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狮驼岭主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道高魔尺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里正看着丫头们忙着将书磊好,会然听见窗外一人笑道:“妹妹这里好忙!”转头一看已见年氏打着帘子进来。

我忙着起身让座,又叫人上茶。紫雯亲自倒了杯茶送了上来,笑道:“福晋请用茶。”

年氏接过茶抿了一口,又上下细细的打量了紫雯片刻,才笑道:“这个是妹妹娘家带来的丫头吧,长的好生标致。”

我笑道:“哪里算标致,勉强看的过去罢了。陪嫁过来丫头,都是从小在身边服侍的,平实也被我惯坏了,不懂什么规矩,姐姐多担待些个。”

年氏笑道:“妹妹带来的丫头自然都是极好的,有道是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奴才。”

我笑而不答,心下暗暗思量她的来意。

年氏见状笑道:“我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想着你初来乍到的,王爷这会又不在府里,怕你闷着了,过来陪你说说话。”

我忙陪笑道:“多谢姐姐费心。云儿年纪小不懂什么事情,以后还要姐姐多关照着我呢。”

年氏笑笑,“好说。”说着起身去看新置的书案,“这都是妹妹的书?”

我点点头,“不过是闲着看看,打发打发时间罢了。”

“王爷平实也是极爱看书的。原来我在娘家的时候也读过几本书,算是认了几个字,只是家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有个才女的名声也不算好事,说到底做学问那是男人的事情……”

我心下有点不自在,然而面子上却不好露出来,只得笑笑。

年氏在这话题上也不多说,只是到处随便看看,杂七杂八地说上一堆。忽地就看见了香案上贡着的羊脂玉如意,登时面露惊讶之色。“哟,这个只怕不是妹妹从娘家陪嫁来的吧?王爷赏你的?”

我微微一笑,“这是昨天入宫的时候皇上赏的。”

年氏嫉妒的神色一闪而过,亲热的拉着我的手道:“没有想到皇上这么喜欢你,居然把这个赏了你。”

我笑笑,却不知道说什么作答。

年氏方要说话,却见一个女孩进来笑道:“原来福晋在这里呢,叫我好找。”

我一愣,心道:“是哪个这等无礼。”却见那个新进来的女孩,不过十八九岁,长的虽然算不得一等一的模样,然而神态中自有一份娇媚动人。虽也是一身绫罗绸缎,珠翠满头,然而看言行举止却既不象小姐也不象丫头。

心中正在疑惑,年氏已经笑道:“这个是我屋里的丫头——珊瑚。现在是王爷的跟前人。”又嗔着珊瑚“怎么这么没有规矩,这是侧福晋的屋子,进来不先给福晋请安,还当是在自个儿屋里呢?”

我听了这话已经明白,这个是王爷的侍妾。

珊瑚忙赶着上前过来磕头,“奴婢珊瑚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

我笑着扶起她来,“不用多礼。这是寻你主子来了?”

珊瑚笑着回道:“可不是,西厢福晋说要前日我们福晋描的那个花样子,我那里找了半日也没有看见,过来问问是不是我们福晋另收了起来?”

年氏不待她说完已经笑骂道:“多大个事儿你特特的跑过来。那样子不是在那个紫金描金匣子里收着?”又转过头笑道:“我这个丫头仗着平实王爷宠着她,说话总是这般没大没小的,倒让妹妹见笑了。”

我忙笑着说不妨。

珊瑚接着说道:“那我回去找了出来叫人送去就是了。”说着就要出去,年氏叫住她道:“我也来了半日了,妹妹你这里忙,我在这里没的给你添乱,我且回去,得了空再来看你吧。”

我忙又谦让了一番,这才送她出去。见她出了院子,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翠雯站在身边低声笑道:“这位年福晋果然不简单,借着来看望小姐的名义把小姐一顿排揎。”

紫雯瞪了她一眼,“也不看看地方,少混说。还有以后也别整日的‘小姐小姐’的叫个不住了,以后要改口叫‘福晋’呢。”

翠雯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你小心!我也是看着跟前没有人才说的呢!”

我无奈的笑笑,“你们两个就别拌嘴了,叫那些丫头把东西收拾好要紧。”

两个人忙答应着去了,我自己站在门口发了半天的呆才进屋去。

晚上正在看书,就听见院子里有声音,忙放下书起身,刚走到门口就已经迎面碰见胤禛,忙满心欢喜的拜下去,“王爷吉祥。”

胤禛笑着搀我起来,携着我的手进屋来。边走边笑道:“今儿我去了一天,你可闷着了?”

我忙笑道:“也没有闷,头午年姐姐过来说了会子闲话。”

胤禛身形一顿,笑道:“哦?她倒是过来了?”

“是啊,不过没有坐多一会就忙着回去了。”

胤禛笑笑不再追问,进了房间就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我忙亲自倒了一杯茶过来,他接过茶喝了一口,一转眼就注意到房间里的变化,笑问道:“怎么多了个书架?”

我笑着说:“从家里带来了许多的书,没有地方放,就让人搬过来个书架摆着。”

胤禛点着头,走到书案跟前,翻了翻那些个书,不由得面露惊讶的神情。

“怎么?你还看《资治通鉴》?”

我笑了笑,“小的时候哥哥们读书,父亲说女孩虽然不要做什么学问,然而也该认识几个字。所以让我和哥哥们一起读书。那时候先生教的是四书五经那些,字是学了不少,可是总觉得那些个东西学着气闷。后来又来了位方绪之先生,他倒是和别的先生不同,什么八股之类的一概的不讲,只讲《史记》,《汉书》,《后汉书》还有《资治通鉴》什么的。哥哥们学的是治国的大道理,我不懂那些个,只是觉得先生讲的动听,全当听故事了。”

胤禛哈哈大笑。“方绪之可是位当世的鸿儒啊!他要是知道他辛苦讲的治国方略被你当成故事听,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哈哈。”

我微微一笑,“他讲的有滋味,我听的入迷,也算是各得其所。”

胤禛抑制不住,大笑了半天。我见他笑心下也欢喜。也不知道为何,在耿氏那些人面前我总是打起全副的精神,在胤禛面前却总是忍不住露出自己最天真的本来面目。大概是觉得如果在自己的丈夫面前都要演戏就未免太辛苦了。何况胤禛是个这样随和的人。

胤禛止住笑唤“常安,你去传一声,说我今晚在小福晋这里歇着了。”

常安是他身边第一得用的太监,也不过二十三四岁。他忙答应着,到门口吩咐其他太监一声。见别人去了这才又赶着上来,“奴才已经让人去了。这会子时间也不早了,奴才让人打盆热水王爷擦把脸,然后再洗洗脚,就让小福晋服侍您睡了吧?”

还未等王爷说话,红玉已经打过来水,跪在胤禛跟前,替胤禛出去鞋袜,将胤禛的双脚泡在水里,亲手洗了起来。那边嫣红也投了把毛巾,递上来。

胤禛赞道:“好丫头!”说着转过头来看着我笑问道:“这都是你□□出来的吧?”

我抿嘴一笑不答。

片刻功夫洗罢,另唤小丫头子去把水倒掉。我盈盈站起来,红着脸问道:“奴婢给王爷更衣吧。”屋子里的丫头太监见状忙都悄悄退了出去。

胤禛轻轻拉过我在身边,“还是我为你更衣吧。”

我羞红了脸,慢慢倚在胤禛怀中……满屋春色。

清晨,我对镜梳妆,看到镜中的人如雨后海棠分外的娇艳,不禁抿嘴一笑。胤禛已经连接五天歇在我的房里,这可是十分稀罕的事情。就连年氏,以王爷对她的宠爱也不曾连续在她那里留宿三天以上。全王府的人都已经知道新来的云福晋分外的得到王爷的宠爱,都赶着过来尽力的巴结,连跟着我的丫头都觉得面上特别的光彩,说起话来特别的理直气壮。

嫣红一边为我插上珠钏,一边笑道:“福晋这几天可是越来越漂亮了。”

红玉手里托着一只白玉盘子过来,上面放满了刚从园子里撷下的新鲜花朵。也是笑,“福晋本来就是天香国色,现在更是美的象仙女一样了。”

嫣红在盘子里挑了半天,才选出出一朵大红的牡丹为我插在鬓角,又仔细端详了端详,笑道:“其实福晋就是不装扮也好看的很了。我瞧着这花戴在福晋头上,都被福晋的花容月貌映的失了颜色了。”

翠雯可巧倒了水刚进来,不禁笑道:“你们两个蹄子嘴上都抹了蜜怎么的?赶着溜须福晋,莫不是有什么要求福晋的事儿?”

红玉笑道:“我们不过说点子实在话,偏你那么多心!”

紫雯笑道:“一早晨你们就不清净,一个一个话都那么多。”

几个人忙都收敛起来,一声不响。我见状忙道,“她们几个不过是说个笑话,也没有认真拌嘴,犯不上为这个就数落她们。”

紫雯笑道:“我当然知道这个,就怕惯了她们,以后就没上没下的乱了规矩。”

翠雯啐了一口,“我也是自小地跟在福晋身边的,你什么时候见我乱了规矩了?”

紫雯笑道:“我也不过是嘱咐嘱咐你们。”也不多说,转身去忙她的。翠雯对我扮了个鬼脸。我见状不禁又笑起来。

那边紫雯又过来,“是时候了,福晋该过去大福晋那边了。这几天王爷都在福晋这边歇着,那几个正眼红着呢。您过去晚了,她们又该煽风点火了。”

翠雯忙着点点头,道:“是了是了。也该去了。红玉和香草跟着去,我这里打发厨房整治点可口的早点。”

红玉点点头看看我,我理了理头发,“咱们走吧。”

乌喇那拉氏住在“晓寒斋”,因为最爱清净,所以这晓寒斋就在王府的最里头。穿过王府花园,迎面就看见年氏从她的“品香阁”那边过来,忙站着等她近前含笑道:“姐姐好早。”

年氏淡淡一笑,“我哪里早,妹妹昨天侍侯王爷那么辛苦还能这个时候过来才叫早。”

我脸一红,“王爷说今天皇上要他一早进宫议事,昨天歇的倒是早。”

年氏冷冷一笑,“我都不知道王爷今早要去宫里呢。要不是妹妹说我哪里知道王爷的消息。”

我紫涨了脸,真是说什么错什么。一气之下也不多说,自顾自的走开。

红玉轻声安慰道:“福晋也别和她生气,她那是因为王爷几天没有过去,心里憋着火,拿福晋出气呢。”

我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道呢。只是觉得都是一样的服侍王爷,她何苦为难我呢。”

香草笑道:“福晋不用理会她。她气也是白气,福晋现在正深受王爷的宠爱,也不用怕她!”

我忍不住一笑,“少胡说呢。让人听见说我的丫头没有规矩呢。”

香草忍住笑答应着是。

这边转过去已经看见晓寒斋,就见外面几个丫头正忙着扫园子浇花,见我来了都忙停下请安。里面听见动静,就出来一个丫头笑盈盈的说道:“小福晋来的好早,大福晋刚起身呢。”

我笑着进去,里面一屋子的丫头都忙着请安,又赶着上茶。我刚坐下喝了两口茶,就见年氏也挑着帘子进来,笑道:“姐姐还没有起呢吗?”

话音刚落,就见乌喇那拉氏打扮的整整齐齐的出来,笑道:“已经起了。”

我忙站起来问安,乌喇那拉氏点头笑笑,问道“王爷可出去了?”

我恭恭敬敬地答道:“王爷昨晚说皇上今天要他一早进宫,所以早早的就歇下了。今天一早天没亮就进宫去了。”

乌喇那拉氏点点头,“都坐吧。”

话音刚落,就见耿氏笑着进来道:“今儿我可晚了。”说着先给乌喇那拉氏请安,又和我与年氏两个打招呼。三个人一起说了会闲话,年氏对我再不是初见时候的热忱,一味地冷嘲热讽,耿氏虽不至于像年氏那般模样,然而神态也是淡淡的。只有乌喇那拉氏仍是与往常一般无二。

于是就有丫头传饭,三个人侍侯乌喇那拉氏用过饭,又陪着她说了会闲话才都散了。

我方要出去,却被乌喇那拉氏叫住。她笑着吩咐我坐下,又让人重新上茶,这才说道:“年福晋就是那个性子,你也不必和她一般计较。你进府前王爷一直是很宠爱她的,这几天王爷冷落了她,她心里不痛快,所以拿你撒气。你也不用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她自幼任性惯了,我看你年纪虽比她们两个小,却比她们懂事。你就多担待点了吧。”

我忙站起来“姐姐这是哪里话呢?说到底,大家对王爷的心思都是一样的。我年纪虽小,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断然不会和年姐姐认真生气。”

乌喇那拉氏微微一笑,“你能这样想就好了。”说着回头叫丫头,“把昨天那雪缎拿一匹给云福晋。”

丫头答应着,不一会拿过来一匹雪白的缎子。

乌喇那拉氏笑道“这是进贡的缎子,昨天德妃娘娘赏了我两匹,给你拿去一匹,做个夹袄是很好的。”

我忙谢过,交给红玉拿着,这才行了礼退出来。

直走出了很远,香草才笑道:“大福晋可是真会做人情呢。”

我叹了口气也不答话,径自走回去。

是夜胤禛没有留宿在我的房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也泛起微微的酸意。不知道年氏此刻如何婉转承恩呢,于是禁不住有些心烦意乱,连书也看不下去。紫雯知道我的心思,又不敢明说,只是婉言地劝道:“天也不早了,福晋也早点休息,身子要紧。”

我微微点头,于是安歇,辗转了半宿才勉强睡着。次日便略起的迟了点,匆匆忙忙梳洗了一下便到乌喇那拉氏那里请安。到了那里才发现年氏耿氏已经都到了,不觉得微微有点脸红,忙着笑着问安。

年氏带着几分得意的神情戏道:“哟,怎么一早晨眼睛就肿肿的?昨晚没有睡好?难怪嘛,一个人睡不习惯吧。”

我脸一沉,这个年氏未免太得意忘形了,说起话来没有半分的顾忌。嘴上却慢条斯理地说道:“年姐姐出身官宦之家,我以为自然是知道非礼勿言的。”

年氏登时脸色一变,方要还口,乌喇那拉氏已经一挥手止住她,“罢了,我今天身子不大爽快,要进去歇歇,你们且都回去。”

三人忙都站了起来,说些让乌喇那拉氏保重的话才退出去。刚出了晓寒斋,就听年氏冷笑道:“才来了王府几天啊,就想踩过我的头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分量!”

我听了心头火起,然而又不想与她争吵,只得硬生生地咽下这口气,甩了下帕子扭身就走。回到飞云轩就闷闷地,趴在桌子上发呆。王爷不过是多在我这里留宿了几天,年氏就恨我成这个样子,这个王府也真是难站。

紫雯走上来看看我的样子,笑问道:“福晋这是怎么了?”

我不答话,旁边香草嘴快,“还不是东厢的那位给咱们福晋气受了呗。”

我脸一沉,申饬道:“谁要你多嘴?这是你当丫头该说的话吗?”

香草第一次见我发脾气,顿时慌了神,忙跪下磕头,“奴才知错了,还请福晋饶恕!”

紫雯见她可怜,劝道:“原是她口里没什么遮拦,看在她平实勤谨的分上,这次就饶过她了吧。”

看我颜色不似方才那么严厉,忙和香草使了个眼色,香草磕了头出去。

我见周围没有人这才说道:“我也不是认真和她生气,只是你想想这里上上下下多少人,一个不留神,这话就能传到年氏耳朵里去。她现在巴不得挑出我的过子呢,听到了这个不说是丫头的错,只会说我心胸狭隘,小气嫉妒。王爷一直很宠爱她,听了这话就算不说什么,心里也会觉得不自在。”

紫雯点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我又烦恼起来,“这个侧福晋也真是难做,还是在家做小姐的时候自在。”

紫雯婉言劝道:“福晋也不必过于烦恼,我看王爷还是很宠爱福晋的。年氏虽然刻薄,咱们小心行事也就不必怕她。”

我点点头。

延伸阅读

西比利亚皮货洗衣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bh96.shtml
上海市第一西比利亚皮货洗衣中心旗下高质干洗连锁品牌SIBERIANFURLIG(西比

名庄印象葡萄酒超市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uk9r.shtml
名庄印象世界葡萄酒超市连锁机构,总部设立于中国深圳依托业界崭新崛起的酒类经营企业深圳

标尺背景墙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gi9x.shtml
标尺艺术背景墙是一种全新无机复合型材料,目前以艺术墙面建材为主。整个生产过程无污染,

喜蓓天然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nm0x.shtml
喜蓓天然婴儿用品一直致力于生产纯正、可信的产品,早一款kidzone产品诞生于德国,

桃源调味品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x4s8.shtml
桃源调味品的精英团队虽然年轻,但核心团队曾是某调味品驰名品牌主要创造者之一,凭着调味

阿玛尼干洗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6pr2.shtml
阿玛尼干洗是联邦国际集团精心打造的专业生态洗衣品牌,奉行专业、高质、快速、环保为基准

希卡露姿化妆品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y2n2.shtml
广州麦妆贸易有限公司,为一家大型的B2C网上批发平台。以经营化妆品美容护肤彩妆品牌为

天衡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pdx6.shtml
项目简介:自从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人均收入大幅度增高,小康生活标准早已达到,人们储蓄

利缘堂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pvas.shtml
利缘堂化妆品的生产规模及销售数量已经成为全亚洲美容行业中的创新品牌。2010年,台湾

超鸿加盟  http://www.suzymodels.com/n8yp.shtml
很鸿工艺品,经深圳市工商局(注册号:440301105310941)、质监检总局(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问鼎魔途巧用勾引拿首杀 遇小狼萌生爱宠

    终于摆脱了不死男的追击,三人依旧心有余悸,不死男的体力很好,愣是紧追不舍地追到了烈狼平原的腹地。“不行了,这家伙太能跑,累死我了,竟然真拿着刀砍我们,要知道,高等级杀低等级可是要变成红名,进入通缉榜全**通缉,被护卫队抓住那可是要坐牢的。”婉凝直接将手搭在亚男的肩头,整个身子紧靠着亚男,微微弯着腰喘

  • 多次元帝国的崛起在线阅读第5节

    楼梯转角处,易泽然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扶着扶手,有些暗淡的灯光衬得人脸愈发棱角分明。萧落站在楼梯口辨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那一双眸子格外深沉。深吸一口气,萧落踏台阶,朝他点了一下头。转角处的人看到她的动作连表情都未变,仍像个雕像一样笔直地站着。什么人啊,萧落在心里吐槽,加快了脚步。经过转角时,易泽

  • 史上最强估价师在线阅读第9节

    当黄晔晟、张辰杰、冯彬等人结队深入之后,血腥味越来越浓重,闻久了,自己的胃都开始闹腾,看到里面的状况之后各个都目瞪口呆。这场面就跟屠宰场一样的血腥,红色与黑色无规则搭配的血液喷洒在地上、墙上、甚至天花板都有。地上被啃食掉一部分的人肉分不清楚是哪个部位,断手断脚更是不计其数,尸体到处都是,死样五花八门

  • 霸道绝色在线阅读第7章

    青云宗的厨房可是个大地方,有内厨和外厨之分。内厨负责内门弟子及各大长老的灵米主食,外厨负责外门弟子的灵米主食,虽说突破炼气屏障跨入归元后可以辟谷,但都是由凡入仙谁还没有个口腹之欲呢!何况宗门内提供的都不是凡米,皆是在灵气充裕的地方由专人精心栽培的灵米,富含灵气,滋养脾脏,有利五行。灵米食材分九等,外

  • 上古见闻录之第六章

    等到莫然换上晚礼服出来,四周的空气似乎都有些寂静。淡紫色的晚礼服妥帖合身,勾勒着莫然的气质,背部的镂空设计露出一片雪白,让莫然平白多出几分**,足上蹬的是一双镂空高跟鞋,露出几颗洁白圆润的脚趾显得有些俏皮客人。杨晨不禁看的眼睛有些发直。妖瞳之下,虽然莫然早就被杨晨看光了小内内,但身着晚礼服的她却多了

  • 怪物社区冒牌男友(求收藏)

    猫眼咖啡是本市较为出名的高端咖啡品牌,位置坐落在北海市的中心道路中山路上最显眼的位置。档次高端,价格颇贵,当然,很多来这里的人,并不是为了喝咖啡,而是在幽静清新的环境下可以谈谈话,聊聊天。二十岁左右的女子,职业装,长发盘起,面颊如玉,目光深沉,气质独特。坐在靠窗的位置,轻抿着咖啡。她正是天语集团的执

  • 时代变了,大人之婢女也嚣张(3)

    “沈月玲,我可不是打你消气,这一巴掌只不过是刚刚爹打了我,我心中不爽在你身上撒气罢了。”沈幽若抚摸了摸自己的脸庞,自己这一巴掌的力度,毫不比那渣爹的轻,畅快。不是说自己无理取闹么?那就干脆无理取闹给他们看,省的扣着那么大一顶帽子冤枉人。“你……你这个贱人……”太子听到后,恨得牙齿直痒痒,挥起大手就要

  • 白小梦的一千三百五十七种魅力防弹少年团BTS第5章在线阅读

    “轰隆隆……”“轰隆隆……”落水声不断传来。这里是一处水潭,高达百丈的瀑布,从上方倾斜而下,砸到下方的水潭之中。此时的水潭像烧开的水般,汹涌翻腾,一个漩涡在潭面生成,迅速扩张,仿佛像有什么凶兽将要出世。“澎”水潭炸裂,一条长约十丈,满身水蓝色鳞片,龙首蛇身的生物破潭而出,直向空中而去。“吟”一声似龙

  • 我的叔叔在线阅读第十章

    厚重的包厢门被拉开,流行金曲、嬉笑打闹、骰子落地、酒杯碰撞,氤氲弥漫,满是烟酒香水混杂的味道,室内的一切如气球漏气般一股脑扑面而来。宋倩聆轻声向服务生道谢,嗓音软糯,倒是和一张浓妆艳抹尽显女性成熟韵味的脸不大符合。她立在门边,穿着裹身的玫红色丝绒垂皱连衣裙,领开到近胸前,镶钻吊坠项链称得肌肤白皙光滑

  • 我有十万个世界凝视深渊之人,深渊亦在凝视

    当斩击力竭消散的时候,贝塔那高大的身躯,在烟尘之中,若隐若现,犹如琵琶半遮面。滴答——鲜红的血液,在这一刻缓缓地落在地,这股血液,来自于身躯高大的贝塔,尽管烟尘弥漫着,但,在若隐若现中,浪人剑客能够清楚的看到,在贝塔的身前,一抹的斩击痕迹,清晰可见,并且,从痕迹之中,不断的滴落那鲜红的血液。能行!浪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