可胡来从来没有这个觉悟,胡来一直有着自己的信条:自信,永远对女孩子有杀伤力。胡来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把。

“嘿!能不能到你那里搭宿两天?”

胡来一听,立马记起那乞丐气不死你的表情,还有那让人心里毛毛的白眼,火一下冲到了脑门。胡来转过身就开吼:“老子一天的好心情就让你给搅了,我说帮主,俺是穷人……”

“停!告诉你,不要叫我帮主,我会发火的。只不过想到你那搭宿两天,用得着这么器穷吗?到时我加倍还你就是啦。”乞丐两眼喷火地瞪着胡来。

胡来还从没见过这样求人的,这么理直气壮。碰上这种人,胡来肠子都悔青了,“我说帮主大人……”

这时乞丐一脚飞过来,胡来根本来不及躲闪,腰上就挨了一脚,痛得胡来直咧嘴。

“停!”胡来大吼,“要打架单挑是吧?”

“怎么磁卡?”乞丐偏着头不屑地看着胡来。

胡来看到乞丐那不屑的神情就来火,说:“你要是打赢了我,我就答应让你借宿;要是你输了,嘿嘿……”想到乞丐如些单薄的身型胡来不由奸笑起来。

“输了随便你想怎么样都行。”乞丐咬着牙说。

胡来心里一阵窝火,靠!让个小乞丐欺到头上来啦!说到打架,胡来倒是不怕,从小好动,也胡乱的练过一阵子。只是在外面胡来也不是个多事的主,很少和人吵到动手的,但今天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好心请小乞丐吃顿饭,想不到还来个强行借宿,泥人还有三分土气呢!胡来一边摆好架式一边说:“要是你输了,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我来报数,三……二……”边说着胡来已经踢出了一脚,这一脚又快又狠,乞丐根本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胡来一脚踢到了屁股上,顿时尖叫一声摔倒在地。

胡来搓着手,笑着说:“不给你点颜色,你当哥哥我是软柿子随你捏呀?”

乞丐坐在地上揉着那条明显受过伤的腿,脸胀得通红,胡来刚一说完乞丐就哭了起来,边哭边骂:“你无耻,你下流、不要脸……”

胡来半天才回过神来,慌忙说:“打架还分什么无耻下流?再说我又不是有意的,本来也只是想还你先前那一脚……”。

乞丐的的哭声越来越大,围过来的路人越来越多,胡来头都大了,恨声道:“靠,哥哥踢你屁股怎么着?我喜欢,怎么样?刚刚踢痛没有,要不要哥哥帮你揉揉?像个娘们似的。”

这时旁边一位大婶子走了过来扶起了乞丐,指着胡来骂道:“你这种流氓,这么精力过剩在街上欺负女孩子,怎么不把力量使到33号星上去呀?”

胡来听到33号星心里咯噔了一下,也没细想,但前一句欺负女孩子胡来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不由讷讷地说:“他……他是女孩子?莫名其妙。”

那位大婶一听又噼哩叭啦骂了过来:“你是瞎子还是傻子??这都看不出来,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把你养这么大的,真是难为你父母啦。”

胡来听了心里这个气呀,也不敢再在这么多人面前再理论下去,扭头就准备走。那乞丐却挣开了大婶的扶持,一把拉住胡来哭着说:“哥哥,带我回家吧,你真的不认我这个妹妹了吗?”

胡来心里郁闷到了极点,怪事天天有,怎么就让自己碰上了呢?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胡来也顾不上再想别的,扶着乞丐挤出了人群。后背传来那起人对胡来的指指点点,“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居然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认,还把妹妹打成那样……”

好不容易远离了人群。胡来把乞丐往旁边一推,自个儿蹲了下来,指着乞丐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想害死我是不是?”

乞丐坐在地上不支声,两眼泪朦朦,脸上的泪痕还清晰可见,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胡来不由得可怜起她来,也不好再数落下去。走过去扶起乞丐,叹了口气说:“我那租房再过几天也要到期了,到时连我都没地方去啦,我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哪能照顾你这么一个大活人!算了算了,你就到我那先凑合两天吧,到时可就不要怪我不帮你哦。我现在工作也丢了,打了个工作还得明年才开工,还有一年,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过……”

一路说到出租房胡来才住口,乞丐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进了出租房才对着胡来说:“我发现你这人比我更像娘们!”

胡来彻底无语啦。

乞丐在房间左看右看破,然后部:“房间就这么一间啊?就这么小,就只有这么一张床?”

胡来已彻底没了脾气,随口应了句:“嗯,爱住就住,不住拉倒!”就自顾自地拿过热水瓶倒了杯水喝起来。

“那晚上我睡床,你另外想办法。”乞丐开始命令式的安排着,边说边走到床边拎起床上的被子放到鼻子前嗅了嗅,自言自语地说:“还好,不像你人那么臭!”

胡来从墙角一个纸箱子里翻出两套衣服,丢了一套给乞丐说:“外面有卫生间,是二楼公用的,现在刚好没人,这是桶、洗发水、沐浴露、毛巾。你先去冲个凉,这个样子给我带来一屋子的霉气。”

“切!我没来你还不是混成这个熊样,想赖我头上?”乞丐又是一脸的不屑。

“总比你混得好吧?”胡来努力抑制的火气又开始往上冒。

乞丐提着桶拿着衣服朝卫生间走去,突然回过头问:“这里有没有热水?”

“你以为是住宾馆啊?”胡来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乞丐这才讪讪地去了卫生间。半晌,卫生间传来一声尖叫,胡来从床上蹿到卫生间门口,“帮主,怎么啦?”

“这内裤你有没有穿过?”

“你没长眼睛呀?上面商标牌都没扯的,新买的啦!拜托,这点小事也要大叫大嚷,有病啊?”胡来现在开始头痛起来。

胡来躺到床上脑子一片混乱。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眼看着就要熬不下去啦,这又添一大活人,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正在胡乱想着,房门“咚咚”响了起来。胡来起身开了房门扭头又倒在床上。这时胡来理也懒得理那乞丐,心时烦闷,不禁想起在大街上的那个大婶的话,“怎么不把精力使到33号星上去啊?”胡来一骨碌从床上坐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朝阳台上正在晾衣服的乞丐问:“喂!帮主!你知道33号星吗?”

“说了不要再叫帮主,你有健健忘症呀?33号星又称战星,是银河系最边上的10在行星之一,只有40多年星球史。那里常年战事不断,都是和异生物打,一年好像要打个几十场战争吧。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没事。”胡来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仿佛掉到了冰窟。原来的发财梦一下子变成了走向断头台。胡来暗自嘀咕:“我说呢,好运哪那么容易来,倒霉的事原来是一件跟着一件的,我说今天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扫把星呢!”

“说谁扫把星呢?”乞丐叉腰站在门口,鼓瞪着双眼盯着从在床上的胡来。

胡来一抬头,心猛地一跳。然后只觉得地球在这刻都停止了转动。阳台门口的乞丐此时哪还有一点乞丐的模样。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一般,不长的碎发,弯弯的柳叶眉,一双丹凤眼正要喷火,微挺的鼻头,嘟着的小嘴,一张完美的瓜子脸,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嘴唇有点发青。一米六以上的身材要不是因为自己宽松的衣服罩着没那么凹凸有致。但胡来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个美人胚子。胡来不由地咽了咽口水,“你?……”

“没见过美女啊!看你一脸的猪哥相,就知道你这人低俗,满脑子的肮脏思想,想不到这社会人渣到处都是,唉!……”乞丐边说边摇头,不副惋惜的表情。

胡来回过神来,说:“要不你把华仔叫过来,看看他是不是我这般表情。”说完又摆出一副不屑的神情,“漂亮管个球用,还不是要做乞丐?我说帮主……”

“说了不许再叫帮主,再叫撕裂你的嘴。我叫刘妍,你叫什么?”刘妍把桶和毛巾放到了门后转身盯着胡来问。

“我叫胡来,唉!我说你怎么不叫流水呀?”胡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刘妍。

刘妍用手理了理还未干透的头发说:“我哪知道,爸妈取的名字。”刘妍忽然将手中的晾衣服剩下的一个衣架朝胡来砸了过去,“我说你这个人渣,你脑子里除了大便还是大便啊?还是大婶说的对,你爸妈养你这么大真不容易,真难为他们啦。”

胡来慌忙躲过飞来的衣架,一手拿着枕头一手扯着被子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丫头,在我的地盘还这么拽,是不是不想混啦?”

刘妍走到床边一把抢过枕头说:“我两天没合眼了,我要休息啦。我睡床,你自己另外想办法。”说完一把胡来推下床,和衣钻进了被除子里。

胡来坐在地上一阵发愣,叹了口气说:“那我到阳台上去等月亮啦。”随手拿起纸箱旁边的一个塑料小板凳,起身来到阳台上坐着发起呆来。“以为要发财,这下好了,签下那个什么鬼合约,现在逃都逃不掉啦,mD!自己往火坑里跳能怪谁,还好有笔钱,到时都留给爸妈自了,反正到了那边也用不着,说不准一过去就打仗,一打仗就挂了,钱还有个屁用。mD!总基地搞TmD什么狗屁合约,也不说清楚……”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上半丝星光都看不到,倒是满天的飞艇机灯来回驰骋。胡来头抬得都酸了,真是欲哭无泪,总基地的合约只要一签就立时生效,只要签约人达到16岁成年就必须覆行合约,如有违约,抓捕后说不定就得送到那些正在建设中的星球去做苦役,有的一辈子都没机会回来。胡来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说:“也许运气好,坚持五年不死还有机会回来也说不定,管他呢,床上睡着个大美女不去想,想这些做什么。”

胡来走回房间,坐到床边上,看着睡得正香的刘妍,心里什么想法都有,可就是不敢动,无奈点燃一支香烟又跑到阳台上抽了起来,“老子又不是圣人,送到嘴边的肉不吃,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呀,我还算不算是男人啊?”胡来一咬牙,摁熄了烟蒂又进了房间。

延伸阅读

馥春茶业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sb28.shtml
馥春茶业招商_馥春茶业连锁_馥春茶业加盟费_公司简介厦门馥春茶业有限公司旗下拥有厦门

荣腾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xhhf.shtml
荣腾建材长期向客户提供好材料:铝合金,铜合金铜板、铜棒,模具钢材(钨钢、高速钢、白钢

旺旺魔法气球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a47t.shtml
北京旺旺魔法气球艺术培训中心玩偶创意颠覆了传统气球概念,开辟了彩球艺术新思路,给人以

下一站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xn3m.shtml
下一站十字绣是唐唐十字绣旗下重量级十字绣品牌。唐唐十字绣成立于2007年10月,是一

MOOERCA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yhgm.shtml
MOOERCA箱包总部生产的旅行箱、拉杆箱、登机箱、行李车、旅行包、帆布袋等。在消费

ADUDE阿杜德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gamm.shtml

野马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p5p0.shtml
野马厨具总部是不锈钢制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潮州市潮

本草植化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apxa.shtml
四川广汉市本草植化有限公司从事天然植物及中草药活性单体和有效成分的开发、提纯加工的高

奔腾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pru8.shtml
奔腾家用电器秉承以技术创新提升生活品质的理念,提出了“让科技更懂你”的企业口号,让产

小海龟益智早教桌加盟  http://www.saulsberryquarterhorses.com/u3k2.shtml
恒大云学(武汉)教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研发的小海龟益智早教加盟桌让每个父母都值得为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奇宝贝:巅峰之行第八章在线阅读

    今天虽不艳阳高照,却热得发闷,碧蓝的天空蒙了一层浅淡的灰,漂浮着的雪白云朵像一团团即将融化的冰淇淋。室内冷气开得很足,和室外俨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期末考前最后一次小测的试卷发了下来,因为是擅长的科目,所以凉子毫无悬念地取得满分。凉子将试卷对折夹进课本,就离开了教室。快走到卫生间时,凉子看见高桥和

  • [歌之王子殿下]神,请不要随便开玩笑我与剑魔的关系

    “张白兰!剑魔你知道多少吗?”徐贺满怀希望边走边对张白兰道,也许在这个世界上的立足,就靠剑魔了,在自己的梦中剑魔一剑劈开了天穹,斩杀不知多强的虫族的。张白兰没有回答徐贺的问题,好像心事重重的往前走,看来王氏成功了,竟然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剑魔出!天下乱。“只要知道你以后会有大麻烦就行了,任何事情都会有

  • 仙道魔命在线阅读这个和尚太凶狠了

    王玄策却是不知某人好虚荣的毛病又犯了。他的注意力,放在了跟自己一样,被安排在离戒日王最远座席上的,那支异国使团。王玄策斜眼望去,只见那使团为首的使官,是一个光头老者。身披银色甲胄,似乎完全不把台下的军容放在眼里。还没等他发问,身旁的邱副使便在他耳旁低声道:“此人是中天竺大国,摩喜施末底派来的巴哈拉拉

  • 漫威中的地狱领主在线阅读第六节

    家里一片漆黑,林坤站在阳台上抽烟,倚着墙看楼下的一男一女。“就送到这吧。”许乔往楼道口走,没有去看董乐。一路晚风清凉,董乐没有再去逼问许乔,听不到她的决绝,沉默让他的恼怒散去大半。路灯照出许乔削瘦的影子,干净柔软的女人让他于心不忍,偏偏想得到的执念愈发深厚。董乐拉住她的手腕,言语不似之前冷酷,带着点

  • 问仙之强者之路之孙不凡

    “你竟然能修炼了?”次日清晨,沈颖、冷锋两人,便急不可耐的,来到秦浩房间。两人满脸难以置信。“哈,事实就是如此。”秦浩耸了耸肩,微笑说道。他今日,不准备再去军营,想去武斗场磨炼武技。军营里虽然有人陪练,但因为身份的原因,士兵们都在放水,根本体现不出自己的真实水平。武斗场上,只论生死,能最大限度的提升

  • 唯我仙之亚历山大(4)

    叶秘书带来的惊喜,远超出刘波的认知,这让他对自己那个亲生父亲,升起一万个好奇。奈何这比钱花不完,他就见不到神秘的亲生父亲,还会失去继承父亲遗产的资格……想到这,刘波顿时感觉亚历山大。一星期,花一个亿啊!刘波懵懵懂懂的收回钥匙,同时收回的,还有行长替刘波办理的银行卡。毕竟在国内,还是银行卡更方便一些。

  • 漫威之第六大创世神明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家的那座宫阙,要没有被人敲碎前,大,很大,天有三十六天,这个宫阙便占据了一天,能容纳百川,不计其数的珍禽异兽,有人描绘在了画卷中,有人撰写在书籍,写了山海经,便是天下所有的王朝,都没有这宫阙一角的大小,如今就不行了,这个神祗宫阙,被人敲的七零八落,最大的这块,只能容纳一处寒潭,一座竹桥,一间竹屋,

  • 当希腊神系遇上东方神系第九章

    如果说温书刚开始还担心这饭局是夏凌的故意安排,现在就完全不会有这种想法。除点菜外,夏凌全程没多参与她们的话题,只在姜菀偶尔谈到她的时候附和几句,其他时候都在低头吃饭。她好像真的是来吃饭的。没多说话,也没格外理她,与前几次热切逢迎她的夏凌很不一样,瞧来孤傲又冷漠,但温书莫名觉得这就是真的她。她当然也很

  • 寂寞寒神在线阅读第1章

    位于中洲西南部的云岳高原深处,在大片的原始森林中,有一片注定不会在任何地图上标记出来的营地。营地整体都建立在原始森林内部,四周除了可以遮风挡雨的树木之外,就只剩下周围几条起伏不定的山脉。从营地正门出发,前进不到两公里,便是中洲和安南国的边境线,人迹罕至,鸟不拉屎,偏远的不能再偏远。营地的规模小,占地

  • 世界攻略中在线阅读第6节

    灯,亮了。我对着空气拳打脚踢。当撕裂与刺骨的疼痛荡然无存时,我才缓缓的睁开眼。我的举动引来邻居们异样的眼神,在他们的指指点点中,肢体的挣扎才停了下来。人群中的黑猫特别显眼,它又只瞄了我一眼便转身离去。“小服,你没事吧?”王奶奶摸着我额头。“烫手,孩子你这是烧了呀!”王奶奶,孤家寡人,听她本人叙述,曾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