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保底签到一个亿之下地干活(8)

作者:渣渣飞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于是在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开始重新出发,只不过我还是有点头痛,而昨天被咬的肩膀也是。

接下来我就再也没有作妖了,一路上跟着他们该吃吃该睡睡,经过将近两天的时间,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只不过这一路上真是要命,因为之前受的伤,我更加成为了他们的拖累。

到了目的地后正好是下午黄昏,我们四个人是站在一座上的山顶上,从这里看过去都是崇山峻岭。而黄昏的山顶风景格外的秀丽,那种感觉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汹涌的气魄让我浑身都充满能量。

沐浴了一会山涧的暖风,我们开始在这山顶扎营。本来我很好奇,为什么要在这山顶搭帐篷,这不是容易遭雷劈吗?但是到了晚上我就知道了。

太阳很快就下山了,我们也搭好了帐篷。在太阳下山前我们蹭着还有亮光解决了晚饭。接着我们就等着夜晚的到来。

等待的时间我们一起扯蛋聊天,在这时候我也知道了为什么要在山顶扎营。因为老腾要在山顶观星,准确的说是腾聪要在山顶观星定位,从而确认古墓的方位。

观星定位,是古代术士为皇室成员和达官贵族服务的手段。他们通过观星定位和寻龙点穴为金主寻找身后的安乐窝,所以要寻找古墓,同样只要根据天星风水就能找到。这风水之术之所以会在民间兴盛也是在于上层社会的风气影响。正所谓上行下效,高层喜欢什么,民间自然就会流行开了。毕竟这风水宝地谁都喜欢自己早日占一个坑,好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啊!

到了晚上皓月当空,群星闪耀的时候,腾聪开始了他的工作。这天公还真是作美,给了我们一个好天气。他拿出了一个罗盘,看着就非常的专业。我本来想问他这东西咋整,结果杨匪一把把我拉住,然后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看到这种情况我就不说话了,而我身边的诸梦洁这时候也是抱着非常崇拜的小眼神看着。

老腾将罗盘摆放到地上,调整好南北位置,让罗盘尽量呈现到水平的位置。接着他拿出了小刀,划开了手指,手指上马上涌出了鲜血。血液就这样滴在了罗盘的中央,随即,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罗盘居然自己转了起来,没错是自己转动起来的,这血就像是钥匙一般打开了罗盘的开关。

随着罗盘转动起来,腾聪也将流血的手指止了血。我们都盯着罗盘看,罗盘还在不断地转动着,而腾聪这时候看着天空,手里不断地演算着,嘴里也是念念有词,可能在说什么咒语吧!

看着他一波操作后感慨不已,我这个乡下人算是再次开了眼见。以前看香港电影里那些道士那这着罗盘给人家看风水,就觉得很牛逼,但是他们跟现在老腾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老腾观星结束。他收了装备然后给手指贴上创可贴!看来他不是神仙,终究是个人。

看他结束了观星,诸梦洁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拉住他的手,只不过她一不小心拉住了老腾刚刚贴上创可贴的手,老腾这会是真的疼了。他一声大叫,诸梦洁赶紧放开了他。

我和杨匪在一旁不厚道的笑了。诸梦洁连忙道歉,然后问他有什么结果。

老腾吹了吹手指,然后看着我们说:“找到了,就在西北方向的那座山里。不过我们要小心,这个穴位里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血煞之气。”

“血煞之气?”我们三个人异口同声的问。

“所谓血煞之气,就是说这个地方怨气集中,怨气日积月累就会成为煞气,而煞气聚集到一定程度会成为血煞,这地方血煞之气非常的重,凶险异常啊!”

杨匪摸着下巴说:“那这个东西我们要如何对付?”

老腾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这东西不好说,如果我们运气好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运气不好,这里面的冤魂厉鬼没有投胎那我们会很麻烦,不过!”

“不过什么?”我紧张的问道。

他们的目光都看向了我,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有点着急了。我们四个人里,他们三个是为了财,而我是为了命。虽然我不能明说,但是这关系到大家小命的事情还是要小心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也对不起这三个哥们姐妹的。

老腾看着我说:“不过我算过我们四个人的八字,没有属阴之像,所以我们此行应该不会有太大麻烦,再说咱们还有小猪呢,这个大煞星在这里那些个孤魂野鬼躲还来不及呢!”

说完,诸梦洁白了他一眼,做出了一个杀人的手势,老腾连连讨饶。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安心了不少。

杨匪这时候已经有点兴奋了,他走过来搂住我说:“兄弟,这次咱们要是真的能淘换出好东西,你放心,你绝对是大份的。”

我笑了笑,其实钱不钱的我真无所谓,我也不是冲着钱去的,不过这个时候我想的是要不要把我的真实目的告诉他们?毕竟要是我有二心对他们不是很好,有碍团队和谐。再说了要是他们知道后能帮我留意有没有我要找的线索,那不是更好吗?不过思索过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毕竟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还是不要麻烦他们的好,如果因为我这个事情到时候让他们深陷危险的境地那我就更过意不去了。

我笑着看着杨匪说:“咱们谁跟谁啊,这次要是能淘换出东西来咱们四个还是平分,没有谁大头谁小头的,都是兄弟别说那见外的话。”

诸梦洁一听拍着我说:“小飞飞这话在理,冲你这话你这小弟我罩定了,放心,明天下去只要有我在我保证你安全的出来。”

于是在一片喜悦和兴奋当中我们四个人都熟睡过去。

因为有了前两天的教训,我晚上乖乖的在帐篷里没有出来,结果到了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活生生的被尿给憋醒了。

日出之前,我们就到了老腾所指的山。这一早上的露水,真让我们吃了好大的苦头,湿湿滑滑的真的很难受。

这座山在这群山之中和其他山其实并无区别,如果没有老腾的观星术我们怕是找一辈子都找不到这里。

根据老腾的观星定位和我的墓灯所指,墓道的入口应该在山北。虽然定位出了方向,但是这他妈是一座山啊!一座山找个墓道入口这不是开玩笑嘛!还有,据我多年看电视纪录片所知,一般的古代大墓一旦墓主入葬就会放下像断龙石什么的以隔绝阴阳。所以就算我们找到墓道入口也不一定进得去吧?那些电视里古墓发掘现场可都是几百上千人一起工作的啊!现在就我们四个人不是开玩笑嘛!

于是我看着他们说:“三位大神,我想问一个问题?首先这么大一座山,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入口?其次,即使找到墓口怎么进去?我们就四个人啊?难不成真的要用我们带的铲子挖进去?”

诸梦洁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飞飞,我们如果这点手艺都没有怎么出来混啊!你放心了!你还是担心等会下去了你自己内裤够不够换吧!”说完就走了。

我愣在那里,一下子回答不上来她的话,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们。这时候我看见杨匪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我上前看了一下,不由得心里一惊,这他妈居然是一个塑胶炸弹。

我看着他问:“大哥,我想弱弱的问一句,这他妈是炸药吗?”

杨匪看都没看我就“嗯”了一声。

卧槽,炸药?这倒斗不是都是用挖的嘛,怎么还用上炸药了?这他妈是要开矿吗?

“你要这个干吗?”我好奇的问。

杨匪没有理睬我,而是专心致志的弄他的炸药。而诸梦洁也把我拉到一边说:“小飞飞,现在你还真帮不上什么忙,你去一边看好我们的行李就行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一丝丝的伤害,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对他们确实没什么用,还是听诸梦洁的躲一边凉快吧!

没一会,杨匪已经组装好了炸药,然后沿着上坡放了好几个炸药,再用土轻轻的掩埋好。

弄好之后,杨匪让我们退到了离炸药几十米远的地方,藏在了一座小土坡后面,保证不会被炸药爆炸所伤。

而他自己则在离炸弹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拿出一根细细的丝状东西,用时候石头缠好埋进了土里,细丝的另外一头他则放进了嘴里用牙齿咬住。

我很费解,他在干嘛,看着很诡异啊?然后他做了一个手势让我们做好准备,他要引爆炸弹了。

我们捂好耳朵,没过两秒就听见一声闷响,紧接着又是一声,就这样接连过了五声闷响后终于停了下来。这炸药的爆炸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剧烈,只是几声闷响。

我看向杨匪,只见他闭着眼睛嘴里咬着那根细丝,表情很严肃。

我转过头问诸梦洁:“他在干什么?”

诸梦洁也是轻轻的说:“他在定位,你别吵,他现在很敏感的!”

她这么一说我就闭嘴了。

我们看着杨匪,只见他一直皱着眉头,似乎很难受。不过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静静的看着他装逼。

大约过了一两分钟,他终于恢复了过来,然后收起了那卷细线。看到他已经没事了我们就走了过去。我不知道他在干嘛所以我就没说话,生怕在闹笑话。这时候只见杨匪对着我们笑了笑说道:“妥妥的!第二个坑位往上十米左右斜下角30度左右,深度在十米之内。”

我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我隐约觉得这应该就是他找到的方位坐标。他们显然很有默契,杨匪说完后,他们就开始了准备。

我们带的装备也终于用上了,不过我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还是和沙僧一样,是个看行李的!

他们拿着折叠铲不停的挖着,三个人动作娴熟,就跟穿山甲一样,不一会就挖出了许多的土。大概过了个把小时他们三个人就走了过来。

我给他们三个人递上了水,三个人咕噜咕噜的干下去大半瓶。我笑着问:“咋样?”

诸梦洁说神神秘秘的说:“做好准备没有,刺激的时候到了哦。”

我看了看他们两个人,杨匪说:“拿好装备,入口找到了!”

然后我们背上了背包,每个人头上带了一顶探照头盔,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把多功能登山镐,这东西真的很牛逼,能当锄头能当斧头,关键是,这东西的主体使用碳纤维做的,所以非常的轻便,拿在手里就有一种陈浩南拿着西瓜刀要去砍人的感觉。其他的还有无线电对讲机和备用电筒等东西。拿着这些东西我们就开始从那个他们挖的那个洞里钻了进去。

他们挖的这条道大概有一米二左右宽,向下很深,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杨匪第一个下去,诸梦洁跟着他,我第三个,老腾殿后。

洞里比较狭窄,是有坡度的往下。我们都是匍匐前进的,唯一的光源就是头上的探照灯。不过我现在这个体位有点尴尬,因为在我前面的是诸梦洁,我在这个位置能看见的就是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我看的都不好意思了。在洞里爬了大概四五分钟,我们就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方。这里似乎是一条通道,两边都是黑漆漆的,头上的探照灯一眼望不到边。你还别说,在这三伏天的天气,这墓室里居然还挺凉爽,就跟我们家那乡下老房子似得,夏天特别的凉爽!

延伸阅读

安静,还是一如初见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blogbar.cn/pogm.shtml
“我需要你教我怎么拔刀吗?”“我要的是那种,能拳破山河,劈山断海的武技,拔刀,什么鬼

直播之我是手艺人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blogbar.cn/xadj.shtml
在这偌大的汴京城之中,江家也算得上声名煊赫了。江岁晚的祖父江开与父亲江慎两代为相,母

绝世刺客系统宇智波一族是温柔的一族  http://www.blogbar.cn/b82v.shtml
当千手一族看到捂着脸回来的柱间时,千手族人们的表情无疑不是一脸卧槽脸。他们心中警铃大

妖火现世一克一万,再低不卖(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blogbar.cn/a6yo.shtml
没想到一个月过去,林逸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村民信仰值居然难得的出现了变化,居然涨了3个点

暴徒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blogbar.cn/h6g.shtml
黄老师一直梦想着与自己的学生共同进步,带着他们取得满意的成绩。然而来到一中这么多年,

无惨之女,在线求生在线阅读小修)  http://www.blogbar.cn/gau7.shtml
“今早,BIGBANG成员G-Dragon正式退役!粉丝哭成泪人…”“权至龙退役,数

开局当王爷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ogbar.cn/bhzd.shtml
话说上一章,陌莹在听见那个声音之后就睡的很香,她梦到了橙子她们,她们在阳光下,玩的很

钓仙既然你这么想结婚,正好一起  http://www.blogbar.cn/s6hc.shtml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沈南溪觉得自己说完这句话后,陆君霆身上的戾气似乎更厉害了,吓得

[数码宝贝]我所希望的,你们最美好的结局II在线阅读消息  http://www.blogbar.cn/gglb.shtml
第二天一大早,白风就找到田虎,归还大刀后,留给田虎十颗一品晶石,让其帮忙打理自己的药

一战之歌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blogbar.cn/xxc3.shtml
此话一出,秦风和唐仁都愣住了。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唐仁:“你听过阿香姐有干弟弟么?”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条土狗打通关之灵猴救命

    九百多里的路程,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而言,只身前往确实是一种莫大的考验,更别说一路上并非都是平坦大道!涂言在临走时带足了盘缠,但是财不可外漏,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家里的爷爷、伯伯以及好心的刘神医都写了很多封引荐信给涂言,收件的都是涂言要走的这一路上他们认识的或近或远的亲朋好友。然而,每个人的力量毕竟有

  • 文才兄,在下桓是知被人整了

    到了这天,喻桑看着纸条上的地址,又看了看这片别墅区,来到楼心言家的门口看到门牌号。她想自己应该没走错,她又小心翼翼地核对了一遍地址上的门牌号,提起勇气按下门铃。楼心言看了看玄关显示屏上,来者一脸拘束紧张的样子,开口道:“你进来吧。”一声电子提示音,院子的铁门自动打开了,喻桑推开门,走进这栋别墅,映入

  • 饲蛟日记

    “2021年3月1日,余生的第92天,每一天都是如此,除非我死。”“相距首次种族生存战争全面爆发时隔满月,浩如烟海的屠戮者依然在我们周围游荡,它们嗜血、残忍,没有灵魂,没有心智,冷漠且无情的撕咬和吞噬任何有机生命体,像是来自地狱的亡魂,收割这片土地上的生灵。杀戮在蔓延……”“我是一个懦夫,尽管我曾在

  • 我才是豪门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出了饭店的门,四人兵分两路。尤念带着陆清泽往自己MINI的方向走。一路无言。到了目的地,陆清泽很自觉地坐进了驾驶位。“我来开,你喝了果酒。”尤念怔了下,跟着坐进了副驾驶。扣好安全带,她朝旁边的人看过去。陆清泽长手长脚的,车子空间顿时显得小了起来。他不甚在意,熟练地倒车,往两人小区的方向开。白皙

  • 网王之绝对力量在线阅读第4节

    “亲爱的听众朋友晚上好,我是今晚音乐知我心的DJ温晚,不知道这么晚了还有多少没有进入梦乡的朋友,是有心事还是有工作呢,不管是什么原因,总归大家都睡不着,不如先来一首放松的音乐,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好好想一想,安静的想一想,这是为什么,好,一首一直很安静送给大家......”温晚推了几个按键,拿下耳机

  • 星际争鱼日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穿过热闹的东市,二人来到一条笔直的青石路上,径直来到一家大宅面前。主宅看起来宏伟厚重,坐北朝南,围墙高耸,却以琉璃瓦铺盖,平平的延展开去,有如盘龙飞凤,五彩斑斓,远比南麓观看起来气派地多。但二者显然不是同一个风格的,南麓观深处深山,是道家清修之地,如果不算上那些金碧辉煌的神像的话,其清雅幽静是前者难

  • 死对头他超甜的在线阅读第一节

    七月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疼爱她的父亲、母亲,还有一个视她如珍如宝的哥哥。可她也降生在一个不幸的朝代,战乱使她们疲惫不堪。北方那头凶猛的狼正对她的国家垂涎。午后,暖暖的阳光洒进庭院中,想安抚人们因为战争而带来的恐惧!“父皇,不可以!七月那么小,怎么能嫁给那个暴君?!!”一个长相清秀、目光坚毅的男子

  • [凶宅朋我]异事录(多篇合集)在线阅读第3章

    在海上漂泊了一天后,路飞和克比终于来到了海军基地所在的小镇。路飞知道蒙卡的暴政,克比如果和自己一起去找卓洛的话太危险了,所以吃完饭后路飞就让他呆在餐馆里等自己。海军基地就在这个镇的正中央,所以路飞毫不费力就找到了。这时一个小女孩忽然从里面飞出来,路飞一看就知道是贝鲁梅伯那混蛋搞的鬼。路飞连忙跳起来把

  • 女主翻身做豪门之童年

    “……”这是在调戏她?南知在清晨的阳光中,触到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后,瞬间确定了。她有点后悔,昨天晚上怎么没吼得再大声一点。这家伙是比以前坏得更有深度了。她一脸别扭,很为难似的:“木心说‘有些人的脸,丑的像一桩冤案’,以前不太懂,觉得这句话有些抽象,直到看见你,我懂了,脑海里瞬间有了具体形象,所以忍不住

  • 红楼之遇到妹控怎么办?在线阅读孔沂山

    坦白身份后两人相处的还算融洽,泠幽说他要去寻找线索,于是请了假,自己孤身一人离开了学校。本来两人说好一起去的,但是泠幽怕周泽洋受伤,毕竟他是个凡人,就一个人偷偷走了。周泽洋本以为泠幽两三天就回来了,没想到过了快一个月,连个影子都没看到。刚好又赶上放暑假,周泽洋给泠幽发了短信,准备收拾一下回家。B市离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