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八荒榜凌云传在线阅读无奈替身

作者:逍遥的萧遥 来源:纵横中文网

“请问,阁下是何人?”飞雪阁内,穆泽枫又仔细打量几眼面前的男子后,不由得暗自赞叹一番。

颜如冠玉,仪态翩翩。一支翠笛不离手,犹显风姿俊雅。更难得的是,虽其身不在朝堂,却有龙凤之表,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然而,不知为何,此刻柳依诺见着他,竟露出一副被抓到般无可奈何的神情,反让他颇感新鲜。

认识她许久,除去整日跟随自己屁股后面跑,倒未曾听闻其有怵惧之人,因此,他对这男子,多少都有了些好奇。

“荣君奕……”男子不卑不亢地开口回道,紧接着,又将目光落在柳依诺的身上。“诺儿……”

“表……哥……呵呵,你回来啦?”柳依诺赶忙站起身,帮他斟好茶。“表哥坐下歇歇吧!”

“敢问,你便是雪曜谷的妙手雪医?”莫梓兮微怔。妙手雪医之名,不说整个龙熙人尽皆知,但也响彻大江南北,只是人们鲜少见过他本人罢了。

荣君奕颔首。“正是在下……”

“没想到,今日能有幸在此遇到荣少主,实乃有缘!”云靖秋拱了拱手,似有相见恨晚之感。“这位,是当今三王爷,那位是御史莫大人,而在下是云靖秋。”

“三位客气……君奕愧不敢当。”荣君奕同回过一礼,浅浅笑道。“想必,平日里诺儿给各位也添了不少麻烦,还望多多包涵。”

“哪里……”

“哎,表哥……”说的好像她整个就一只麻烦精似的,殊不知,她这前身果然真是——很大的一只。

“喂……你们让我进去!”

几人闲聊时,蓦地,门外突然传来阵脚步声,且伴随着女子很不满的声音。

单纯听声,柳依诺便知是刚刚那名“小书生”和中年大叔,如今恐怕她已恢复女儿身,跑来寻“救命恩人”的吧?唉……这只黄金单身王老五,但凡摆酷耍帅,必定吸引女子如苍蝇般紧紧盯梢。

想到此,柳依诺认命地暼了眼坐于身侧正老神在在喝茶的荣君奕,语气甚为哀怨:“表哥,你又有麻烦咯……”

“那诺儿再陪表哥演回戏吧?”荣君奕嘴角微勾,这丫头,之前还屁颠屁颠的,现在至于表现得那般不情愿么?她哪里有吃亏?

可柳依诺想的,则是为毛每次都逃不脱做“替身”的命?几个月前,前身已陪他演过不下三回,结果今日再见他,居然又来?这厮就不想正经八百娶妻教娃么?还能否好好玩耍了?

“最后一次,下回换人!”柳依诺恨恨地白了他两眼。给他当表妹,真亏!不行,亲兄弟都明算账,她说啥也得捞点好处才成。

“白银五千两,外加梦魂丹三枚!”

“嗯……成交……”荣君奕挑挑眉。有段时间未见,她学聪明不少。钱无所谓,再多都给得起,但唯独梦魂丹稀少,令他有些蛋疼。

而另一旁的三人,在闻听此言后方才恍然大悟。难怪柳依诺对他会有那种表情,原来是这么回事。

“千浔,让他们进来吧!”

话音未落,大门即被人推开,果然,从外面走进两人。

为首的女子,俏丽若三春之桃,清雅如九秋之菊,且看她约莫十七八岁,身着粉红纱衣,修眉端鼻,双目湛湛有神。想必刚被花盆中的泥土撒到,此时,她的一头青丝仅用根丝带系住,倒也简洁利落。

紧随其后的,即为中年大叔。典型的国字脸,两腮落下胡须,虽面相普通,可至少看起来精明干练。

“原来是恩公?”一见坐在窗边的柳依诺,大叔立刻认出了她。昨日于街上犯癫病,尽管意识不太清楚,可亦能大概知晓一二。待他恢复神智时,自己已经到了医馆。

“多谢恩公出手施救,才保住方岭一命,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呵……原来是大叔,好巧。”柳依诺挥了挥手。“您不必客气,其实只碰巧我会治罢了。”

荣君奕闻言稍愣,之后疑惑地侧首看看她:“你?”

荣君奕当时不在现场,因此并不了解其过程,但莫梓兮却是自己亲眼目睹的。

原本以为她和雪医乃表兄妹关系,学些医法无可厚非,毕竟名望较大。然而,当荣君奕同样露出惊讶神情时,才知道他似乎对柳依诺懂医术之事也不知情。

那么她到底和谁学的?为何又一直隐瞒了众人?这次禁足回来,虽顽劣未改,可近两日所发生的事,以及她的表现,的确不得不让他们注意到各种细节的变化。

柳依诺这个尚书千金的身上,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还要为他们带来多少惊异?于是,包括莫梓兮在内,三人望向她的目光,更多了一丝探察之意。

“嗯?怎么了,你娘子我守着你这江湖郎中,没事偷点玩玩不成么?”柳依诺眨眨眼,嗤笑了一声。

“哈哈,成……娘子做什么都成!”江湖郎中?嗯,蛮贴切的。

“娘子?”但不知,如此称呼,却令那女子霎时如漏气的皮球般失望不已。原来,他已经成亲了?

柳依诺点点头。“小姐有何见教?”

“这位公子刚刚救了本小姐,我是来报恩的!那么,他的夫人仅有你一人么?”女子轻抬下巴,颐指气使地问道。

“自然……”柳依诺捻起镶金边的茶杯略抿一口,姿态优雅至极。“我相公他还不敢再纳旁人。”

“凭什么?”不止女子好奇,在场几名男子也同样。

“因为……我能降服得住他呀!有求得满,为何还想别人?”

“咳……”

无视他们的尴尬表情,柳依诺缓缓走至她近前,不禁轻叹道:“我看小姐该为贵族中人,也定能寻个门当户对的好夫婿。另外,报恩方式有很多种,未必要以身相许哦……正如我救过这位大叔般,难不成,他还要许给我?”

“该瞧该摸的,一样不少,到底也没吃亏。”女子很不屑似的轻哼。

“这位小姐……”柳依诺顿时冷下脸来,眼神微凛。“正所谓医者仁心,对待病患,是不能用有色眼光去感情用事的!即便病人乃至亲,也要做出正确判断而不允许有任何犹豫!”

“你……”

“在小姐眼里,或者世俗之事更为重要。可在每位医者眼里,只要争取一刻,便能挽回条人命!人生一世,除死,无大灾。想想,哪怕如今有点病痛都应好好珍惜着呢,若连命都没了,那他还会有什么?”

一番话,不但说得女子哑口无言,甚至连其他人都陷入沉思。

“没错……”荣君奕把玩着手里的玉笛,忽地灿烂一笑。“娘子肺腑之言,句句都说到人心坎里了。且行且珍惜,所以……为夫此生有你一人,足矣。”

“嘁……”不知怎的,柳依诺听言反而差点笑出来。换成别的姑娘,事先要不知道演戏,指定会当真呢!这家伙,简直祸害得不要不要的。

“你们!”

“不知小姐怎么称呼?”柳依诺突然话锋一转,“若有合适的,我会帮忙牵线搭桥。”

“那……如果本小姐坚决不退让呢?你又如何?”女子撇撇嘴角,以她的身份,弄个人还不容易?

“哦?这样啊……”柳依诺作势扭回头瞅了瞅仍在喝茶摆酷的荣君奕,“那便让他不能人道好了……”

“噗……”

今晚,莫梓兮已经是第二次喷茶了。他猛然间觉得,这个赫赫有名的妙手雪医似乎比自己还要“惨烈”些,不过难得此刻他尚能稳如泰山,因此投给荣君奕的目光里,夹杂着更多敬佩以及万分的同情。

“哈……有意思,这样吧,你与本小姐杀一盘,若你赢了,我就不再纠缠,怎样?”女子眸光闪动,笑颜若花。

“当真?”

“当真!”

“嗯,好吧……”唉,早知这般麻烦,刚刚就多要点酬劳了。

“喂,你行吗?”始终保持沉默观望一切的穆泽枫蓦地开口问道。

而柳依诺并未言语,仅仅递过去一个浅笑,却也美艳盈盈。

……

二人于棋盘两侧分别落座,女子执白,柳依诺执黑。古代围棋为白先黑后,于是眨眼间便落下数子。

都言棋场如战场,但见黑白二龙缠绕搏斗,辗转腾挪中,不知觉已至中盘。然此时,竟仍看不出孰强孰弱,而女子似已有些心急,遂开始发起猛烈的“包围攻击”。

柳依诺自不甘落后,也开始“自卫”,不多时亦将其先头子吃得溃不成军。女子略感惊讶,随即又把棋子分成两拨,分别攻打黑子左右两侧,想必欲靠夹击将对方主力一举歼灭。

柳依诺一边看着棋盘,一边用手里的黑子轻轻敲打着桌沿,且乐呵呵道:“相公呀,若娘子我输了,你就跟这位小姐走吧!”

给这臭小子找个媳妇儿其实也不错吧,至少荣恒表叔能少操点心。

“娘子……”荣君奕似笑非笑凑近她,“假如你敢输,为夫就先将你掐死,然后……”

“咋的?”柳依诺斜睨他一眼。

“然后再把自己搞成不能人道……”

“够狠……”听他如此说,柳依诺反倒有些脸红起来,不止够狠,还有够变……态!

“你们夫妇真是伉俪情深……”女子得意洋洋地靠于椅背上,如今的棋局,大势已定。“但棋如人生,并非是你想赢就赢的。”

“这话没错……”柳依诺执起棋子继续慢慢落下。“不过,小姐只知棋术所在之理,又是否明透棋艺之五得?”

“五得?”众人面面相觑。下棋,无非修身养性为主嘛?

“何谓五得,柳小姐能否赐教?”云靖秋毕竟同为爱好者,可从未听过此理论。

“五得嘛,即是:得好友、得人和、得教训、得心悟、得天寿……”

“哦?”

“得好友比较好理解,尽管初次相见,只要纹枰相对,无需语言,就会灵犀相通,棋友之间坦荡的胸怀就越可明鉴。”说话间,果断落下一子。

“得人和,纹枰对坐寄舒情怀,逍遥自在凝神心静,胜固欣然,败亦可喜。优哉游哉,聊复尔耳。乃你我等流之辈也。”

“得教训呢?”莫梓兮挑挑眉,从旁插问道。

“得教训,小处着手,大处着眼,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从失败或错误中取得经验,吸取教训。”

“那心悟,是否为始于乐趣,而后得理?”穆泽枫眼眸轻抬,看着她清秀的侧颜。

柳依诺颔首,又略微顿了顿才放落一子。“正是。俗话说,早得道,早得到,得道通达。随年岁增长,阅历渐深,处事渐广,心悟由然而生。并由棋道得以证悟大道,超然的人生态度,会使人变得心平气和,追求均衡,豁达大度。”

“得天寿呢?就是能长命百岁咯?”女子也嗤笑一声。

“呵呵,下棋乃严谨的思维和推理锻炼,日长消闲兴,走向棋局畔。老而忘忧、忘物、忘我、清乐才长寿……”柳依诺扯扯嘴角,点下最后一枚棋子,“还有,人们往往在棋中纠结,那会让自己很痛苦,原因呢,一是因为求之不得,二呢,是因为舍之不得。棋尚且如此,何况人生?……小姐,你输了!”

“什……么?”女子登时睁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呵呵……必要时,这釜底抽薪蛮管用的……”柳依诺捶了捶已经发酸的腰,“唉,我这条老命总算保住咯!”

“好吧,愿*服输……本小姐即使再痛苦,也会说话算话!”女子上前两步,环住她肩头。

“呵呵……”柳依诺不禁轻笑。不过当她的眼光在扫过女子耳后有同样一枚微型蝎子图案时,不禁再次因脑中闪过一个无法捕捉到的片段而刺痛。

“幸好,你不是我的敌人……告辞!”

……

“诺儿,你怎么了?”见她脸色似乎有变,荣君奕疑惑地问道。

“哦,没事……”柳依诺甩甩头,“可能今天有些累吧。”

“是么?”

“嗯……”

“表哥?”

“什么?”

“现在什么时辰了?”柳依诺猛然回想起一些事情。

“大概戌时……怎么?”

“我去……”不由分说,当事人拉起荣君奕的衣袖转身便往外跑。

“诺儿,你去哪?”荣君奕被搞得一头雾水。

“唉……还能去哪,回家!”

延伸阅读

想杀我的人都会暴毙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3gmifi.cn/6g01.shtml
四月,花开的季节听着鸟的叫声,吹着春风,感受阳光照在脸上温暖的感觉,一切都这么的美好

末世核王之刘邦驾崩了  http://www.3gmifi.cn/gba2.shtml
刘盈在小太监们的伺候下换上孝服,风风火火地赶到未央宫正殿吊唁。按照汉朝的葬礼规矩,皇

LOL之神级刺客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3gmifi.cn/a18j.shtml
次日一早,温宥娘先去给祖母请安,随后说了带小酒儿去张家的事情。小酒儿就是温长倬的小名

重生再做他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3gmifi.cn/xqye.shtml
夜晚刚过,宿鸟初啼,天边微微露出一丝晨光,姝河边上,却依旧沉浸在一种阴郁低沉的气氛之

灵解星空之答案与选择  http://www.3gmifi.cn/ds17.shtml
清晨的官道上,容隐骑马伴着马车随行,马车摇摇晃晃,里面的人却毫无动静。他知道她是在躲

将军夫人为何那样不会拘泥  http://www.3gmifi.cn/gtn2.shtml
“不悔姑娘?”武当四侠张松溪疑惑的看着此时此地绝无可能出现却实实在在出现在武当后山的

欢宠小师妹在线阅读绝情  http://www.3gmifi.cn/g274.shtml
陆骁在沈瑶身边待了那么久,他知道沈瑶很辛苦,早出晚归,除了工作还得应付各种应酬,夜里

末世之我能看到成功率在线阅读老师也敢拒绝  http://www.3gmifi.cn/sff9.shtml
等到杨宇再一次来到学校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整个班级的焦点,所有的同学,总是会

阁下乃主角之坑爹的设定  http://www.3gmifi.cn/pdii.shtml
“欢迎你来到创世神**,这里是青天境新人登记处,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么。”带上头盔进入

无赖勇救校花  http://www.3gmifi.cn/b71q.shtml
“吴慕凰,你到底从不从我山哥,啊?”一个飞机头小弟拦在吴慕凰身前,其他的小弟将整个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山边在线阅读第八节

    “大战决”“妙圣医典”穆宇看不出来这两部功法是什么境界,但他相信既然是爷爷留的,那就不会差。就像做了一个梦一样,当穆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刚刚的床上睡着。穆宇下意识的摸了摸空间袋,好在刚刚的功法还在。穆宇把《大战决》和妙圣医典拿出来《大战决》此功法修炼自身的境界,以战养战,经历的战斗越多,规模越大

  • 我回明朝做天子在线阅读第3节

    秦明看了一眼各个职业的技能以及二转后的发展方向:战士的初级技能有:重击,连击,法师的初级技能是:火球术,冰刺,雷击,牧师的是初级技能是:初级治疗术,惩戒,骑士的初级技能是:骑士突刺,骑士斩击,刺客的初级技能有:致盲,背身一击,而弓箭手的初级技能是:冰霜箭,爆炎箭秦明又看下系统介绍,玩家可以通过打怪,

  • [all翔/性转]双马尾征服荣耀之第四章(4)

    第三章督促薛蟠的第三天翌日,薛蟠的习武师父一早便到了,同行的还有他妻子,而他妻子正是薛玉衡给薛宝钗寻得女师父,可见这一家子挺厉害的。不过另薛清洛诧异的不是这儿,而是这两人带着的孩子,与薛蟠差不多大的样子,不过身子极其虚弱,坐在轮椅上,看起来行动不便。“姜师父、姜夫人,这是宝儿。”薛玉衡牵着薛清洛的手

  • 向往的生活之学霸人生逃跑

    “奴婢自小是与小姐一同长大的,以后奴婢会像服侍小姐一般服侍姑娘。”她低首敛眉,眼角隐隐有着精明算计。若白蓁蓁出嫁王府,她便是随嫁丫头,也是有机会服侍王爷。就算我不是尊真菩萨,毕竟她有了希望,这喜色藏也藏不住。“绿枝姑娘言重了。”我瞅了瞅她裙摆下隐隐露出来的淡朱色绣鞋,淡淡一笑:“今日之前,我只是村野

  • 超神学院:躺着就无敌飞到了大唐

    程云飞淡定的上去领了奖,举手向评委和观众朋友们致了谢后,随便说了几句获奖感言就带着奖品下台来了。郭萌萌激动的抱了他一下后,就把他手中那两张拉斯维加斯的旅游票给抢过去亲了几下。程云飞有些无语的调侃她说:“萌萌同学,你好像亲错对象了吧?难道不是该亲我的吗?”。说完把脸凑了过去,郭萌萌果真大方的在他脸上亲

  • 我做的菜超贵的意外惊喜

    这时,凌尊发现在他的不远处,正有一头白色的老虎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雪月魔虎!”凌尊认出了那只灵兽,而后紧握长枪,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随时出手。但是,他经过一番仔细的观察与感知,发现雪月魔虎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也就是说,雪月魔虎已经陨落了。“应该是之前的那龙卷风撕裂了雪月魔虎的伤势,这才使得他陨

  • 远近难及在线阅读第1节

    七月的夏天,总是格外的炎热。谢兰香打湿了好几条毛巾,给三孩子一人头上裹上一条,再让孩子们带上斗笠,背着小背篓,自己再挑着空箩筐出门。最小的女儿妞妞赶紧拿着水壶灌满了一大壶井水后,才小跑着跟上哥哥和妈妈的队伍。谢兰香已经走出屋子有点距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最后垂下了眼帘,沉默的走了。她知道

  • 安陵容重生之幸福在线阅读第4节

    再次回到了矿场,陈羽不禁一阵唏嘘,仅仅几天的时间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将脑海中关于白衣女子的记忆消除,陈羽正式走进了他工作了多年的矿场之中。金剑门是岳陵城三大门派之一,地处金剑门外门的北山矿场是金剑门收入来源的一部分,北山矿场按照级别分为金矿、银矿、铜矿、铁矿四大片区。许多杂役弟子为了能够进入金

  • [FGO]战斗吧,Teacher浴龙屠

    葬爱家族的玩家显然被这三位不速之客给镇住了,对面虽然只有三人但是等级却高达七级,而且手中的武器和身上的装备都优于葬爱家族的玩家。四级葬爱首阳显然有些恼怒,“浴龙屠,今天是我们帮派和这个人的私人恩怨,还望浴龙屠你能够给我个面子。至于这个boss,我们葬爱家族和你浴龙屠平分你看如何?”“葬爱首阳,面子我

  • 男校女生在线阅读第9节

    如此清新脱俗的名字,也是让林东眼前一亮,便利店应该是有卖的吧。打定注意,林东走了进去。一进去,林东就后悔了,这根本不算是一个超市,大部分都是以零食,早餐为主。怪不得现在店铺一个人都没有,现在到了吃中饭的时间,肯定是没人了。店里只有一个约莫20岁的少女,长得很漂亮,一副乖巧可人的样子,一看就属于那种邻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