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李芳仪传奇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柳绪琬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歌很快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假装意外道,“竟有这么好的亲事?”完了又皱眉,“可是妈妈,你该知道,我这十几年可是什么家事女红都没学过,我真担心嫁过去会丢了王家的脸面,妈妈还是跟祖母和母亲说一下,另给我找个小户人家,这桩好姻缘,还是留给二妹妹吧。”

直白的话语让杜妈妈一噎,心中暗道,若那安乐侯是个好的,二小姐要嫁哪里还轮得到你挑自己嫁给谁?大夫人还不早就随便指个人家好让自家女儿赶紧做侯夫人?

脑中虽然这么想,杜妈妈依旧强撑着从嘴角扯出一抹笑:“小姐说的哪里话,您是咱们相府的嫡女,哪个小门小户配得起,自然得是安乐侯那样的青年俊才,而且大小姐尚未出阁,怎么能先说二小姐的婚事呢?再说了,老夫人先前已经找先生合了八字了,先生说您和安乐侯是天定姻缘啊,老夫人不愿您错过了这桩好事,忙忙地就派老身来接您啦!”说到这里,还在老夫人三个字上咬字上加重了几分。

见她顾左右而言它,无歌便有些不耐烦了,原本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猝然一攥,扶手的一截瞬间碎成了木屑,她看着吓得一屁股从杌子上跌坐在地上的杜妈妈冷笑道:“天定姻缘?哼,我看,这安乐侯有什么问题吧?”

天哪,这这这……这大小姐怎么会功夫呢?

杜妈妈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有点发软,憋了半天还是结结巴巴道:“小姐,小姐说笑,怎么说,您也是王相公的亲孙女,相公和夫人怎么会,怎么会让小姐遇,遇,遇人不淑呢?”说到最后四个字,声音已经细不可闻。

见她死撑,无歌叹口气,假装没看见自家丫头投向自己的不满眼神,一边接过她递过来的帕子擦手一边道:“妈妈自己想一想这些年我的处境,您能昧着良心再把刚才的话再跟我说一遍么?”

阿实也走到跌坐在地上的杜妈妈跟前,一边将她搀扶起来一边口气悲哀地道:“是啊妈妈,您瞧瞧,都说当年送咱们小姐来洛阳是为了让她能平安长大,可这么多年,咱们小姐过的哪里是相府千金该过的日子?要吃没吃,要穿没穿,若不是学了些武艺强健身体,能不能长到现在也不知道,可如今这才**,没有回去享过一日父母恩,便要匆匆嫁了,您叫咱们小姐怎能意平?”

刀子一般的话刺的杜妈妈心里难受,也才终于注意到这位大小姐身上的衣衫早已陈旧,袖口和靴帮早已磨出毛边,手里的茶碗甚至不如她一个下人在家用的,一旁的手炉上擦的干净却掩不住点点青色锈迹,再回想起她刚才在东厢房时看到的陈旧摆设,心中忍不住暗骂大夫人丁氏刻薄,但还是努力思考着如何将事情办成。

这时,高嬷嬷忽然提着一茶壶进来了,一边走一边道:“阿实,你浑说什么呢?咱们小姐的嫁妆可是好好的在相府存着哪,当年夫人的陪嫁,再加上这些年铺子里的出息,到时候小姐出嫁,没准儿能再次轰动开封府呢!”

方才还觉得心酸的杜妈妈顿时有昏过去的冲动!

她怎么忘了!大小姐的亲娘向氏嫁过来的时候是有一大笔嫁妆的,当年也是相府千金的向氏和王家大郎的婚事也算是轰动开封府,可惜没什么福气,嫁过来一年只生了大小姐一个女儿就因病去世不说,还……

哎,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这样子,很明显这大小姐是要她回去告诉老妇人和大夫人,要她嫁人可以,她亲娘向夫人的嫁妆和这些年的出息一分都不能少!

早知道这大小姐如此烫手,她就不该寒冬腊月的来跑一趟!

那厢无歌好笑的看着给她换热茶的高嬷嬷和偷笑的阿实,吃惊道:“果真如此?”

又叹气:“哎,我就知道,爹和娘是待我很好的。那杜妈妈……”她故意停顿了一下,让杜妈妈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了好几下才又续道,“您可以回去带个准儿信了,就说,我们不日就回开封,这个家里虽然没什么好东西,但总也要收拾收拾的,我看你这次也没带车马,我这个话够妈妈交差了吧?”

“是是是,小姐的信儿老身一定带到一定带到。”也不敢说其实外面的轿子其中一顶就是给无歌的杜妈妈忙忙起身应了,但早在看到那两顶轿子便知道她想法的无歌心中冷哼了一下也起身道:“那我就不留妈妈了,免得赶路慢了错过宿头,阿实,送客!”

说罢,自己干脆利落地快步出了正房门。

心中得意脸上带笑的阿实脆生生的应道:“是,小姐,妈妈,请了。”

就这样,本来是来接人最后却成了报信的杜妈妈起身往外走,却没料到刚先开棉帘子,一只橘黄色的猫咪腾空飞起,四只爪子往杜妈妈的身上狠狠一蹬,蹬的原本就准备跨门槛的杜妈妈哎哟一声一个不稳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橘猫也顺势从她的肩头瞪了两脚飞进了屋里。

“哪里来的野货!”好在身上穿的厚,杜妈妈没什么事,但也忍不住气急败坏。低头一看,四个黑乎乎的梅花脚印,身后也传来阿实带着笑意的声音:

“呀,团子你怎么又埋伏在门口了,看你这爪子黑的,走走走,我给你洗洗,要不然小姐可不给你上榻。”

杜妈妈扭头看去,就见阿实提着一只橘黄色的大猫,对杜妈妈歉意道:“哎呀,妈妈,对不住,这是小姐养的,就爱躲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吓唬人玩,咱们都习惯了,吓着您了,别见怪啊。”

“没,没什么!”杜妈妈一边强笑着一边看着那只身上是橘色,肚皮爪子雪白爪底漆黑的猫咪被阿实抱着,琉璃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她,她也一边看着这猫一边思考这是哪个种的猫还挺漂亮,但就在她被跑过来的红石扶起来的时候,就见那猫突然就张嘴呲牙扯着嗓子发出了一声渗人的嗷呜声。

“妈呀!”杜妈妈惊得忙拉着红石吓得连忙爬起边往外跑边喊人来抬轿,不一会儿一群人就匆匆出了大门。

看着素蓝小轿消失,阿实呸了一声,一边高声问着嬷嬷有没有温水一边抱着开始挣扎的橘猫也进了东厢房,屋里无歌接过大橘猫团子,好笑的拍了它两巴掌,将它带的黑爪子强按进她刚用过的温水盆洗边笑骂道:“踢人家的时候挺精神,见到是生人怎么吓得那么厉害,你个窝里横!”

一旁阿实指着团子笑道:“你呀,你看你把杜妈妈吓成什么样了!”

说罢又朝无歌道,“不过小姐,团子那声音,如果阿实不是跟团子熟,也以为她吓唬人呢,谁知道它其实是因为害怕呢?”

团子大橘猫一边挣扎着不让人给它擦爪子一边委屈的喵喵叫着,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洗爪子,洗完了还要舔真是麻烦死了!奈何它压根儿挣过不过主人的手劲儿,锋利的爪子也不敢用,它可不想被剪了爪子爬不上树。

阿实笑完了却又担忧起来:“小姐,咱们真的要回开封么?您真的要嫁给那个安乐侯么?”

无歌没说话,看着委屈却细致的舔着自己已经洗干净爪子的团子道:“开封肯定是要回的,不过,嫁不嫁人?嫁不嫁安乐侯,我自有计较。”

一旁坐着的高嬷嬷闻言眯着眼睛道:“小姐,你有人选了?”

无歌惊异的看着高嬷嬷嘀咕道:“真是人老成精。”

阿实眼睛一亮:“这么说小姐有心上人了?是谁啊,是洛阳城里的么?阿实认识么?”

“应该在开封吧,是谁先保密,值不值得嫁还不知道呢?”无歌摸着下巴,想着传闻中的那个人的情况。

“什么叫应该在?”阿实不满道,“您心里到底有没有谱啊!”

无歌朝她微微一笑,不再说话,拿过靠在床脚的一杆长.枪施施然出了房门,阿实只好跺脚道:“又练枪,哎……真是的,嬷嬷你看嘛!”

嬷嬷却是摸了摸舔完了爪子开始抱着自己的尾巴舔啊舔的团子笑呵呵道:“好了好了,她心里又计较,去做饭吧,小姐练完枪该饿了。”

阿实叹口气,嘀咕道:“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长.枪这种兵器,女子又不可能上战场。”虽然抱怨着,但依然随着嬷嬷的吩咐往门外走。

出门后看着在院子里练枪的无歌将一杆长.枪舞的气势恢宏,突刺,横扫,抖动,口中发出呼喝之声,眼神凌厉,表情严肃,就这一会儿,额上已然见汗,又可惜了一回,拐进厨房做饭去了。

而沉浸在练武中的无歌,耳边如同过去每一次提起枪一样,回响起了天策府当年万千同袍们一同练枪时震耳欲聋的呼喝声,今天又与过去有所不同,怀里残缺的天字旗似乎将那一切更彰显了几分,而她手中的枪也比过去更多了几分杀气腾腾。

穿云,龙吟,龙牙,苍月。

一套羽林枪法练习下来,无歌收枪擦了擦汗,小心的将怀里的天字旗拿出来,轻轻的摩挲之后又忍不住感伤,如今,再也没有人与她对战,和指导她的枪法了,但她转念又想到了开封府里那个人。

既然是那一位的后代,枪法里也许能找到几分天策的影子呢?无歌的心中忍不住期待了起来。

延伸阅读

直播:极限运动第一人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lottounion.cn/6dof.shtml
谢乘胥做的第二款**原型是消灭星星,只不过做了些微调。地府的网络特别的质朴,谢乘胥第

龙珠(系统)穿越成为巴达克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lottounion.cn/b8bh.shtml
我和陈知命开始讨论起这个问题,说到关键处,就连我脑子里的那点迷惑也消散了。我居然会和

怎么还不离婚[穿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lottounion.cn/p8b4.shtml
女孩小小年纪已经炼石境巅峰,加上身上的两件宝物,对付融石境第一阶都不在话下,只是黑衣

(综)主神任务不屈基因  http://www.lottounion.cn/d605.shtml
成为一名魔法师,能够保护亲人的魔法师,会让父亲回来的魔法师。可是,他终究没有展现出魔

红楼之林姑姑之战家有子初长成  http://www.lottounion.cn/al9f.shtml
五行峰顶,一片平坦,光滑无物,仿佛被利刃削去,唯独平地的最中央,有一座小石屋,正是太

重生之完美女婿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lottounion.cn/b7c.shtml
“用力向下蹲!”秦广略显沙哑的声音充斥这庭院“好!”秦天用力咬紧牙关任由额头上豆大的

血与剑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lottounion.cn/6t8z.shtml
周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立马看向宋冈,宋冈还在那里看视频,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宋冈

灵古界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lottounion.cn/amyo.shtml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江南好时节。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群芳卉,五大名楼馆苑数位名妓齐聚

三大界之狐狸精  http://www.lottounion.cn/mf0.shtml
容清扬缓缓的睁开眼,那彻骨钻心的疼痛仿佛已经停止了,她颤抖着已然麻木的手想去摸一摸自

偷时间的人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lottounion.cn/uf0u.shtml
“孙爷爷,你可不要相信他呀,他绝对不是好人!”老处女忙阻止道。你大爷的才不是好人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域迷途在线阅读第四节

    回到阔别了三年的家,看着家里几乎没有变过的摆设,沢田纲吉突然有一种自己从未离开过的错觉。但同时袭来的,还有母亲费心维持这一切的酸涩。“里包恩,要去我的房间看一下吗?”若是之前,沢田纲吉怎么也不会说这样的话,可是里包恩跟沢田奈奈一样,都是他久违的长辈,所以这会儿沢田纲吉难得心情不错的发出了邀请。“嘛,

  • 大唐:神威女将军之学霸X嗜睡X实践课(5)

    弥谷不知道其他专业的学生是怎么迎来开学的,但对于他来说,正式开学意味着从早到晚满满当当的日程表和雪崩般的课后作业,更不用说,为了能赶上半年后的课题小组,他还需要比别人几乎快一倍的进度。“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周五晚上,弥谷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像是一条长期缺水的鱼。他的对面是捧着一本厚重的考古学书籍的

  • 重生九零:甜妻,超凶哒!峨眉少掌门,神级彩蛋系统

    峨眉金顶。清晨,一群身穿白衫的女弟子,整齐站列在峨眉之巅,井然有序地演练着峨眉剑法。“停!”突然,监督晨练的丁敏君,严厉喝问:“周芷若为何没来?”灭绝师太闭关修炼,丁敏君主持晨练,听见她的喝问,下方剑阵顿时停止。“启禀丁师姐,近日天气炎热,少掌门身体不适,芷若师妹给少掌门熬药去了。”一个女弟子回答。

  • 全民轮回之十倍奖励在线阅读无尽世界的骨海

    “骨头,骨头!还有没有点别的?”泛着不详血色的天空下,一名头发杂乱,衣衫褴褛,面孔漆黑的男人烦躁着抓着自己头发。青煜,也就是这个浑身脏乱的男人,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三个星期了,从一开始的慌乱到现在的心情逐渐平复,青煜的心路历程可是起起伏伏。这是一片被遗弃的空间,毫无所获的青煜,瘫坐在了地上。没有风

  • 改邪归我之对*(10)

    第十章对*“我相信我的眼睛,一定不会看错人的,你是一个有才华的年轻人”中年人很自信的说道“很好,就冲你这句话,我们可以合作,就是不知道你是想要买断我的曲子,还是以分成的模式”林凡问道“嗯?”中年人愣了一下,不由的盯着林凡多看了两眼,“嘿嘿,年轻人,你很自信嘛?从你自信的眼神,我就知道自己今天的决定并

  • 终末之鲲在线阅读第八节

    林凡一直坚信,风水是一门科学,一门属于华夏的科学。这种科学的基础,是古人观察日月星辰,山川大地总结而出的经验,必有其精华之处。它和那些江湖术士不一样,更和封建迷信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只是它身上特有的玄幻色彩,让大多人以为它是迷信。其实,大多数人不知,部分成功人士,反而十分相信这种“迷信”。就好比牛顿到

  • 龙珠之武道传承系统在线阅读你值得更高的位置

    又是这个混蛋!李轨瞬间怒了!刚才就是楚狂挡下那一巴掌,他还没有找楚狂算账,如今又蹦跶出来坏他好事。“你是哪家公子哥?”汪姐迟疑道。虽然是陌生面孔,语气狂傲,可一身气质却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楚狂还没有开口,李轨就喊道:“汪姐,你别被这小子外表给骗了,他连进入五层的资格都没有,只是来这里长见识的。”“你

  • 云岭双龙传在线阅读第7节

    得知晓敏爸爸妈妈要见郑言,郑言高兴得合不拢嘴,虽然见家长似乎快了些,但是如果能够得到晓敏父母亲的认可,那他们感情未来的道路便一帆风顺。原本不太在意穿扮的郑言精心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带着细心准备的礼物,踏上了去X市的动车。到了晓敏家,妈妈和晓宇在厨房准备晚餐,爸爸坐着给郑言泡茶,晓敏内心忐忑地坐在离郑言

  • 杀马特给我生崽崽第五章在线阅读

    不知多久,二人就这般,似乎是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港湾一样。月光下,男子模糊不清的嘴角内终于吐出两个字,“叶羽!”当这话语落下,孙妍额头动了动,“真好听!”这声音极是清脆。月上柳梢头后,粉色木床上一女子熟睡了,而院子内一扇精巧的木门正在成型。那木门旁,一男子正手拿墨尺在木门上划来划去,而另一只手更是拿着刻

  • 爆笑囧仙之第六章(6)

    不然,他就要留下千秋万代的骂名了!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好像有一只小猫跟在他的身后。祝烽回头一看,却是刚刚那个寝宫中被他救下的女人,裹着他抛给她的那件披风,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见他回头,这个女人也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双黑白分明,好像小鹿一样的眼睛带着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