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rHMqu
0LrHMqu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特种兵之杀不死第九章

作者:威信扛把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天早上醒来,李木子先看到的是骆非白皙的胸口。

李木子整个人都埋在骆非的怀里,骆非的左手轻轻搭在他的腰上,右手则被李木子握住了。李木子抬头看向骆非的脸,发现对方已经醒了,正垂着眼睛看着自己。

两个人同时脱口而出:“早上好。”

之前他们每一句都是通过手机传出来,如今两人面对面说出这句话,仿佛更多了几分温存。李木子愣了一下,随后伸出手紧紧环住骆非的腰,十几秒钟之后松开手,翻了个身平躺在骆非旁边,感到身上剧烈运动过后的酸痛,李木子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好在最后冲了个澡,身上还算清爽。昨天晚上到现在这一切的事情发生的太过顺其自然顺理成章,李木子还有点儿反应不过来的感觉。

“你为什么会在H市啊?”

“想等到你看到节目再来找你,结果到早了。我就在你隔壁订了房间。”骆非眼神温柔停驻在李木子脸上,“身上酸?翻过去,我给你捏背。”

看节目?昨天晚上耳边是骆非粗重的呼吸,被放在床下的笔记本电脑里又传来骆非清朗无比的声音,可是李木子当时哪里来的精力分神?回想到昨晚,李木子忍不住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感受到脊柱上传来的有力的揉捏,李木子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唔……好舒服……”忽然他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侧头看向骆非:“现在几点了?”

“八点多吧,怎么了?”

“一会儿舞团的人估计就来叫我起床了,要不然……你……先回去?”最后半句说得颇没底气,因为他感到骆非的手逐渐下移,在自己的腰部开始打转。骆非微微挑眉看着李木子:“我为什么要回去?又不是奸夫找你偷情。”

两人*裎相对,昨天的一整晚让李木子现在全身酸痛,生怕此时此刻骆非再拉着他来一次……更可怕的是,李木子根本没能力拒绝骆非……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都要换身衣服,”李木子干巴巴地说,“昨晚的衣服都已经皱得没法穿了。总不能穿得这么狼狈去吃饭吧……”

的确,昨晚的衣服被两人互相□□得惨不忍睹,穿着它们出门首先会给人留下不整洁的印象,其次,如果他们两个同时穿着这样的衣服,大概就是相当于直接告诉别人:我们昨晚经历了一场混战,至于是什么混战,你们懂的。

“好吧,我先回去。”骆非无奈翻身下床,一件一件捡起床边的衣服穿上,“你们什么时候回C市?怎么回去?”

李木子侧头看着骆非偏白的肤色,弯腰捡衣服时微凸的肩胛骨,弧度优美的腰线,迟了一会才回答道:“下午的火车票,吃完早饭就去火车站了。”这么一个人是自己的男朋友,李木子在心里忽然有点小得意。

骆非穿好衣服,回身又坐在床边,弯下腰轻轻地舔吻李木子。骆非坐过来时李木子就已经配合好地翻过了身,对方俯下身来他也顺从地张开嘴唇温柔地用自己的舌去纠缠骆非的,这个吻并不长却充满温存,两个人都像互相抚慰一样,细致描摹着对方的唇形。

骆非的唇移到李木子耳畔,停了停,骆非又稍微把头抬起了些,双眼望着李木子有点儿茫然的眼睛,低声说道:“和我一起走吧。”

这苏得要死的台词是在看言情剧吗,我们又不用私奔……李木子内心吐槽。

“我开车来的,载你回去。”

……好吧,是我想多了。李木子想了下,“我和舞团的人说一声,吃完早饭我就去找你。”

“嗯。”骆非的嘴角扬起小小的弧度,抬手揉了揉李木子的头发,走出了房间。

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关门响,李木子忍不住在窄窄的单人床上不顾全身酸痛地翻滚起来,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无声地尖叫。

这是什么感觉是什么感觉——好幸福啊啊——

从昨晚开始回想——等等,为什么昨晚骆非要让自己开口要啊?!本来想好早上一定要兴师问罪的李木子不仅为自己的记忆力深深懊悔。这种问题怎么能轻轻放过啊,难道以后都要自己主动骑到骆非的腿上他才会和自己做吗?!这种可能想想都觉得好恐怖……

李木子于是愤愤地不再回想,走下床在包里拿出换的衣服——好在带了一身第二天换的衣服,当时是觉得排练后衣服上肯定会有汗的味道,就多带了一套。幸亏多带了这一套。李木子把昨晚的衣服叠了叠放在袋子里,之后铺了铺床就到浴室洗漱。

然后他对着镜子犯了难。这些红痕要怎么解释?虽然现在是夏天有蚊子不错,不过把吻痕说成是蚊子咬的也完全是在质疑对方的智商吧。与其此地无银三百两地遮遮掩掩,还不如直接这样光明正大地出去。估计舞团里除了大黄这样直性子不转弯的会想不通地追问,其他人应该都是默默地懂了吧。

这样自己把自己说服了,李木子也就放宽心出了门,挨个去敲舞团众人的房门,叫他们起床吃早餐。舞团七男六女,无论双人间还是三人间总会剩出一个人,每次谁住单间都不一定,但是很多情况下都是李木子。因为每次和李木子住的人都表示不能接受有一个喜欢半夜看恐怖片的室友。

把门敲开,起得早的人已经在屋里准备好了,先去餐厅等着他们。还有些人要等到李木子敲门许久才头发凌乱地来开门,李子木就是这样的典型。敲到李子木所在的三人间,开门的是十分迷茫的叶小小,肖染穿戴整齐两眼放空坐在床上,仿佛下一秒就能一头栽倒回床上。而最靠近门那张床上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只有团成一团的被子。

叶小小开了门,打了个哈欠做到李子木床上,一边扒着裹得紧紧的被子,一边碎碎念地召唤:“子木,起床啦~快点起来,木子来叫我们吃……饭……啦……”话越说越慢,最后叶小小开始慢慢合上眼睛靠在被子上,处于一种马上睡着的状态。

李木子哭笑不得:“你们两个先去吃饭吧,我叫子木就好。我看你们俩再待下去也要再睡着了。”

两个妹子晃晃悠悠去洗漱,李木子则开始对着自家老姐努力。直到叶小小和肖染洗漱完毕走出门去,李木子还是没能把李子木成功叫醒。门被带上了,李木子胸前一口浊气积郁,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直接把李子木的被狠狠掀开,让她直接被抖到了床上。

看到李子木一身土粉色睡衣,李木子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喂喂喂,起床了,再不起就到中午了!”李木子伸出手推了推李子木。

李子木发出一串意义不明的呓语,翻了个身。看着侧躺着用背面对自己的李子木,李木子坐近了些,捞起李子木的长发,把她的耳朵露出来,然后挑出几根长发,用发梢在李子木的耳廓转了转。

李子木烦躁地揉了揉耳朵。李木子不放弃,继续用发梢搔来掻去。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功地把李子木给闹醒了。

醒来之后李子木一脸生活如此无常的表情放空着。

李木子看目的达到,满意地笑了笑:“我先出去了,你换衣服吧。”又小小地磨了磨牙,“我就在门口等着你,你可别又睡着了啊。”

李子木像是刚刚注意到身边有个人一样,缓缓地把头喀拉喀拉转过来,打量许久,说出来一句:“骆非来了?”

“诶——居然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我还觉得你会在洗漱之后清醒点儿才发现呢。”

“你脖子上那一片那么明显,难道我还要觉得你是在**彩绘吗?还是觉得你在刚私定终身没多久,整天黏黏糊糊的时候,就能随随便便去找别人来一炮?”可能是刚被吵醒心情不好,李子木说话的语气满满地无差别攻击。

李木子被李子木一大堆话说得一愣,挑了挑眉也不客气地直接回了一大段话过去:“就是没想到你刚醒就能这么清醒啊。你也不想想我刚刚是怎么把你叫起来的,完全有理由怀疑你在醒来之后会蠢一段时间。我还琢磨着你要是来一句‘我这有花露水给你抹一点儿’我要怎么回答呢。”

“我这叫睡如冬眠,醒如脱兔。”李子木带点儿不爽随口回了一句,“行了行了,你的床、弟、之、事,一会儿再说,”李子木加重了几个字的发音,推了推李木子,“你先出去,我换衣服了。”

十几分钟,李子木神清气爽打开了房间门,李木子仔细看了看之后表示无语。舞团人一起吃个早饭,还化了淡妆……

“骆非在你房间?”

“没,他定的我隔壁的房间,早晨起得早,我让他先回去了。”

“哦,你先去吃饭吧木子,我去找骆非聊聊。不要问我们要聊什么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嗯——诶?”李木子眼看着李子木走到骆非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片刻后骆非过来开门,看见眼前的李子木,一脸平静,没有任何的惊讶或者出乎意料的表情。李木子越过骆非径直走进房门,大概是李木子脸上的表情太过不妙,骆非停在门口,对他安抚道:“没关系,本来我就想找你姐姐聊一聊的,现在正好。你先去吃饭吧。”

李木子还皱着眉试图说些什么,骆非面无表情——当然这是他惯有表情——拍了拍李木子的头:“乖,没事,去吧。”这动作,这话语,简直像是在哄小狗一样……李木子有点不情愿地走了,一会儿便听到骆非的门关上了,发出“咔”的一声轻响。

总有种被抓奸在床,第二天家长审奸夫的微妙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啊……李木子无语地在内心想。

可见,李木子吐槽起来可真是连自己也不放过啊。

李木子心不在焉但是又颇有效率地稍微吃了点儿早餐,和吃得很多但吃得相当快的大黄一起回房间。在走廊里却正好看到了李子木走出骆非房间的一幕。

李木子克制着扑上去问的冲动——不急这一时,等到只有骆非时再问也不迟,抬手和李子木正常地打了个招呼。

旁边的大黄却完全不能淡定,拉着李木子问道:“木子,那男的是谁啊?怎么你姐从他房间里出来啊?”望着被关着的那扇门的眼神之凶恶像是下一秒就要汪汪汪地叫起来一样。

李木子像拍大黄狗一样拍了拍大黄的头,“别紧张,那男的是我男朋友。”

“啊啊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

“说来话长……好吧其实就是前几天的事。”

送走一脸不得了的大黄,李木子直接敲响了骆非的房门。

延伸阅读

蜀全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dbba.shtml
蜀全酒位于泸州,自古为酿酒之胜地、川酒之故乡、浓香白酒之源头,酒业始于秦汉,兴于唐宋

中优生物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ywzh.shtml
招商信息介绍:中优生物婴童食品产品肉酥系列:中优虾肉酥:虾是一种蛋白质非常丰富、营养

开心魔盘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g03d.shtml
开心魔盘是一个神奇的玩具,这种玩具不仅适合孩子,年轻人。还适合老年人玩。

港俪源化妆品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pkrj.shtml
港俪源化妆品公司是一家集科研开发、产品生产、营销策划、教育培训于一体的集团公司,旗下

CMB四季色彩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x18s.shtml
加盟美国CMB彩妆可选以下方式QQ:2430965866电话18108619250(

友趣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n316.shtml
友趣毛绒公仔是保定白沟新城友趣毛绒玩具厂旗下产品,总部是毛绒玩具、毛绒公仔等产品生产

尧顺堂养生馆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bg07.shtml
郑州尧顺堂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旗下专注于中端平价大健康管理的优秀连锁加盟品牌。尧顺堂健康

蓝蜻蜓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urup.shtml
蓝蜻蜓专业生产婴儿纸尿裤,卫生巾,护垫等卫生用品,集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于200

东隆阀门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npub.shtml
东隆阀门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阀门企业,拥有出众的设备、检测中

金水源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x8a9.shtml
金水源环保材料主产消泡剂、有机硅消泡剂、食品消泡剂1、无甲醛抗水剂2、聚酰胺聚脲抗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吕布天下第五章在线阅读

    然而她才刚刚跑下店门外的台阶手腕就被人抓住,一声惊天的汽笛声将她吓了一跳,她猛然惊醒过来,再抬头看去,对面哪里有什么人影,连他上的那辆黑色的车也都不见了。白钧琰将她拉回来,问她:“你怎么了?你看到谁了?”黎雅芙不甘心又再扫了一眼,没有黎向阳,没有那辆黑色的车子,对面酒店门外空空荡荡的,难道是她看错了

  • 惊觉三国一梦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红衣服少女制服锦服少年之后,并没有立马痛扁苏席烟,而是用手拖着下巴满脸可爱相的盯着苏席烟的脸看,她那金黄色的眼睛极具腐蚀力,苏席烟的小心肝都快被她那眼睛盯的腐烂了。这个小魔女看来是很懂折磨人,她仅仅用眼睛就把苏席烟的心送到了十八层地狱。这时候另一个可怜的孩子终于把头上的烂窗帘解开了,锦服少年扔开手

  • 御用主演之第一章(1)

    那一年,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大浴缸,所有人都在里面搓澡,眼看着肥皂泡从脚底一直漫过了肚,漫过了胸,漫过了脖子,个子高的乐在其中,个子中等的焦急不堪,个子矮的痛苦挣扎,然后光荣就义。对于贾笑笑来说,应该是中等偏矮的,而且是中等偏矮里面更矮的,每天他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踮起脚,穿内增高,不断通过各种方式来拔

  • 傲世三国第十章

    如今的天气并不热,可这一路赶过来,季禹倒觉出几分闷热来。春风一过,树上半黄不绿的叶子随风而落,飘飘散散的落到季禹眼前,他抬手将落叶拂进手心里,卷了卷,闷热散了几分。吸了口气,抬手挡在朝晖殿的宫门上,看着凌朝刚跨进门的背影唤了句:“三殿下。”凌朝身形顿了片刻后,出声道:“世子若有什么想说的便进来说吧,

  • 逍遥夺三国之水源之珠(下)(5)

    走进餐馆,二人来到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僻静位置坐下,走了一早的路二人都饿了,随便点了些鱼肉,米罗就着面包,卫先下着面条,二人就这样吃了起来。二人才刚吃,从楼下走上来三五个人,都是中土人士,金色蓝眼。上来5个精壮的戎装男士之后,走在后面又上来了两个女生。其中一个个子稍高,一头红色的短发,一双碧绿的大眼睛

  • 雪隐在线阅读第一章

    “顾总真是年轻有为,希望以后合作愉快。”嘉天传媒的董事长刘嘉满面笑意的与顾非臣握手,把商业寒暄演绎的格外真心实意。尽管知道这老狐狸占尽了便宜,顾非臣仍是难掩心中的痛快。再没什么比看着自视高傲的孔雀铩羽而归更让人通体舒畅,大快人心了。角落里博颜科技的项目主管正和自家少爷小声交谈,估计对此次的竞标结果感

  • 无限位面之荣耀王座之天定姻缘

    “系统,出来一下,我怎么才能买彩票中奖呢,这个姻缘你得帮我续上啊,我的未来幸福靠你了啊!”吴应波和张静出了专卖店大门就去彩票店了,在这期间他询问系统道。“咸鱼,找老婆都这么低三下四,能不能虎躯一震,霸王硬上弓啊!不要说是我全能系统的主人,你这个宿主最没用了。”系统又是鄙视的眼神看这个宿主。好吧,麻蛋

  • 大网游时代在线阅读第五节

    “哥,你这个变态,在这里做什么!”梓笙看到了躲在一旁树边的梓羽。梓羽面对梓笙突如其来的一声“变态”很是不解,他喊道:“喂!我怎么又变态了啊??”梓笙听完把目光往下移了一下,同时梓羽也注意到了梓笙在看着奇怪的地方,脸红的跟柿子似的,马上就遮住梓笙的眼睛。“异性之间这么羞耻的东西不能随便看!”“哥你到底

  • 异世武侠之最强反派系统倔强的女人

    六哥,你可要怜香惜玉啊!轩辕翼幸灾乐祸着。轩辕痕更烦躁了这个麻烦的女人。王爷。花媚儿走近轩辕痕,眼中的泪是最好的控诉。轩辕痕并没有看花媚儿。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来人给我扇巴掌。此话一出,众人心思各异,花媚儿眼里闪过一丝得意。众女人心里都有了各自的计较。相同的是心里或多或少都有鄙视。还有一个爱看戏的八王

  • 君之泪在线阅读第1节

    湛蓝的天空与炙热的阳光之下,一望无际的广阔沙漠与一片巨木林立的原始森林分处于大地的南北两边。在两者交接的地带,是一片巨大的戈壁滩。在沙漠之中,距离戈壁滩大概两三公里的地方,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城市,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这座沙漠城市的最外围,有着一圈高约为十五六米高的围墙。这围墙即看不到门,也看不到

0LrHMqu