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风云之垃圾站之罪责(3)

作者:懒兄弟溜了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兽,自神州诞生以来就一直存在于世间。人们对他们或畏惧、或敬仰、或厌恶、或喜爱。

并不是所有神兽都受人类的欢迎,至少,我不是......

人族给我起的名字,叫夫诸。

每当我出现在水脉富饶之地,就会引起可怕的洪灾。

但这并非我的本意,我并不想伤害他们。

之所以会造成一切,只是因为我不会控制自己的力量......

至少,在遇见共工前不会控制。

共工是第一个愿意接近并了解我的人族,当这个老家伙了解道我不知道怎么使用自己的力量的时候居然直接笑了出来!

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老家伙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我真想用角把他戳死!

他教会了我如何去抑制自己的力量,虽然我还是不会用。

所以那个老家伙一直在笑我笨!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这死老头晾的衣服就再也没干过......

体验了一个月不换衣服的快感之后,他终于肯给我道歉了!

神兽可不是好欺负的!哼!

不过这老家伙真的太懒了,脾气还不好。

自己种菜不自己浇水,叫我调动灵力下雨浇?

对于这种丝毫没有利益(吃的)可图的行为,本兽深为不耻。

于是我顺便把他种的菜给吃了!味道好像还可以的说。

之后嘛,他就拿着刀追着我砍。

最后肯定没追到啊,两只脚的能跑过四个蹄子的吗?

虽然他没追到,但是......

“相柳,你告诉我,身为神兽是不是应该互帮互助?”

“是。”

“那你把神通收了啊!卧槽!”

虽然被逮到了,不过最后也没被咋地,就是被老东西骑着回去遛了几圈,以此弥补他所谓颜面上的损失。

虚伪!迟早从我身上掉下来摔死!

不是,我,我没反悔!当初说好给你当坐骑的嘛!不会变卦的!不会的!把刀放下啊!!我们好好说!好好说啊!

跟共工在一起的日子还是很愉快的,虽然有时候会被他打。

不过,我也算是独挡一面了吧,回去以后应该不会被其他神兽笑话了。

可是......

人类依旧对我十分厌恶,发自内心的厌恶。

以至于,一些与我无关的大水最终也被归咎于我。

对此,我很生气,可是更多的却是失落......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不是我的事情,可却因为我曾今的几次过失被彻底的推给了我?

某一天,又一次在外界被人类惊恐的避开之后,我不由得有些失落的走回了氏族。

共工看着这神兽愁眉苦脸的样子顿时嘿嘿一笑:“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伤心了?”

“你才没心没肺呢!”我不满的撇过头,瞪了这个老家伙一眼。

刚想骂他几句,我却是想起了外界对于战事传闻。

“喂,老家伙!颛顼是不是要灭共工氏?”

听到这没心没肺神兽的问题,共工不由微微一愣,这家伙居然知道了!

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的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下一刻却是走到他的面前直接化作了人形。

“你会化形了?”老家伙看着我笑了笑,随后却是一如既往的开始挑毛病。

“样子还不错,可惜还没学会完全化形吧,果然......”

“不要转移话题。”

按照以往的经验,我知道他肯定又要说我笨!所以直接黑着脸打断了他。

“你是不是又得罪人了?上一次祝融那边也是这样,那条狗......”

“不是!”老家伙也打断了我,苦笑着走到门前,看着阴沉的天空有些黯然的问道:“你这家伙还没名字是吧?”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名字的事情。

“和你天天打闹也没在意,就一直这家伙这家伙的叫了。”共工回头看着我,他浑浊的瞳孔中不知为何竟透露出一丝丝自责。

“名字什么的不重要!叫夫诸不就好了!别人都这么叫的!”看到老家伙不对劲的样子,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共工没有理会我,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角,慢慢的摇了摇头。

“那毕竟只是人族给你起的名字,你自己也不太想要的吧?”

我沉默了一会,没有回答共工的问题。

“那我便给你起了,你可别嫌弃。”

共工看到这神兽不说话,便当做他同意了。

“‘烨聿’,我想了很久的名字,觉得怎么样?”

“烨聿?”我念了一遍,不由得有些疑惑。

“有什么深意吗?”

共工笑着抚了抚这神兽脑袋,捏着胡须说道:“第一个字为‘烨’,寓意光辉。第二个字为‘聿’,训聿为述,追述德业。你明白了吗?”

“.......”

“你不会没听懂吧?”共工看着面部表情呆滞的神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

“你真的是笨!”某人族暴躁水神直接气的给了这货一记暴扣!

“啊!你打我干嘛?!”

被打疼的我不由得恼羞成怒,直接变回原形向共工冲了过去!

共工见到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却是撇撇嘴一个翻身直接骑到了这神兽的背上。

在意识到自己没戳到这老家伙之后,我不由得愈发恼火,拼命的摇晃身子想要把他从我身上甩下来!

“笨就算了,脾气还不好。你以后一个人怎么办啊?”共工看着身下奋力挣扎的神兽不由叹了口气。

“啥?”还在挣扎的我听到共工的话顿时一愣:“我以后为什么要一个人?”

共工显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赶紧摇了摇头从我背上跨了下来。

“说话啊!老家伙!”

慌了神的我着急的变回人形紧紧的抓住了他。

“是颛顼的原因,对吗?他要杀你!”

看着这个眼神闪躲的老家伙,我忽然明白自己听到的传闻可能是真的!

“告诉我!”

这老家伙一直沉默不语,搞得我不由得有些火大!

“若是颛顼的原因,那我灭了他们便是!”

“不,不是颛顼......”

共工黯然的摇了摇头,随后却是突然跪了下来。

我看着跪在地上的共工不由一愣,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不是颛顼,只是我自己的原因罢了”

共工神情痛苦的抬起了头,艰难的对我说道:“共工一族未能完成先帝之托付。水灾危害四方,处处生灵涂炭。天道之下,吾等无力尽责,唯有以死谢罪!”

“什么!”

我大吃一惊冲到他的面前,使劲晃了晃他的身子:“什么以死谢罪!水灾什么的我帮忙不就好了!?”

“不!”共工推开我,苦涩的笑了笑:“天道不可违,即便是神兽,逆了天道,依旧会受罚。”

“罚就罚!我不怕!”

我有些恼火的站起身子向屋外走去,但共工很快拽住了我。

“不要去!”

“放开!老家伙!”

我有些吃力的迈出了一只脚,便再也动不了了!

“你帮不了我们!无论如何,共工一族都将覆灭!”共工大吼一声,一把将我扯了回来!

我跌坐在地,呆呆的看着他,不知为何有些莫名的难过。

“这,也是天道。”共工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语气却是渐渐的缓了下来。

“什么嘛!”我看着共工严肃的神情,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正从我的眼角慢慢滑落。

“什么,什么天道!我不管!”

共工抱住了哭泣的神兽,拍了拍他的背,笑嘻嘻的说道:“原来你也会哭啊!”

“说什么啊!我才没哭!”

“那这是什么?”共工用手从那神兽脸上揩下一串泪珠,得意的笑了笑。

“死老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敢奚落我!”我赶紧变回原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真的有些傻傻的,不过傻也有傻的好处。”共工看着眼前的神兽,心中不由得有些自责。

“谁傻了!”

听到这话,我故作不满的把头撇到了一边,但是还是掩盖不了自己眼角的泪水。

共工叹了一口气,却是在此刻跨上了这神兽的背。

“随我去南州看看吧,烨聿。”

......

南州的一处河岸边,一人一兽看着眼前的江河都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你感受到了,对吗?”共工无奈的问道。

“嗯,水脉......很狂躁......”

“但我应付的了!”

我昂起头试图用神通改变整个水脉的流向,但共工很快便阻止了我。

“不是让你来做这个的!”

共工使劲摇了摇头。

“即使你此时改变了一切,但在不久后水灾依旧会在天道的干预下发生。”

“去他妈的天道!天道,就是要夺人性命吗!?”

“不,并不是”

共工有些犹豫的看向了眼前愤怒的神兽,还是缓缓的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他们的性命可以挽救。但这一切都要靠你。”

“我?”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疑惑的看向了共工。

“我除了改变水脉流向还能怎么救他们?”

共工笑了笑,有些伤感的说道:“还记得人们是怎么看待你的吗?”

“水灾的罪魁祸首......”

我叹了一口气,神色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这明明不管我的事。”

“不,它是你的事。”

共工摇了摇头,神色复杂的看向了我。

我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们认为你会带来大水,因此而感到畏惧。”

“因此,只要你出现,人们便会有所警觉。但,你可能会背负所有的罪责。你,愿意吗?”

听完共工的话,我低着头沉默不语。

救他们反而会被辱骂?这种事,只有傻瓜才会做吧?

我思索了许久,在自己的内心始终得不到肯定的答复。我想要人族认可我,而不是辱骂!

我咬着牙,抬头看向了共工苍老的面容,却是在又感知到了不远处人类孩童的嬉闹,以及......

从共工氏族方向传来的喊杀声......

“我不强求你。这本是共工氏族的职责,你不必承担。”共工明显也察觉到了氏族方向的声响,他的眼神不由得变得有些绝望起来。

“但,共工一族消亡后,真的已经没有人可以继承这份责任了。”

“所以,我代表整个氏族,求求你!希望你能接受!”

共工说完全部的话,却是慢慢的跪下,向身前的神兽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

共工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站起身,看着氏族方向的火光,对我笑了笑。

“我不怪你.....”

共工摸了摸我的脑袋,认真的对我说道:“但,你这家伙一定要坚持本心啊。”

本心?是什么?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共工。

“罢了,你这家伙也不懂那么多。不过以后一个人可要注意些。”共工无奈的看了这一脸迷茫的神兽一眼,随后微笑着挥手告别。

“再见了啊。”

“等等!我驮你一起回去!”

我看着共工离开的身影,焦急的撵在了他的后面。

“不用,你......”

“为什么不用?你是不要我了吗?”

我听到共工的回答,却是感到了一阵的委屈。

“你这家伙!”

共工些意外的看了这天天和自己嬉皮打闹的神兽一眼,随后却是哈哈大笑。

“怎么不要你了?你永远都是我共工的坐骑。所以,你给我一直活着!”

我呆呆的看着这个转身离开的老家伙,泪水却早已在不经意间没入了坚硬的地面......

看着这个与我交往多年的朋友逐渐远去,我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内心的难过在最后一刻终于变成了一句大吼:“喂!死老头!我答应你们共工氏族!”

共工的身影没有停顿,他依旧坚定不移的走着。

但,唯一不同的是,我可以瞥到他嘴角的那一丝微笑.....

......

人族从畏惧到憎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从答应那个老家伙开始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几千?几万?

无所谓了。

不过,在很久之前,洪水冲垮村庄之后,我还是会忍不住停留一会。

但这停留,并不会给事情带来什么改观。

悲伤的妇人总是抱着啼哭的婴儿和村子里的男女老幼绝望的站在高处没完没了的咒骂着我,随后又乞求那所谓的上苍、天道惩罚那带来洪水的孽畜......

天道.....

伤害你们的不就是天道吗?我什么也没做!我......

不......

我做了,我是夫诸......

那个带来洪水的家伙......

延伸阅读

幼儿园手绘墙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g258.shtml

酷苑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a3ko.shtml
酷苑翡翠玉石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义乌市酷苑电子商务商行经销

天一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ndv3.shtml
我公司是目前各地生产玻璃艺眼的厂家。其产品玻璃艺眼适用于各工艺品厂家生产的工艺品动物

宝来喜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yov5.shtml
宝来喜童车总部占地面积8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000多平米。宝来喜童车总建立了现代

仙饮时光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g01w.shtml
一.企业简介【仙饮时光】为上海涵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仙饮时光始终秉承〖健康饮

西西米亚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py94.shtml
西西米亚毛绒公仔总部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创造良好的企业环境,以全新的管理模式

芝加哥黄金薯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uofr.shtml
芝加哥黄金薯除了主打的芝加哥浇汁薯条系列外,还拥有芝加哥魔力薯饼系列、芝加哥百变薯球

日绅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ykcp.shtml
日绅包装盒总部主营:淘宝纸箱、邮政纸箱、搬家纸箱、快递纸箱、飞机盒、定制纸箱、线上网

晨兮大语文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dur.shtml
2018年,晨兮大语文成立于时代风口,于2020年夏天,课程正式上线。经过漫长两年的

衣之恋加盟  http://www.handspiel-genehmigt.com/ndjg.shtml
衣之恋洗衣针对年龄在20-50岁的生活态度积很、有爱心,性格坚强独立的青中年妇女的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子洛的篮球之《*神》的正确打开方式(求鲜花!)(4)

    确定了BGM,苏牧便将《*神》的电影片段给剪了出来,开始后期制作。苏牧很有干劲,第一炮的红火让他浑身充满了力量,现在的他,感觉自己浑身有霸体加成,连枪都打不死……尤其是想到*神那极其高能的出场音乐将要被他作为自己的作品传上抖音,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极其期待网友们的反应。“叮,选定片段周闰发《*神》之

  • 盛夏忧伤炫舞小说在线阅读第4节

    “他?”我一听王奶奶嘴里说的那个他,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老人家,你说的那个他,是谁啊?”还没等我开口,廖华先问了出来。“就是村口那个二壮啊,他家地就在我家旁边呢?”原来那日王奶奶接到王胖子的父母打开的电话,因为王奶奶和王爷爷两位老人家年事已高,加上王胖子平时日常开销是两个老人家的三倍,再加上王胖子

  • 都市之极品太子爷之元旦

    第八章韩清昀站在平台上,看着下面的迷宫花圃。今天的空气不是太干净,有点雾霾。他皱了皱眉。“小昀,你时差倒好没有,元旦呢怎么又有工作?”乔伊莎的声音依然在手机里絮絮叨叨,“妈妈打你家里座机,人都不在。”韩清昀仰起头看着天:“我时差已经倒好了。飞机下来以后在省城住酒店。已经睡够了。”“听何慕说,你要上电

  • 她笑得甜蜜蜜第四章在线阅读

    在看到李高拿着文件时,剑总就满脸苍白,额头早已出现许多冷汗,现在又听到玄易给出的两个对他来说简直想跳楼的选择,他害怕了,后悔了。此时的剑总只想玄易再给他一个机会,不要拿走他的股份,毕竟金珠公司每年的分红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且越往后发展分红越多,现在若玄易让他交出他偷司的钱,他会二话不说出来。剑总用

  • 红楼之嗣子第10章在线阅读

    是,不会感觉到疼痛,但是你身临其境,无需神经切实受到刺激,心理上就会产生相应的感觉。更何况,虽然没有感觉到被射中的疼痛,但他是真的感受到了一种冲击力!沈冰把屏幕推上去,脸上已经冒出了一些冷汗,背脊也是一片凉。他震惊地看着薄以媃,有些不敢置信,“……可以再来一次吗?”“可以。”薄以媃微笑:“进去后,你

  • 别惹我,我全家都有系统在线阅读第十章

    求收藏,,求月票,,求鲜花,,给为书友助我上架吧陈枫走进主殿,主殿里的人很多,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一进来就看到一个小的光幕,而且光幕里还有一把很小巧的小剑,这时候,一个金丹期的修者伸手朝着小剑抓去,但是刚刚碰到光幕上就被弹飞了,又过了一会,一个元婴期的修者也伸手朝小剑抓去,也被弹飞了,这时候

  • 猎魔[末世]在线阅读第7节

    起床之后,石安生也没出去吃饭,而是直接开门出去,先把草莓摘了,一边摘一边吃,都摘下来之后石安生也吃饱了,这草莓还真是跟那个大姐说的一样,真的有一丝丝牛奶的味道,很好吃。又把能摘的菜都摘下来。石安生这才发现那二十六只鸡在鸡笼,中看着都很拥挤,看了看小院的地方,想着在卖个大的鸡笼,看着看着,石安生不去买

  • 猫小二寻情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说你是个傻大个,还真没说错啊!日天”霍莉翘着玲珑的小脚坐在哥谭街球场边吐槽道,“所以啊,我人傻,只有拜托冰雪聪明的未来哥谭女王霍莉大小姐出马,帮忙指点迷津啦,来,再吃根薯条”徐昊就站在她旁边低三下四的陪着笑脸,手里还捧着一堆零食,甚至都没有纠正日天这个让他想自刎的称呼。“切!瞎说什么大实话啊”霍莉

  • 西游之白龙在线阅读第1节

    顾执的话真的吓到江未晚了,江未晚见过不少的现场,不管是车祸,伤人,甚至是死者,江未晚都不以为然。可似乎就是因为平时太过执拗,太过专注于工作,所以对于感情和男女之事,江未晚真的不太习惯。尤其是这样,被人压在身下。江未晚的防备心是培养出来的,所以顾执的做法,轻而易举的就让她觉得顾执要伤害自己,面对压在自

  • 我家隔壁是大唐之尴尬饭局

    沈成器不觉得有意思,只觉得尴尬。他瞪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关河,让他稍微收敛一点。关河会意,不再笑了,绅士地为季知秋拉开椅子:“季小姐,请坐。”季知秋朝关河颔首致谢,最先坐了下来。姜斐干咳了一声,也拉开椅子坐下,露出笑容。关河替沈成器拉开椅子,等到沈成器落座,他才坐下来。明明是相当尴尬的场面,关河却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