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的43天假期日记之提亲

作者:Dog遇培根 来源:17K小说网

腊月凛冬,恰是红梅盛放的时节,连夜深雪后天气放晴,日光明晃晃洒下来,便是琉璃红梅、灿若云霞的盛景。越国公府的万株红梅闻名京城内外,这日设宴排了戏班,邀众人赏梅听戏。

梅林旁楼台高耸,暖阁精致,乌金铸的博山炉上香气如丝,炭盆熏得满室融融。

座中尽是高门贵女,满身绫罗锦缎、珠翠金玉。贵丽装束下,出口的话却是刻薄的——

“魏攸桐还来吗?都等半天了。”有人问。

“出了这种丑事,她还有脸来呀?”

有人掩唇笑道:“换成我,做出以死相逼投水自尽这种事,就算救活了命,也该羞死了。”

“人家脸皮厚着呢,听说昨儿还去了金光寺,给菩萨烧香,求佛祖指点。”酸溜溜的嘲笑,语气里藏着讥讽,“要我说,佛祖就算再慈悲,也不会渡她那样恬不知耻的人。明摆着睿王殿下看不上她,还死缠着不放。”

“毕竟是她做梦都想攀的高枝呢,眼瞅着给了旁人,啧!”幸灾乐祸的笑声。

屋里议论七嘴八舌,多是不屑轻蔑的语调,偶尔夹杂一道平和的声音,“也是她痴心,用情太深……”

然而立马被人反驳打断——

“这算什么痴心?睿王殿下娶的是徐姐姐,旨意都下了,京城里谁不知道?她还去哭闹逼迫,那叫死缠烂打,痴心妄想!”

“……”

一道道声音落入耳中,虽说得热闹,听来听去,也就那么五六人在轮番嗤笑。

隔了厚厚的帘帐,攸桐站在暖阁外,眉间掠过一丝烦躁。

随身的丫鬟春草听不过去,恨恨抱怨道:“那声音是徐渺的,定是想败坏姑娘的名声。姑娘好容易挺过来,她这是想逼得姑娘……”

“我知道。”攸桐打断她,低头拂了拂衣袖。

她当然知道徐家打的什么算盘,也知道今日这些议论的缘由。

……

魏攸桐的名字,京城里许多人都是听过的。

她的祖父是文昌皇帝的伴读,当年跟皇家交情颇深,时常陪伴圣驾左右。她的名字也是文昌帝取的——和鸾雍雍,万福攸同,里头又藏了凤栖梧桐的意思。

这般取名,青睐之意已是呼之欲出。

魏攸桐年幼时,也常被抱进宫里玩耍,极得皇帝喜爱。

文昌皇帝最疼爱的皇孙是后来封了睿王的许朝宗,比魏攸桐年长三岁,皇帝爱召两人在侧陪伴,据说还跟魏老太爷提过婚约,就等两个孩子长大,成鸾凤之好。这消息是真是假,在老人家相继过世后无人得知,更没人提起。

不过两人青梅竹马,哪怕文昌皇帝驾崩,仍感情甚笃,不曾变淡。

皇家子弟自是玉质瑰秀,攸桐更是年少美貌、天姿国色,京中无人能及。

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少年男女两情相悦,许朝宗许诺非她不娶,魏攸桐也捧了一腔真心待他,关怀备至、体贴入微,甚至数次在凶险境地里舍命相救。

那是真心将许朝宗当成挚爱之人来爱护的。

满京城都认定许朝宗会娶魏攸桐,待这位皇家的准儿媳也格外客气。魏攸桐也自认与众不同,心思全扑在许朝宗身上,被捧得久了,心气儿渐高,待人接物偶尔轻慢,便落了个骄矜傲慢的名声。

京城里这些姑娘,虽瞧着和气,暗地里没少嚼舌根,只是碍着许朝宗,不敢言语。

两月之前,年满十七的许朝宗备礼提亲,就在众人眼巴巴瞅着魏家的时候,那提亲之人却朝着当今皇上最器重的太傅徐家去了,提的是太傅的孙女徐淑。

消息传出来,便如一道晴天霹雳落下,狠狠割在魏攸桐心上。

那徐淑是她最亲近的闺中密友,外出游玩总是形影不离,她做梦都没想到,许朝宗竟会另娶他人。而那个人,竟是她的好友。

不等攸桐缓过神,京城里的闲言碎语便铺天盖地般卷过来,一夕之间,便从昔日的艳羡转为落井下石,嘲笑她美梦落空。攸桐去寻许朝宗,想问个清楚,那位却避而不见,直至她第三次哭着登门,才肯露面,说两人终是缘分太浅,今生难结良缘,只盼她能另觅佳偶。

可十多年的情分,捧了滚烫真心付出的感情,哪是一句缘分太浅就能割断的?

挚爱之人变心,最信任的密友横刀夺爱,魏攸桐伤心极了,怎么都不肯相信,也不顾家人劝阻,三番五次登门睿王府,盼着许朝宗能解释清楚,回心转意。

奈何许朝宗像是铁了心,始终避而不见。而在暗处,种种流言滋生,指着她登门的事添油加醋,种种难听的传闻都有,甚至连她以色相诱、以死相逼、因爱生恨诅咒许朝宗和徐淑不得好死的话都传出来了,说得有鼻子有眼。

魏攸桐走在锦绣丛中这些年,顶着骄矜傲慢的名声,本就招了许多妒忌。

这般传言纷纷,原本对她抱几分同情的人也转了态度,斥她恬不知耻、魏家教女无方。

魏攸桐十四年来锦衣玉食,何曾受过这般议论?

传言和脏水如同一把把利箭刺在身上,叫人千疮百孔、体无完肤,而许朝宗躲避的态度,更是如一柄弯刀剜开心口,让魏攸桐那点温热的心头血流得一滴不剩。她躲在府里终日流泪,不敢出门见人,最终,在深冬寒风凛冽的半夜,伤心绝望地出了住处,纵身跃入冰冷刺骨的湖心。

再醒来时,便换了个芯子,成了如今的攸桐。

……

顶着冰窟窿里冻坏的身体,攸桐花了不少功夫才将原主的记忆理清。

过往的一幕幕清晰浮现,幼时的相伴嬉戏、两小无猜,年少时的结伴同游、春风秋色,她虽在回忆时心无波澜,却知道彼时原主的诸般欢喜、忐忑、思念。

回思旧事,攸桐能确信,原主是深爱许朝宗的。

有许多次,兽苑里凶猛的熊冲破栅栏冲出来时,山间脚下的石头忽然松动时,许朝宗遭人暗算遇刺时……魏攸桐都义无反顾地挡在前面,舍命相救,哪怕为此留了疤痕,险些毁容、丧命,也不曾犹豫半分。

然而这般真心换来的,仍只剩一句缘分太浅,和泼天而来的流言蜚语。

作为见识过无数八卦绯闻的穿越者,攸桐当然知道这种一边倒的传言多可怕。

但即便漫天冷箭,她也不能退缩躲避。否则,便趁了徐家的心意——

从最初嘲讽魏攸桐痴心妄想、死缠烂打,到后来拿着投水自尽的事大做文章,极尽刻薄污蔑之能事,拿舆论裹挟所有人来唾弃魏家,徐家所盼望的,无非是魏攸桐承受不住打击,死得干干净净。

可挖墙脚横刀夺爱的又不是她,凭什么要她死?

徐家盼着她一蹶不振,她偏要出去,偏要活得好好的!

此刻,站在国公府的红梅阁楼前,声声嘲讽入耳,攸桐不自觉地挺直脊背,两只手藏在披风,往胸前拢了拢,侧头道:“春草,瞧瞧我的妆容,有不妥的么?”

“姑娘生得好看,哪怕不涂脂抹粉,都能把那起子红着眼的比下去!”

攸桐闻之莞尔,清了清嗓子,抬步往门口走,挺秀淡然,从容不迫。

厚帘掀起,里头是一方檀木底座的美人纱屏,屋中言笑晏晏,甜香熏得浓烈。

攸桐绕过纱屏,漫不经心扫了一圈,而后朝着末尾留出的空座走过去。她是赶着开戏过来的,屋里人聚得齐全,又都抱了看戏的态度,待她进门,满屋目光便都投了过来。

不得不说,攸桐这张脸生得实在招眼。

满头青丝柔顺得如同墨缎,两鬓如鸦,那张脸却格外白嫩,上等细瓷似的,不见半点瑕疵,她的气色也不错,两颊轻著胭脂,柔润生晕。那双眼睛最美,黛眉之下两眼如杏,名家着笔画出来一般,灵动而曼妙,天然几分婉转妖娆,眼波却又收敛得恰到好处。

“妖精!”徐渺暗自骂了一句,偷觑神色,不由觉得失望。

原以为经了那样的事,魏攸桐必定饱受打击,哪怕强撑着来赴宴,也该郁郁失落。谁知跟前的人虽消瘦了许多,却仍光彩照人,那双眼睛神采奕奕,灵动灼然,竟比从前更添几分丽色。

更别说珠钗点缀,锦衣装饰,脸蛋嵌在昭君兜绒白的狐狸毛间,雪中娇萼般动人。

这般容貌,她姐姐再怎么打扮,都比不上。

不过那又如何?能嫁进皇家的终是她的姐姐,而魏攸桐只剩这副皮囊和满城骂名。

徐渺想至此处,心里的气顺了点,重归春风得意,声音似笑非笑,“魏姑娘可算来了。身子都好了吗?”

“好多了,多谢记挂。”攸桐回身将披风递给春草,耳畔红珠轻晃,仿佛没察觉周遭目光。

徐渺挑了挑眉,意似不信。

旁边有跟她交好的姑娘接过话茬,笑道:“还以为受了冰湖里的寒气,得养几个月不能见人呢。魏姑娘,往后可别做这般傻事了,给府里蒙羞不说,女儿家的清名毁了,往后就没法做人了。”

“还真的……很傻。”攸桐仿佛没听出讥讽奚落,将尾音拉长,目光缓缓扫过众人。

多半是嘲笑看戏的,也有同情关怀的,只因碍于流言,都犹豫存疑,不肯跟她对视。

她笑了笑,将目光定在徐渺脸上。

“真傻。”她又叹息,“从前太天真,以为世上大多是好人,觉得旁人说的话都是掏心掏肺,轻易就信了。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终究是隔着肚皮的。”

在场众人还当她要抱怨许朝宗的移情别恋,就等着听她吐苦水,谁知攸桐话锋一转,道:“徐姑娘,你姐姐跟我也算相交一场,从前在上林苑,我还救过她。这阵子没见着她,想必是忙着备嫁,称心如意。你回去转告一声,叫她往后多留心,尤其是身边那些说亲道热的,更得防着。可别学我,被人踩着算计了都不知道,还给人递凳子呢。”

这话着实如一盆滚烫的水兜头浇下,淋得徐渺面红耳赤。

——徐淑当初赶着魏攸桐做闺中密友,就是冲着许朝宗去的,徐家上下心知肚明。如今被人当众戳到心虚处,顿时恼羞成怒。

她涨红了脸,腾地站起身来,指着攸桐道:“你……”

“我是前车之鉴,好言相劝。你急什么?”攸桐慢条斯理地起身,“快开戏了吧,喝口茶消消火。”

她是掐着点儿来的,为的便是见好就收,不多纠缠。

外头国公府的少夫人正好含笑走来,请各位姑娘去听戏赏梅。

徐渺毕竟是客,趁着主人不在时嚼舌根便罢,哪里敢在这儿闹,只好压住火气。过后各自落座,丝竹笙箫里偶尔交头接耳,攸桐也只当没瞧见,安心坐着看戏——越国公府的厨子是宫里当过差的,极擅糕点,她跟前的鸳鸯卷和金乳酥做得香甜柔软,极合胃口。

攸桐慢慢品尝,待两折戏唱罢,却见母亲身旁的大丫鬟金珠匆匆走来。

“夫人说有急事,让姑娘跟她赶紧回府去呢。”金珠说着,便帮她取了披风。

攸桐诧异,“什么事这么急?”

“听说……”金珠咬唇迟疑了下,凑在她耳边低声道:“是有人来提亲。”

有人提亲?这满城流言蜚语,她站在风口浪尖遭人唾骂的关头,竟会有人来提亲?

攸桐呆住了。

延伸阅读

Escada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p7nl.shtml
Escada加盟明亮大胆的色视冲击塑造了迷人的埃斯卡达风貌。大块面几何纹与繁复的印花

爱珂多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n3qx.shtml
爱珂多手机钢化膜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黄金搭档护眼冰贴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ucqa.shtml
深圳市永恒巨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目前是上海黄金搭档护眼产品深圳区运营

格雅礼品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ntxd.shtml
浙江格雅工艺礼品厂致力打造各省市无纺布袋环保袋好供应商.

耀诺干洗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1ag.shtml
耀诺干洗作为国内第一的干洗品牌,拥有一流的管理团队,先进的干洗设备,以及专业的技术人

华林玻璃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dxlb.shtml
华林玻璃厂是一家建筑、建材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玻璃门(自动门.密

灵格风语言培训连锁机构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sgwm.shtml
灵格风语言培训连锁机构加盟公司简介灵格风英语是全球知名的语言培训机构。始创于1901

贝饰特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g09e.shtml
贝饰特饰总部经销批发的饰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迅数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p7k9.shtml
迅数机械创建于2004年,致力于生命科学仪器的开发。公司总部坐落于杭州市高新技术产业

广东羊胶加盟  http://www.guidesouth.com/gm19.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顶级控卫第十章

    “伤势要及时处理。”易青云手握住墨尘的衣摆,“没事的,让我看下。”莫北辰死死按住对方的手。他自然是没事,怎么可能有事。区区灵动期怎么可能伤的到他。可是,作为没有修炼的墨尘,他确实该受伤,不说多重,但总该留个印子吧。易青云在那一副不看不罢休的样子,着实让莫北辰头疼。莫北辰突然蹙着眉,倒吸一口气。“可是

  • 空间之重活一回第3章在线阅读

    沐溪回到她的住处时,已经是傍晚了。侍女没等叶沐溪吩咐,贴心地准备好了饭菜。叶沐溪坐在黄花梨木凳上,看着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她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圣女的身份其实还不错,有仆人伺候、有美人相伴、还有美食可吃!原主还真是享受,她叶沐溪在末世前期的时候经常饿肚子,实在没办法,她们一伙人连树皮草籽都吃。

  • 海贼王之我是摄影师在线阅读第三章

    “是你。”他没有很意外的样子,反而举起相机,“咔嚓”给言骆拍了一张。言骆如梦初醒,他把手上的名片收起来,顿了顿开口道:“我,我是来拿婚纱的,名字是齐悦,是我表姐,”“我不负责这个。”他淡淡开口,转身继续对着展示台的婚纱拍了几张,又在电脑前坐下,查看照片。“是吗?”言骆微微有些尴尬,又看了看其他地方,

  • 听说太子暗恋她第一章

    在浩瀚星辰下,女孩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那是罕见的紫眸,天生高贵,长发飞扬,落在肩膀处,嘴角噙着一抹可爱天真的笑容。淡紫色的衣裙穿戴在身上就像月夜精灵一般,在女孩旁边还有一个和她相差无几的女孩,这名女孩的眼睛漆黑如墨,映照着天空,白色的衣裙,粉嫩的脸颊,同样有着可爱的笑容。两人大约只有五岁左右,不过却

  • 帝国元帅偷了我的毛绒绒山洞

    已然有着筑基后期修为的翔飞,在这几天中的修炼中,快速的达到了筑基巅峰,但是,却迟迟不能做出突破,达不到灵寂期。“不行,每天只这般修炼下去,根本不可能突破,要去找些动力,或者找些怪兽去搏斗,去厮杀,从实战中得到突破的契机。”翔飞收功想到,他这些天已经发现了,这里并不是存在于地球上,这里的动物都非常强大

  • 狼道师之重生肥丑穷(1)

    林雪睁开眼睛,觉得天花板有些陌生,这巴掌大的地方不像她的屋顶,颜色旧旧的。她坐了起来,床板咯吱咯吱的响着,她低头一看,她的二米二的公主床怎么变成这个单人木板床了,床单洗得发白,她捻着被单的一角用鼻子小心的闻了闻,还好还好,不臭,起码是阳光的味道。感觉不太对。手!林雪看了看自己的手,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 红楼之贾弟弟第3章在线阅读

    幻灵学府共有七大学阁,只有加入七大学阁拜入守阁大师门下,才能够成为内门弟子,学习幻灵学府独有的灵技。七大学阁分别是璃耀阁、炽霄阁、逐天阁、灵羽阁、玖烛剑阁、雪渊灵阁,以及陈雨落所在的赤月剑阁。各个学阁分别由璃辰、天语、叶笙、翎筱、剑烛、幕雪,和古空七位大师看守。每位大师的修为均在魂者之上,而璃耀阁主

  • 那个流星雨的夜晚第二章在线阅读

    离开分部,街上已经热闹起来,商摊小贩正在吆喝叫卖,还能听到铁匠铺中传来的铁块敲打声。迪恩走在街道上,维斯克里行省是千斗帝国的边境之地,天外城则是行省中最大的城市,因此,来自各国的商人多不胜数,来往马车过街走巷,马蹄声是最悠扬的旋律。迪恩站在一家早店铺子前,正思索要吃什么,听见前面一阵喧闹,不停有人叫

  • 九转为魔第6章在线阅读

    “来之前,应该调查过我吧?”冷月薰冷冽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身上,“那应该知道,现在你所在的水中,是对你最不利的。你与其对我这样徒劳地张牙舞爪,还不如早点离开这片水域,来的比较聪明。”话音刚落,她便在少女一瞬惊恐的眼神之中,急速蹲下,将手浸入水中!巨大的电流穿过水面,直击往水中站立的少女。那稚嫩的Assa

  • 玄幻:我的各种骚操作第6章在线阅读

    “老三怎么突然从镇上回家了,今日休沐?”陈林英抽了一口烟说道。“死丫头,饭呢,老娘累了一天了,还让老娘伺候你是吧。”黄氏插着腰在门口高声骂道。黄氏的骂声,正好打断了陈林慕要说的话,叫他心中憋火。陈小舒对黄氏的骂声充耳不闻,抱着饭盆过来。然后又抱着一盆菜和一盆汤过来。她只有做饭的权利,没有盛饭的权利。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