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末世远征之惶惶如昨日

作者:白小草1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灯光昏暗的地下格斗场,并不大,仅仅只能容下千余人,但是能来此地的均非富即贵。格斗场周围竖立着一尊尊不同形象的恶魔石雕,墙上挂着巨幅色调阴暗的油画,无不透露着死亡的气息。众人皆围着中央的格斗台正不断欢呼呐喊着,热血沸腾。

随着格斗台上的黄皮肤壮硕少年最后一拳将那黑鬼击倒在地,再也无法站起来后,这场格斗的声势达到顶点。

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这是加入地下格斗仅仅一年,以其强悍的格斗技艺连胜28场脱颖而出的黑马。来到这场世界级的最终格斗,并以绝对压倒性的实力轻松击败三连冠的的地下拳王,一举夺冠。

当裁判宣布他是新一届的拳王时,少年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有的只是莫名的轻松或者是对将来的,期待?

在某个特殊包厢中一位满头白发的穿着中山装的老人发出冷笑,旁边一位站立着的管家说道道:“老爷,果然是他赢了”

“意料之中的事。”白发老头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屏幕上的画面。

“待会儿,他就要过来向老爷您要求履行承若了,难道真要就这样让他走了?”

“承若过的事自然要做到,我向来都是这样,但以后的事有谁说的清楚呢。”白发老头笑了笑,“就像当年我答应他的爷爷一样,呵呵。”

不多时,敲门声响起,之前站在格斗台上的少年已经衣装笔挺的进到房间,看来是梳洗了一番,规规矩矩的来到老头身边深深地鞠了一躬喊道:“刘伯伯。”

白发老头此时此刻慈眉善目,轻轻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泽一啊,先坐下吧。” 少年也不矫情,径直坐在了老头对面看着地面没有再说话。

老头看了看少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过来,我说过这是最后一场比赛,你赢了,我便把当年关于你家人被害的一些细节和这些年我所查到的线索告诉你,让你自己继续去追查,不用再为我做事。”

泽一立马跪了下来“刘伯伯,谢谢您,谢谢您这十年的养育之恩”重重的磕下脑袋没有再抬起来。

“好了好了,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说话。”老头将宁泽一拉了起来。

“你别说了什么了,这是我作为你去世爷爷的多年好友应该做的一点事而已。我只恨当时是事发时没能早些赶到,恨自己不能帮你找出害你全家的仇人啊”

老人讲的倒是十分感人,还时不时摸一下眼泪,“哎,你也是苦命。十年前我知道你爷爷去世后也没来得及去祭拜,你家就马上发生了这些事。”

“我在一条河边看到晕过去并失忆的你,将你带了回来,也不敢马上告诉你实情。后来你长大了些,才将你的身世说出来,是为了让你能够较为理智的对待这一切不让你去自己查找凶手。是因为我那些年隐隐发现对方是一个及其厉害的人物,怕你白白去送死啊。如今你也长大了,自己也有些实力和人脉,也有能力去面对一些事了,在这样禁锢着你你估计也要被仇恨逼疯了吧。”

老头停了一下,看了看全身紧绷的宁泽一又叹了口气,“有一个人知道一些线索,我已经派人联系到了他,他今晚12点会在永兴桥,你自己去找他吧。”

扑通一声重响,泽又直挺挺的跪了下来:“谢谢刘伯伯对我的养育之恩。”

“起来起来,再不起来我生气了。 ”老人语气有些重,眼中隐隐泛着些泪光:“快去吧,遇到了什么麻烦记得来找刘伯伯,刘伯伯永远是你的家人。”

宁泽一又磕了三个响头便站了起来向老头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老人的表情恢复了冷漠,双眼冷冰冰的望着门口。

管家靠了过来有些疑虑道:“老爷这个...”

老头挥了挥手道:“放心,我一切都安排好了,他活不过今晚的。”

管家站在老头身后,似乎神色有些慌张,并没有因为老头的回答而轻松。

宁泽一出去后一直紧绷着身子,没有理会那些向他问好的工作人员,径直走到停车场,进到自己的车里后,终于脸上不再是冷酷的表情,而是一脸的狰狞凶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当然并不是因为今晚可以放手去追查凶手而兴奋,而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他一口一个亲切的喊的刘伯伯就是他的真正的大仇人啊,不能杀了这老头他难受啊。

他不是失忆了吗?他当然是失忆了,但在5年前就恢复了,他是如何知道是这个老头就是仇人的?老头的声音,宁泽一是一直到死都不会忘记的。他知道自己实力不足,一直隐忍着,在老头身边借着他的势力壮大自己,每次看到老头恨不得剥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却还要装作自己长辈亲人一般,看着那副恶心的嘴脸,真的如那老头所说他快要被逼疯了。

如今老头让宁泽一走,他自然也是知道老头今晚也就要杀了他,杀招就在永兴大桥,他冷冷的笑了,他也早就为老头准备好了几个大礼,估计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吧。

宁泽一缓缓的启动汽车行驶在前往永兴大桥的路上,掏出电话拨打了一个不知名的号码:“老狐狸要动手了,派一些人去永兴大桥埋伏并保护我。”泽一说完听到对方回复就不再说什么,刚挂断电话,手机就响起来,宁泽一看到来电显示后那张狰狞的脸上露出少许微笑有一丝发愣,也只有这个女子才给他这些年的生活添加了些色彩,他调整了一下心情接通了电话对面就传来了一声娇叱:“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不许骗我。”

宁泽一脸上笑容更浓了只是笑了声并没说话。

“笑什么笑,快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不行,不可以,反正你一定要来。”

宁泽一想着还要去永兴桥解决一些事,皱了皱眉头道:“我还有很要紧的事啊,小蝶。”

“不管,不管你快来,否则有你好看的,我就在东门桥。”

“笃-----笃-------笃------”不等宁泽一回复就已挂断了电话。

东门桥?宁泽一想了想刚好是去永兴桥的路上,那就先去小蝶那里一下吧,说罢就加快了车速,今晚的事不容有差错。

一个穿着短裙的扎着马尾辫的女子站在东门桥上,很精致的脸庞,双颊有些些婴儿肥,本是很可爱活泼的脸蛋此时却显得悲凉,已经临近午夜,桥上没有车辆行人经过。

少女望着桥的一头有些发呆,表情很落寞,完全没有之前打电话时的满脸笑容:我真的要这样做吗?少女心里一直在问自己这件事,是啊,呵呵我本来就是刘家养的狗,我的所有一切都是刘家给的,就连那个真正喜欢自己的男子也是刘家安排的。

“呵呵。”少女戚戚的笑着,就算我真的喜欢他又怎样,就算我不杀他,刘家还有后手,我只是其中一步而已,让别人杀了他不如我自己动手。自己心爱的东西毁在自己手里不是更好吗,况且我的真正的父母早已被控制起来,对于一个必死的男子,我亲手杀了他还可以救我的父母,为什么不杀呢?我和他的一切本就是演戏,我可是京都电影大学表演系第一名啊,“为什么不呢?”少女痴痴的念出了声,泪珠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傻丫头,发什么呆呢?我来了都没发现。”一个壮硕少年站在了少女身后,是宁泽一,她是他的女友张雨蝶。

“啊,没”张雨蝶慌忙用手擦拭双眼,怕被宁泽一发现什么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再转过身瞪着宁泽一:“我在想你来这么晚,我该怎么惩罚你,嘻嘻。”

按照以往宁泽一一定会调笑小蝶几句,但今晚的是不容有闪失。

他直接切入主题看着小蝶的眼睛严肃的说道:“小蝶,你听我说,今晚我有很重要的事,你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张雨蝶有些不敢看着宁泽一的眼睛,又转过身,来到桥边,双手撑着桥栏望着天说上道:“你看今天的月亮美吗,圆吗?”

宁泽一有些模不着头脑,不知道女友今晚怎么了?看了看手表便也来到栏杆边从后面搂着小蝶,抬头看着月亮说道:“挺美的,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月亮也是这么圆这么美。”宁泽一望着月亮回忆起了第一次与小蝶约会的美好场景。

两人就这样温存了一番,他突然想起今晚的要紧事:“小蝶,今晚我...”.张雨蝶离开了宁泽一的怀抱,瞪着道:我知道你有事嘛,你是大忙人,小女子我可耽误不起!”

宁泽一表情有点窘迫:“不是,这样....?”

“哎呀,好了和你开玩笑的。”张雨蝶走到宁泽一身后,让宁泽一面对着大河:“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但是你要先闭上眼睛,而且不许转过来。”

“到底什么这么神秘?”

“你不要管,你闭上眼睛就是,等会儿看完了就让你走。”

“好好,我闭上眼睛。”

张雨蝶看着宁泽一的背影,从后面轻轻的搂住了他,

“怎么了不是要给我看东西吗?”

张雨蝶没有回答,只是一双眼睛止不住的流泪,没有声音的流着眼泪,过了一会儿,她松开了手,慢慢的往后退去。

“终于要给我看了吗,小蝶我已经等不及了。”那一边宁泽一的撑着栏杆面向大海,闭着眼睛,微笑着。

而张雨蝶此时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一直在摇头,或许是因为此刻她手上正拿着把手枪对着宁泽一。

“怎么了,小蝶。”宁泽一等到后面一直没有动响,就刚想转身。

“不要!不要转过来。”歇斯底里的夹杂着哭泣的叫喊声从张雨蝶叫了出来。

“小蝶!”宁泽一联系起今天,终于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快跑!”猛地一转身。

“砰——”一声响声,宁泽一蹬着双眼,双手按住不停的流血的胸口,痛苦的望着正拿枪指着自己的张雨蝶:“为什么?”看着小蝶不住的流着眼泪,似乎又明白了什么,戚戚然的笑了笑:“呵呵,我懂了,你是刘家的人,我一直以为杀招在永兴桥,原来你才是真正的致命杀招。”张雨蝶看着泽一就这样哭着,拿着枪的手都开始颤抖,那枪仿佛有千斤重。

“你一直----在骗我。”

“是又怎么样,是又怎么样!”张雨蝶在声嘶力竭的喊着,想要掩饰自己的内心。

宁泽一微笑着缓缓把手伸入口袋:“雨蝶,你知道吗,我本想今晚成功后向你......”

“别把手伸进口袋,把手拿出来,快拿出来啊!”“砰——砰——。”

终于宁泽一再也说不出话缓缓向后倒去,越过栏杆。在掉入海里之前从手里掉出一个小盒子,摔在地上,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个戒指,折射着灯光,很耀眼的戒指,耀眼到张雨蝶睁不开双眼,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你本来就要死,你本来就要死的....”怔怔的望着前方,缓缓地将枪口对准了自己。

“我姓宁,名泽一 现在我正在冰冷的海水中慢慢下沉。十秒之前我站在大桥之上,一颗子弹被我最信任的人打入心脏,我终于体会到比子弹打在胸口更痛的感觉了。我已经感觉不到冬日海水的冰冷,心脏也不再跳动,血液从胸口喷涌而出,渐渐将我眼前的月光淹没,已经有几只不知名的鱼围着我的身体欢快的游动。然而我依然在思考着,确切说是在回忆,我想起了很多的事,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我想起了与张雨蝶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想起了家人被杀时的那一晚,甚至想起了自己从母亲肚中出生的那一刻,为什么会这么的清晰,那么真实,我感觉自己从头到尾又活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延伸阅读

司钺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neqqu.cn/y0xw.shtml
奚泽的小号:预告个时间直播吞键盘?我会专门腾出时间来看的//@戏泽今天又加戏了么:戏

大秦第一神医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neqqu.cn/biqh.shtml
20区的古董咖啡店内。雾岛董香都快要晕了,今天咖啡店内竟然来了一个搜查官!要是平时来

都市:我的人生能开挂好感值!(求收藏求花花)  http://www.neqqu.cn/a5l2.shtml
“恭喜宿主,成功领取新手奖励!”中天听完这句话,虽然说成功领取,但是身体上面以及其他

逢唐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qqu.cn/ndg9.shtml
“真饱。”许四铠瘫在沙发上揉着肚子发出满足的总结。“真不愧是奖励。”顾彬拿纸擦了下嘴

综穿之魔鬼交易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neqqu.cn/ybmo.shtml
陆小凤醒来,花满楼已经不在小楼了。昨天一夜睡得极稳,陆小凤会装醉,却不轻易醉,他想他

林小满的美好生活坊市(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neqqu.cn/dqsb.shtml
第9章坊市(求鲜花求收藏)“哎哟,谁那么大胆,惹得我们正宫娘娘生气了。”眼看后宫着火

子玥千画[花千骨同人]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qqu.cn/sp6n.shtml
看着镜子中的少女,安冉觉得挺神奇的。明明五官都不是特别的精致好看,顶多也就算是个清秀

如果能重来之重返十五岁第二章  http://www.neqqu.cn/g44p.shtml
等陈英出去后,周笑笑立马检查自己的异能还在不在。让周笑笑松了一口气的是异能还好还在,

盗圣李三观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neqqu.cn/sppg.shtml
两位王爷四目相对。毕竟深知镇北王的为人,半晌,文安王道:“好吧,你要真非她不可,此事

驸马要上天(种田青铜时代)破旧的我们  http://www.neqqu.cn/n40g.shtml
秦城的眼光顿了一下,随机低垂下眼帘,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却总能被这样给深深的吸引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下城:掠夺系统杀人犯?英雄!

    等到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看守所里面了。由于当时情况复杂,死人的地方没有行人经过,警察很难断定当时是怎么回事,叶云虽然再三辩解,但事关重大,警察也只能先把他关到看守所,等着进一步的调查。出了这件事情,叶云的父母可是吓坏了,谁能想到不过是让儿子去买店里用的调料,怎么就出了人命。叶云平日里虽然有点调皮,

  • 太无山海迎风之月下(下)

    李之天怀着激动的心情,试着去控制周身那些无形,却又如同水波样的天地真气。在自己的驱动之下,少许砂砾般的天气真气,如同大海中溅起的最小浪花,洒向了自己。天气真气没有任何阻碍的渗透进了身子,李之天感受到,在自己的脉络之中,流淌着一小撮的温热真气!接下来要怎么做?自己既然顺利的突破了气感这关,那么紧接着,

  • 意外初恋刁蛮公主

    “慕玄,”冥罗看着天边的景色,对身边的紫衣女子道:“这样的天色,可美?”紫衣女子看了看乌云滚滚的天空,道:“美,但我更喜欢,雨天。”“哦!是吗?”冥罗手一挥,片刻间,倾盆大雨喧然而下,冥罗问道:“是这样吗?”女子看了看雨水,只觉脑子一片空白,一个不知过去,也看不清未来的女子,听雨,会让她感觉空寂的心

  • 穿成男配他初恋后之要出事了吗?

    “要不会感染的。”黑童子慢慢抬起头,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禁盯着白童子的双眸。“阿黑……我没事的……”白童子甩甩头,迫使自己清醒点,可是却被黑童子盯得愈来愈热……忽然,那双金眸倏地变暗,瞳孔骤然一缩。“阿黑,你怎么……”粗重的呼吸声打断了白童子的话,黑童子捂着胸口狠狠喘息着,一滴滴冷汗打湿土地,表情极

  • 刀战虚空之有个婚约

    王炎景闲得无聊,这段时间连广告都看,自然会关注一下时事。他能认出画面里的金融巨鳄,也记得此人最近出现在新闻里是财富排行榜,并没有什么生病的传闻。但是,罹迁给出来的哀求画面,真的是太真实了。王炎景仔细听,发现这位富翁说的英文真的是“求魔法植物救我一命”的意思,其中一句“我愿意跟魔鬼交易”,说得眼泪哗哗

  • 差一步苟到最后之抓住凶手(4)

    当二人到了饭厅时,饭菜已经备好了,韩瑾瑜只是随意地夹了几样菜,而穆延尧清更是连碗筷都没动,只是歪着脑袋托着脸眼睛一眨一眨地看向动作斯文的韩瑾瑜,直到她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这才问道:“吃饱了吗?”“嗯。”“那随我去书房。”穆延尧清走的时候依旧拉着韩瑾瑜的手,在外人看来,二人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地亲密,以

  • 英雄联盟之冒牌高手在线阅读第5章

    当浩轩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松软的草上,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还好有心跳,我还活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抬头望了望四周,这好像是一个洞口外,我就坐在洞口边上,洞口前的杂草都快把洞口遮掩了,我爬起来趄洞口走去,拨开葱郁的杂草,怀着一丝好奇踏进了洞口。狭窄的洞道漆黑一片,越走心跳的越快,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

  • 九道十域第4章在线阅读

    这一小股边军解决完毕之后,正好凑齐十个人头。王诠胜点了递交投名状任务。叮:系统提示,投名状任务完成。宿主可自愿选择转职,流寇,山匪,海盗。这不废话嘛!装备都有了,肯定选流寇。不过王诠胜有点心虚,这汗衫和布衣太丑了真的要穿嘛?叮:系统提示恶人转职流寇成功。异聚核心开启。叮:流寇出现,天下大乱。异聚核心

  • 雪箭藏空在线阅读第七章

    昆仑山脉的上空,雷云压世,血雨淋漓,腥风在呼号。沙尘漫天,巨石块无风自动升空。风雷阵阵,古老而神秘的力量在聚拢,濒临爆发。一道雄姿伟岸的身躯,笔直挺立。拦下了所有人!他黑发披肩,剑眉入鬓。无声却霸道。有人动了,光明女神手握圣剑,神秘无尽的咒语禅唱声,在空荡的地方回响。呼唤着天地间的元素能量。魔法光华

  • 铁血星路之豢人之第三章(3)

    康安坊里的那间宅子里李其姝悠悠转醒,满眼惺忪像是一只挠着人心弦的小猫,与平日里那副端庄的样子判若两人,宽大的中衣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泪迹还未消失,在一双水灵的脸上挂着惹人怜惜,眼睛也还红着,看样子夜里也是哭了许久。她已经接受了自己重生的这件事了。李其姝还困着,却因为平日里习惯

0LrHM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